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48章 清场(上)
    萨摩迪尔明白,既然封不觉能说出“解放你全部的力量”这样的话来,那自己也就没必要再隐藏实力了。

    于是……话音未落,魔能再起。

    霎时,一股如有实质的“黑暗”以萨摩迪尔为中心扩散而出,瞬间便掩住了觉哥的视线。

    也正是在这一刻,整座城市……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嗯……竟然比我预估的还要弱一点吗。”封不觉立于黑暗之中,看向萨摩迪尔,用一种略感失望的语气说道,“这样看来……不需要变身就能搞定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已经取出行囊的又放了回去。

    “哼……连这‘至暗’都可以看破吗?”萨摩迪尔的说话声很快响起,“看来你确已是一个极其高位的存在了。”

    “我说过了,比你高很多。”封不觉平静地应道,同时,他眼中那黑色的数据光流亦在不断浮动,“高到我都懒得亲自跟你动手了。”

    “哦?”萨摩迪尔好似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什么,“莫非你要‘召唤’什么东西来跟我打吗?”

    作为一个世界级的剧本波ss,萨摩迪尔见过的玩家、或者说“异界旅客”绝不在少数,所以他自然知道这些人具备“召唤”能∵力。

    “你猜对了。”封不觉当即回了一句,并顺手取出了,动了物品的效果。

    但见……至暗之中,红芒陡现。

    那勾玉上泛起的妖异光晕竟然打破了凝重的阴影,并制造出了一个直径三米的球形光阵,直到血尸神完全现身,周遭才重归于黑暗。

    “让我瞧瞧……这次又是什么?”血尸神降临后,丝毫没有表现出对黑暗的不适,“哦……好像是只萨特啊。”他也准确地在黑暗中找到了萨摩迪尔的位置。并虎视眈眈地望着后者道,“以前倒是见过一些,但这只似乎格外美味呢……”

    “你……是什么……”而另一边,萨摩迪尔的神情却是在血尸神现身的刹那就变得惊惧无比,“你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听从那小子的命令?”血尸神接过了对方的话头,并抬手指着觉哥,冷笑道,“呵……你可别误会了,我和他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他顿了顿,又看向萨摩迪尔。“而我和你……则是食客和食物的关系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血尸神已悄然动了他的能力……而且直接就是8o%的程度。

    两秒不到,萨摩迪尔便出一声闷哼,并在一个踉跄后单膝跪地。同一时刻,城中的黑暗也迅褪去了。只是……此时的努卡市已然失去了“雾”的掩护,现出了原来的面貌。

    “唔……这……”萨摩迪尔怎么也想不到,疯不觉的召唤物竟然会是一个比起四柱神也毫不逊色的恐怖魔王,这样看来……疯不觉的实力究竟如何,着实是深不可测。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血尸神看萨摩迪尔好像已无力反抗了。当即就准备上前开吃。

    “且慢。”不料,封不觉却出言阻止了他。

    “嗯?”血尸神面露狐疑之色,“你想怎样?”

    觉哥没有回答他,而是转头对萨摩迪尔道:“萨摩迪尔。我可以饶你不死……”

    他这句话刚说完,血尸神就插嘴道:“喂……这都到我嘴边了……”他这会儿的神态好似一个坐在餐桌前的饿鬼,连菜都端到面前了,却又要被拿走。

    但封不觉没有理他。只是瞪了他一眼,并继续对萨摩迪尔道:“我将提供给你一个‘选择’……就如‘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所期望的那样。”他抬头念道,“‘选择’。是这‘第二版’惊悚乐园的核心理念。虽然这让它看上去不像它的前身那样完美,但却让它变得更易为人所接受。所以……即使我已知道了结果,而且知道这结果是注定的,但我依然会给你选择的权力。”

    “那你能不能也让我也选择一下,比如……想吃?还是想吃?还是想吃?”血尸神又在旁插了句嘴。

    觉哥再次无视了他,接着对萨摩迪尔道:“那么……你是选择在这里被吃掉,还是……”

    “我明白了!”萨摩迪尔还没等觉哥把话说完就应道,“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很显然,觉哥和血尸神这套“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把戏,给对方制造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然而,在萨摩迪尔快做出选择后,封不觉却用冷漠的语气接道:“不,这还不够。”

    萨摩迪尔一听这话,心中一颤。

    “在我把血尸神叫来之前,我给过你机会,可惜……和我预料的一样,我们没能和我达成共识。”封不觉叹了口气,“唉……只有当绝望切实降临时,你才会做出妥协。这就是你……或者说‘你这个级别的存在’身上的问题。”

    “那你现在要我做什么……”至此,萨摩迪尔关注的重点已经不是“如何去选择”了,而是“如何去服从”。

    “呵呵……要你做的事……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插袋、从萨摩迪尔身边缓步走过。

    数秒后,他不紧不慢地坐到了原本属于萨摩迪尔的王座上,翘起二郎腿道:“且听我一一道来……”

    …………

    剧本开始后一百一十分钟,城西某地。

    “呼……是这里了吧……”看着远处一块刻着笑脸的巨石,碱性男停下脚步,喘息着念道。

    “这里再没有的话……”此时,黄大锤的脸色已是一种随时会变丧尸的状态了,“我看对方八成是在耍我们玩儿了。”

    “是啊……以我们目前的身体状况,恐怕已经到不了‘下一个’地点了。”奇斗士接道。

    “可恶,感觉被那个家伙给涮了呢……”玄灵王者语气忿忿地念道,“从这病症的恶化程度来看。病毒的作根本用不了三小时吧!”

