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54章 新的极限(下)
    湿婆这次有了防备,故而反应神。△¢他以一招【轻烟疾逝】加横闪,撤出了对方的突击范围,同时祭出【枪刀不入法】作为保险,防止对方有后招跟上。

    很显然……觉哥确实是有后招的。根据零时差演算的结果,他至少有六七种后续的连招可以跟上;无论是用腿上功夫继续施压,还是取出【必须破防之刃】去破那【枪刀不入法】,都是可以建立一定优势的战法。

    然,现实的情况却是,封不觉在突击落空后,只是冷冷一笑,并没有动连攻。

    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他很清楚……在目前的情况下,零时差演算所得出的结果是不可靠的。

    自从披风争夺战过后,觉哥就没跟湿婆正面交手过了。在这段时间里,对方究竟成长了多少……那可不是想当然就能估算出来的。虽说封不觉现在掌握着“数据视角”所观察到的账面数据,以及上次交手时所得到的一些推论(比如天舞沙漏的攻击频率、射、活动范围等),但仅凭这些去揣测湿婆的全部实力……还远远不够。

    “哼……真是让人火大的家伙……”数秒过去,见觉哥攻势暂止,湿婆不禁在心中暗道,“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战斗智商高得惊人……在劣势对决中可以死中求生,而在均势和优势对决中则是滴水不漏。”

    的确,封不觉是不会在这种均势对抗中冒进的,或者说……他是绝不会犯低级错误的类型。无论表面上表现得多麽嚣狂,其内心深处的那份“谨慎”还是会死守住一条“逻辑底线”。如果连这条线都舍弃掉,那疯狂和愚鲁之间的界线便也消失了,那种状态下,稍有不慎就会自取灭亡。

    “呵……一下子把加移动和提升防御的技能都给用掉了啊,那两招的冷却时间怎么都得在一分钟以上吧?”数息过后,见湿婆也没有动作。封不觉便开始了言语上的挑衅,“接下来要怎么做呢?是用较为稳妥的【飞焰拳】给自己蹭一点【护体灰烬】呢?还是先用【天霸横空裂轰】来抢个先手呢?”

    “省省吧。”下一秒,湿婆几乎不假思索地回道,“这种程度的挑衅……就想引我上钩?”他不紧不慢地接道,“你这两次试探性的突击,确是占到了一些便宜,但算算技能、体力、灵力的整体损耗……我俩也差不了多少。你现在通过语言对我进行心理暗示,无非是想让我主动攻过来吧?”

    “啊~被看穿了吗……”封不觉讪讪一笑,“有点儿尴尬啊。”

    以他那脸皮的厚度,“尴尬”自然只是说说而已了……不过策略被看穿却是事实。

    封不觉的那番话。前半段是企图让湿婆有一种“我刚才吃亏了,得立刻扳回来”的感觉,而后半段则是想顺势领着对方去思考“我该怎么进攻”,而不是“我该进攻还是防守”的问题。

    说白了,这是很典型的诱导……是让对手尽快采取攻势的计策。

    但实际上……只要冷静地想一想就能明白,经过了之前那两轮交锋后,谁也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没错,湿婆是交了一个石盘,但那只能说是一次“受迫性失误”。撇开这次失误不谈,双方各自都交了一些技能,但谁也没有伤到谁。客观地来看,有更多技能进入冷却的湿婆。才是应该拖延节奏的一方。

    “疯不觉,我得感谢你,还有吞天鬼骁……”湿婆直视着觉哥的双眼,接道。“和你们二位的接触改变了我,让我踏入了曾经没有到过的领域……”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前缓进。“如今的我,对自己的实力、经验、技术,都有了全新的认识。我不敢说现在的自己已绝对不会再动摇了,但至少……我的自信已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易崩塌,我也不会再被你那些怪诞的行为所扰乱了。”在他说话之间,天舞沙漏剩余的七个石盘又一次张开了阵势,“想赢我,你就得拿出让我无话可说的实力来。”

    “哈!阁下这番言论,我觉得可以总结为四个字——‘正面上我’。”封不觉说着,已分别从行囊和腰间的刀鞘中取出了【必须破防之刃】和【贝尔的日常小刀】,将这一对短刃双持于手。

    “我说过了,你这种莫名其妙的言行是干扰不了……”湿婆这句话还没说完,觉哥的身影便已从他的视线中消失。

    这次的攻击和前两次的试探显然不同,之前那份“气势”荡然无存,然而那股“杀意”却陡增了数倍。

    当封不觉的身影再现之时,其手中双刃的寒芒已然逼到了湿婆的身前。

    “终于认真了吗……”湿婆知道,机会来了,“来得好!”

