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93章 简直不是人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惊悚乐园》更多支持!封不觉被唤醒之时,已经四仰八叉地躺在了黎若雨的床上。

    当然了,这也可以说是他自己的床,至少几天前还是……

    睁眼的瞬间,封不觉就尝试着移动身体,但他发现只有头部能做小幅度的活动,脖子以下是丝毫动弹不得的状态。可是他的四肢及身体上也并没有受到手铐或布条之类的东西固定,看上去只是很自然地平放着而已。

    “喂喂……”封不觉视线平移,很快就看到了正站在床边俯视自己的黎若雨,“这是什么情况……”

    “纵然是你……也会有心理盲点啊。”若雨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平静地回应道,“因为我与你同-优-优-小-说-更-新-最-快-桌吃饭,你就想当然地认为我不会在菜里加东西……”

    “正常来讲,就算你没坐下来和我一起吃……也不会往菜里加什么东西的吧!”封不觉不禁吐槽道,“话说你今天突然就买菜做饭……原来是这个目的啊!”

    “没错。”若雨很坦率地回道,“虽然直接把你打晕也不是不行,但我还是更倾向于这种比较温和的方式。”

    “那个……你到底是憋着干嘛呢……”封不觉斜视着对方道,“如果你是想把我给那啥了,应该还有更温和的方式……比如直接跟我说一声之类的,我想我回绝你的几率是极低的……”

    “呵……你这个小流氓……”忽然,有个男人的声音从房间另一侧响起,“居然敢调戏咱科长大人的表外孙女……”

    这个声音很陌生,封不觉可以确定是第一次听见。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自己竟没有“感觉”到房间里还有这么个人在。要知道。如今的觉哥,可是连“地球在自转”都能感知到的存在;但这个男人,却能让他无法察觉。这无疑不是个普通人。

    “喂……你又是哪位啊……”封不觉循声转头,并问出了一个自己已经猜到了七八分的问题。

    其实。在对方说出“科长”二字的时候,他就推测出这是一名“九科”的成员。但他还是问了一句,想听听对方的自我介绍。

    “鄙人……九科副科长。”那人不卑不亢地回道,“姓齐,单名一个治字。”

    在齐治说话的时候,封不觉已迅速将其打量了一番。这是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男人,相貌俊朗,头发梳理得很整齐;他上着一件长袖t恤。下身则是条革制的长裤,全身都透出一种居家男人的气质。

    值得一提的是……此刻,齐治正坐在一张椅子上,而阿萨斯竟匍匐在他的膝盖上……前者还在给后者顺毛。

    “喂!那个吃我的、住我的、并自称是来保护我的家伙……对!就是你……”封不觉和阿萨斯对上眼儿后吼道,“我都躺这儿了,你在干嘛呢?”

    “喵~”阿萨斯很舒服地伸了伸脖子,慵懒地回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这种惬意的状态,不就是‘这两人对你没有威胁’的最好证明吗?”

    “呃……”封不觉无言以对。

    “好了,封不觉。别在那儿瞎咋呼了。”齐治接道,“我一个七八十岁的人,在这饭点儿还出来跑外勤。也挺不容易的不是?你就当体谅老人家,让我早点办完事回去吃饭吧……我告诉你,我老婆最讨厌反复热菜了,热两回以上就要提刀杀人。”

    “嚯~又来一个?”封不觉不禁想起了古科长也是长得像三十,但自称七十六来着,“你们九科的男人都挺会保养啊……”

    “这叫‘超灵体’。”齐治的回答和古尘当初的说辞一字不差,“和保养没关系。”

    若雨也在旁边补充道:“齐治爷爷和我的姑姥爷同辈,确实已经七十多了。”

    “好吧好吧……随便了。”封不觉即刻问道,“你们用药把我麻翻。又用阵法把我定在床上,究竟是准备干嘛?”

    “自然是准备处理一下你身上发生的异变。”齐治回道。

    “处理……”封不觉虚着眼。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又道。“怎么处理?谁来处理?”还没等对方回答,他又用极快的语速接道,“我事先声明……无论你说的‘处理’是哪种形式的……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由若雨动手。”

    “呵……”齐治笑了,他看了看觉哥,又看了看若雨,随后再将视线移回觉哥脸上,“抱歉,这丫头道行还不够,必须得由我动手。”

    “哦……”封不觉应了一声,摆出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偏过头去,“劳驾……请把我打晕先。”

    “其一,如果能在你晕过去的状态下搞定,那我们也不必把你弄醒了。”齐治回道,“其二,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把这个话题往一种猥琐的氛围上带?”

    “算了……齐治爷爷,他就这样儿……”若雨扶额摇头,“你只管动手,别理他。”

    “你瞧瞧,若雨丫头都替你觉得丢脸……”齐治说着,轻手轻脚地将阿萨斯放下,并站起身来,走到了床边。

    “慢着……”封不觉见对方逼了过来,全身一阵紧绷,“动手前,你能不能先解释一下这事儿的前因后果,还有……你具体要怎么做?”

