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72章 超次元乱斗(四十二)对峙,巧计,刻印
    归刃后的远吕智,化为了一头八八尾的巨怪。

    这巨大的蛇怪头顶天丛云,眼若酸浆草,庞然似龙,妖气惊天。

    在这种体积的怪物面前,拳脚、刀剑、枪炮,显然都已失去了意义。

    在场的次元军人数本就不多,见此情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撤离。反正他们的任务也已完成,就算留在这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还可能被殃及致死。

    唯有两个人,依然立于演武台附近,岿然不动。

    这两人,自然是封不觉和黎若雨。

    “你不跑吗?”妖风之中,觉哥看着站在自己五米开外的若雨问道。

    “不跑。”若雨抬起单手,轻抚颊边秀,冷冷回道。

    “待在这儿很危险的哦。”封不觉提醒道。

    “你也一样。”若雨说着,手已放到了腰间的佩剑上。

    这两人之间可谓知根知底,心照不宣。他们都明白,无论这个剧本中的波ss有多强,对于玩家来说,真正的威胁,还是来自彼此。

    “我留在这儿,只是出于好奇,想看看他们究竟会打出个什么结果来。”封不觉又说道。

    “是吗?”若雨冷视觉哥,平静地揭穿了后者,“我还以为你是想等远吕智说出崩玉的下落呢。”

    “呵呵……”封不觉笑了,笑而不语。

    若雨则是接道:“在此情势下,想必你是不会离开的,我就陪你看完这场戏吧。”

    此刻,他们已然可以刀剑相向了。但……二人却都选择了对峙不动。

    他们心里都明白……在这三个怪物的旁边,纵然只是观战,亦需要相当的集中力才行,否则真有可能被流散而出的能量所杀。玩家若在这里打斗的话,就得冒着受第三方因素影响而落败的风险。若雨显然不愿这样。

    因此,封不觉才会决意留在这里。这样……他既可以静观波ss战中所透露出信息,亦可以将自己与若雨的战斗暂时拖延,可谓一石二鸟。

    …………

    另一方面,古志城南,某城巷中。

    乱战开启后,次元军中就有不少人和大部队分散了。毕竟妖魔军数量众多,与之相比,次元军的单兵作战能力虽强,但人数不过几百而已。难免会有人渐离阵势。

    花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落单了……

    “哼……终于逮到个好机会啊……”此时,在黑暗中,蛰伏许久的七杀,也终于觉得时机成熟,准备出击。

    他的度很快,出手果决。从逼近对手,到打出招式。不过两秒而已。

    两秒后,一招【】正中目标。以七杀的估计,对付一个医疗专精的玩家,此招已足够分出胜负。

    “游戏就是游戏。你可别怨我。”七杀收招后,侧身回头念道。

    然,下一秒……进入其视线的一幕,却让他神色陡变。

    “什么!”

    但见。适才遭受攻击的那个“花间”,像是蜡像一般开始溶解,化散于地。

    “替身?”七杀反应过来的瞬间。视线疾动,很快……他便捕捉到了十米外的一道身影。

    说时迟那时快,他脚下一踏,追身而上,眨眼间又欺近到了花间两米之距。

    没想到,同一秒,另一道人影,又出现在了花间的后方。

    那人影不是旁人,正是王叹之。

    原来……躲在暗处,企图刺杀花间的人,不止是七杀一个。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小叹盯着这个人头也已经半天了,而且……他已察觉到了七杀的存在,所以,他一直在等七杀先出手,以便自己见势再动。

    假如七杀得手,那小叹攻击的目标自然就会转移到七杀的身上;而假如七杀的第一轮攻击没能成功,小叹则可以顺势出来补刀,杀花间一个立足未稳。

    “哼……这小子……还真是不留情面呢。”这一刻,七杀心中暗道,“也罢……眼前这次击杀让给他也无妨,不过是些技巧值罢了,对手少一个是一个。”

    而小叹这会儿的心思,也和七杀类似:“没有先冲出去果然是对的,我就知道花间会用【替身蜡偶】,不过……这技能短时间内是不能用两次的。这次击杀……我就收下了!”

    一前,一后,刀锋、拳风。

    疾如劲风,烈如雷霆。

    花间是医疗专精的玩家,等级又是众人中最低的,她会成为众矢之的,也是难免。此前由于人多眼杂,玩家们始终都不方便对“友军”出手,但这会儿……四下无人,他们也就没必要再客气了。

    眼看着花间腹背受敌,二者又都是足以将其一击必杀的高手,似乎……她在这个剧本中的命数算是尽了。

    可是……她的脸上,却丝毫没有露出惊慌或绝望,相反,她的嘴角……还露出一丝冷笑。

    乒!乒!

