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39章 早晨
    九月五日,早晨五点二十分。↗頂點小說,

    封不觉睁开眼,看了眼时间,然后就打着哈欠从游戏舱里爬了出来。

    “哈啊……”他走到窗前伸了个懒腰,并顺手拉开了窗帘。

    晨曦的光透过玻璃洒了进来,让整个客厅都蒙上了一层青白之色。

    “把窗帘给我拉上,混蛋!”两秒后,阿萨斯的抱怨声便响起了,“不想活了啊?”她这显然是起床气。

    觉哥闻言,也只得无奈地将窗帘重新拉了起来,毕竟人家还没睡醒,自说自话地把房间弄亮确是他的不对。

    “唉……至少她如今是不会随地大小便了。”觉哥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走向了卫生间。

    当他洗漱完毕从里面走出来时,若雨也正好来到了卫生间门口。

    “诶?你也醒啦?”封不觉用很随意的语气问道。

    “没有……”若雨睡眼惺忪地回答,“……起来上厕所。”

    她的确是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连自己身上那件宽松的t恤被“睡歪了”都不知道,就这么露着一侧的香肩和内衣的肩带,迷迷糊糊地站在觉哥面前讲话。

    “哦……”而封不觉则是若无其事地应了一声,既没有提醒对方,也没有去多看一眼,只是与对方擦肩而过,让出了卫生间。

    从他俩这种老夫老妻般的交流不难看出……在若雨搬进来后的这段日子里,封不觉有意无意间看到的“福利”早已是不计其数,而若雨也已习惯了类似的“意外”。所以……眼下这种状况,根本不叫个事儿……

    …………

    十分钟后,若雨已重新回房睡下;而封不觉已换上了一套灰色的运动服,穿上一双耐克,踏上了晨跑之路。

    他在下楼的电梯里做了些简单的准备运动,出了居民楼后就戴上耳机、打开手机的播放器。朝着自己的预定路线出了。

    一般来说,在晨跑时,觉哥摆在播放列表第一位的曲子永远都是《gonna_f1y_no》,这晨跑神曲……想必再过一百年也不会过时。它不但可以让人瞬间进入运动状态,而且会产生有一种“锻炼效果加5o%”的心理暗示。

    “唷,小封,早啊。”

    “嗯,您也早啊。”

    经过菜市场门口时,觉哥正好遇上出来买菜的房东刘大妈。

    “出来锻炼呢?”

    “是啊。”觉哥说着,礼貌地摘下了耳机。“您这是出来给孙女准备早点呢?”

    “嗨~我还不就是那点‘马大嫂’(沪语音,即买、洗、烧)的事儿嘛。”大妈回道。

    稍稍寒暄了两句后,封不觉便想要离开了,正当他准备说出“那我继续跑了”的时候,万万没想到……

    “对了……”刘大妈好似忽然响起了什么,“你那金屋藏娇的事情,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啊?”

    这一刻,封不觉的演技全面爆,马龙白兰度、汤姆汉克斯、罗伯特德尼罗、成龙……灵魂附体。

    “哈?您说我藏什么了?”觉哥用问题回答了对方提出的问题。而且脸上从始至终都流露出一种十分自然的、费解的神情。

    然而,刘大妈根本不吃这一套:“呵呵……小封啊……”她直视着觉哥的双眼,“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她顿了顿,“……说实话。”

    刹那之间的眼神接触。便让封不觉明白了一件事……继续撒谎恐怕是死路一条。

    “好吧……您听我解释。”觉哥叹了口气,“其实……那个是我朋友,由于某种原因……要暂时过来我这边住一段日子。”

    “朋友?”刘大妈表情有异,“女朋友吧?”

    “呃……”觉哥吞吞吐吐地回道。“现在……应该……的确……可以……称为女朋友了。”他一句话分为五六段才说完,好似每一词都是挤出口的一般。

    “哦……”闻其言、观其神情,刘大妈好似领会了什么。或者说……她误会了什么,“朋友到你家住了一段日子,然后就变成你女朋友了是吧?”

    “呃……”封不觉听出了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当即侧目道,“不是您想的那样……”

    “行了行了~你不用跟我解释。”刘大妈打断了觉哥,“那是你们年轻人的自由……”

    看起来……就算觉哥想解释,也未必有用了。

    “反正房子我已经租给你了,你只要别给我拆了卸了、或者改成廉租房去转租就行。”刘大妈接着道,“多个人少个人的……也就那么回事儿。”她话锋一转,“不过呢……我作为长辈,还是要劝你几句……”

    “嗯……您说……”封不觉低头应道。

    于是,刘大妈便接着说了下去:“那位姓黎的小姑娘的呢,我也遇见过几次了,平心而论……人家那条件……跟了你算是被糟蹋了。”

    不知道为什么,封不觉听了这话是既想哭又想笑。

    “她开的车,大妈也见过了……”刘大妈又道,“看来人家也不可能是奔着你的钱来的。”

    老太太也是识货的人,她知道……仅是若雨那辆车,就抵得上封不觉的全部家当了。

    “小封啊,虽然很多人对你有误会,但我是清楚你的为人的……”刘大妈继续道,“遇上这么一段缘分很难得,希望你能好好把握,不要辜负了人家。如果经济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跟大妈开口,我能帮的话……”

    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封不觉基本已经推测出来了。觉哥也不禁在心中念道:“她这是……觉得我太穷了没法儿娶人家过门?嗯……不过话说回来了……我确实不算富裕,至少在家境上和若雨算不得门当户对。”

    有些事情,像封不觉这个年纪的人……是不会考虑到的。这不是聪明不聪明的问题,而是由于人对生活的态度、以及思考的方向,都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生变化。举个例子……比如“梦想”这个词吧,对于十八岁的人和八十岁的人来说,完全就是两种概念了。

    觉哥的情形也类似,要不是刘大妈今天跟他说了这番话,或许他要等事到临头了才会意识到……假如他和黎若雨的感情真的有了结果,那他还得面对很多非常现实的问题。

    …………

    上午七点,封不觉回到了家中。

    此时,太阳已完全升起,金色的阳光穿透窗帘,照亮了客厅。

    觉哥把一份早点放到了茶几上,然后去冲了个凉。

    当他回到客厅时,若雨刚巧打开卧室的门,揉着眼睛走出来。

    “早点给你带回来了。”封不觉一边说话,一边已走到了书柜的下方。

    “哦……我先去刷牙。”若雨应了一句。

    两秒后,她又转头对觉哥道:“这大清早的……怎么想起要整理书柜了?”

    此时,封不觉已搬了一把椅子并站了上去,正在翻查书柜最上层的书:“我准备找些资料,筹备新书。”他顿了半秒,又补充道,“虽说《二流侦探和猫》还在连载,不过《噩梦两端》已经写完了,正好再开一本新的。”

    “哈啊——”若雨打着哈欠问道,“你居然会这么勤奋?”

    她会觉得觉哥勤奋,自然是有原因的……因为封不觉以前每出版一本实体书后,都会以各种理由给自己放假,别说是开新书了,连连载中的小说都会中断……而且这些事儿他的读者全都知道。

    “我要存钱买房啊。”封不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句。

    “存钱买……”若雨念叨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那未尽的睡意顿时全消了,“……喂……你什么意思啊?”

    封不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转过身来,歪着头,对若雨露出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

    后者看了他几秒后,两颊莫名浮上一抹绯红。

    她随即就用一种颇为无措的口吻、结结巴巴地高声道:“你……神经病!”说着,她就跑进了卫生间,甩上了门。留下觉哥一个人……在那儿笑而不语。(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