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79章 破而后立
    若雨从游戏舱中坐起来时,一眼就看到了沙上的觉哥。

    此时的封不觉眉头微蹙、目光深邃、若有所思……俨然是一副理论物理学家正在上班时的样子。

    “你在干嘛呢?”若雨还没跨出游戏舱,便开口问道。

    “思考……”封不觉头也不回地应道。

    “思考什么?”若雨接道。

    “刚才……以及现在……”封不觉的回答有些莫名其妙,“……那些已经生和正在生的事情。”

    “我正想问你呢……”若雨接道,“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像那种试探性攻击……就算不开灵识聚身术,你也应该躲得开才对。”

    “我也不太明白……”觉哥沉吟道,“仔细回忆一下的话……当时,我好像隐隐感到有一股能量从背后灌入了我的身体。从那个瞬间起,我就动弹不得了。”他摸着下巴思索道,“比较诡异的是,在生接触前……我丝毫没有察觉到那股能量的逼近。”

    “嗯……”若雨一边爬出游戏舱,一边念道,“说起来……那时我也没有在你的周围看见任何类似能量变化的反应……”

    “哦?”封不觉神色微变,“也就是说……”他的脑中瞬间就过滤掉了无数种假设,并在剩余的推论中,筛选出了一个可能性较高的结论,“呵呵……我好像明白了。”他忽然笑了,“难怪啊……”

    “难怪什么?”若雨问这话时,已走到了封不觉旁边。

    “难怪我离开游戏舱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封不觉接道。

    若雨面露疑色,接道:“你是说……你在游戏内所接触的那股能量,让你在现实世界中产生了不适感?”

    “没错。”封不觉一本正经地言道,“事实上,在离开游戏舱后。那股能量对我的影响才愈清晰起来。”他笑了笑,“呵……起初我还以为自己因反应性精神障碍而诱了精神自动症综合征,后来又推断自己是不是早饭吃顶了导致的消化不良……但经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在演武台那儿,我八成是被某些‘越游戏维度’的生物给暗算了。于是乎,现在的我……”

    觉哥说到这儿时,深呼吸了一次,露出一脸愉悦的神情,然后才道:“……爽到不能自已啊……”

    若雨看着觉哥的表情变化,愣了两秒:“你真的确定自己不是精神病作么?”

    “不是。”觉哥还没回话。睡在沙另一端的阿萨斯就先插嘴了,“他说的是实话喵。”她打着哈欠,对若雨说道,“你用灵视观察他一下就明白了。”

    若雨闻言后,将信将疑地照做了,结果,她看到了……

    “怎么会这样……”数秒后,若雨的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

    “我怎么了?”封不觉从对方的脸上读到了担忧和惊讶,“感觉不太妙啊……”

    若雨回道:“我听姑姥爷(古尘)说……你这人根骨不正。纵然天赋卓然,修行的度也不会比那些资质平平的人快上太多。而且,极易走火入魔……”她说这话时,仍用一种看怪物般的眼神上下扫视着封不觉。“我搬来这儿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预防那种情况的生。可眼下……”

    “你已经入魔了喵。”阿萨斯又插嘴抢了句台词。

    “哈?”封不觉奇道,“我这就成功走上魔道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我现在的功力修为。应该已经突飞猛进了吧?”

    “丝毫未进……”若雨立刻回道,“相反……你在此前那半个多月里累积的灵力已消失得一点不剩。虽说灵识尚存,但修行基本上是化为乌有了。”

    “喂喂……这不坑爹么……那些‘千年修道不及一念成魔’的理论全是duangduangduang吗!”封不觉瞪着死鱼眼。用惊愕的语气吐了个槽。

    “我也觉得很奇怪……”若雨道,“按理说不该这样的……”她下意识地抬起一手,用食指轻抚下唇,“入魔后反而退步到了普通人的层次……确是亘古未闻。”

    “不不不……”封不觉摇头道,“我敢肯定……”他举起双手做了个引号的手势,“我肯定没有回到‘普通人的层次’。”

    “哦?”若雨应道:“依据是?”

    “此时此刻……”封不觉的脸上,浮现了便秘般的严肃,“我能感觉到……地球在转动。”

    “沃~德——法克?”阿萨斯听了都惊了,“你真的确定自己不是消化不良么?”