    下一瞬,两声金鸣响起,两道快影现身。

    王叹之的军刺,和七杀的拳套,都被挡下了。

    因为……两名不世剑豪,已如闪电般杀到,护在了花间的身旁。

    “咳……花间大人果然没有说错……”橘右京剑刃一抖,将七杀逼退了数丈。

    “原来……你们俩真是远吕智派来的奸细。”黑铁阵介剑气一绽,迫得让小叹疾退十米。

    两名经过治疗已然痊愈的剑豪一登场,战局登时丕变。

    此时,花间正色开口道,“那是当然,我又岂会骗你们呢……”她顿了一下,分别看了看七杀和小叹,“我早说了,只要我单独行动,他们就会露出马脚。”

    “切……被摆了一道啊。”七杀脸色微沉,心中念道,“本以为我是猎人、她是猎物。结果……我才是猎物,而她……是一名敢于把自己当做诱饵的高明猎手。”念及此处,他眼神微变,“呵……地狱前线这帮家伙,个个儿都是这么难缠啊……”

    “嗯……”另一边,小叹则是虚着眼,心道,“中计了啊……这下被反将了一军……”

    小叹和七杀都明白,这种情况下,他俩反倒是被逼到了绝路上。解释……恐怕也是多余,纵然两人能舌灿莲花,在刚刚生的事实前,怕也显得苍白无力;弃战而逃的话……两人是“远吕智军内奸”的消息很快便会被传出去。届时,次元军会追杀他们,远吕智军也不会跟他们客气,总之“里外不是人”。

    因此,留给他们的选择只剩一种——就在这里,把花间、橘右京和黑铁阵介三人全都杀掉,来个杀人灭口,死无对证。但……这谈何容易。假如他俩是一伙儿的倒也罢了,问题是……他们彼此之间还要相互提防;从场面上来说,这并不是二对三,而是一对一对三……三人的那一方还是有治疗支援的,哪边比较有利,不言自明。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思索数秒后,无计可施的小叹,决定用武力解决问题。

    “哼……打就打吧,把在场的人全部打死不就得了。”七杀的状况也是类似,比起用脑袋……他无疑是更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的类型。

    …………

    与此同时,古志城,天守。

    轰——

    随着一声爆响,天守阁大门即破。

    那些守在门外的妖魔军似麦子般倾倒而下,溃不成军,根本阻不住闯门之人。

    风之痕、源武藏、黑子,这玄罡剑奇阵中的三位高手势不可挡,以最快的度来到了天守所在。

    他们冲破大门后,初步窥探,并未察觉有任何机关、阵法,天守阁内部也没有兵卒或魔将守卫。

    见此情景,三人心中虽疑,但也没有过分迟疑,他们只是交换了一下眼色,便并肩而上,直奔天守顶层而去。

    不到一分钟,他们就来到了顶层阁内。

    但见……这间空阁宽敞无物,仅是正中间立着一个写满咒文的石棺。那棺材被厚重的铁链拴住,棺门紧闭。阵阵紫黑色的、猛恶的妖气,正不断从那棺中透出,让人不寒而栗。

    “此物……就是远吕智牵引时空所用的刻印么……”源武藏观之沉吟道。

    “八成就是了吧……”黑子接道,“此等妖能,非同小可,如果说这城中有什么东西可以挥刻印之效,那也只有这个石棺了。”

    “那……现在当如何?”源武藏看了看身旁二人。

    他的疑问,也同样是风之痕和黑子的疑问。

    就算他们能确定这个就是刻印,又该拿它怎么办呢?如今庆次已死,破坏刻印的方法也不得而知,万一他们仨操作不当,非但没能将各个时空归位,还把其他时空也给卷了进来,岂不成了笑话?

    “开棺……”风之痕思索片刻,冷冷言道,“……再说。”

    “嗯……有道理。”黑子说着,也拿起了自己的双旗,“先打开看看总没错儿。”

    对这个提议,源武藏也没什么意见,于是,他们三人各自出手,摧断了石棺上锁链。

    乍时,棺中妖气喷薄而出,黑风四窜,石棺之门亦缓缓打开。

    数秒后,棺中之物,便出现在了那三人眼前。

    这一瞬,源武藏、风之痕和黑子,不约而同地用露出的震惊的神情,并异口同声地道出了三个字:“远吕智?”(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