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32章 行
    八月将尽,但盛夏的炎热仍在继续。

    s市的气候是充满恶意的,这里的冬季有着彻骨的潮冷,夏季则拥有让人透不过气的闷热。

    当然了,对于长时间待在空调房间里、几乎不怎么出门的觉哥来说,这些和他似乎也没什么关系……

    最近这一阵子,封不觉除了在游戏中忙活以外,生活上的事情也渐渐多了起来。毕竟家里多了个不请自来“室友”,很多生活习惯自然是要改变了。

    另外,他那本长篇小说《噩梦两端》的创作,也已进入了收官阶段。作为一个对作品有着近乎病态的偏执的人……觉哥每次在长篇作品完本前都会陷入一种极度缓慢而纠结的创作状态;以往在一个小时内可以写完的章节,到了这个阶段……或许就得写上一天。

    每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想起chuck(《邪恶力量》中的初代先知,以小说家的身份记录着两位主角的经历)在spn第五季结尾的那段台词——结局,是最难的。只要有个键盘,连猴子都能敲出个开头来。但是结局……并非如此。你总想在最后的时刻做得面面俱到,可你永远无法让所有人都满意。粉丝们无论如何都会欲求不满,并找出一些没填的坑来,但既然已是结局,你自当无所畏惧,写下你真正想写的东西。

    封不觉对这段话深以为然,只是……那个对他的作品最为执着的、如同婊子一般挑剔、刻薄、永不满足的粉丝……正是他自己。

    一个极度自恋且有完美主义倾向的创作者,很容易会陷入一种无限循环的“自我折磨”的状态。很多时候,这种人其实并不很在意他人的看法,他们往往都是被自己逼疯的……

    …………

    啪啪啪啪……

    九月三日上午,封不觉坐在电脑前快地敲打着键盘。

    他面色沉凝,指尖飞舞;目视屏幕,神游天外。

    终于。在数个小时聚精会神的忙碌后,他长舒了一口气……

    “呼——”封不觉保存了文档,伸了个懒腰,拿起电脑桌旁那杯已经冷掉的咖啡,边喝边站了起来。

    “噗……”结果他刚一转身,就把嘴里的咖啡喷回了杯子里。

    “喂喂……团长,你这样恶不恶心啊?”正在沙上吃着零食的小灵当即用厌恶的神色看着觉哥念道。

    “也罢……”一旁的若雨冷冷接道,“至少他没有直接喷到地上或是什么人的脸上。”

    此时,封不觉放眼看去,现若雨、小灵、小叹、包青、安月琴他们五个全都已坐在了客厅的沙上。有说有笑地看着家庭影院。从茶几上摆放的各种饮料和瓜皮果壳的数量来推断……他们至少已经来了一个小时了。

    “你们什么时候进屋的啊?”觉哥都惊了,“我怎么完全没注意到啊?”

    “是地球的自转让你分心了吧。”若雨当即面无表情地回了这么一句。

    不得不说,这个槽吐得非常有水平。不过在场的“人”之中,只有她、觉哥、以及一旁的阿萨斯能get到这句话的笑点。

    “呵呵……”封不觉也难得被人呛一回,他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声,随后也加入了朋友们的行列,“我好像想起来了……今天是‘烂片马拉松日’是吧?”

    “对啊,我们都已经看完一部了。”小叹回道。

    “说起来……”觉哥接道,“这本来是我们哥仨的聚会活动吧。如今这人数怎么就增加了呢……”

    “嗯?”下一秒,若雨就投来一道锐利的目光。

    “我来陪男朋友的,不行吗?”小灵抓着小叹的胳膊,用死鱼眼望着觉哥。没好气地说道。

    “我是来催稿的,有意见吗?”安月琴也用类似恐吓的神情回道。

    闻言,封不觉稍稍犹豫了两秒,随后分别看向若雨、小灵和安大小姐。说了三句短语:“哦,行,没意见……”

    …………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封不觉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倒不是不高兴,他只是情不自禁地开始思考人生……

    五个月前,他还过着昼伏夜出、毫无规律的生活。紊乱的生物钟、糟糕的饮食习惯、缺乏锻炼的身体、未知且弃疗的“疾病”等等……拼凑出的是一个面对人生无比消极的男人。

    而五个月后的今天,封不觉过着早睡早起、健康向上的生活……他的家里多了一只猫,和一个令他颇为在意的女人;在虚拟和现实两个世界中,他的社交圈已扩大了十倍不止;他的又一位挚友,似乎就要踏入婚姻的围城;他对自然世界的理解,也在理论和实践两个领域都有了质的飞跃……

    回头看时……封不觉才现,自己变了。他那灰暗的人生色调似已多了几许别的色彩,他也被淹没、并沉浸在了眼前的这份喧嚣中……

    念及此处,他赫然现,原来这个现实世界也并不是那么“乏味”、“无趣”、“令人绝望和作呕”的。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并不带有任何感情主义色彩。

    厌恶、或是热爱生活……从来都只是人类自己的主观选择和体验而已。若要说这世上真有什么的客观存在的痛苦,那也是人与人之间彼此影响而导致的。

    …………

    时近黄昏,众人已然离去。

    屋里,又只剩下了封不觉和黎若雨。

    六点半时,觉哥做好了三菜一汤,若雨也收拾好了屋子。

    他们在桌前对面而坐,在夕阳的余晖下用餐。

    和平时一样,两人在就餐时都比较少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

    “嗯……”忽然,封不觉搁下了手中的筷子,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并开口说道,“有个事儿想问问你。”

    “说。”若雨并没有意识到对方要问她什么,所以只是很随意地应了一声。

    “你能不能……试着……和我交往看看。”封不觉用堪称艰难的语气问了对方一个问题。

    这一瞬,黎若雨脸上的神情和手上的动作同时凝滞了。

    接着,是将近二十秒的沉默。

    这二十秒,对封不觉来说,感觉像一辈子那么长……

    二十秒后,她抬眼看向他,保持着一贯的淡定和冷然,给出了一个简短的答案:“行。”(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