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35章 同學,你是谁?
    19_19ooo炙阳高升,烈风不止。

    巨岩如林的峡间,生死之斗,已然展开。

    此时,距离剧本开始已过了近三个小时(游戏时间)。在经历了一番剧情冲突后,秩序一队和尸刀一番队的八人皆已在这石峡间走散,形成了各自为战的局面。

    “啊……这剧本地图到底是有多大……”醉卧怅然独自走了许久后,渐渐的有些乏了,不禁自言自语道,“要是所有人都在这个像迷宫一样毫无规律、且无限延展的石峡中走散了,那这场岂不是奔着平局去了……”

    “哼……不见得吧。”这时,忽有一句低语传入了醉卧怅然的耳中。

    “嗯?”听到声音的刹那,醉卧怅然便抬起了头,准确地找到、并看向了说话者所在的位置,“真意外呢……”

    这句“意外”,有两个含义……其一,他惊讶于对方可以悄无声息地接近自己到这个地步且不被现;其二,他惊讶于对方没有利用身在暗处的优势动突然袭击。

    “意外?”非口为王蹲在一块嶙峋的巨岩顶上,俯视着下方峡中的醉卧怅然道,“听你这口气,你是不是觉得……”他微顿半秒,“……像我这样的人,在敌明我暗的条件下,就理应一言不地朝你攻过去,而不是淡定地跟你打招呼什么的。”

    “呵呵……”醉卧怅然笑了,他抬手捋了捋自己那泡面头,“我是不太明白你所谓的‘我这样的人’是什么意思……”话虽如此,不过他的神情中却是带着讽意,“但一般来说……偷袭才是正常的选择不是吗?”他摊开双手,“如果换成是我的话,我也会先动手再打招呼的。”

    “少装蒜了。”闻得此言,非口为王的心中是甚为恼怒的,但在药物的影响下,其表情和语气都显得不是很激烈,“因为我是‘尸刀’的人,你就想当然地认为我没什么了不起的……没错吧?”

    “呵……我可没有那么说,我只是……”醉卧怅然想要否定。

    但非口为王打断了他:“行了,你不必明确地说出来,那样会有损你这‘明星玩家’谦虚的形象不是吗?”他也竭力想让自己的话听上去带有讽刺意味,可惜仍是平铺直叙的状态。

    “形象吗……”醉卧怅然笑着摇头,“你觉得我像是在乎那种东西的人么?”

    “哼……这就是‘你们这种人’最让我讨厌的地方……”非口为王冷哼道,“你们拥有着别人没有的东西,却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言一行之间……都透出一种令人作呕的优越感。”

    “怪我咯?”醉卧怅然耸肩道。

    “你就接着装模作样好了……”非口为王说着,手中已多出了一把奇形利刃,“我倒要看看……当你在绝望中挣扎时,还能不能从容地摆出那副嘴脸。”

    …………

    同一时刻,石峡另一处。

    “怎么了?锅盖头。”最终强袭望着已然遍体鳞伤的生鱼片,冷冷道,“先前的自信到哪儿去了?你不是说以一敌二没有问题的吗?”

    “呵……问了也白问。”末日强袭在一旁皮笑肉不笑地接道,“我们这会儿说的话,他已未必听得到了吧。”

    “放心吧二位。”生鱼片抹掉嘴角的鲜血,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听觉被你们毁了,但我还会读唇语。”他苦笑一声,“呵……这也算现实中的技能在游戏里得到运用了吧。”

    “哦?”最终强袭接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挺多才多艺的嘛。”

    这句“看不出来”,确也有些依据……

    与其他绝大多数的一线明星玩家相比,生鱼片那圆脸锅盖头的造型、以及温吞水一般的沉稳性格……绝对属于“隐形”级。从他那简单随意的id也能看出……他这人的性格就这样儿——不张扬、不做作。而这年头,像他这种走朴实低调路线的人……很容易遭到别人的忽略和轻视。

    “过奖了。”生鱼片接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他虚着眼道,“从小學到大學,为了接近女生……先后参加了数十个兴趣小组,于是就在不知不觉中學习了大量的生活技能、运动项目、乐器等等……”他说到这儿,神情微变,“嗯……可我无论到哪里,都像隐形人一样遭到大家的忽略……别说是女生了,就算是部里的男生和指导老师都没注意过我,即使我在短时间内取得惊人的进步也……”

