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57章 超次元乱斗(二十七)变身之威
    刀无极,是一个复杂的人。他既是刚正不阿、备受敬重的领袖;亦是城府深沉,隐忍坚定的野心家。他是一个在善恶两端徘徊的人,他所做出的功绩,不可否认,他所酿成的悲剧,亦无法弥补。

    一生功过,毁誉参半,救赎之路,有始无终。

    在他的宇宙,他已走完了自己那充满矛盾的人生。正如他自己所言:“我,不会求任何人原谅,也不会奢望自己有什么好的结局。”

    但在这里,他还活着。

    在这异空间中的刀无极,不再被使命所牵绊,不再受宿命之束缚,他无需伪装,也无需迷茫。

    打败远吕智,让时空恢复秩序,便是他如今唯一的目标……或许,也是他那救赎之路的终点。

    他,终于可以以一名纯粹的“刀者”之姿,举起刀来,与眼前的对手战斗。

    “哦?这次好像来了个挺厉害的家伙啊……”萨波目光微动,打量着来者。

    刀无极着一身黑红相间的【血海战袍】,外罩一套【刀龙战甲】,手持【荒豹雷刀】;其面相英武,黑长垂,一对赤红色的眸子,透出“叛龙”之威。

    “让我瞧瞧……”萨波口中念念有词,目光的焦点则已移到了探测器上,“战斗力……9o25……哼……比起刚才那五个家伙,确实要强一些。”他冷笑出声,“可惜……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弗利萨手下的这帮人,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迷信战斗力探测器上给出的数据。这应该与他们自身的实际情况有关,因为他们本身就是非常强大的外星生命体,所以他们的战斗力基本都维持在一个恒定值。想要大幅提升战力,只有通过“变身”之类的方式来实现。

    他们可不知道,在一个叫地球的地方,有个从那美克星流亡出来的怪胎创造了许多“气”的高阶运用法门,如“感知能力”、“远程探气能力”、“隐藏气息能力”等等。

    那些跟他学习过这些高阶运用的战士们。都可以在平时将气收敛到一个较低的值,仅在战斗时将气提升。这样做,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浪费,节约自身的能量。而这其中……最为天才的一名战士,已将这种法门运用到……仅在移动或出招的瞬间提升战斗力,在其余所有时间内都保持低战斗力水平。

    至于这个剧本中的诸多强者……

    因时空来源不同。他们的肉身强度、所使用的能量、以及运用的方式显然都和龙珠宇宙的人有所差异;在场的大部分人,都不是“战斗力恒定型”。因此,萨波用他们在常态下所拥有的战斗力去衡量他们的极限,显然是错误的……

    “我尚未出刀,你就觉得自己会赢?”刀无极面对对方的嘲讽。冷目而视,语带杀意地问道。

    “可笑……”萨波笑道,“我的战斗力在你的两倍以上,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吗?你知道仅仅一千点的战斗力,就是何等难以逾越的鸿沟吗?”

    这话他倒是没说错,战斗力的直观意义是不可否认的。别说一千的差距了,就是几百的差距都很夸张。以《龙珠z》的第一个篇章举例,当时的拉蒂兹。战斗力一千出头,而悟空和比克扒了衣服(是负重修炼服,请不要想歪)后各有四百多。两人加起来,满打满算也有九百左右……但,说句实话,要是拉蒂兹从一开始就认真应敌、痛下杀手,那他们俩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所以说,战斗力这个事儿……不能算简单的加减法。五十个战斗力只有五的农夫。难道就能杀掉战斗力两百多的龟仙人吗?这显然不可能……

    因此,萨波的自信。也是有根据的。就算一次性上来五个刀无极,他也有自信打赢。前提是他得在战斗伊始便全力以赴、认真应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面对萨波的问题,刀无极傲然如故,“我只知道……你的根基和招式,我都已见识过了,若没有自信斩了你,我也不会上来。”

    “哼……”萨波摇了摇头,似是失去了耐心,“果然……跟你们这帮在科技和实力上全都无比落后的家伙解释……也是在白费口舌。”说着,他就抬起一手,“你也给我去死吧!”

    轰——

    言毕,一气功波便从其掌心轰出,刹那间已击中了刀无极。

    “我说了……”下一秒,刀无极的声音,却又一次从光影中响起,“你的根基和招式,我都已见识过了。”

    “哪尼?”萨波闻言一惊,他未曾料到对方正中这一招后还能存活。

    说时迟,那时快……

    光影未散,刀龙已出。

    “雷宇破空!”