    “可以啊。”齐治用很随意的语气回道,“今天下午,咱们雨大小姐心急火燎地跑来九科本部,直奔科长办公室,跟她的姑姥爷,即咱们的科长大人汇报了你的情况……”

    “我哪儿有心急火燎……”若雨这时在旁嘀咕了一句。

    不过齐治没理她,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而咱们科长大人呢……他可是日理万机、公务繁忙、借口诸多、臭不要脸的。于是,他就想了个‘下药’的点子,并差遣我过来跑一趟……”他抬起双手,做了个打引号的手势,“……‘见机行事’。”

    “嗯……‘见基行湿’是吧……”封不觉念道。“这指示还真是……”

    “我刚才已看了一下你的状况,也请教了阿萨斯的意见。”齐治无视觉哥的吐槽,接着道。“基本上可以确认……是某种高位生物用其力量解放了你体内的潜能。”

    “所以说……这是好事?”封不觉疑道。

    “大概是吧……”齐治回这句时,神色略有变化。

    “喂!大概?”封不觉听到这词儿就感觉不妙。

    “在今天以前。但凡灵识达到一定修为的人,都能看出你根骨不正。”一旁的若雨接道,“但现在……”

    “……现在连我都看不出你的根骨到底如何了。”齐治接过话头道,“我还从未在人类身上遇见过这种情况,纵然是妖魔鬼怪……我也能看出几分虚实,但你……我看不懂。”

    “怎么个不懂……你说说,我也帮着分析分析。”事关自己的身体,封不觉还是很上心的。

    “我还是举个形象点的例子来说明吧。”齐治想了几秒后。回道,“如果把‘人’比作一瓶水,那么,根骨决定了这个瓶子的‘形状’,而天分决定了这个瓶子的‘极限容量’和水的‘累积速度’,至于瓶子里有多少水,即你目前有多少实力……这就得看具体修行了。”他顿了一下,“以若雨为例,她就属于根骨极佳,天分也很高的类型;不过她并不是专职的狩鬼者。也没有从小接受严酷训练什么的,只是她外公外婆有时会提点提点她……所以,我们可以将其视为一个端正的、巨大的、但是里面只存了一点点水的瓶子。”

    齐治讲解这些的时候。若雨也是一脸听课的表情,认真地听讲着,看起来她对觉哥的事情也挺上心的。

    “而你……封不觉。”两秒后,齐治将双手在胸前交叉,微蹙眉头道,“起初我听说你根骨不正,但天分不差,也就是……形状不那么端正、但容量还可以的意思。可眼下……据我观察,你现在已经不是‘一瓶水’了。”

    “不是水。难道还是酱油么……”封不觉接了一句。

    “诶~你说得还真对。”没想到齐治点头回道,“确切地说……你不是‘一瓶’酱油。而是一坨不知道被装在什么容器里的、已经粘稠到像固体一样的酱油块。”

    “反正不正常人……”封不觉又道。

    “不不不……”齐治摆了摆手,“这不是正常不正常的问题……”他微顿半秒。“你简直不是人。”

    “对,我是酱油嘛。”觉哥自嘲地念道,还翻了个白眼。

    “呵呵……”齐治轻笑两声,“算了,等你修为到了,有些事情不用我解释你也会懂,没准你还能反过来解答一些我的疑问呢。”他说着,就撩起袖子,“那么现在……我就先传你十年功力,以解燃眉之急。”

    “诶?有这等好事?”封不觉先是一喜,随即又是一疑,“等等……燃眉之急是指?”

    “哦……忘了告诉你,你的潜能过剩,觉醒之后凝滞不散,这便导致你的灵脉具堵,魂络不畅,从而引发了灵体自噬。”齐治回道,“若不是你此前练了遁甲天书,多少积攒了一些灵力……半天之内,这股力量就会把你的体能耗尽,并开始侵吞你的命数。”

    “我勒个擦!”封不觉虽不会恐惧,但听到这种事也会不淡定的。

    “还好……”齐治这时瞥了眼若雨,“这丫头汇报得很及时,当天就把我找来了,要是拖上个一两天,没准你会被‘自己体内的力量’给活活耗死。”

    话至此处,齐治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即用玩笑的口吻对觉哥道:“小子,这可是救命之恩,你懂的。”

    “啊,我知道了。”封不觉应了一声,转头对若雨道,“多谢女侠救命之恩。”

    “监管你本就是我的职责,分内事无需言谢。”若雨的回应倒还是如水般淡薄。

    不过他俩话音未落,齐治却已伸手朝着觉哥脑门儿上弹了一下……

    “啊呀!”觉哥吃痛叫了一声,立刻瞪向齐治道。“喂!你这是干嘛?”

