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69章 超次元乱斗(三十九)极武·修罗变
    无双原北,荒原之上。

    三先天与弃天帝的短暂交锋,早已结束。

    受到重创的三先天,也已被其他超次元军救下。

    这会儿,杰路刚帝士正开着翔封界(风系应用型精灵魔法,风之精灵在施法者的周围结成一个透明的球形屏障,并使其获得飞行能力。施法者可以同时携带其他人一起飞行,飞行速度和载重量取决于施法者的熟练度),带着重伤不起的剑子仙迹、佛剑分说,以及勉强还能支撑的疏楼龙宿,奋力向前。

    而断后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说是“其他人”,其实多半都是霹雳世界里的角色。因为他们的力量体系与弃总相似,且普遍较强(相比其他宇宙的人物);只要弃天帝继续手下留情,而他们这边殚精竭虑,应该还是可以坚持的……

    不过……也仅仅是坚持而已,“反击”之类的念头就不用谈了……

    正因为他们与弃天帝来自同一个宇宙,所以他们才不可能对弃天帝构成真正的威胁。

    在不同时空中存在的两人,究竟谁比较强,很难说清。但在同一时间、空间中存在过的两人,其胜负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见的。

    比如说……关公战秦琼,往往论不出个结果。但关公战颜良,那结论就很明显了……

    因此,超次元军的目标也很明确……利用浦原喜助这个诱饵,赶紧把弃天帝引去远吕智那边,促成神魔之争,那他们就暂时安全了。简单地说……“只有怪物能挡住怪物”。

    “嗯?什么情况?”此时,跑在人群最前方的封不觉(他可是一直离弃总远远的),忽然看到了什么……

    大约在百余米外,立着一道高大健硕的背影,而其前方。还躺着五具身着战斗服的尸体。

    “那是谁?”

    “看衣服……是我们的人吧。”

    “他好像……打死了几个弗利萨的手下?”

    超次元军中的其他人,也很快就注意到了前面的状况,纷纷疑道。不过疑惑和好奇并没让他们放慢脚步,反正……无论前面是什么状况,肯定是后面那个更狠……

    “等等……死在地上那五个该不会是……”而封不觉则是迅速辨识出了那些尸体的身份,并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人影心道,“这货……一个人就把基纽特战队给全灭了?”

    说话之间,觉哥眼中流光已现,他即刻用数据视角观察了一番。暗道:“这是……豪鬼和卢卡尔?”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恰在此刻,封不觉已跑过了豪加的身旁。从正面看豪加的造型——他穿着一身深紫色道服,发型是卢卡尔的中分散发,但颜色是橙色的,仅两鬓各有一抹赤红;其双眼一红一绿,红的那只如琥珀一般珠眸不分,绿色那只是一般的人眼。长相方面……要比豪鬼帅一点点,又比卢卡尔更凶恶一些。

    “诶?”又跑了几步后,封不觉心思电闪。猛然回头,“既然是和基纽特战队打,那么……”他的视线不禁移到了基纽的尸体上,“现在我眼前的家伙……究竟是卢卡尔和豪鬼的合体人。还是基纽呢?”

    觉哥记得很清楚,基纽的特殊能力是与目标“交换身体”,虽然觉哥并不知道基纽能不能和“合体人”进行交换,但万一可以……那此刻站在大家眼前的这个男人。其真实身份就很难说了……

    “你有什么问题吗?”同一秒,豪加已察觉到了封不觉的目光,也意识到了目光中的异样。于是开口问道。

    那个“吗”字还没出口,其身形已如瞬移一般闪现到了觉哥跟前。

    “呃……”面对这突发状况,封不觉并未慌乱,他稍微想了想,便谨慎地问道,“刚才那五个家伙里,紫色的那位……死前有没有……”

