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20章 终极营救(十二)
    “呵……既然我有闲心来试探、挖苦你……”封不觉笑着应道,“那就表明眼前的问题并不复杂。︾頂︾点︾小︾说,”

    其实,觉哥在接触这个箱子的瞬间,就已经得到了系统提示【需要scp-1998的保险箱钥匙方可开启】。

    玩家在剧本中试图打开箱子时,有提示和没提示是有很大区别的;假如没有提示,或者提示【打不开】的话,那箱子里的道具很可能就是被系统设定为“无法入手”的那种了。但提示说“需要钥匙”的,100%是有办法打开的。

    “哦?”比利闻言,稍稍想了两秒,“你得到系统提示了?”

    虽然比利听不到提示,但他可以从觉哥反应推测出这点。

    “没错。”封不觉回道,“按照提示……应该能在某处找到这个箱子的钥匙才对。”

    “那问题不就绕回来了吗……”比利接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钥匙无非就在那两个人的手上,而那两人要么就在……”

    “行了行了,你不用把说过的话再说一遍,我还没有老年痴呆。”觉哥打断了对方,“我先问问,这层的负责人是谁?今天的停电事件发生后,你有关注过他的动向吗?”

    “嗯……”比利略一思忖,应道,“这层由乔纳森博士负责,那是个五十多岁的比利时佬,在理论物理学方面颇有建树。”他顿了顿,“至于他在停电后动向……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你别忘了,b3是有独立电源的,停电并没有对这里造成什么影响。但那时的广播要求所有人都撤离到紧急避难区去,所以这层的人员也都撤掉了。”

    “你确定……这层里的所有人都已安全撤离了?”封不觉又追问道。

    “至少在你和那群安保队员进入b3时,这层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比利回道,“至于他们离开b3后的命运,我就不清楚了……无论是楼梯间还是货运通道。都在我的感知范围以外。”

    “嗯?”封不觉还是改不了时刻要去套别人话的习惯,“‘感知范围’这种东西,难道不是按正圆形扩张出去的吗?”

    “那是在一般情况下。”比利回道,“但这里可是scp基金会的dimdimensional_sector,他们对空间技术的运用是十分娴熟的,甚至可以说……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他抬手指了指天花板,“你觉得我们所在这层有多高?五米?八米?”还没等觉哥回答,他就直接说道,“不要以为你在楼梯间里所经过的高度就是每个楼层的实际高度了……这里的每一层究竟有多高,连我都不知道。层与层之间即便存在着深渊也毫不奇怪。”

    “哦~难怪他们没有电梯啊。”封不觉若有所思地应道。

    “总之,我并不知道乔纳森博士去了哪儿,撤离时满层都是人,当时的我没有余力、也没有理由在人群中精确地找出他的动向。”比利将话题引了回来,接着道,“另外……即使我们现在推定,乔纳森已经顺利抵达了紧急避难区,那仍旧有两个问题……第一,那个区域处于严密的防御之下。就算那边的安保人员尚不清楚你的长相。但你在警报响起后那么久才出现……势必会被逮捕或者处决的。第二……就算你真的侥幸混入了紧急避难区中,并且找到了乔纳森博士,钥匙也未必在他身上。再退一步讲,哪怕钥匙真就在他身上。你又有什么办法夺取钥匙,再逃离紧急避难区,返回这b3来?”

    “有道理。”封不觉道,“那我们不妨暂且把这个推定搁置一下。说说其他可能,比如……”他摸着下巴道,“博士在撤退的过程中被从其他楼层里逃出来的scp项目给杀掉了。而他那怀揣着钥匙的尸体,此时正静静地躺在楼梯间或货运通道的某处……”

    “相对而言,你说的这种情况,应该是最乐观的一种假设了。”比利道,“不过,还有一种更加悲观的假设……”

    “你是指……钥匙存放在这个基地的负责人手中?”封不觉接道。

    “没错。”比利回道,“而这个基地的负责人科兹莫,待在一个防卫比避难区还要森严的地方——b9指挥中心。”

    “也就是说……如果钥匙真在科兹莫手里,那我拿到钥匙再返回来取枪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封不觉沉吟道。

    “无限接近于零。”比利应道。

    “呵……很好。”封不觉却是笑道,“按照这个思路,该假设就可以直接被排除了。”

    他这么一说,比利好像也反应过来了:“因为系统不会去设置一条不可能的行动链是吗……”

    “bingo~”觉哥打了个响指,“既然系统给出了‘这个箱子能开’的提示,那一定会设置一条可行的解锁行动链。如果解锁这个箱子的难度比通关还大,那这个设置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按你这么说,乔纳森身怀钥匙死在避难区外的可能性很大咯?”比利顺着觉哥的思路接道。

    “然也。”封不觉点点头,“当然了,依我对噩梦难度剧本和我自身人品的充分了解……我认为……乔纳森博士目前身在紧急避难区的概率也是很高的。”

    砰砰砰——

    就在他俩分析讨论之际,忽然,一阵激烈的爆响从远处传来。

    在这墙壁坚实的基地中,声音要传那么远,想必一定是发生了某种非常严重的状况。

    “怎么回事?”封不觉道,“难道这附近有什么项目逃出来了?”

