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59章 超次元乱斗(二十九)刀戟戡魔(中)
    “刀……和戟吗……”站在台下的苍,若有所思地念道,“当年,羽人非獍与燕归人,也是用天泣(神刀)和神叹(圣戟)的组合,战胜了那不可一世的异度魔君——阎魔旱魃。(”他顿了一下,“嗯……疯不觉和吕奉先同样是一刀一戟,而且同样是度与力量的组合,只是……”

    “只是……”一旁的左慈接道,“他们之间毫无配合,恐怕……”

    他这句恐怕所包含的信息,很快就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

    演武台上,身在半空的萨波终于有点紧张起来了。

    “这两个家伙……虽说战斗力都在我之下,但他们都能使出足以对我造成伤害的招式……”萨波暗忖道,“这样一来……我就得同时防住来自两个目标的攻击,很是棘手啊……”

    就这么琢磨了数秒后,萨波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

    下一秒,他便快冲回地面站定,然后,朝着封吕二人分别看了一眼,随即露出一声冷笑。

    这一瞬,封不觉思绪电闪,他从对方的神态和眼神移动的轨迹中……猜到了什么。

    “哈!”突然,萨波暴起难,扬手就是一气弹轰出,朝着吕布当胸打去。

    “哼……”面对这种攻击,吕布不屑一顾,他嘴角微动,根本连画戟都不提,仅是举臂一挥,便将那气弹打飞了出去。

    吕布的实力,显然与其他无双武将不在同一层次上……与其他投靠远吕智的武将不同,吕布没有接受“用魔气提升实力”的惯例。如果他接受了,那他在常态下的战斗力,很可能就比萨波还要高了。

    但……那种力量,并不是他所追求的。

    在《三国无双》的宇宙中,吕布一向是站在一个“被挑战者”的立场上与别人交手的男人。能让他感到愉悦的,就是那些强大的“挑战者”。这种心态……和远吕智颇为相似。

    可是……在远吕智出现后。吕布不再是那个见了谁都敢于俯视的武者了。有生之年,他终于见到了一个让他不得不仰视的存在。以吕布的性格,还有他对武的追求和自傲……这事儿肯定不能忍。

    当然了,不能忍也得忍了。吕奉先并非有勇无谋之人,就算他有时比较刚愎自用,但他并不是以卵击石的傻瓜。他认同远吕智的武勇,也承认对方比自己强,但他不会一直忍下去的……正如他所说,他从来就不是真心想投靠远吕智,他也从来不是一个甘于屈居人下的人。在其心中。一直只把远吕智当成一个对手、一个供自己追逐和越的目标。

    而如今,吕布已然和远吕智撕破脸了,他知道,无论自己是否已准备好……他和远吕智的战斗,都已近在眼前。假如最后自己死去,那也只能证明——他的器量不过如此。

    “杂鱼……你以为这种儿戏般的攻击就想伤到我吗?”打飞气弹后,吕布心头平添了三分怒火,他高喝道,“少看不起了人了!在对上远吕智之前。所有挡在我面前的阻碍,我都会毫不留情地予以击溃!”

    喝罢,其无双斗气又提数分,战斗力轻松破了两万。

    “哈哈哈……下等战士。还在那里口出狂言。”萨波故作镇定,摆出一副嘲讽的嘴脸回道,“对付你这种货色,用这种攻击自然已足够了!”

    话音未落。他已平举双臂,气弹连出,其双掌如两挺机关炮一般。连绵不断地吐出了数十紫色的气弹。

    “岂有此理!”吕布怒喝一声,持戟冲锋,完全无视那些气弹的攻击,径直冲向了萨波。

    因无双斗气和【飞将铠】的保护,萨波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到吕布分毫。

    眨眼间,吕奉先便已冲破气浪,杀到了对手面前。

    萨波见状,脚跟一跺,朝后方疾退而出,正好朝着觉哥所在的方向倒退平移而去。

    “果然如此吗……”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封不觉冷静地思索着,“呵……以他的智商,确实也想不到什么特别复杂的策略了……”

    萨波的计划,无非就是先去挑衅度较慢的吕布,诱使其动单纯粗暴的追击;随后,他就引着吕布……将度较快,但防御能力比较差的封不觉也卷入战团。一旦局面演变成混乱的三人近战,毫无配合可言的封不觉和吕布反而会成为彼此的累赘,以他们两人的性格,彼此“碍手碍脚”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打到火气上来了……“自相残杀”都有可能。

    乓——

    说时迟,那时快!

    吕奉先见萨波身形微滞,当即落戟一劈。崩山裂石之势,将在其正前方的地面和空气尽皆撕裂。

    萨波阴险一笑,侧身一闪,这道戟斩便略过他的身前,朝着封不觉飞了过去。

    “切……”觉哥啐了一声,也是脚下一点,横跳着躲过,“我说,吕将军,你砍的时候能不能注意点儿?这样会误伤我的。”

    “哈?”吕布抬眼瞥了觉哥一眼,“你还在这儿啊?”他若无其事地回道,“我不是早就说了,对付那个丑八怪……我一个人就够了。”说着,他又一次拉开架势,继续朝着萨波追去,“杂鱼都给我闪到一边去,否则……砍死你也是活该。”

    “呵……”封不觉遭对方恶语相向,却显得愈冷静(其实他一直挺冷静,外露的火爆情绪多半都是伪装),他面露微笑,箭步跟上,“吕将军,我得提醒你一下……”他用一种很古怪的口吻道,“不久后……你很可能还要和远吕智交手呢……”

    “嗯?”吕布闻言,身形一滞。

    “有些‘招式’……”封不觉见对方停下脚步,便知道有戏,于是接着说道,“……还是用在远吕智的身上,比较妥当吧……”

    “你……”吕布干脆转头看向了觉哥,经过与封不觉的几句对话,他也稍稍冷静了一些,“……好像知道些什么?”

    “喂!你们两个!还打不打?”这几秒之间,萨波已闪出去好远,他回头时却现对手没追过来,心里还真有点儿着急,“呵呵……是惧怕我萨波大人的实力,所以……”

    “你【哔——】的少废话。”封不觉用淡定的口吻讲了句很难听的脏话,头也不回地打断了萨波,“没看见人类在讲话么,你这蛤蟆精插什么嘴?”

    “蛤……蛤蟆精?”萨波听了这词儿,脸都绿了(虽然本来就是绿的),“可恶……你这战斗力二百五的……”

    “哦……原来是蛤蟆吗……”吕布也无视萨波的言语,低头沉吟道,“从看到他的脸起我就觉得像什么动物,经你这么一提醒……”

    “唔——”萨波气得浑身抖,咬牙切齿。他生气的原因,也不单单是因为受到了那两人的嘲讽,还有一重原因是……他也看出来了,自己的战术已被封不觉识破并化解了;退一万步讲……就算吕布再次受到挑衅,封不觉也不会跟着瞎掺和的。

    “好了,长话短说……”封不觉趁着这几秒的时间,又对吕布道,“吕将军,我对你的战斗方式、招式、能力等,都有所了解……不要问我为什么,你有什么问题,全都可以等打完了再问我。”他顿了一下,转头看向萨波,“我现在能明确告诉你的就是,这个家伙很强,你想在‘目前这个状态’下打赢他,必须跟我配合。”

    吕布眼神微动,心念亦是一动:“好……”他扛起画戟,挺身而立,“怎么个配合法?”

    “呵呵……”封不觉等得就是这句话,“听好了……”说话间,他已侧腰抻身,摆出了突袭的架势……(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