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43章 无双武斗会(十三)
    话分两头……

    演武台上恶战在即,古志城中亦是暗流汹涌。

    但说那平清盛化作魔气返回魔城,刚入城门,便遇上了死对头。

    “那边的大叔。”一个柔媚的女声,忽地出现在了平清盛的侧后方,“最近……你好像很忙啊。”

    平清盛无需回头,便知说话这是谁,所以他只是低声冷笑:“哼……你在监视我吗?”

    “呵……”妲己妩媚一笑,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上前来,绕到了怪僧的正面,“我对你这出家人可没兴趣,要监视的话……我情愿去监视周瑜或者浅井长政那样的帅哥。”

    这《无双orochi》系列中的妲己,乃是一妖狐所化。她头戴华丽的月冠头饰,一头紫编成数条长辫、分垂两肩与颈后;其容貌娇艳欲滴,青春永驻,还有两只尖尖的狐狸耳朵从丝中探出;她的身上穿着一套束体小衣,凹凸有致的身材让人尽收眼底,双腿则是挺前卫地穿了细丝网袜,手臂和腰际都缠有轻纱长绫。其脚上无靴,一对狸足直接外露。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平清盛可不会被妲己牵着鼻子走,他一阵见血地点破了对方扯开话题的意图。

    “平清盛,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妲己闻言,神情骤冷,刚才还宛如少女撒娇般的声音和口吻,即刻变成了女王音。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平清盛缓缓转头,逼视着妲己的双眼道,“那本座不妨直言……”他抬起一手,掌中魔气翻腾,“你派来监视我的人,已被本座‘处理’掉了……以后你若还想派细作来监视我,最好找个精明点的……”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妲己学着对方的口吻,毫不示弱地回道,“那你不如自己告诉我吧……你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呢?”

    “本座要做什么,无需向你汇报。”平清盛这答复的意思也可以这样解读——没门儿。

    “哼……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吧。”妲己道,“啊~”她又恢复了那柔媚、慵懒的语调,“要不要去告诉远吕智大人呢。”

    “你觉得远吕智大人会在乎吗?”平清盛接道,“如果你真这样认为,那我只能说……你这自诩的‘心腹军师’,也不过如此了。”

    妲己闻言,怒火陡升,杀气毕露:“臭和尚……最好别让我抓到你企图背叛远吕智大人的把柄……”她说这话时,已是咬牙切齿。

    “背叛……”平清盛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你不觉得……向远吕智提出‘武斗会’这种建议的你,才更像是个心怀叵测的叛徒吗?”他阴沉地念道,“虽然本座也相信,远吕智大王不会输给任何人,但你这是自找麻烦和威胁的提议,究竟居心何在呢?”

    “呵……”妲己冷笑一声,“跟你说了也是白说……”说着,她转过身去,在临走前,才道出了自己在此等候的真意,“总之,你不在城里的时候,远吕智大王说有事要召见你……跟我走一趟吧。”

    …………

    “有没有搞错……”

    再观武斗会的现场……封不觉在听到报场雕像的宣读后,可谓郁闷无比。

    “老子才刚来,屁股还没坐热呢……就报我的名字了?”他这话说得没挑儿,因为他真的是坐在地上的。

    觉哥坐下的理由很简单,与悲灵战斗后的损伤尚未完全恢复,坐着能比站着恢复得快些……

    “真他喵的……”封不觉扫了眼游戏菜单,沉吟道,“生存值65,体能值2o21,灵力值1o2……嗯……”他咬咬牙,走向了演武台,“用这种状态和霹雳世界的人斗……不太妙啊……”

    “且慢!”这时,忽有一人高喝一声,纵身一跃,上了擂台。

    但见那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若重枣,唇若涂脂,凤眼生威,卧蚕似雾。他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系一条狮蛮腰带,穿一双刺麒麟间翡翠云缝锦跟靴,手持青龙偃月刀……

    有道是……壮志威风千古在,英雄气概万夫奇。堂堂庙貌人赡仰,忠勇惟君更有谁?

