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14章 终极营救(六)
    五分钟后,指挥中心……

    “长官!”还是那名特工,心急火燎地跑到了他那位长官的身旁,报告道,“根据B1传来的画面……”

    “行了。”长官打断了他,“我看见了……”他凝视着眼前的大屏幕,视线定格在一块黑色的区域,“他破坏了Scp738收容措施内的所有视频和音频采集装置对吧。”

    “要引爆锥形炸弹吗?长官。”特工即刻接道。

    “意义何在?”长官头也不回地反问道,“既然他知道要破坏所有监视设备,就说明他是有备而去的。他怎么可能会把东西搬到锥形炸弹所在的区域进行操作呢?”

    “这……”特工一时语塞。

    “这件事提醒了我们……对于738的收容,还有改进的必要。”长官接道,“仅在房间中间装个锥形炸弹是不够的,我们并没有考虑到‘当设施遇到重大危机时,失去安保人员护卫的房间被人入侵’的情况……很显然,入侵者是不可能带着爆炸项圈的……”他顿了一下,“哼……说起来,今天这个D级人员的行为,在很多层面上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今后应该给所有的Scp加上一套‘万一其所在基地发生全面失控危机’时,可以用来做最终防护的手段。”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长官。”特工随即又问道。

    “去抓捕他的人不是已经在路上了吗……”长官接道,“只能期望……在他们赶到以前,那名D级人员还没有完成某种对我们有威胁的‘交易’吧。”

    “这应该不是问题,长官。”特工回道,“一般来说,D级人员会选择的交易最多就是‘获得自由’之类的。”

    “呵……”长官笑了,他整了整自己的西装,“史蒂文。你觉得这名D级人员的智商是多少?”

    原来这名特工的名字叫史蒂文。

    “呃……我刚才已经调取过他的资料了,长官。”史蒂文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表格,低头看着念道,“这名D级人员代号为00250,原名鲁迪.奥斯丁,今年二十五岁;高中辍学后,他的犯罪记录几乎就没中断过,直至去年因一级谋杀被判处终身监禁……经测试,他的智商为83。有轻微暴力倾向。”

    “83?”长官回头看向史蒂文,并伸手拿过了那张表格,“哼……”他冷哼一声,“这事情不对。”

    “怎么了?长官。”史蒂文问道。

    “你觉得一个智商低于平均水准(即使以美国人的标准来讲)的人,会想到利用Scp294去对付Scp173吗?”长官一针见血地回道,“在此之前……”他又看了看表格,“他又是从哪里听说Scp294的特性的?”

    “这……”史蒂文的脸色变色越来越难看,“难道他是……”

    “没错……”长官沉声应道,“我怀疑他是混沌分裂者(cactus_Insurgent)通过某种手段安插进来的人。”他把表格塞回了史蒂文的手里。“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份资料就毫无意义了……”

    史蒂文也是越想越觉得长官说得有道理:“对啊……一般的D级人员连自己正在操作的Scp都未必了解,更不用说其他的Scp了。而这个人……第一次使用Scp294就造成了项目‘未能生成输入内容’的情况,这表明他非但了解Scp294的特性……而且一上来就在试探其底线。”

    “总而言之……对此人的抓捕/清除行动务必要尽快实施。让他在基地里活动的潜在威胁实在太大了。”长官接着说道,“我们得在他跟更多的Keter级项目接触前将其控制起来或者杀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

    与此同时,Scp738的收容措施内。

    由于基地目前的状况。原本负责在这儿看守的安保人员们早已不见了踪影。他们要么就是去地下的紧急避难区里避难了,要么已经死在了别的什么地方……反正觉哥这一路上都没有受到什么阻滞。

    该收容措施的大门是由其外部实验室的操作台来开启的,不需要什么通行卡。

    来到这个实验区后。封不觉很仔细地破坏了房间和实验室内的所有监控探头及收音设备,然后就开始搬运那家具三件套。他很清楚,搬动桌椅时只要小心避开屋子正中的锥形炸弹就行。

    长话短说,在一番忙碌后,觉哥终于坐在了Scp7382,即那把高背椅上。他的前方,是被标为Scp7381的桌子,而“王座”Scp7383则位于他的后方。

    “呵呵……真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形式见面。”

    不消片刻,一个温和的、神秘的声音自觉哥后方响起。

    封不觉回过头去,看到了一个黑发的男子。

    那是一个气质卓然的男人,他可以表现出二十岁的青春朝气,也可以透出四十岁的成熟风趣。但他实际上看着像多少岁,这谁也说不清楚……

    其次,这也是一个外表非常迷人的男人,虽然从客观上来看,他也算不上什么美男子……

    “听这口气……你认识我?”封不觉不动声色地回道。

    “是啊,你可是大名人呢……”那名男子微笑着回道,“……封不觉。”

