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55章 二阶魂意
    但闻劲风乍起,但见身形丕变。

    封不觉在迎上对方掌风前的一刹,竟是踢脚虚踏、腾身猛进,骤然改变了自己的行进方向。

    “什么?”湿婆那势大力沉、势在必中的一掌击在了空出,不由得体势一倾,心中暗惊,“这怎么可能?的持续时间至少还剩二十多秒,就更不必说了……在技能和装备失效的前提下,他是如何改变自身飞行轨迹的?”

    两人身影交错的一秒之间,湿婆的脑海中已闪过了诸多推测:“又是物品效果吗?但没见他从行囊或口袋里取什么新东西出来啊……而那些能直接穿戴在身上的物品都算作是‘装备’,就算有特效也不能动才对;莫非……他是靠纯粹的体术办到的?也不对……‘空中虚踏’在失重环境下是毫无意义的,除非是踏到到某种实体上,否则力量再大也不可能改变方向。”

    湿婆的战斗经验毕竟丰富,在他不断做出推论并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中,他已靠着本能调整好了体势,并重新面向了敌人。

    然而,当他的视线重新锁定封不觉时,却见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嗞嗞……嗞嗞嗞……

    只听得……一阵阵似杂波般恼人的怪声自封不觉的身上传出。

    与此同时,觉哥刚才做出虚踏动作的右腿已经完全“光化”,变成了由一团模糊的、不停闪烁的数据光流。

    “哼……完成度着实有点低啊……”封不觉一边思索,一边在空中再整态势,稳住了身形,“不过……能成功使出来就好,‘从零到一’这步是最难的,这步迈出去了,便是一片新的天地……”

    “喝!”下一秒。一声轻喝便打断了觉哥的思路。湿婆惊疑之余,手脚可没有停下,收招整势的他,转瞬间已是变向疾飞,又一招接来。

    “呵……选这家伙当对手还真是选对了……”面对那前势再续的追击,封不觉却是欣然一笑,心道,“坚守基本原则、无懈可击的战略,迫使我率先露出了破绽;能够精确把握战机、适时将技能全开的决断力,让我陷入了被动。最后……在那份强悍的实力支持下。用紧锣密鼓、毫不留情的连续追击……把我打得全无喘息之隙,徒有招架之力。”觉哥不禁在心中给湿婆点了个赞,“无论战力、策略、直感……都是当之无愧的一流水准。”

    嘭——嘭——叱——

    封不觉心中虽在称赞对方,但行动上也完全没客气。他及时地用那条没有被光化的左腿连使了两次月步,和对方拉开了距离,随后就是马不停蹄地回敬了一记岚脚。

    “疯不觉……你总能给我惊喜。”这时,湿婆已经恢复了冷静,他在空中流畅地腾挪几许,闪过了岚脚的斩击。并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但看起来……你至少已经恢复了‘使用技能’的能力。”他冷哼一声,“哼……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能破的人,真令我大开眼界啊。”

    “我破的可不止是。”封不觉则是淡然应道。“那尚未完全失效的和也都已不再挥作用了。”

    “哦?”湿婆试探着问道,“那我能不能问一下……你用的是什么法子呢?”他将视线稍移,微顿半秒后接道,“另外……你用的那个方法。和你正在光的那条右腿又有何关联?”

    其实湿婆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反正问问也不花钱,他可不认为对方会回答这个问题。

    “方法嘛……”没想到。封不觉真的回答了,“用四个字就能解释——‘二阶魂意’。”他的语气很平静,也不像是在胡扯,“至于我这条腿的异状……自然是初次使出二阶魂意产生的副作用了。”

    “你说什么!”在这场战斗中,湿婆第一次神情陡变,“你说‘二阶’……是什么意思?”

    “呵呵……”封不觉笑了笑,“字面上的意思呗。”他摊开双手,悠然接道,“说来也巧……我的一阶魂意,恰好也是在与你交手的过程中觉醒的,或许这确是一种缘分吧。”

    “这段孽缘我情愿不要……”湿婆很快便整了整神色,恢复了冷眼逼视的状态。

    “好了,我已经解答了你的疑问,那么……”紧接着,封不觉便朝对方勾了勾手指,“闲话少说……你那一阶魂意,我至今都还没有领教过呢,使出来让本大爷乐乐如何?”

    “既然你这么坦诚……我再这么藏着掖着,似乎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啊。”湿婆应了一句,随即便动了自己的魂意——。

    这一魂意,与若雨的相仿,属于那种需要主动开启的持续技。持续的时间越长,玩家的精神负担也就越大。

    湿婆在开启毁灭之眼的时候,他的额头会从中间裂开,展露出一只竖立着的、赤色的眼睛,而这只眼睛的效果是……

    啾——

    在张开毁灭之眼的瞬间,就有一道赤色的光束从其中窜出,一纵即逝。

    这道光束属于炎属性纯能量攻击,无任何释放征兆,而且……度远远过了音。

    当封不觉听到那赤芒掠空之声时,他的胸膛已然被那光束给洞穿了。

    “原来如此……”封不觉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窟窿,现那伤口的边缘已被高温高地烤过一遍,几乎没有血液从中渗出,不过……也因此不会再愈合了。

    而他支气管、脊椎和肺部均已有部分被蒸,胸部以下的肢体很自然的失去了知觉,他整个人也开始迅地朝地面跌落。

    “可惜这一招的动全凭眼球来校准,与射击专精无关……”湿婆说这话时,还朝着封不觉飞了过去,“要不然我一定会优先把射击专精练到a级甚至s级,以保证这招可以命中目标的大脑。”

    “不愧为毁灭之眼……看似动静不大,平淡无奇,实则是极凶极恶,锐不可挡……”两秒后,已经失去了部分胸腔的封不觉,竟然说话了,“可惜……这招是无法在短时间内连续使用的,而且……对其破坏力的自信,让你冒进了。”(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