    其实阿萨斯对觉哥的状况也不甚了解,但她大概能看出……应该是有某个“极其高位的存在”,对封不觉施加了某种影响。

    问题是……这种影响的具体效果是什么,恐怕只有施加者自己才知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爽到不能自已’吗?”若雨虚着眼,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觉哥。

    封不觉又道:“我还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全身器官的运作……体液流动、气体循环、乃至一些半凝固状的……”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能跳过这部分吗……”若雨打断道。

    “还有……”封不觉跳过了关于消化系统的那部分,“如果我高度集中注意力,盯着某一个区域,就能看破那块区域中的——‘物理层面的事物运转规律’。”

    “能举个例子吗?”若雨没有完全理解对方的这个症状。

    “就好比我能在游戏世界里看到数据光流一样……”封不觉回道,“但是在现实世界中是没有那种二进制影像的,我看到的是更具体的东西……”说话间,他站起身来,走向了电视那边,三十秒后,他把自己家的电视盒(在2o55年,电视盒已是一种兼具n种功能的流媒体播放枢纽,其机械构造非常复杂)拿了过来,“就拿这个玩意儿来说吧……”话音未落,他就抄起电视盒往地上猛砸过去,啪啪啪几下就将其砸散架了,里面的零件也是散落一地(高科技的玩意儿多半都有脆弱的一面),“……虽然我从没学过任何理工方面的高端知识,但现在的我……可以把它修好。”

    “嗯……我相信你。”若雨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道。

    “诶?”封不觉道,“我还没开始修呢……”

    “这种明显在保修条款外的损毁状况,修理费是很贵的,重新买一个的话,就更贵了……”若雨接道,“从你的经济状况和一贯的行事作风来看,你一定是有着百分之百修好它的把握,才动手去砸的……”

    “呃……”封不觉无言以对。

    “总之……你先在这儿修着吧……”若雨说着,已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我去给姑姥爷打个电话,请教一下……你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置比较好。”

    “哦……”封不觉应了一声,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诶~对了,杀戮游戏后来怎么样了?谁赢了?”

    “是我赢了。”若雨回道,“你死后不久,我就上了古志城。那时……城中的两股势力已和弃天帝达成了协议,前者交出崩玉、停止抵抗,后者放他们一条生路,并利用崩玉的力量将所有时空归位。”她转头道,“这种展,对琴琴无疑是很不利的……npc们离开后,她就无势可借了。于是,她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策动几名npc对我展开了的围杀。我凭借实力优势,在乱军之中直取其级,结束了游戏。”

    “嗯……”封不觉点点头,“你还真是无情呢……就这么把自己的女朋友……”

    砰——

    他的垃圾话还没完全出口,若雨已进了卧室,并带上了门。

    “调戏失败喵~”下一秒,阿萨斯便笑着喵道。

    “除了嘲讽和吐槽我以外,你每天就没别的什么事可做了吗?”封不觉转头瞪着她道。

    “那我就说点儿别的吧……”阿萨斯话锋一转,语气也随之肃然,“尽管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上究竟生了什么,但从我的观点出,我认为这是件好事。”

    “哈……我的修为散尽,还是好事?”封不觉问道。

    “知道什么叫破而后立喵?”阿萨斯道。

    封不觉心中一动:“嚯~你的意思是……”

    “如果把此前的你比作一个碗,那现在的你,就好比是一个湖泊。”阿萨斯接道,“你先前那半个月修行所累积起来的灵力,充其量算是碗底的几滴水而已。当碗变成湖泊时,那一丁点儿的水……自然是找都找不见了。”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嘛……”封不觉接道,“那我身上的这些变化,也是破而后立的成果咯?”

    “应该是吧……”阿萨斯回道,“我也不清楚你获得的力量具体是什么,反正……以我这个恶魔的视角来看,虽然不想承认,但眼前的你,单论境界……已经是比我更高位的存在了。”

    “那你是不是应该现出原形、跪在我面前、喊我封不觉大人?”封不觉笑着念道。

    接着,他们的这次谈话,就以一个男人被一爪子扇翻在地而结束了……(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