    “不太可能。”比利回道,“我说过了,停电没有对这层造成什么影响。”他微顿半秒,补充道,“你们之前会听到513的铃声,那是我操控造成的。当时其他的项目都还在收容措施里,并没有失控的情况。”

    “那这是……”封不觉疑道。

    “嗯……”比利略一斟酌,念道。“从十几分钟前开始,我就将感知能力锁定在那七名安保小队成员的身上了,对其他区域的感知基本停止。”他接道,“想必……是有什么人或‘东西’混进来了。”

    “那就解除监听吧。”封不觉道,“改为全局性的感知。”

    “啊……我正在做了。”比利说这话时,确已解除了对戈尔等人的监听,并将感知的方式改为了广域的、宽泛的形式。

    然……

    “唔呃——”两秒后,比利突然闷哼一声,全身猛然一震。

    他好似是受到了某种无形力量的冲击,顺势就从封不觉的肩上跌落。朝地面栽了下去。

    好在觉哥反应神速、眼疾手快,一把就将比利扥住,没让后者摔落在地。

    “喂!”封不觉盯着手中这个面目可憎的木偶,但后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你怎么了?”他摇了摇比利,“说话!”

    此时,比利好似是“晕”过去了一般……一动不动,倒像是个真正的木偶一样了。

    “什么情况……”封不觉的思路飞速运转,“受到某种精神冲击了?”他将比利夹在腋下。转身就朝门外走去,“竟然有东西能用精神力把比利给放倒?”

    他一边想着,一边已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麻烦了……这货一晕,这层的视频和音频监控就会恢复。安保小队那帮人也能跟他们的上级联系上了。”封不觉脚下不停,心中念道,“不出意外的话,我现在已经重新处于别人的监视之下……若是停在原地踌躇不决。很快又会被抓起来……”

    砰砰砰——

    接近走廊转角时,前方的声音越来越响,听上去好像是强有力的物理打击轰在金属墙壁上的响动。

    “哼……听着不太妙啊……”话虽如此。封不觉可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他很清楚,在这种噩梦本里,险中求生应是常事。反正目前来看……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上,他都没有什么迂回的余地。

    砰——叱叱……轰——

    不多时,走廊转角已近在咫尺,离得越近,觉哥越是能确定,前方传来的是战斗之声。

    而且这绝不是一般人类层面上的战斗,而是某些远远强于普通人的生物正在较量。

    对于惊悚乐园的玩家来说,这种声音绝不陌生。剧本boss,高等级玩家,强力npc等等……超能级打斗所引发的动静大体如此。

    “会是什么呢……”终于,封不觉怀揣着一丝好奇,冲出了转角。

    但见……

    “这是……哪里……”

    空白……奇异的空白。

    声音和画面戛然而止,记忆也莫名中断。

    前一秒,封不觉还挟带着比利奔跑着,下一秒,他便独自坐在了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手腕和脚踝都被铐上了铐子。

    “发生什么了?”觉哥忽地感到了一阵头疼,那种记忆跳脱的诡异感觉他还是首次体会,“我刚才……看到什么了……”他自言自语地念道,“不对……不是刚才,我走入那条走廊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十……不,五十分钟……”

    他好像“记起”了什么,但在记起的同时,又将其“忘却”了。这个过程就如同一次自我可见的心理迷失,给他造成了相当的不适感和精神痛苦。

    嗡嗡——

    就在觉哥顶着这份怪诞的感觉凝思之际,房间的电子门开启了。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是个白种人,四十岁左右,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头小卷的长发被扎在脑后。

    “你好,奥斯丁先生。”她进屋后,就自顾自地行到封不觉对面的位置上坐下,跟觉哥打了声招呼,“我是玛拉博士,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说话间,她还不经意地瞥了眼天花板夹角处的摄像探头。

    见状,封不觉也抬眼看了看。在这个只能容纳一桌两椅的小房间里,竟是装了两个探头,八成还是有音频采集功能的那种。

    “首先,请你描述一下,你先前看到的那个项目。”玛拉博士见觉哥没有表示异议。便直接问道。

    “什么项目?”封不觉回道,“比利吗?”

