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44章 无双武斗会(十四)
    “喝狂龙锁关!”狂龙一声笑被觉哥这句话惊得心神一震,理智又一次占领了思维的高地,方才的冲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冷静、快的反应。

    只见他身形一滞,转攻为守,操控逆鳞环绕周身。同时,他提劲一喝,朝四周绽出真元……一为试探敌踪,二为驱散那漫漫烟尘。

    “可恶的家伙……差点中了他的计策……”狂龙一边施为,一边思忖道,“这小子的根基、功法莫测,但看得出来……他并非是在最佳状态下与我交手的……他不断挑衅,就是为了引我与其决………”思索之余,其目光疾动,在周遭的光影中搜索着觉哥的身影,“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和他豁力搏命,正中他的下怀……”念及此处,狂龙心中已有了新的策略,“哼……其实他才是应该着急的人。我根本不必和他短兵相接……我只需选个视野开阔之地,稳守、牵制、消耗……待他的体力用得差不多了,便会急躁起来,届时我再激怒他,诱而杀之!”

    计策始定,烟尘亦散。

    狂龙的笑声再度扬起:“嚯哈哈哈哈……疯不觉,我还真得谢谢你的提醒了!”

    然而,他的笑声很快便戛然而止。

    “嗯?”狂龙环视四周,再观天空,赫然现……演武台上,只剩下了自己一人,“去哪里了?”

    这一瞬,擂台之下,已有数名修为极盛者,神色微变。其中……就包括了风之痕。

    “胜负已分。”风叔闭上双眼,沉声念道。

    话音未落,擂台上,惊变陡生!

    但见……一把菜刀,干净利落地扎进了狂龙的后心窝。狂龙一声笑。这修为卓绝的罪恶坑之,竟像是个凡夫俗子一般,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轻松地破掉了防御。

    封不觉用【其疾如风】、【动如雷霆】和【必须破防之刃】这三件物品,将这几乎不可能的事,变为了可能。

    “怎么……可能……”狂龙身形僵立,口吐鲜血。

    “我说过了……你很聪明。”封不觉的声音,自狂龙身后响起,“对付普通人,一计可算之;对付自作聪明之人。则需要双重陷阱;而对付你这种真正的聪明人……至少要布下三重的算计……”

    说话间,觉哥又把菜刀往前顶了几分,将狂龙的心脏进一步绞碎:“拖延,激怒,提醒……种种反复无常的战略……全是为了这一击。”

    “你……”狂龙几已说不出话来,他的震惊和恼怒……也已过了语言能诠释的范畴。

    “决?还是拉锯?这个被你推翻又重拾数次的问题……本身并不重要。”封不觉接道,“重要的是……你又一次去思考了这个并不重要的问题。”他邪异一笑,“呵……就在你第三次改变想法的过程中,你选择了‘等’。你在等烟尘散去、等我现身、等着我来进攻……因为经过刚才的交手。你自认对我的身手已有了一定的了解,你认为我不可能做到眼下的这件事。而这……是你此战所犯的最大错误,也是唯一的错误。”

    “咳……”

    觉哥话至此处,狂龙已然跌倒在地。这位恶,如今只剩下一口气了。

    “嗯……”这时,封不觉抽回菜刀,看着对方。露出了同情的眼神,“唉……你我也算交手一场,既然你都快死了。我似乎也该说几句好话安慰你一下。”

    他停顿了半秒,话锋一转:“我长话短说吧……两件事……其一,我准备把你的眼球挖出来吃掉。其二,你就算死了,也是见不到你阿姐的!哈哈哈哈哈……”

    说这句话的时候,封不觉的表情由悲转喜,直至癫狂地大笑。

    而狂龙一声笑则是被这番话给活活“补刀”而亡,死不瞑目。

    “演武结束。”狂龙咽气的刹那,报场雕像的兽吼又起,“胜者,疯不觉。败者,狂龙一声笑。”

    封不觉没有食言,在雕像出声之际,他已经收好菜刀,并换出了【贝尔的日常小刀】,开始挖对手的眼珠子……

    见此情景,擂台周围的正道人士们或是侧目、或是惊异、或是怒目而视、或是摇头叹息……就连一些以残忍著称的反派人物、以及那些亦正亦邪的角色,也都露出了凝重或厌恶的神色。

    “我勒个去……有必要做到那个地步么……”台下的七杀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台上的觉哥,低声念道。

    “觉哥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目的……”站在一旁的小叹闻言,当即接了一句,“……但具体目的是什么……恐怕不是我等正常人可以揣测的。”

    “要说有什么目的的话……”七杀转过头,虚着眼对小叹道,“我个人觉得,有三种可能……”

    “哦?哪三种?”小叹好奇道。

    “第一,他有虐尸癖;第二,他有食尸癖……”七杀很严肃地接道,“第三,他想以这种方式来威慑台下群雄……为自己能在下一战中使出某种阴招做铺垫。”

    “嗯……”小叹听到这儿,觉得七杀的分析还真靠谱,于是他若有所思地接道,“我估计……第三种的可能性略高一些吧。”

    “喂喂……前两种假设明显是开玩笑的好不好……”七杀看着小叹那认真考虑的表情,冷汗都下来了,“难道你们的疯团长真的曾经表现过某种虐尸倾向吗?”