    这一瞬,湿婆心念一动,动了天舞沙漏的“土”之特效——【净土】。

    在披风争夺战中,身为秩序顶尖玩家的悟死参玄也被这一招弄得毫无脾气。“一分钟内让范围内所有敌方技能与装备效果(含被动)无效化”,这是何等卧槽的一个特效。

    此刻,湿婆见觉哥杀招已至,全无退势,便知时机已到。在【净土】的效果下,封不觉手中的两件武器瞬间就变成了普通的匕和菜刀,而他自身的体术能力也因【灵识聚身术-改】无法动而下降了大半。

    这样一来……湿婆的优势就变得很明显了。

    锃锃——

    瞬息过后,两记金铁交加之声响起。

    却见湿婆双臂举起,仅用两手前臂的护甲就顶住了利刃的攻击。

    “嗯……虽然失去了特效的支持,但装备本身的攻击力依然不弱……”这电光火石之间,湿婆顿觉双臂一麻,其心中已闪过诸多念头,“那把匕的攻击力毫无疑问应该是【极强】,菜刀则逊色不少……不过,比起这些,更令人在意的是这小子的基础体术……”念及此处。他的神情也不由得凝重了几分,“无论力量、度、技巧,皆是一流水平,而且三者达到了一种理想的‘平衡’状态;就算是我,也无法做到这种地步……”

    “哼……终究是用出来了啊……”另一边,封不觉自然也知道对方干了什么,在双刃被格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朝后翻飞,并且在半空扫了一眼游戏菜单。

    不出意外的……技能栏里所有的技能图标全都变成了灰色,至于装备的特效嘛……刚才【必须破防之刃】没有砍破对方的护甲。便已说明问题了。

    “抱歉,恐怕你已活不过一分钟了。”两秒后,湿婆立起了这场战斗中的第一个f1ag,“在披风争夺战中,我把这招用在了悟死参玄的身上,这次,我就让你来领教一下……”

    然而,封不觉的反应,却是出人意料的淡定:“呵……我等的就是你这招。”说这话时。他已后撤出数米之远,并将菜刀收入了行囊之中,顺势又取出了一样别的东西。

    “故作镇定是吗……”湿婆操控着天舞沙漏,欺身而上。“我倒要看看,失去了度优势、而且连半点防御力都没有的你,如何能挡这轮必杀之阵!”

    话音落时,石盘崩碎之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湿婆在这一刻。接连动了天舞沙漏的“水”之特效——【涤罪】(无视物理防御,对一名敌人动一波精神侵蚀,在三十秒内为目标附加“涤罪”状态。根据目标的惊吓值反应。每秒将流失一定比例的生存值),“火”之特效——【業火】(无视属性防御,对一名敌人动一次必中的火焰攻击,此次攻击同时具备物理和精神双重伤害,威力视使用者的灵术专精等级而定),以及“风”之特效——【风裁】(召唤比那卡三叉戟,对一名敌人动一次物理攻击,攻击附带雷电属性,威力视使用者的格斗专精而定。使用后风之石盘将崩碎,回到登6空间方可复原)。

    “三、四、五……”面对湿婆毫不留情的猛攻,封不觉面沉似水,眼中流光浮动。即使他在第一时间就已被【涤罪】和【業火】击中、即使他在精神和**上都承受着剧痛的折磨,他依然是沉着地计算这对方的石盘数量,并高效地做出最合理的应对。

    “嗯?这招好像可以闪啊……”在连吃两招后,觉哥眼神微变,动了刚才就已攥在了手中的雷之宝珠——【动若雷霆】,进入了持续十秒的5oo%加状态。

    他的判断很正确,【风裁】确和另外那两招不同,这个特效并不具备“绝对命中”的特性;只要第一次冲击落空并失去惯性,由“风”之石盘所化的比那卡三叉戟就会消失。

    于是乎……封不觉凭借自己骤然提升的度成功躲过了这次攻击,并转身朝远处跑去。

    但湿婆又怎会让觉哥有迂回的余地?他早已猜到了……像觉哥这种级别的玩家,在“装备”和“技能”之外必然还会准备几件可以救命用的功能型道具。因此,湿婆在动天舞沙漏特效之时,其自身也已是箭在弦上,只等觉哥露出破绽。眼下封不觉这转身逃遁之举,恰是被湿婆逮了个正着。

    下一秒,但闻“砰”一声爆响。

    湿婆的脚掌踏碎地面,俯身前冲而出,一招【天霸横空裂轰】轰然而至。

    封不觉也感觉到了背后杀来的极招,他当即又取出【不动如山】,转身一滞,以防御力场将这冲拳的力道卸去了大半。

    当然了,技能的击飞效果还是生效了,半秒后,觉哥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地被轰上了天空。