    “原来如此……”觉哥笑了。

    “对,就是如此。”对方回道。

    “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封不觉随即又道。

    “文森特。”文森特淡然回道。

    “哦?”封不觉眼神微变,立即又将对方上下打量了一番,“呵呵……久仰……久仰……”

    这两声“久仰”,并不带任何讽刺或虚伪的含义,觉哥是真的久仰其大名了。

    “呵……伍迪在你这儿说过不少我的坏话吧?”文森特将右手肘靠在王座扶手上,单手托腮,用一个潇洒的姿势,居高临下地望着觉哥道。

    “如果你真是文森特。那就没必要提出这个问题。”封不觉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你自己去里面找答案不就行了?”

    “我亲爱的朋友……”文森特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你要知道,很多时候,‘答案’并不是最重要的。”他微顿半秒,接道,“无论是凡人智慧的极限、神格化的最强智者……终究都止步于‘答案’这个层面。可是那意义何在呢?前者在被问到一加一等于几时,瞬间便得出了答案‘二’;后者在有人问出一加一等于几之前,就已知道了问题,也知道了最后的答案是‘二’。”

    说到此处。他凝望封不觉,稍待片刻:“呵呵……但你、我……何必要这么二呢?”

    “你确实不二。”封不觉说着,抓着椅子转了个身,变成了和对方面对面坐着的状态,“你说了一堆似是而非的废话,非但没给我‘答案’,连我的‘问题’都一并否定掉了。”

    “哈哈哈……”文森特微微摇头,爽朗地笑了几声,“你的反应很‘精明’。封不觉……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一次试探。当我直呼你的本名时,这试探便有了结果,你顺势进入了另一种状态……我姑且称其为‘封不觉的认真状态’好了。在这种状态下,你的思考速度、方式等。又有了明显提升,俨然已达到了‘超维视角’。”

    他抿了下嘴唇,看觉哥的眼神也变得复杂了几分:“用自己的视角观察自己,同时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观察自己。再同时用一个如宇宙般浩大的人格观察着这个旁观者……以此来破解时间、空间、主观意识、客观现实中的一切难题……”

    他说话之际,封不觉的表情也有所变化,他的脸上出现了鲜有的、真实的肃然。

    “人间界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屈指可数……”文森特笑着接道。“你不愧是被伍迪‘选中’的存在,呵呵……看来他和‘那个人’的交易也并不算亏啊……”

    “他和谁的交易?什么交易?跟我有什么关系?”封不觉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别着急……”文森特抬起左手,摆了摆手指,“有些事,等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道的,我保证。”

    “你能用废话以外的内容来回应我的问题吗?”封不觉冷冷道。

    “可以。”文森特回了很简短的两个字,然后就不说话了。

    “喂喂……”觉哥也沉默了两秒,随后吐槽道,“你该不会告诉我,这个‘可以’就算一次‘不是废话’的回答了吧?”

    “没错。”文森特笑道,“这个‘没错’也算哦。”

    嘭

    下一秒,枪响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文森特低头看了看自己心口的弹孔,虽然子弹钻了进去,但完全没有血流出来,“我以为你我有着相似的幽默感呢?”

    “是啊,我正在发挥这种幽默感。”封不觉说着,又端起了突击步枪,瞄准了文森特的胯下。

    “行了行了……咱们好好说话。”文森特侧过身子,翘起二郎腿,“不要做这些多余的事。”

    “那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封不觉知道,眼前这个魔鬼的智慧和伍迪属于同一级别。聪明人之间说话,可以很深奥,也可以很直接,“你自觉点,把能告诉我的全都告诉我吧。”

    “不要这样啦~”这一刻,文森特的语气忽然变了,也不能说他恶意卖萌,但确实是有点那个意思,“你现在可是在Scp738上呢……the_Devils_Deal,顾名思义……咱们是要做交易的。”他往王座的靠背上靠了靠,摊开双手,“你不付出相应代价的话,是得不到任何实质性回报的,对此……我也无能为力。”

    “是吗……”封不觉道,“那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还要上演一段‘魔鬼引诱凡人上钩’的戏码?”

    “你不介意的话,我这就开始咯。”文森特微微偏过头,用一种很有诚意的目光看着觉哥道。

    “行~你来。”封不觉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啊~名声、力量、财富……这世上的一切……就在我这里……”文森特像是诗朗诵一样。慷慨激昂地吟道,“凡人啊~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吧!”

    “你就是这么引诱别人做交易的吗?”封不觉虚着眼,用鄙视的眼神回应着文森特,“我不禁要问……你是怎么混成撒旦心腹的?”

