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52章 新的极限(上)
    “嘿!觉哥,今天有大新闻啊!”

    九月二十日的晚上,当封不觉登录游戏时,立刻就收到了王叹之的通讯请求;通讯刚一建立,小叹就很激动地来了这么一句。…≦頂點小說,

    “啊……我知道。自二十三号起,剩余的所有比赛都将进行直播(拥有神经连接设备的观众方可观看直播,梦公司已开设了支持第三方硬件登录的、专门观看直播的服务器)和录播(支持网络及其他媒体用户观看,观众可在正版平台点播第一手的比赛录像)。”觉哥挺平静地应了一句,看样子他早就看过相关的新闻了。

    “诶?你又知道了咯?”小叹略感失望地应道。

    “这不废话么……”封不觉轻笑一声,“这种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你还当独家新闻啊?”

    他说得没错,虽然这条消息是今天上午才公布的,但到了当天晚上,就已成了件路人皆知的旧闻了。

    “喂喂……‘我不在线的时候基本都在赶稿’这话是你说的吧?”小叹接道,“我还以为你没工夫去逛游戏论坛呢。”

    “我没逛啊。”觉哥用不置可否的语气回道,“我只是开着梦公司的官网和论坛,每隔几个小时刷新一下网页,顺便扫上一眼而已。”

    “呵呵……”小叹干笑了两声,懒得再去吐槽这货,“那什么……我今天一直在琢磨一件事啊……”他顺势转移了话题,问道,“比赛被转播后,我们队伍的实力会不会因此而暴露啊?”

    “其实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影响。”封不觉回道,“参加比赛的队伍数以万计,像我们这种‘匿名’的队伍是没有什么关注度的。就算有人恰巧看了我们的某场比赛,现了我们很强……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每天都会有几千场比赛录像被生成出来。观看者不知道队名的话……根本无法在茫茫多的录像中找到我们的其他比赛。

    当然了……真要查,也是有办法的。先,得把连续n天的、所有的s2比赛录像全都输入计算机。然后,以我们队的某一场比赛作为基准,将我们在剧本中的各种影像数字化、并概念化。接着,让光脑通过一定的模式进行筛选,以二进制视角去找出每一支表现相似的队伍。这样一来,范围就缩小很多了;但考虑到参赛队伍的基数庞大,加上模糊搜索的先天缺陷……最后的甄别工作还是需要人工来完成,且未必能保证1oo%的准确。”

    “能说直白一些么……”小叹倒也不是听不懂。只是他知道……觉哥每一套长篇大论的背后,往往都有着另一套更为直接的版本。前者,是用来跟普通人进行解释说明兼装逼用的,而后者……则是凝聚了觉哥的智慧、专门讲给聪明人或者大笨蛋听的精简版。

    “简而言之。”封不觉笑了笑,接道,“除了资源充分的大型游戏工作室,或者烧级的程序员兼玩家团体之外,不可能有人从如此多的队伍中将某一支‘匿名’强队给辨识出来。”

    “你一开始就这么说不就完了嘛……”小叹应道。

    “你要是一开始就靠自己把事情想明白,别来问我。那就最好了。”觉哥回道。

    “切……”小叹知道比吐槽自己是没胜算的了,他当即又道,“好啦,不扯这个了。”他顿了顿。“哦……对了,今天小灵回家住一晚,不上线了,一会儿排本就不用等她了。”

    由于地狱前线打预赛的习惯是在午夜前后两场连排。所以二十号的比赛在当天凌晨就已经完成了,这天晚上不上线也无妨。

    “话说……安大小姐现在好像正在‘游戏中’呢……”封不觉一边和对方说话,一边已在社交栏中确认了一下。“她最近确实挺努力的啊……”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秒,用略微不满的口吻接道,“若雨的话……应该也要过会儿才会上线。嗯……今晚有她喜欢看的电视节目,而她非要顶着广告看直播版。”

    “那要不……咱俩先去排?”小叹接道。

    “不了,我今晚约了人……”封不觉回绝道,“就在我跟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上线了。”他舔了舔嘴唇,神情微变,“等我搞定了手头这事儿……我再联络你。”

    …………

    二十分钟后,某剧本中。

    此地,是一片平原,无岩、无沙、土坚、地实。

    此时,是一个正午,无雾、无雨、云淡、风轻。

    温婉的阳光下,两道人影,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走来。

    他们,是两名玩家,两名相约在中一战的玩家。

    “说实话,我很意外。”来到对方面前五米开外时,停下了脚步,率先开口道,“即使是此时此刻,你已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封不觉微笑着问道,“因为我不像是那种会主动去挑战别人的人?”

    “不是‘不像’,根本‘不是’。”湿婆回道。

    “呵呵……”封不觉笑意更盛,“只能说你太不了解我了……”

    “哦?”湿婆疑道,“何以见得?”

    “并不存在什么像不像、或者是不是的问题……”封不觉微顿半秒,接道,“我可以是任何一种人……”他摊开双手,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因为我并不是任何一种人。”

    “这样啊……”湿婆也是摇头笑道,“好吧……有关哲学的讨论就到此为止吧。”说话间,他已祭出了自己的灵能武器——,“不管你是哪种人、或者是不是人……只要你求战,我自当奉陪到底。”

    “呵……”觉哥也不声不响地取出了,“看阁下这亢奋的状态……想必对此战是期待已久了啊。”

    “和自己熟识的队友练习,所能获得的提高终究是有限的。”湿婆接道,“这点……你应该也很清楚。”

    “是啊。”封不觉点头应道,“既然你也是明白人,那我就挑明了讲吧……”他神情一肃,“湿婆,你很强。我会找你打这一场,就是为了逼出自己的极限,并突破这一界限。”

    “哼……”湿婆冷笑,“彼此彼此。”

    “很好,那么……”封不觉说这后半句话时,身影即闪,“……开始吧!”(未完待续。。)r527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