    “人家救了你一命,道声谢就完了吗?”齐治语气怪异地问道。

    “哦?”闻言,封不觉神情一变。他隐隐感觉到这位副科长有点想给自己助攻的意思,“前辈的意思是……”

    齐治还没回答。若雨如刀锋般的目光和话语已齐齐杀到:“齐副科长,公务之外的话你好像说得太多了。”

    “我去……眼神好可怕……”齐治被一个比自己小五十几岁的小辈瞪得不敢说话了,心中还在抱怨,“而且突然就改变了对我的称呼……说到底这关我屁事啊……古尘那个衰人叫我找机会‘助攻’其实是在算计我吧……或者就是这老混蛋自己会错意了吧……”

    “嗯哼……”一番内心独白后,齐治清了清嗓子,扯开了话题,“好了,言归正传……”他又一本正经地看向了封不觉。“总之,放任你不管是不行的。我这十年功力呢……就好比是大量的、高质量的水,可以起到稀释作用,把你那‘酱油块’变为一般状态下的‘酱油’。不过……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因此,至少在三个月内,请你再也不要从事灵能力方面的修行了。三个月后,视情况再定。”

    “这样啊……”封不觉道,“我明白了……”他顿了一下,用很真诚的眼神望向齐治,“但是……前辈啊。三个月不修行,我损失很大呀。”他大言不惭地接道,“以咱这天资。三个月的时间能取得多大的进步那真不好说……您说您也七十好几了,只传十年功力给我,未免有点小气了吧?怎么地也得来个六十*年的功力才说得过去嘛。”

    齐治听完这段话都愣了,而且愣了足足十秒钟。

    “呵……呵呵呵呵……”接着,齐治就笑了起来,笑了几声后,他抬头看向若雨,“丫头,这小子挺有前途的。真的,你可以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若雨问道。看她的表情,不像是装傻。而是真不知道这话的意思。

    齐治看了她的反应,当即又看向封不觉:“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话一直没跟她说啊?”

    “嚯~这你都能看出来?”觉哥惊道。

    “哦……”虽然封不觉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但齐治好像已明白了什么,“我好像知道姓古的是什么意思了……”他在心里念叨,“哼……这事儿可轮不到我管,也不需要我管。”

    数秒后,齐治又正色道:“封不觉,你知道‘我’的十年功力,是个什么概念吗?”他问这个问题时,特意在“我”这个字上加了重音。

    “呃……”这话里感觉有陷阱,封不觉没有立即接。

    “呵……我这就让你知道知道。”齐治说着,就将一手摁在了觉哥的天灵盖上。

    “不会疼吧?前辈。”封不觉问道。

    “不会疼。”齐治立刻回道。

    “那就好。”觉哥心中稍定。

    “但十分痛苦。”齐治的后半句话过了一秒才出口。

    “喂!”封不觉都炸毛了,“区别在哪儿啊!”

    “有啊……”齐治的回答着实经典,“疼可以忍。”

    “所以说这种痛苦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吗?”封不觉又道。

    “要不然我为什么要用阵法把你的身体固定住呢?”齐治接道,“顺带一提,传授灵功和一般的‘灌注灵力’是两个概念,其痛苦程度足以让深度昏迷的人暂时醒来,因此……在晕厥状态下进行也是没什么区别的。”

    “具体感觉你能描述一下么……”封不觉的冷汗都下来了。

    “和吹气球差不多吧。”齐治道。

    “吹气球哪里痛苦了?”封不觉问道。

    “你是气球。”齐治回答。

    “嗯……”封不觉已面如死灰,此刻他唯一的期望就是传功过程能短一些,“那耗时要多久?”

    “一年功力一分钟吧。”齐治回道。

    “你先传我一年,其他的分期付款行不行?”刚才还想要人家六十九年功力的觉哥这会儿又提出了这种建议。

    “靠,你以为真是吹气球啊?”齐治这七八十岁的人都“靠”了,可见觉哥这话说得多不靠谱,“你当布阵、传功之类的事情很简单是不是?我告诉你,咱们这行,搁一千多年前,替人画个符都得收一贯铜钱;像我这种级别的高人,上门替人看个风水,那至少也得收五两银子;至于布阵……哈!没个二十两你搞得定?传功?我呸!除非你聘我当姑爷,而且还得看你家女儿漂不漂亮呢。”

    “难怪道教没佛教兴旺呢,这么流氓啊……”封不觉评论道。

    “谁跟你说咱狩鬼者是道教的了?”齐治反问道。

    “那咱是……”封不觉试探着问道。

    “行了,别‘咱咱’的……跟我套话是吧?当我看不出来呢?”齐治可没有老糊涂,“少罗嗦,给我扛住了!”

    言毕,其右掌一击罩下,覆于封不觉额头之上。

    下一秒,觉哥便觉一股浩然灵力灌顶而下。

    这的确不是*上的疼痛,要具体描述的话,更像是——一个人的灵魂,站在一道比瀑布还猛烈十倍的洪流下接受冲刷,而且冲击的力道并不会像水流般泻去,反而会持续递增……r655

    ...

    ...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