    “呵呵……”文森特笑了笑,“好吧,我认真一点。”他清了清嗓子,“我把黎若雨给你怎么样?”

    “你说什么?”封不觉听到那三个字时,表情立刻就变了,变得冰冷、慑人。

    “瞧~”文森特得意地回道。“有人生气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触碰到了他那无比强大的内心中最不设防的地方。”说话间,他的脸好似蒙上了一层无形的阴影,“这就是‘凡人’,封不觉,好好体会一下自己的脆弱……人的灵魂正是因此而美丽璀璨。相对的……我们这些‘神格化’的存在,却尽是一些丑陋的无赖、走狗、投机者、破坏者……我厌恶着自己,封不觉,但同时,我又不在乎……你能理解这种矛盾吗?”

    “恕我不能。”封不觉冷然应道。

    “是啊……”文森特怅然接道。“我知道你不能……但只是希望你对此进行思考。”

    “思考了又如何?会更接近你所谓的神格化吗?”封不觉道。

    “呵……谁知道呢?”文森特绕开了这个尖锐的问题,“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你也看到了,我……知道如何去诱惑你、或是威胁你……这点上,我和伍迪也没什么不同。”他语气微变。“但你不要误会了,你并非是‘遵循着我们的意志在行动’的。我这么说不是为了顾及你的自尊……这是事实,你自己也明白。”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摇手指。随着他的动作,王座旁的抽屉里飞出了一张羊皮纸、一直羽毛笔和一瓶墨水。

    “我再问一遍,我把黎若雨给你怎么样?”

    “你所谓的‘给’。是指什么?”封不觉没有给出答案,而是进一步问道。

    由于是有关交易的实质性内容,文森特必须说实话:“只要你答应,她就是你的了,从心灵,到身体,她的一切……”

    “你是说……控制她的思想?”封不觉接道。

    “当然不是。”文森特道,“以她的灵魂强度而言,我可无法去控制或改变她的自主意识。”

    “那你准备做什么?”觉哥又道。

    “很简单……”文森特道,“解开她的‘封印’就可以了。”

    封不觉闻言,神情登时一变:“你能解开伍迪下的封印?”

    “谁告诉你……那‘封印’是伍迪下的?”文森特反问道。

    这一瞬,无数片段从封不觉脑海中激闪而过:“原来是你……”

    “对。”文森特道,“就是我。”他停顿一秒,接道,“黎若雨也在这场‘赌局’之中,而我,正是她的下注者。”他已经将羽毛笔拿在了手中,蘸好了墨水,并对着虚浮在半空的羊皮纸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只要我解开封印,她就会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你了,怎么样?这样一来,你也不用再被伍迪要挟了,要来交易吗?”

    “条件呢?”封不觉即刻问道。

    “呵呵……很简单。”文森特道,“在若干年以后,当你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轰

    一声爆响,打断了文森特的话语。

    被封不觉关起的大门被外部的定点爆破所毁,烟尘之中,黑压压的一队人影鱼贯而入,其中一人对着尚在耳鸣中的封不觉发出了一声暴喝:“不许动!”

    频繁的脚步声和枪支上膛的声音迅速将封不觉包围了起来。

    “唉……真是遗憾。”文森特叹道,“或许这是天意吧……”

    “慢着……”封不觉道,“即使现在不能交易了,在现实中……”

    “那不可能。”文森特知道他要说什么,故而直接否定道,“在其他场合下,我可无权提供这种级别的交易。只有当你坐在这Scp738上时是特例,而且……这是仅有的机会,下回你再坐上这把椅子,出现的魔鬼就未必是我了。”

    “哼……”封不觉也哼了一声,“好吧……或许这真是天意吧。”

    “不许说话!把武器丢到地上,站起来,举起双手!”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们正在朝觉哥大吼,他们是看不到、也听不到文森特的,只能隐隐听到一种扭曲失真的声音在王座边回响。

    “抱歉了,咱们有缘再会吧。”文森特说着,就从王座上凭空消失了。而那些浮在半空中的羊皮纸、羽毛笔、墨水,也都以闪电般的速度自行飞回了长抽屉里。

    “快点儿照做!不然开枪了!”安保人员给出了最后通牒。

    封不觉无奈,只得放下手中的枪械,高举双手、站起身来。他知道……Scp基金会这帮家伙可不是什么警务人员,这群人是真的毫不介意把目标“处决”掉的,别说D级人员了,杀自己人都不带眨眼的。

    三秒后,几条壮汉就一拥而上,把封不觉制伏在地,并将其双手重新铐了起来。

    而刚才喊话的那名安保队员则拿起通讯器,汇报道:“长官,目标已得到控制,请求进一步指示……”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