    “嗯?不对啊……这是……”双脚离地的瞬间,封不觉感觉到了某种异常,这让他在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妙。

    “现了吗……”湿婆接他的话时,已用一种比觉哥更快的度窜到了更高的空域,“没错……我在使用【天霸横空裂轰】击中你的刹那动了【失重接触】,简单地说……你现在已是个滞空不落的活靶子了。”

    就算是封不觉也不得不承认,湿婆这手玩得漂亮……因为中了【净土】的人基本是无法在空中自由活动的,所以他就利用【天霸横空裂轰】的击飞效果配合【失重接触】,让被打飞的目标持续向斜上方匀飞行。接下来,他就可以动“空”之石盘的特效——【驭空】(于一分钟内获得自由飞行的能力,使用后空之石盘将崩碎。回到登6空间方可复原。),追上并给予对手最后一轮致命打击了。

    “若你再无其他手段,那就在此了结吧!”数秒后,湿婆已飞到了觉哥前进的轨迹上,顺势轻喝一句,使出了【一拍两散掌】。

    湿婆的这一套连技,从头至尾,引领着战斗的节奏,可谓招招皆落生死之隙,打得封不觉毫无喘息之机。

    而这……也正是觉哥在此战中竭力追求的东西。

    他不用【查克.诺里斯的剃须刀】。也不召唤血尸神,只用自身的其他能力和湿婆对抗,就是为了让对方将自己逼入绝境。只有这样……他才能突破自身的“极限”。

    …………

    明晃晃的信息如光晕般在空气中游弋,无数思潮似是无形的雾气……笼罩在这广阔的空间之上。

    这里,是一个流光溢彩的幻境。

    这里,是封不觉的思维殿堂。

    “怎么办?用【其疾如风】试试吗……”那短到无法计算的一刹,在封不觉的脑中却显得格外的长,长到他足以在思维殿堂里悠然地坐下,自问自答。

    “那没用。”封不觉二号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否定了封不觉的提议,“就算隐形了,还是会因惯性撞上对方的掌击。”

    “引爆手雷改变自己的前进方向呢?”封不觉三号坐在一旁接道。

    “来不及了。”封不觉四号用手指轻抚过自己的额头和鼻尖。娓娓接道,“即便可以无视引信时间用握力来引爆,但算上把榴弹匣取出行囊、再把手雷取出榴弹匣的时间……就不够了。”

    “再说……这样做的话,即使避过了对方的掌击。我也会被炸个半死。”封不觉五号在旁一边踱步一边补充道。

    “何止是半死……”封不觉又道,“【涤罪】的伤害还在持续着,不出意外的话。等这技能的伤害全部跳完,我会损失3o%的生存值;而那个【業火】……已经烧掉了4o%左右的生存值;再加上刚才的【天霸横空裂轰】,其未被抵挡的部分也造成了7%左右的伤害……”

    “再被手雷炸一下恐怕就挂掉了是吗?”封不觉二号舔着嘴唇接道。

    “那么……能不能用【其徐如林】或者生存值补充剂给自己回一下血,然后硬扛那【一拍两散掌】呢?”封不觉三号又建议道。

    “可以是可以……”封不觉四号应道,“但即使扛下了这一击,接下去局势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失重接触】并不是什么根本问题,【净土】才是。”封不觉五号接道,“还有整整二十九秒,硬扛的话能扛几次呢?”

    “所以……”封不觉用苦笑着道,“怎么办?”

    “怎么办?”封不觉二号也笑了。

    “怎么办?”封不觉三号摊开了双手。

    “怎么办?”封不觉四号摇了摇头。

    “怎么办?”封不觉五号抬头望天。

    接着,他们集体陷入了沉默。

    直到……

    “系统施加的桎梏,无非也是数据而已吧?”忽然,又有一个封不觉的声音响起。

    那五个封不觉闻声,集体转头。

    在他们目力所及之处,赫然出现了一个鸟笼型的囚笼,笼中,也坐着一个封不觉。

    “既然已经可以看破真理……”他露出邪恶的笑容,扫视着其余五个自己,“为何不试着去‘操控’真理呢?”

    …………

    呼——

    掌力,掀起暴烈之岚,带出烈风之声。

    湿婆的手掌几乎已触到了封不觉的后背,他的心中,也已认定是自己赢了:“哼……结果……你比我想象中要脆弱啊……”

    然,就在此刻,异变陡生!(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