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70章 超次元乱斗(四十)三魔已聚
    弗利萨不知道远吕智做了什么,后者没有变身,也没有任何提升斗气或魔气的迹象,但是……其战斗力,却悄无声息地攀升到了一百二十万。;.

    “切……”弗利萨心中暗道,“战力竟超过了我的第二状态……还好我发现得早,要不然……这个异空间魔王,有朝一日说不定真会凌驾于我之上。”

    虽然弗利萨说话的声音阴阳怪气,长得也颇为怪异(以人类观点来看),但他平时确可称得上是温和有礼。对那帮战斗力连自己零头都不到的手下,他也全都用敬语称呼,下命令时也很少用严厉的语气。当然了,这也与他的实力有关,他的手下们都深知其可怕,所以弗利萨无需疾言厉色地去驱使他们。

    然……在面对强敌或是被激怒时,弗利萨那极度残忍的本性……便会渐渐暴露。

    “居然敢说什么‘你们一起上吧’……”弗利萨咬牙切齿地念道,“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么……”

    他此言未尽,另一边……吕布已是箭步一纵,舞戟开攻。

    吕布没有理由去等那两人把话说完,他也等不起。

    在单挑中战胜远吕智,本就是吕布的夙愿,弗利萨是否在旁,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一时间,却见……

    斗气沛然,浩元在戟,炽锋荡下,未击已撼。

    面对修罗变状态下的吕布,远吕智沉着应对,横镰力挡。

    乒——

    方天画戟与无间相碰的瞬间,黑火乍然迸现,异响鸣动四方。

    接着,吕布和远吕智的身形皆是骤然模糊,旋即化作两条黑色的虚影,在演武台上高速游弋起来。

    戟来镰往。斗气激荡。

    鬼神,对魔王……

    双影所过之处,留下一连串此起彼伏的鸣响,绽出层层凶厉的魔能。

    嘀嘀嘀——

    这时,弗利萨的战斗力探测器上立刻有了反应。他惊讶地发现,自兵器交接的那一秒起,眼前那两人的战斗力便分别提升到了一百一十万和一百四十万。而且在这快若疾风的打斗中,他们的战力还在高速地变化着,有起有伏……

    “岂有此理……”弗利萨赶紧浮空而起,退后几许。然后……使出了二段变身。

    很显然,他觉得……以这“第二阶”的状态站在这里,已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咔啊——”一声惨叫,拉开了变化的序幕。

    在接下来的数秒内,弗利萨背后猛然暴突出两支象牙般的巨角,四肢的肌肉进一步膨胀,躯干开始朝横向扩张;其双肩上白色的、如骨头般的皮肤也向两侧张开;他的脸则朝前凸出,脑袋朝后方凸鼓而起,变成了如同蜘蛛腹囊一般的形状;而他头上的犄角。也变成了四个,分别长在那大长脑袋的两边。

    如果说弗利萨的第二形态像个高大的牛角巨汉,那这个形态……更像是个长了个异形头的驼背人形怪物。

    不过丑归丑……这个形态下,弗利萨的战斗力足有两百多万。稳稳压过了眼前的远吕智和修罗吕布。

    “哼……真是两个可笑的家伙……”变身完毕的弗利萨,重新落回地面,远远望着擂台上那两道高速窜动、颤抖在一起的身影,不屑地念道。“拥有此等战力,却还如此执着于近身战……不可理喻。”

    “也并非很难理解……”忽然,一个双声交叠的嗓音自弗利萨的身后响起。

    “嗯?”弗利萨警觉地回头。看到了一名身着道服的男子,“哪尼!”也看到了探测器上那二百四十万的战斗力数值。

    “因为……我们男人……”豪加满面杀意,接着刚才那句话道,“……就是喜欢拳头打在别人身上的感觉!”

    话音落时,弗利萨竟是双眼一黑……

    下一瞬,他的耳边,响起了密集的击打之声。

    在弗利萨感觉到“痛”之前,“一瞬千击”,已然结束。

    整个过程,就好似是眨了一下眼睛。

    一秒后,弗利萨就恢复了视觉。进入其视线的第一样东西,便是豪加的背影,以及其道服背后浮现的“神人”二字。而在弗利萨看不到的地方,即豪加的胸口,此时还浮现了一个“天”字。”

    【帝王.瞬狱杀】

    此前所有中过这招的人,都有一种感觉……眼一闭、一睁,这辈子就过去了……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会奇怪,超次元军的其他人还没赶来,豪加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这儿了?

