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75章 超次元乱斗(四十五)命杀
    “原来如此……”将这四个技能的效果快速扫了一遍后,花间心道,“有此战力……也不枉我变成了那么丑的样子。”

    “咳……花间大人,”这时,橘右京见了花间的变化,疑道,“您这是……”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花间还没回话,巷子另一端的黑铁阵介却先开口了,“变身能力而已,在这个异空间里……你见得还少吗?”

    橘右京闻言一想:他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是改变外观、提升实力罢了,会用这种招数的人多得是,花间大人神通广大,有这项能力也并不奇怪。

    于是,两名剑豪没有就此再说什么,继续集中精神、投入到了战斗中。

    而花间……也开始行动了。

    “嗯……果然还是得先把小叹解决掉才行……”她略一思忖,便决定了先对王叹之下手。

    这并非是意气用事(她对小叹企图刺杀自己的行为一点意见都没有),也不是想拿自己人开刀(看小叹好欺负什么的),而是基于实际情况所做出的冷静判断。

    首先,花间对小叹的实力比较了解,对方有什么技能、装备,可能会做出怎样的应对,她大致都清楚,这就是情报优势。

    其次,小叹的速度很快,若是他全力逃跑,恐怕这里的人都是留不住他的。要是花间先把七杀给灭了,小叹八成会撤,那她就等于错失这次击杀小叹的机会。

    第三,要论战斗中的综合实力,七杀的防御能力显然更强。说得再直白些……比较难杀。

    综上所述,花间的选择,无疑是合理、正确的。

    叱叱叱叱……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一阵破风之声响起,花间所化身的、浮于半空的那个“岩偶”骤然加速。紧贴地面、向着小叹所在之处飞袭而去。

    【岩切】(rock_polish),打磨身体,减少空气阻力,迅速提高自身速度。

    “这么快!”小叹见那岩偶好似一发巨型炮弹,朝自己崩然而来,登时一惊。

    此刻。黑铁阵介已掩杀至其侧面,而他的另外两面都是墙壁死角。退……则只有往“上”这一途。但……在“千人斩”的面前,高高跃起、或是使出【天地逆转神诀】这种直上直下的招式,被识破并砍死的概率是极大的……对格斗游戏有所了解的人都明白,面对高手。“跳起来”这种事,最好少做,因为很多时候,你跳起来、再落下时,半管血就没了……

    “切……”小叹啐了一声,无奈之下,他迎向岩偶,使出了本想留着保命用的【恶魔蝙蝠鬼影】;眨眼之间。王叹之一身化二,分为两道残影,贴着对方的两侧绕过。闪到了岩偶身后。

    嘭!

    紧接着,花间的后方,便传来一声枪鸣。

    原来,小叹在施展躲避技巧之时,脑中也已想好了反击之策……当他来到对手后方的刹那,【温彻斯特霰弹枪】已是蓄势待发。

    不料……霰弹枪的子弹。居然只在那岩偶的石壳留下了几个浅浅的黑点,连一丝裂纹都没有轰开。

    “哼……这种程度的攻击……还是趁早放弃吧。”花间微微一笑。“坦白告诉你,这枪……只让我掉了2%的生存值。即使撇开弹药、上膛速度、以及我的回血能力不谈……你觉得自己能制造出五十次这样的近身开火机会吗?”

    “琴姐……激将法是没用的。”小叹也不傻。立刻就是识破了对方是在挑拨自己,“你这是想骗我用【魔贯光杀炮】么……”他顿了一下,“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吧……”

    的确,花间的目的,就是诱使小叹使出破坏力惊人的【魔贯光杀炮】……这样,她就可以用当前状态下的另一个技能——【魔装反射】(magic_coat)直接把小叹给秒掉了。

    “呵……挺聪明啊。”被揭穿后,花间也不生气,“本来想用计解决你,这样可以少透露一些信息给那边那位……”她说着,瞥了眼远处的七杀,“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二人对话之际,花间心念一动,再出一招。

    【魔术空间】(magic_room),在一定区域内制造出特殊的空间,魔术空间存在时,空间内所有玩家的装备都将暂时失效。

    呼——

    技能一出,以岩偶为中心,一股橙色的无形力场瞬间绽开,将方圆百米的范围笼罩了进去。

    对两名npc来说,这技能毫无作用,对当前状态下的花间来说,也没有意义。但是……小叹和七杀,可就倒霉了……全身装备失去效果的刹那,他们惊觉身体一沉……这无疑是体术能力下降的征兆。

    “接招吧!”花间没有给小叹任何喘息的余地,释放完魔术空间后,她便再度冲杀而上,使出了自己的第四个技能。

    【精神切割】(psycho_cut),用实体化的心灵之刃切裂对手,有较高几率触发“会心一击”。

    霎时间,岩偶周围缠放出层层绛红色的精神利刃,一道道荆棘形的刀光席卷四散,配合岩偶本身那巨大的碰撞体积,逼得速度降低后的小叹惶惶急退。

    “可恶……”那电光火石之间,小叹心道,“体积大、防御力惊人,速度还这么快……无论是被她周围的利刃切到还是直接被她撞上,我都会严重受伤。”他脚尖疾点,体势后倾,如蜻蜓点水,朝后方连连疾跃,“用技能去顶的话……恐怕只有a级的【剔骨刀法】可以力敌对方的攻势,但这技能偏偏‘对体积过大的目标无效’,而且这岩偶全身根本没有什么‘肉’可剔,就算其体积合适。技能恐怕也发挥不出全部的威力……”