    刀过风荡,力劲千斤。

    凶横的刀气破空而来,直袭萨波所在之处。后者还未从惊讶中缓过神来,躲闪不及,只是本能地举臂去挡。

    嘭——

    气劲相击,一声闷响。

    虽未能躲开,但在自身战气和战斗服的双重保护下,萨波硬吃这招也无太大损伤。二人战力差距,可见一斑。

    “这家伙……是怎么防住……”此时的萨波还在纠结于对方是如何从气功波的攻势下存活的,思想不太集中,出于战斗习惯,他立即飞上了天空。

    刀无极则是乘势追击,踏尘临空,再起一式。

    “斩天神极!”

    萨波立身未稳,便见一股赤红刀气袭身而来,他当即爆气提,再朝上空攀升了几许,躲过刀芒。

    在度上,刀无极无疑是吃亏的,萨波比他快得多,甚至可以比他放出的招式飞得更快。于是……在下一个瞬间……

    “冲击波!”萨波避过攻击后,即刻出手反击。双手一并,便出一道光波。

    “喝~”刀无极旋身落地,其左手又祭出一把青绿色的妙玉邪刀,双刀共舞,凝招而。“皇极神暴!”

    【荒豹雷刀】与【影神刀】,一把刚猛霸道,一把邪威骇人,皆是不世之宝刀。刀无极以此二刀凝出涡状的刀气,化为气盾,硬撼萨波的攻击。

    轰——

    又是一次惊天动地的碰撞。擂台上光尘同绽,大地为之震颤。

    “刀无极功力雄浑,攻守兼备。而且……他的刀龙之眼(相当于刀龙血脉者的血继限界,开启之后可使自身实力越极限)已开,实力非同小可。以其根基和招式。或许确可以抵御住萨波那些外放的气劲……”台下的苍,又适时地担任起了解说的工作。

    “不……他输定了。”此刻,封不觉却说出了悲观的、且颇为惊人的言论,“而且……死定了。”

    此言一出,周遭的谋士们纷纷转头,用颇为不解的神色看向了觉哥。

    “疯兄……”苍疑道,“……何出此言?”

    “弦……”封不觉跟苍对话时的态度还是礼貌的,“依疯某愚见……刀无极确是很强的刀者。但比起罗喉、鬼如来、烨世兵权等人……还是差了一些。”他话锋一转,“当然了……这种比较,也只是相对而言。且并非我所推测之败因。”觉哥说着,又指了指擂台,“我认为刀无极必败的原因是……我看得出来,当前状态下的萨波,还留有余力。”

    “什么?”

    “什么?”

    “不可能……”

    听到这句话的人,全都露出了惊异之色。

    而封不觉的话。还没说完:“而我认为刀无极必死的原因则是……我感觉,以他目前的战力。很有希望将萨波的那份余力给逼出来……”

    嗡嗡嗡——

    觉哥话音刚落,演武台上又起一阵能量律动之声。

    霎时间。尘嚣中赤能乍现,刀无极刀尖一扬,极招即出。

    “皇霸千秋!”

    这霸气冲天的一招,正是一名刀者灵魂的体现。狂狷的刀气撕裂空气,冲向了空中的萨波,后者视线被烟尘所阻,避之不及。

    嘀嘀嘀——

    战斗力探测器上显示的战斗力数值,已然来到了一万八千以上。

    萨波错愕之间,蜷身作挡。

    但……这次,他却是不可能再保持无伤之体了。

    “唔呃……”刀气透体,痛彻骨髓,萨波遭“皇霸千秋”直击,胸中气血翻腾,不禁低吟一声,自半空降下……单膝跪地。

    “如何?”烟尘散去,刀无极傲然依旧,“还觉得你能赢吗?”

    “可恶……”萨波虽是受伤,但伤势并不算太严重,他喘了几口,便重新站了起来,“小看你了……”他顿了一下,说道,“你叫刀无极是吧?哼……我倒是很感兴趣,凭你的战斗力,是怎么顶住我先前那几波攻势的?”

    刀无极并没有隐瞒的意思,直言不讳道:“根基、招式、战甲。”

    他只回答了六个字……

    根基,便是他那深沉内敛、霸道雄浑的功力。

    招式,乃“皇极天斩式”,可攻可守,能化刀气为盾。

    至于战甲……自然是指那【刀龙战袍】。此物,出自“胡说八刀”与“火帽三丈”两兄弟巧手,以【邪天御武】(来自天外的魔神,御天五龙合力方能制服)尸身上的九百九十九片邪鳞缝制而成。外观以青绿色鳞片为主,佐以金色龙鳞为衬,绿色的披风以手工亮片镶成,雕工精细华丽。