    答案很简单……只要他全力赶路,拍马就到。连基纽特战队那帮家伙都能在短时间内包抄到无双原北,豪加自然也可以用极快的速度抵达演武台。

    【合体】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每次解除合体后,还得等上相当的一段时间才能再合,所以……豪加趁着自己还能保持合体状态时,赶紧冲了过来,能干掉几个就几个。

    “哼……不过如此。”看着倒在地上的弗利萨,豪加冷哼一声,转身便欲去取远吕智的性命。

    不料……

    叱——

    一声疾响,紫芒乍起。一道如激光般的光束突从后方击中了豪加,贯穿了他的胸膛。

    “唔……”豪加,终究是大意了。

    中招后,他赶紧催动大蛇之力进行自愈,并用杀意之波动强行支撑体势,猛然转身,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但他目力所及之处,已看不见弗利萨的踪影。

    “在哪儿……”豪加目光疾动,四下搜索着。

    大约两秒后,他意识到了什么……

    “是……上面!”豪加猛然抬头,却正好望见了一道白光亮起。

    此刻,弗利萨浑身都已布满了粉红色的光纹,其身体外层那些如同软骨、皮肤、和爬行动物腹肉般的组织尽皆硬化,并纷纷碎裂。

    “咔啊……喀咳……啊——”这次,弗利萨发出了最为声嘶力竭的一阵惨叫。

    其身体中爆发出的惊人能量直接就崩碎了火河结界,就连战斗中的远吕智和吕布都为之一滞。

    “嚎!”豪加见状,昂然运力。踏地而起。

    【烈风.天霸涛碎斩】

    极招一出,惊破风云。

    地面被豪加踏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其身影如潜龙出渊,势不可挡。

    这蕴含着大蛇之力和杀意之波动的双力绝式,以战斗力来算,已突破了三百万,比适才的瞬狱杀更加惊人。

    但……

    “嘭。”面对豪加的绝杀之招,弗利萨只是抬起了一根手指,并用玩笑般的语气道出了一个“嘭”字。

    霎时,一道红色光波从其指尖射出。后发先至,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在豪加的身上打出了第二个窟窿。

    这回……纵是豪加身负双重神力,也没能挺过去。

    当其身体坠地之时,天空中的光与尘也逐渐散去,弗利萨……此时才算是现出了真容。

    他的体型看上去就像个孩子,十分小巧;全身皮肤似胶似瓷,颜色雪白;其头顶、双肩、上腹、和四肢外侧长着紫色的、光滑的甲壳;他的身体上没有任何毛发,也没有明显性征。股后的尾巴此刻亦成了白色。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弗利萨的神情,变得冷静、冷酷,他身上的伤势,也在变身后神奇地痊愈了。“……纯粹依赖近战的作战方式,是不可理喻的。”

    落地后的豪加,没能听到弗利萨的话语。“他”的身体很快就化为一股紫芒,并一分为二。变成了肩并肩昏死在地的两个男人。这两人的身上,各有两个血洞,而且伤口的位置都是一致的……

    “呵……呵呵呵……”在远处目睹了这一幕的平清盛。嘴角抽动着笑了起来,他的眼神三分呆滞、七分狂热,“会赢……一定会赢……弗利萨大人才是无敌的!远吕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哈哈哈哈……”

    “嘿……呵呵……没……没错!”在他旁边的董卓也附和着干笑了几声,但他的脸上,流露出的却是惧意,“还好我们趁早投靠了弗利萨……呵呵……”

    就在这两位呆笑之际,异变又生。

    “远吕智!弗利萨!”一声大喝,自北面传来,这个对魔王和帝王都直呼其名的男人,叫做封不觉,“弃天帝驾临,还不速速下跪!”

    …………

    五分钟前,无双原上。

    追在超次元军后方的弃天帝,此时已厌倦了眼前的追逐游戏,故而……稍稍放慢了追赶的步伐,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破坏空间边界”这件事上。

    于是,超次元军大后方的那批人总算是松了口气,可以不用后顾,加速赶路了。

    不多时,跑在最前面的封不觉就追上了那批先头部队,巧的是,从演武台那边朝北跑的大群超次元豪杰们,也堪堪行到了此处。

    “弦首,你们怎么在这儿?”封不觉见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苍的面前问道,“远吕智呢?演武台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远吕智……”苍用颇为复杂的神情回道,“他的强大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的计划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功的……”他顿了一下,“但……远吕智却没有将我们赶尽杀绝,相反……他让我们离开,并欲单独去迎击那个弗利萨。”

    “是吗……”封不觉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其思维飞速地运转起来。

    “对了,我刚才看到吕布和另一位我并不认识的义士先后跑向了演武台,拦也拦不住……”苍接道,“他们这是……”