    “呃……那个……”末日强袭现生鱼片越扯越远了,有点想打断后者,可是……

    “到后来我现……不管我迟到、早退、缺勤、乃至退部……全都不会被注意到,就仿佛我根本不在这个社团里一样……”生鱼片还越说越来劲了,“上了初中以后,我每年都会换七八次社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入部和退部都不用写申请,因为写不写都没关系;集训什么的都不用去,因为经理人和指导老师永远都不会记得给我订票订铺;就算跟着队伍出去比赛,也始终是坐冷板凳……”

    “喂喂……这种世界奇妙物语般的既视感是闹哪样啊……”最终强袭听到这里心道。虽然他也觉得对方扯得有些远了,但不知为何……他竟然有点想听完。

    “还记得高一那年,我所在的校篮球队打入了全国大赛……”生鱼片遥望天际,若有所思地念道,“我本以为,在激烈的全国大赛上,出于体力的考虑,球队的轮换人员会增加,自己终于有了为队友们做贡献的机会……于是,在大赛开幕前,我翘课了两个礼拜,完成了两万球的投篮特训,终于练成了奥义-……”

    “翘课两个礼拜也没事吗……”最终强袭念道,“老师同學都没注意到你没去上學么……”

    “两万球特训什么的我就不说了……”末日强袭则是嘴角抽动着接道,“但为什么练习投篮会练出迷sdire来……还有,你这种人真的还有必要练迷sdire么……那个奇怪的后缀‘审判’又是什么……”

    生鱼片无视他俩的吐槽,一本正经地接道:“这项奥义……是我的独门招式,其效果就是可以在场上引导裁判的视线,将敌方队员最细微的小动作无限放大;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让裁判们做出对我方有利的判决。”

    “喂!这不是无敌了吗!”最终强袭的惊吓值都起来了,“有这种技巧你还打毛游戏啊!打篮球去啊!中国队称霸世界指日可待了啊!”

    “然而,全国大赛的第一场比赛,我依然坐在了冷板凳上。”生鱼片道,“我想……那是因为第一个对手不是特别强的原因,反正我们队最终还是赢了。”他顿了顿,“可是……第二场,我们就遇上了称霸高中篮坛三十年的不败神话-鳝王工业。”

    “确定是工业而不是农业么……”末日强袭念道。

    生鱼片又道:“还记得,在去年的全国大赛上,我省的常胜之师,王者-孩腩附中队……就曾以3o分的巨大劣势败给了鳝王。”

    “王者的队名还敢更矬点么……”最终强袭已开始蛋疼了。

    “面对鳝王下半场的全场紧逼防守,我队的主力们体能纷纷不支,就连几名常换的替补也露出了疲态。”生鱼片还在说着,“我本以为……自己上场的机会总算要来了,然而……”他神色黯然道,“教练却依然无视我的存在……”

    话至此处,生鱼片仰天长叹:“唉……最终,我们输掉了那场比赛。”他神色怅然,“在回程的大巴上,我正好坐在教练旁边,几经犹豫后,我鼓起勇气问他……‘教练,为什么……直到最后都不让我上场试试呢?’”他摇了摇头,“结果教练转过头看着我,说了一句我一辈子都难忘的话……”他停顿了两秒,复述道,“‘同學,你是谁?’”

    沉默,降临了……

    足足一分钟的沉默后,最终强袭压低了声音,悄悄对身旁的末日强袭道:“记得提醒我……以后在战斗过程中不要主动和对方聊天。”

    “嗯……我也这样想。”末日强袭接道。

    …………

    另一方面,石峡边际,一座断崖之上。

    “这儿的景致还真是不错,嗝儿~”梦惊禅侧卧在断崖边缘,一边喝酒,一边悠哉地欣赏着眼前橙色的天际和脚下那烟云浩渺的奇景,“可惜……偏偏有人要来煞风景。”

    话音未落,已有一道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如果你只是想看看风景,你应该当观战者。”先也为王在梦惊禅身后五米远的地方回了他一句。

    纵然此时的禅哥躺在地上,但先也为王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依然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警惕地盯着对手。

    “可是……”梦惊禅头也不回地应道,“观战者不能像我这样舒服地躺着喝酒啊。”

    “你这么一说……”先也为王接道,“似乎也有道理。”

    “要过来一起喝吗?”下一秒,梦惊禅便顺势问道。他的语气是如此轻松自然,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不了,我是来战斗的。”先也为王道,“不是来看风景、或是喝酒的。”

    “这样啊……”梦惊禅念道,“那就没办法了呢……”

    说罢,他扔掉了已然见底的酒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r1152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