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48章 无双武斗会(十八)
    “下一场……由……卢卡尔.伯恩斯坦,对……本多忠胜。<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演武台上的胜负是一场接着一场,无论前一场胜负打得是荡气回肠还是索然无味,那负责报场的铜狮子雕像都是不会理会的。

    且不说擂台上的情况如何,就说那擂台下。

    若雨的战斗jié shu 后,封不觉就离开了演武台边,朝着那座印有规则的石碑走了过去。

    七杀和小叹就站在那石碑附近,见觉哥行来,小叹还挥手朝他示意了一下。

    “哦……演武台下不能私斗是吗……”封不觉走到石碑前,看到的第一条规则jiu shi zhè gè ,他随即就转头对七杀和小叹道,“唉……在台下弄死你们俩的计划就这么破产了啊……”

    “喂!当着我们的面就这么说出来了啊!”小叹惊道。

    “有什么不能说的,本来jiu shi 杀戮游戏嘛。”封不觉耸肩回道。

    “hē hē ……疯兄,你还是老样子。”七杀的fǎn ying 倒是从容,“虽然说话难听,但这性格却是让人讨厌不起来啊。”

    七杀比他们年长几岁,生活阅历自然也更加丰富。他明白,会当着你的面说出这种话来的人,并不可怕……相反,那种待人过分客气、擅巧言逢迎之人,才是需要提防的。

    “可惜啊……”封不觉自嘲地笑道,“绝大多数人,在了解我的‘性格’之前,就已经开始讨厌我了。”

    “你què ding 是讨厌而不是害怕么……”小叹适时地吐了个槽。

    “‘害怕’和‘厌恶’这两种情绪往往是有连带guān xi 的。”觉哥却是一本正经地接道,“我随便就能举出十几个例子来,比如……蟑螂、蛇、鼻涕虫、鬼魂、二手烟、具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大半夜在马路上飙车的富二代、摸底考试、突击测验、期中考试、期末考试、中考、高考、毕业论文……”

    “你què ding 你举出得这些东西是并列guān xi 么……”小叹虚着眼道。

    “而且……从‘摸底考试’开始……后面那几个的性质好像差不多啊……”七杀也是嘴角抽动着念道。

    “如果你们让他ji xu 说下去,他可能就会说‘截稿日期’之类的了。”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加入了他们的tán huà 。

    众人闻声转头,看到了正从数米外走来的花间。

    “我可是好久都没有拖稿了。”封不觉看着来人。露出一副很不爽的表情,“你还拿那个说事儿……不hé shi 吧?”

    “也只有你这种视‘拖稿’为常态家伙……”花间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觉哥,“才会把‘按时交稿’当成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切……”封不觉抬头四十五度,用不屑的语气念道,“不满意的话……你可以另请高明啊,我就这样儿。”

    “你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是吧……”面对觉哥这样的态度,花间也确实挺wu nài 的。

    “哦!对了,我差点儿忘了呢。”听到这儿,七杀忽然睁大了眼睛看着觉哥道。“疯兄,你是个作家吧?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你啊。”

    “啊……作家什么的……我可不敢当。”封不觉懒洋洋地回道,“我最多算是个作者吧……你也知道,咱们这种搞艺术的人都是很低调的,你千万不要崇拜我,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呃……从你这段话的内容到你说时的语气……有丝毫‘不好意思’的感觉么……”七杀干笑着回道。

    “有啊……你看我的表情多羞涩。”封不觉瞪着死鱼眼,大言不惭地回道。

    “行了,这位大哥……”花间向一脸尴尬的七杀投去一道同情的目光,“跟他扯下去……也只是徒损san值而已。”

    “那你走过来干嘛呀?”封不觉对花间道。“觉得自己san值太高了吗?”

    “我是过来看规则的,不行吗?”花间回道。

    “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zhun bèi 上去打。”封不觉这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其实包含了“试探”和“刺激”对手的两重意图。

    “呵……”没想到。花间对自己的策略被看破这点,完全没感到yi wài ,同时,她也很敏锐地察觉到了觉哥的意图。“想对我用激将法啊?谁理你……我jiu shi 不打。”她说着,上前两步,走到了石碑前。“有规定说……不打的人就不能看规则了吗?”

    “嗯?”七杀好像有点儿不理解花间说的话,他疑道,“这位美女……你不上台决斗的话,怎么才能完成主线任务呢?”

    “主线任务的内容本就模棱两可。”花间头也不回地接道,“再说任务栏里也没写……投降后就会被传送出剧本吧?”

    “嗯……言之有理啊……”七杀摸着下巴,点头沉吟道,“虽然主线任务的内容是 【赢得武斗会的shèng li 】,但这‘shèng li ’的概念究竟是什么呢……是成为最后的‘十名挑战者’之一,还是成功击杀远吕智呢?”

    “我觉得……无论是哪一种,其难度都非常、非常高。”封不觉接道,“相形之下,‘在武斗会jié shu 前把自身以外所有玩家全部杀掉’这件事……可能会更容易一些。而且……根据杀戮游戏的基本原则,只要成为最后一名生存的玩家,那就算是赢了,主线任务不完成也无所谓了。”

    “谈何容易啊……”小叹接道,“现阶段来看……在武斗会jié shu 、或产生某种变故以前,玩家之间几乎是不可能产生击杀的。想在台下动手,就必须有着‘在魔将们赶来之前杀光所有对手’的把握,如果做不到这点……比方说只杀了一两个人,魔将们就来了,那就功亏一篑……等于是在给他人做嫁衣。”如今的他,分析起问题来也是头头是道,“至于擂台上的击杀嘛……同样很困难。即使报场雕像正好报了两名玩家的名字,其中一方也可以通过认输来逃过一劫,根本不用打。”

    “说得不错,这剧本真正的难点就在这儿了……”封不觉双手插袋,踱步接道,“那条‘主线任务’,只是一个引子。它把我们引到了一个禁止私斗的、相对安全的环境里。在这里,玩家每一次被叫到名字后,都将面临一场十分危险的决斗。‘直接认输’确是一种绝对安全、且一劳永逸的渡过方法,但……根据鄙人的游戏经验,这种从明面上看就与主线任务存在一定冲突、又毫无技术含量可言的解决方法……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现在的我们尚不知道那种代价是什么……”说到这儿时,他特意看了花间一眼,随即再接道,“眼下,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jiu shi ……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成功地杀光其他的玩家。而在达成zhè gè 目的前,咱们每个人都得祈祷着……自己的名字不要被叫到太多次……”

    “嗯……”话音落后,聚在一起的这四人,全都低下了头,面露凝思之色。

    说实话,他们之间的这番对话,还有这种气氛……都是颇为诡异的。明明是各自为战、互为敌对的一帮人,却凑在一块儿热切地讨论着如何杀死彼此的问题。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他们每一个都对自己的实力和智谋有着相当的自信,且有着非常好的游戏心态。

    与此同时,演武台另一边……

    没有去参与那场讨论的若雨,则正在与风之痕交流着什么。

    他们俩都是言简意赅、惜字如金的类型,一般人就算站在旁边都未必听得懂他们在说啥。

    反正大概的情况jiu shi ……风叔正在指点若雨——双剑的正确用法。(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