    “不用管他们。”封不觉打断了苍的话,“如果弗利萨已经到了,那他们此去必死无疑……”觉哥深知,目前能正面对抗弗利萨最终形态的人,只有弃天帝一个……至于远吕智究竟还藏了多少实力,他暂时还不清楚,“与其担心他们,不如做点实际的事情。”

    “实际的……”苍面露疑色。

    “咳……咳咳……”此时,寂寞侯来到了他们身旁,对苍说道,“弦首。疯义士的意思是……”他抬首朝天上看了一眼,“事已至此,我们不妨顺势变策,揆度而动……”

    “行了行了,少整那些虚词儿。”到这会儿,封不觉也懒得跟他们讲什么礼貌了,他当即插嘴道,“时间有限,弃天帝随时会追上来,咱们说点实在的……”他抬手朝演武台的方向一指。“现在远吕智正和弗利萨在演武台那儿搞七捻三,旁边还有吕布和豪鬼他们搅局,一时半会儿的……肯定脱不了身。”他抬手比划着,“而咱们这边呢,几乎都没什么损失,至少还保有八成战力的样子。”

    听到这里,苍基本已经明白封不觉接下去要说什么了。

    “像这种大好战机,不容错失。”觉哥继续说道,“依我看……咱们就兵分两路。大队人马直扑古志城,趁魔王不在……发动强攻;再留一小队人马,护着浦原那家伙去演武台……只要成功地将弃天帝、远吕智和弗利萨他们三个引到一处,那浦原是死是活也就无所谓了……届时。三强齐聚,一战难免,而且此战势必会引动天崩地裂,时空颤动……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点来劝诱古志城里的魔将。比如妲己那货……此前她已经被弃天帝给彻底镇住了,我看是一年半载都缓不过来了,咱们只要再吓唬吓唬她。她八成就得叛变。”他面露冷笑,一脸阴险之色,“嘿嘿……大军压境,时空将倾,魔王又生死难卜……哼……我估计,到了那种局面下,说不定会有一大帮妖魔军的人抢着带我们去摧毁刻印呢……”

    “嗯……”苍犹豫数秒,接道,“计策是不错,只是……”弦首显然对觉哥这段话里的部分内容感到了不适。

    “别太天真了!葱!”封不觉大喝道,“与其纠结于我的措辞,不如快点行动吧!”

    “居……居然叫我葱……”

    …………

    时间,回到现在。

    演武台上,干戈燃升数刻,战况愈显胶着。

    远吕智和修罗吕布的战斗,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而浮在擂台边际的弗利萨,则是转过头去,一脸好奇地望着觉哥道:“你说什么?让我下跪?”

    问完这个问题后,他自己都笑了:“噗哈哈哈哈哈……你这白痴,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宇宙帝王,弗利萨大……”

    嘀嘀嘀嘀——嘭!

    探测器上爆出的火花,让弗利萨的话语戛然而止。

    “嗯?”宇宙帝王的表情,又一次凝重起来。他那对红色的、细小的瞳孔,也聚焦到了封不觉的后方。

    此时,觉哥身后十余米外,站了大约二十名超次元军的高手,这其中还包括了黎若雨这名玩家。

    而再往后方数百米外看,就能看到……一道黑色的人影,正在飘然接近。

    “ho~”弗利萨的目光移到弃天帝身上之后,便再也无法移开了,“终于出场了呢……战斗力超过八位数的家伙……”

    同一时刻,演武台中央。

    “来了吗……”远吕智的眼中,忽地闪过了一组庞大的数据流,“很好……”

    念及此处,他的身形……骤然加速。

    “什么!”下一秒,修罗吕布不由得惊出声来。

    因为……适才还和他斗得难解难分的远吕智,此时只是很随意地抬手一攫,便握住了他的画戟。

    “到此为止了,无双之鬼神。”说这话时,远吕智的魔气顺着画戟蔓延,顷刻间已侵蚀到了吕布的身上,“作为一名‘武者’……我很享受与你的这场战斗。”他顿了一下,“但作为‘魔王’,眼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去做……”

    “你!”瞬息之间,吕布的修罗变已被远吕智的魔气完全抑制住,这让他被动地变回了原本的状态,这不禁让吕布惊怒交加。

    这一刻,吕布终于明白了,自己和远吕智的差距……依然遥不可及。直至刚才……远吕智都是以一名“武者”的身份在与他较量的,而真正属于“魔王”的那份力量,远吕智根本就还未动用。

    “嗯~”与此同时,弃天帝,亦发现了演武台上的那两“人”,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动……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