    刀龙战袍具有绝对的防护能力,即使战袍未包裹至头部,但实际的防御范围却是从头到脚,任何刀剑兵器皆无法造成伤害。而在面对能量冲击时,战袍也同样具备极佳的缓解性能。

    “切……说了等于没说……”或许台下有些人能听懂刀无极的回应,但萨波听不懂,“呵呵……不过也无所谓,无论如何,我得夸奖你一下……”他面带微笑,从容念道,“虽然你的度十分糟糕,连刚才那些战斗力三千左右的家伙都比你更快。但……你的攻防能力着实强悍。以我目前的状态……想干掉你,恐怕是得付出一些代价的……”

    他的神态和话语,都让刀无极感到了一丝不安。

    而那些听过封不觉言论的谋士们,已不是“不安”了,直接就是“悲叹”了。因为……听到这儿。他们都已明白……封不觉说对了——萨波还有余力。

    “考虑到我之后可能还要和其他人打,在你身上耗费过多的体力似乎不太明智。”萨波的话还在继续,“哼哼……就让你见识一下吧,究竟是谁浅薄!”

    话至此处,他两腿分立,双臂一展。站成了一个“大”字。

    一秒后,但见萨波的身躯一鼓,整个人膨胀了一圈。

    他的躯干变得肥硕魁厚,四肢全都加粗了一倍,而他的脸……变成了一种如大头蛤蟆般的模样。丑陋不堪。

    萨波的变身,并未伴随炫目的光影,也无需去念拗口的咒语……他的变身可以说非常“朴实”。

    但这种看似简单的变化,却可以让他的战斗力……升到三万。

    “嗯?”刀无极神情一动,将手中双刀又握紧了几分。

    “呵呵呵……感觉到了吗?”萨波狞笑起来,“就算没有战斗力探测器,你也该感觉到了吧?和赛亚人那种毫无意义的巨大化变身(此处他指的是巨猿化,而不是变成级赛亚人)不同。我萨波大人的变身……能为我带来压倒性的力量。”他一边活动着脖子和手腕,一边说道,“现在……你还有自信斩了我吗?”

    刀无极……沉默。

    “呵……你一定很奇怪吧?为什么我会把真正的实力隐藏起来。”萨波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在打死你以前,我先告诉你好了……”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那张丑得让人无法直视的、呈梯形的大号儿蛤蟆脸,“要挥出真正的实力,我就得变成这副模样……这违背了我所遵循的美学,因为我憎恨丑陋的事物。所以……我已有多年没变过身了。”

    说话间,萨波已迈步向前。不动声色地靠近了对手:“也正因如此……逼我使出这招的你……休想活着离开我的视线!”

    这后半句话,他是吼出来的。伴随着吼声。其硕然身形已暴起突进。

    刀无极后撤半步,蓄势定立,用双刀迎上了对方的突击。

    乒乒——

    两声金鸣,两道冷芒。

    弹指间,气覆全身的萨波,便徒手将刀无极的双刃攫断。

    接着,他又使出了变身状态下的招牌招式……冲锋膝撞。

    只见萨波那粗若树干的、肌肉虬结的腿,就像木桩撞击城门一般,重重地顶在了刀无极的胸腹处。

    膝撞命中的刹那,刀无极的呼吸,便骤然停止……

    “咳——”

    一大口伴随着碎骨和内脏的污血从刀无极口中喷出,溅在了萨波那张狰狞的丑脸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萨波大笑起来,变身后,他那残忍暴虐的性格更加彰显无遗。

    还没等刀无极倒下,萨波又是一巴掌打去,将其拍在了地上,然后再接一脚高抬腿,将刀无极朝正上方踢起。

    “给我死!”萨波咆哮着抓住了被踢至半空的刀无极,用双手握住了后者的头颅,“死!死!死!死……”

    每道出一声“死”,萨波就用自己的头部撞击刀无极的头部一次。

    噗——噗——噗——

    很快,刀无极的双眼,就失去了最后一丝神采……

    “演武结束。刀无极,挑战失败。”报场雕像出声时,刀主席,已是死透了……

    闻声,萨波冷笑一声,抓着刀无极的头,将其像垃圾一样甩手扔了出去,而他这随手一扔的力道,就已将刀主席扔出了擂台的范围。

    “瞧……我说得没错吧。”封不觉这对《龙珠》剧情了如指掌的人,自是早已料到了这样的结局,“这就死了吧。”

    在气氛如此凝重压抑的情况下,他还用这种语气说出这种话,不禁让他身旁的很多人朝他投来了厌恶的目光。

    但……觉哥毫不在乎。因为,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

    “什么都不用说了……这种场合,还是由我亲自出马吧。”(未完待续)

    ...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