    “呃……”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小叹稍稍愣了几秒,这几秒间,他眼前闪过了无数画面觉哥暴力搜尸、觉哥鞭尸、觉哥从尸体的体内取出装备、觉哥用尸体补充蛋白质等等等等……

    “经你这么一说……”数秒后,小叹念道,“我好像现了什么……”

    二人说话间,封不觉已经把狂龙的眼珠子挖出来。

    取眼后,觉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揪住眼球后面的肉筋,像是提樱桃一般,将那对招子举过了头顶……然后,他一仰脖子,把嘴张开,将那对眼球搁进了嘴里。

    “咕……”目睹这一幕的花间都快吐了,“恶心死了……”她的评价很中肯,台下的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

    但若雨,竟在此刻露出了一丝冷笑:“呵……确实像他的作风。”

    与此同时,演武台上的封不觉已经开始咀嚼那俩眼珠子了。因为小刀上有“切掉头就可以吃了”这个特效,他并不担心自己会吃坏肚子。只见他一边吃着,一边还露出那种“细细品味”的表情。看着从其口中飚射而出汁液、鲜血……观众们只觉百爪挠心、浑身毛……

    其实,觉哥此举的目的还是挺明显的……

    先,正如七杀所猜测的,他是想借机威慑一下其他的参赛者,为自己接下来的战斗争取到一定的优势。虽然在场这些强者们绝大多数都心性过人,但在观看了如此变态的行为后,他们的内心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点影响。哪怕这种影响微乎其微,也是封不觉乐于去施加的……

    其次,封不觉借着那蹲下身去取眼球的几秒钟,不动声色地搜了一下狂龙一声笑的尸体。对方毕竟也是个强力npc,觉哥估摸着……狂龙身上那些武器、防具、以及那神器【锐感之缨】,怎么着也该是“完美”级之上的装备。若能入手的话,那可就赚翻了。

    可惜,其搜尸的结果是……一无所获。很显然,系统是不会让玩家们在这个武斗会上靠着“捡尸体”家致富的。

    另外,觉哥的举动还有第三个目的,那就是……他确实想吃点生存值回复剂之外的东西来回血。

    众所周知,狂龙生前最喜食人眼球,这正好给了觉哥灵感,故而才做出了这件很讽刺的事情……

    …………

    “下一场……”

    封不觉走下演武台后,狂龙一声笑的残尸仍倒在场上,无人去管。

    报场雕像自然也没去管他,只是接着宣读道:“由……妖溺天,对……似雨若离。”

    此言一出,演武台上空,风云陡变。

    那本已凝重的雷云,忽然出了连绵的隆隆之声,好似一阵低沉的哀鸣。

    不多时,天空中便飞下一道道色彩斑斓的邪灵怪影。

    这帮怪物一现身,便如一群饥饿的蝗虫般……径直扑向了狂龙的尸体。

    接着,便是腥风血雨,骨肉横飞……

    眨眼之间,邪灵们已将狂龙的尸体啃食殆尽,并飞回空中,盘旋起来……

    下一秒,演武台下……一道人影,飘然而起。

    “五浊恶世,六罪度灭,妖浪咒海,吞没菩提。”

    诗号扬,邪影现。

    但见,一名唇红面白、双目紧闭的僧人飞上台来。

    他有着白色的长、阴柔的容貌、似妖似佛的气质……

    说他是僧人,是因为他身披金红相间的灭劫袈裟,右手持一串佛珠,左手持一杆妖氛杖。要是没有这些出家人的物件在身,那他基本就是个比较美型的人形妖怪……

    “不可大意。”妖溺天现身擂台之时,风之痕又开口说话了。这句话,无疑是说给似雨听的。

    “多谢前辈关心。”若雨闻言,应了一声,随后上前一步,翩然跃起,踏上擂台。

    其身影未至,诗号已出

    【落花似雪染孤影,密雨萧然敛月明。心若凝,叹疏离,倚剑独饮莫问情。】(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