    “尝试和我交换身体?”豪加的双重音直接打断了觉哥。只听了半句话,豪加就理解了觉哥那个眼神的意思,以及后者想要试探的内容。

    “对。”觉哥见对方把话挑明,戒备地退了半步,方才应道。

    “并没有等到临死之前……”豪加接道,“战斗一开始,他就这么做了。”他说着,便指了指地上的古杜,“在我准备发动第一招时,那个小个子立刻就用超能力将我定住了。虽然以他的力量,只能定住我两秒,但……”他又指了指基纽的尸体,“那个紫色的家伙就利用这两秒,大喊了一声‘change’,对我发动了交换身体的绝招。”

    “然后?”听到这儿,封不觉神情一松,因为隐隐感到,基纽好像是失败了。

    “说是交换身体,实则是交换‘思想’,或者说‘精神’。”豪加回道,“那个基纽的‘精神’沿着光波冲入了我们的意识中,瞬间就被杀意之波动给吞噬了,对我们一点影响都没有。而他的身体……也因此死亡。”

    “难怪……”说话间,封不觉又仔细瞧了瞧特战队的五具尸体,发现……除了基纽以外,另外四人的尸体都有十分明显的外伤,唯有基纽尸体看上去完好无损。

    “疯不觉……是吗?”两秒后,豪加又开口道,“我早就注意到了你了。你似乎对这里的每个人……包括弃天帝以及弗利萨的手下在内……都非常熟悉。”他微顿半秒,接着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轰——

    话音未落,后方又起一声惊爆,滔天威能,掀来阵阵狂岚。

    “呵呵……这事儿嘛……”封不觉干笑两声,“还是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他顺势就扯开了话题,“当务之急,是把弃天帝引去演武台。”说罢,他扭头就跑,完全你不给对方再提问的机会。

    “哼……”望着觉哥的背影,豪加冷笑一声,“狡猾的家伙……”

    …………

    古志城下,演武台。

    一台小型的飞行器。缓缓飘到了擂台边。

    弗利萨还是以最初的形态坐在飞行器里,平清盛和董卓则跟在了他的后面。

    此时,这个区域里已没有旁人了,剩下的,只有擂台上的一道孑然魔影——远吕智。

    “本王……”远吕智转过身来,看向弗利萨道,“已等你许久了。”

    弗利萨面带笑容,接道:“呵呵……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就是异空间的魔王吗……”

    嘀嘀嘀——

    弗利萨抬手摁了几下探测器(他在出发前也去取了个新的战斗力探测器戴上),看到了远吕智的常态战斗力值。

    “ho~六十万吗……”弗利萨神情微变。但两秒后,他便用嬉笑的口吻念道,“真是好可怕呀~”

    “哼……”远吕智笑道,“来自异世界的宇宙帝王啊……虽然你很强,但讽刺的是……你却缺乏一个武者最基本的追求。”

    “哦?何出此言?”弗利萨闻言,面露疑色地问道。

    “我可以看出,你的力量,大部分皆是与生俱来。”远吕智道,“你根本没有刻苦地修行或钻研过武艺。”他举起【无间】。居高临下地指着弗利萨道,“而真正的武者,根本不需要你脸上的那部仪器,仅凭‘感觉’就能探查对手的实力。”

    “呼呼……呵呵呵……”弗利萨丝毫不生气。反而笑出声来,“嗯……你说的很对,我确实没有怎么努力修行过,我想……我要是认真锻炼一下的话。可能会强到令我自己都匪夷所思的程度。”他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怪异,“但你知道……我不修行的理由吗?”

    “嗯?”远吕智用了个语气助词。示意对方接着说。

    “那是因为……”弗利萨一边说着,一边从飞行器中爬了出来,轻盈地跃上了擂台,“……就算我不去刻意修炼,也已是所向无敌!”