    “不。”玛拉道,“是你带着比利进入走廊时见到的那个。”她顿了一下,“‘它’当时正在和我们的特工进行战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封不觉回道,“我想我的记忆中并没有目睹过什么战斗,虽然我好像是有听到战斗的声音……”

    “那你记得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做了什么吗?”玛拉又问道。

    “我……”封不觉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那段记忆分明就在他的脑海里,但却好似被屏蔽了一般触不可及,而且他每次去回忆时,都会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不适感。“……不知道。”他干脆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并反过来问道,“你们有监控吧?这事儿应该由你们告诉我才对。”

    玛拉凝视了觉哥几秒,并未对他的疑问作出回应,而是转移话题,继续问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还记得吗?”

    “我是……”关于这个问题,封不觉却是想起来了,“被九尾狐小队逮捕并送进来的。”

    玛拉神情微变:“你是从哪里听说九尾狐这个名字的?”

    封不觉冷笑。没有回答。

    “你又是从哪里……获知106号和513号项目的资料的?”玛拉又问道。

    “女士。”这时,封不觉已恢复了他一贯的从容,“我们不妨来做个交易……”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并向眼前的中年女人投去了堪称变态般的目光。“你每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也回答你一个。”

    “呵呵……”玛拉博士皮笑肉不笑地呵了两声,“就算我是朱迪.福斯特,你也不是安东尼.霍普金斯。奥斯丁先生。”她顿了一下,“请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你会被送到一套较为严酷的审讯系统中去。”

    “无所谓。”封不觉朝椅背上靠了靠。用不以为意的语气回道。

    “那好吧。”玛拉博士叹了口气,离开了座位。

    “哦……对了,博士。”就在对方走到房间门口时,觉哥忽然又开口道,“你还记得你最初问我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玛拉回道。

    “那个项目的编号……是五十五号吧?”经过这数分钟的对话,封不觉已然一心多用地理清了思路,并在自己的思维殿堂中翻找出了一个scp项目,正好可以解释自己记忆缺失的情况。

    …………

    【项目编号:scp-055】

    【项目分类:keter】

    【特殊抑制措施:对象被保存在一个5*5*2.5米的水泥墙建造的方形房间里(墙厚大概50厘米),在水泥墙外有一层静电屏障,入口由一扇2*2.5米的重型门封锁;在没有保持开启的状态下,这扇门会自动关闭并且锁上。

    安全守卫将被安置在scp-055的房间内部。强烈建议所有研究其他scp物体的人员至少要和该房间保持50米的距离,请勿质疑该要求的合理性。】

    【描述:scp-055是一个“自我封闭的秘密”或者“反精神病毒”。关于scp-055的物理性质,比如它的本质,行为和起源都是独立分类的,由以下条目阐明:

    如何捕获scp-055是未知的。

    它是在何时被捕获,被谁捕获,这都是未知的。

    scp-055的物理性质是未知的,但它并不是无法形容或者不可见的。人们可以很正常地走进scp-055的房间然后观察它,然后思考、写笔记、画速写、拍照,甚至录像,在文件里有大量的这样的记录,然而,监视人员表示,在这样的观察后,信息会迅速从人们的脑海中流逝出去。

    当人员被派遣去描述scp-055时,会感觉意识涣散,很快对这个任务失去兴趣;人员被派遣去对scp-055的照片做速写,会不能记住这张照片到底是什么样子,而观察闭路电视影像的人会精疲力尽然后失去相关的、大概一个小时的记忆。

    到底是谁授权scp-055被封锁在这样的房间、为什么要建造这个房间、以及为什么这样去建造房间,这些都是未知的。

    尽管scp-055的房间很容易进去,但是没人能掌握关于scp-055的相关知识。

    所有这些情况都会被随机的档案阅读者周期性的发现,被很多人所警觉,然后只持续数分钟,人们很快又忘记了这些事。

    有大量的关于scp-055的科学记录和档案,但是没有办法去研究。基金会已不止一次计划摧毁scp-055,或者是把它移动到另外一个地方,但不知为何都以失败告终。

    scp-055可能有严重的危害,而且可能已经杀死了成千上万的人,但是我们却不会知道。显而易见的是,它会造成恐怖的模因/精神力的影响,所以我们将其定义为keter等级。】

    【文档#055-1:有关scp-055的分析——

    文档作者认为。scp-055实际上从来没被捕获,而是自愿被收容,或者就是一名被远程操纵的特工。它为了以下这些目的而被另外的党派安置在基金会中:

    一,默默地观察并且干涉基金会的活动。

    二,默默地观察或者干涉其他的scp地区。

    三,默默地观察或者干涉人类世界。

    四,默默地观察或者干涉其他的scp物体。

    五,默默地观察,或者干涉[数据屏蔽]。

    对这个潜在威胁所做的任何行动似乎都是无意义的,至少理论上是不可行的。】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