    “不……”只有碱性男还保持着冷静的态度,“至少在时间这一点上……他并没有说谎。”他步履蹒跚地走在最前,头也不回地接道,“按照常理来说,病毒作的时间应该就是三小时。不过……这个时间八成是在实验室中得到的理论数据;即‘受感染者在常温环境下保持相对静止’的条件下所得出的。”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而我们四个……在中了病毒后一直在运动着……”

    “明白了……”玄灵王者接道,“气温、体温、代谢度等因素加快了作的节奏。”

    “没错。”碱性男点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四个人几乎同时受到感染,但此刻的体征却有着一定程度的差异。”

    四人对话之际,已走到了那块巨石旁边。

    “无论如何……先看看这个吧……”碱性男凑近观察。看到了笑脸刻痕下的一行字。

    “斗士。”碱性男看完字迹,立刻就回头对奇斗士道,“没问题吧?”

    这时,他身后的三名队友也都看清了那行字。

    “小菜一碟。”对奇斗士来说,纵是带着状态,推动这种尺寸的石头也是没什么难度的。说罢,他就上前两步,抬起双臂摁在巨石上。

    稍稍酝酿了两秒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沉喝一声,屈膝出力。

    事情的展出乎意料得顺利,那石头比奇斗士想象中要轻不少,基本是一推就倒。

    伴随着轰隆一声响。那石头横在了地上。而在其下方的土壤中,还真就有一个小坑,坑里嵌着一个金属盒子。

    “这里就由我来吧……”碱性男跟队友们打了个招呼,随后就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个盒子。

    结果……无论是推石头还是取出盒子时,都没有生什么异常。看起来……如果真有什么陷阱,那肯定是在那个盒子的内部了。

    “最坏的情况是……里面非但没有解药。还藏着某种一开即炸的爆炸物。”碱性男拿出盒子后便对队友们说道,“你们还是走远一点,等我开启后……”

    “不必了吧。”黄大锤这时打断道,“假如里面没有解药,那我们总归是完蛋了,区别只是被炸死或者毒身亡而已。”

    碱性男闻言后想了几秒,他不得不同意……这话说得在理。

    “行……那我就打开了。”于是,他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端起了盒子。

    下一秒,在黄金战锤队四名队员的灼灼目光下,盒子被打开了。

    碱性男才刚开启了一条缝隙,一阵白色的光芒便从盒内爆……那一瞬,四人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到:“完了,果然是个爆炸陷阱。”

    然,他们都误会了……

    封不觉所安置的这个金属盒里,的确里没有解药,但也没有。盒内装的……只是一个魔法阵,一个传送用的法阵。

    当那阵白光消散之时,黄大锤、碱性男、奇斗士和玄灵王者他们四个,已然置身在了一个宽阔的大殿之内。

    紧接着,一个背生双翼、魔气昭然的高大生物便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就是他们吗?”萨摩迪尔站在一个半径五米的巨大魔法阵前,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眼前的四名玩家。

    “啊……没错。”封不觉的声音随即响起。

    黄金战锤队的四人听声便知说话者是谁,他们纷纷转头,循声望去。却见……那个样貌模糊(在保护功能开启的情况下,玩家的脸部和声音都会被模糊化处理,但依旧会保留一定的特色,以免对方无法分辨;至于衣着,在对手看来就是新手套装的样子)的男人,此时竟坐在了一尊王座之上。

    这家伙单手托腮、翘着二郎腿,另一只手上居然还端着个盛满红色液体的高脚杯。

    “嗯……你们来得比我想象中要晚一些。”封不觉晃着酒杯,看着呆若木鸡的四人,用懒散的口吻说道,“想必是被怪物给延误了吧……”

    说到这儿时,他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杯中的液体,接着道:“啊……真他喵的难喝……”他摇着头念道,“抱歉,我本想在各位面前品鉴一下这玩意儿来装个的,但这个……实在是难喝到我无法给出正面评价了。”

    “这可是我珍藏的巫师之血……”萨摩迪尔回过头,用一种抱怨的语气道,“你要不喜欢就放那儿别动。”

    封不觉没去理他,而是继续对黄金战锤队的队员们道:“如各位所见,这位外表十分唬人的、味觉和我们有着巨大差异的、吝啬的、徒有身高但是长得远没我帅的萨摩迪尔老兄……”他微顿半秒,补充了一句,“aka(a1so_knon_as),剧本波ss……”又接道,“……如今已和我狼狈为奸。”

    觉哥一边说着,一边放下酒杯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所以……你们的性命到此为止也就没用了。”他迈步向前,耸肩道,“不过,我事先承诺过会给各位抗毒血清的,交易就是交易……”

    接着,他真的从行囊里取出了血清,亲手递到了一脸骇然的黄大锤面前。

    在这个过程中,封不觉始终保持着一种近乎不设防的状态。而这份从容……令敌队的四人毛骨悚然。

    要知道,以眼下的情境而言,黄金战锤队的四人完全可以在服下解药之后、甚至是拿到解药的瞬间……直接对封不觉动一次四对一的近距离突袭。一旦突袭成功,他们等于是白白击杀了一名强的敌方队员,而且顺利解除了自身的debuff;届时,他们可以不理会剧本波ss,逃离此地,以优势人数继续这场比赛。

    而且……以上这番假设,就算是黄大锤也能想得到,可以说在场所有人对此都是心知肚明的。

    然而,封不觉却仍是若无其事、我行我素……这份游刃有余的态度,反倒让他面前的四人惊疑交加、不敢妄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