    言毕,他双腿微曲,双拳紧握,周身聚气一爆,绽出蓝色气芒。

    大地……因其体内的能量涌动而发生了颤抖,地面上的碎石飞沙纷纷浮空而起,空气则变得凝重无比。

    “唔……这这是……”平清盛心感不妙,赶紧疾退数十米。

    “喂!等等我!”董卓也是连滚带爬地朝远处跑去。

    吱吱——吱吱——

    激增的能量让弗利萨的身体开始膨胀,其肌肉纹理中竟传出了液体过泵的抽离之声。

    “啊……啊啊啊——”弗利萨亦发出了几声惨叫。

    虽不知这变身的过程是否痛苦,但肯定不是很好受。

    就这么过了大约二十秒,弗利萨的身高变成了原来的两倍,体型变得高大魁梧,与远吕智旗鼓相当;其头上的一对犄角变得也弯折向上,化为了冲天的牛角形。

    “哈啊……哈啊……”变身完毕,弗利萨喘了几口,“呵呵……如何?这战斗力在一百万以上的身体,是否让你感到绝望了呢?”

    “绝望……吗……”远吕智的表情和语气,与其说是绝望,不如说是失望,“这就是你所谓的无敌吗?”他冷冷道,“这样的战力……”他回头,朝北边望了一眼,“大致也就是与他旗鼓相当吧……”

    “哪尼?”弗利萨面露疑色,顺着远吕智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个全身铠甲、手持方天画戟的男人。

    战斗力探测器很快就反馈过来一个数字——一万五。

    “哈!”弗利萨笑道,“你是在开玩笑吗?”

    “远吕智!”另一边,吕布跳上擂台,狂然而立,他瞥了眼弗利萨,随后瞪着魔王道,“让你久等了,本大爷……这就来击溃你!”

    说罢,他杵戟长喝,全身斗气爆燃。

    嘀嘀嘀嘀——

    “嗯?”弗利萨眼前的数值,在这一刻……开始以倍数暴增。

    “三万、六万、十二万、二十四万……”弗利萨心中默念道,“这家伙……这是什么变身?”

    “喝!”伴随最后一声暴喝,吕布全身盔甲化为暗金之色,脸上多出了一块貌似恶鬼的面具;其头发变成了火红色,如大氅般披散至腰际;皮肤则变得漆黑,肌肉也膨胀起来。

    【极武.修罗变】

    这是该时空中的吕布经过卓绝的修行,累积与无数高手的战斗经验,对自身千锤百炼后……领悟的究极能力。也正是封不觉此前所说的“那一招”。

    此招有两个缺点:其一,为了抑制体内的修罗,吕布在常态下的战斗力亦受到了影响,无法全开。其二,修罗变的持续时间无法超过十分钟,如果超过这个时限,使用者的生命能量就有耗尽的危险。

    当然了……对使出此招的吕布而言,十分钟,足以分出胜负了。

    “八十九万吗……”弗利萨看着最终稳定住的数字,稍稍松了口气,心道,“吓我一跳……”

    “别再摆弄你脸上的仪器了,弗利萨。”数米外的远吕智似乎是洞察了弗利萨的心思,当即对其言道,“在本王所创造的这个‘超次元空间’中,没有绝对的强与弱……迷信一部机器所作出的判断,是十分愚蠢的做法。”

    他说得不错……虽然“战斗力”确是一种很好的参考数据,但那并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依据。就算是战斗力八位数的生物,也可能被某种取巧的方式杀死:比如精神层面上的毁灭、无防备状态下被断离重要器官、进入无法新陈代谢的特殊环境等等……

    特殊体质、特殊功法、特殊技能……不同宇宙中的不同力量体系所产生的微妙相克,都有可能跨越战斗力的概念完成击杀。一个拿着猎枪的战五渣,只要在合适的情况下,也完全有可能杀死霹雳世界或拳皇世界中的强者。

    “哼……”弗利萨冷哼一声,瞪着远吕智道,“多说无益……眼下你腹背受敌,战斗力也是三方中最弱的,有什么资格在那里趾高气昂地教训我?”

    “嗯……的确,多说无益。”远吕智回话时,缓缓闭上了双眼。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其双眸的颜色……变了!

    “你们……”这一刻,远吕智的双眸中,竟流过了白色的数据流,“……一起上吧。”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