    念及此处,他已飞快地退出了十余米的距离。此时,黑铁阵介仍在其侧方掠阵,让他无法迂回;而小叹身后不远处,已是七杀与橘右京的战圈了。继续退去……便会撞上七杀的后背。

    另一方面。七杀这会儿也是苦不堪言。在【魔术空间】发动后那几秒,七杀并没想明白其效果具体是什么,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大概是个降低我体术能力的技能”。这个错误的判断……很快就让他付出了血的代价。

    由于手上的拳套突然失去了装备原有的属性,七杀在接下来的几轮交锋中,被橘右京砍得双手迸血,节节败退。至此他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个橙色领域的效果是让自己身上的装备无效化。

    正当七杀开始考虑该怎么逃出这个对自己十分不利的领域时。王叹之的背影高速逼了过来。

    这一刻,两人皆已是无路可退。双面受敌不说,和自己背靠背的人,亦是无法信任的对手。

    于是,深陷绝境的二人……不约而同地使出了最终的手段。

    “死亡之舞!”

    “凶星豪炎!”

    发动了称号能力的小叹……从另外四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而使出了魂意的七杀。全身突现白色凶炎,使得周遭的温度陡然暴增,迫得橘右京难以靠近。

    “这小子……”两秒后,黑铁阵介视线上移,看向了天空,“要做什么……”

    毕竟是有着“天下无双”之称的剑豪,即便小叹的速度在刹那间超越了他的动态视觉,但他依然能凭借对方“消失”前的最后一个动作。去判断其移动的方向。

    “以超高速飞上天空,是想跑吗……”黑铁心思电闪,预敌之机。“不对……从他膝盖和肩膀的移势来看,是想使出什么来……”

    他的推断没错,获得了“暗速力”的小叹,已不再担心高高跃起后会被砍下来了,因此,小叹果断使出了【天地逆转神诀】加【怖影追魂】的组合技。凭借他此刻的速度。这一击对单体目标造成的伤害,绝不会逊于觉哥的【气功炮】。

    “结束了!”小叹的杀招即将降临之际。七杀亦是拧身一旋,暴喝出手。

    他舍弃了自己身前的橘右京。反而对着正从后方冲来的花间使出了绝招。虽没有任何装备属性加成,但s级技能的威力摆在那里,再佐以魂意之威……七杀的这招【无式】,可说是势在必得。

    瞬息之间,战局逆转。

    被逼至极限的两名格斗专精玩家,各自用出了压箱底的手段,分别从花间的上方和前方发动了攻击。

    莫说是岩偶了,就算是剧本boss(当然了,这里指的是那些需要击杀的、一般向的剧本boss,该剧本中那三个怪物不在其列)被这两招一齐打中,恐怕也凶多吉少。

    “呵……也罢。”但花间,却又一次露出了笑容。

    轰——

    一息过后,天空中暗影疾坠,地面上白炎炸裂。

    爆鸣声骤起的刹那,【魔术空间】的效果也随之解除。

    然……

    宣告花间死亡的系统通报,迟迟没有响起。

    暗与光的碰撞后,散去的烟尘中,最终出现的……是两败俱伤的王叹之和七杀,以及……一地的碎岩。

    这一招的结果是——融合岩偶被打碎了,但在它崩碎前,【魔装反射】的效果,已将小叹和七杀那两招的部分威力反弹了回去。

    “呵……果然啊……”单膝跪地,气喘吁吁的小叹苦笑一声,“想必……早在我们盯上你之前……你就已经用了‘那个’吧?”

    “喂……你在说什么呢?”此时的七杀已是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连坐都坐不起来了,所以他干脆和小叹攀谈起来。

    “他不是在跟你说话。”下一秒,花间的说话声自不远处传来。

    小叹和七杀闻声转头,但见……花间已恢复了原本的人形外观,以一副毫发无伤的样子,站在了数米开外。

    “没错,我早就用了‘那个’(因为七杀这外人在场,他们都没把话说得很明)。”花间看向小叹,接着说道,“一进剧本,我就对自己用了。”她耸耸肩,“也就是说……想杀我,‘一次’是不够的。”她叹了口气,“当然了,我还是得夸奖一下二位。在我原本的计划中,可是一次都没打算死的。可惜……还是被你们杀了一回。唉……接下来,对付不觉和雨姐时,想必会如履薄冰吧……”

    “哈哈哈……”七杀摇头大笑,“你们地狱前线的家伙……真是一个比一个可怕……”他长吁一口气,“可能的话……真不想在比赛里遇见你们。”

    “放心……”小叹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也不想遇见你……”

    事到如今,他们两个也算是服输了。谁也没有“干上一瓶生存值补充剂、再战一百回合”这种念头,因为在他们招尽之刻,黑铁阵介和橘右京的剑意已然笼罩过来。只要他们再度萌生出哪怕一丝的反抗念头,那两人必然会察觉到,并一剑将其扼杀。

    “你是例外,枉叹之。”七杀接道,“你这个人还是比较实在的,我期待着……下次可以和你一对一,公平地对打。”

    “你慢慢期待吧……”小叹虚着眼道,“我还期待着能研究出癌症的治愈方法呢。”

    他们说到这儿时,另一边的花间,已很有效率地从行囊里取出了一把手枪,拉开保险,朝他们瞄准了……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