    这位上台的无双豪杰,不是关云长,还是何人?

    “诸位……”关羽环视擂台四周,朗声说道,“死者为大,先让我将他们二人带下台去,再……”

    “噗咳……”

    就在这一秒,突然……趴在台上的黑铁阵介吐了口血,咳嗽了一声,随即用一种不太友善的语气念道:“你说谁死了?”

    “唔——啊咳……啊咳……”

    两秒后,橘右京也是吐出一口老血,念道:“我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

    “呃……”关羽都愣了,心道,“原来你们都没死啊……”

    关二爷毕竟忠义无双,甭管这两位死没死吧,他上都上来了,那就扶一把呗。于是,关羽单臂一攫,将这两位吐血剑客(他们出场时,咳嗽和吐血的镜头极多,但从来不是都不是因为被人砍的,全是痨病的错)分别夹在腋下,挟下了擂台。

    他方才走出十米左右,便有四人围了过来。关羽看了一眼,现其中有三种熟面孔,而剩下的那位陌生人,是一位打扮怪异的年轻姑娘。

    “关将军,小女子略通医术,方便的话,让我来看看他们吧。”花间有模有样地朝关羽作了一揖并言道。

    “嗯……”关羽还在犹豫之际……

    正义三人组已话了:“关羽大人,请放心吧,花间大人是十分可靠的伙伴。”

    “不错,我的脚伤就是拜恩公所治,其医术可谓枯骨生肉,妙手回春。”

    “关羽大人,我帮您把他们放下吧。”

    “原来如此……”关羽还是很信任眼前这三位中二青年的,既然他们都说花间值得信赖,那应该没问题。

    于是,花间便开始着手治疗那两位已被淘汰的剑者……

    她在这个剧本中的策略,想必各位也已看出端倪来了……花间知道,拼正面实力,她这刚到四十级的医疗专精玩家,肯定不是其他人的对手,想要靠打斗进入武斗会的最终名单,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的计划是“借势”,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地获得npc的帮助,待局面有变,她就能觅得胜机……

    “哦……她是想借助npc的力量和我们对抗吗……”在这段小插曲过后,踏上擂台的封不觉,不禁朝花间那边望了一眼,心道,“很正确的选择……这可能也是唯一一种可能让她获胜的策略了,要是我也会这样做的。”

    就在觉哥分心思忖之际,他的对手,已从其对面跳上了演武台。

    “哈哈哈哈哈哈……”狂龙一声笑刚一现身,便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怪笑,并用蕴含着内劲的嗓音沉声吟道,“试问天下谁为狂?唯吾傲视武林空。一笑翻动江湖浪,狂龙出关堪称王!”

    诗号诵罢,身形已定。

    狂龙一声笑一头绿,鬓间长垂至胸前,脑后的丝则缠成一条巨鞭,宛似龙尾。他的际线和赛亚人王子有几分相像,似秃非秃,鼓起的眉骨、脸上的绿色怪纹和下巴上的髯须,都让他显得面相凶恶。

    穿戴方面,他身穿白袍,外披黑衣,衣服上还点缀着许多绿鳞般的色调,其兵器“逆鳞”就背于身后,乃是一条带牙刃的锁链。

    “呵呵……诗号不错嘛……”封不觉默默戴上了【笑面】,干笑一声,说道,“担得起一个‘狂’字。”

    “哈哈哈……”狂龙又笑了几声,“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对我评头论足?”

    “你连我都不认识,还在那儿得意洋洋,笑得跟个人妖店里的欧巴桑一样……”封不觉绝不会在对喷上输给任何人,“……你说你究竟是蠢还是贱啊?小龙龙~”

    “嗯?”狂龙的笑意已止,转上眉梢的……是怒意。

    “当然了,你我都心知肚明……你不蠢,非但不蠢,还很聪明。”封不觉道,“所以……我那问题的答案便已呼之欲出了。”

    “哈!哈哈哈哈……”狂龙又一次笑了,但这次的笑,和先前的意味完全不同,“你好像很了解我?”

    “还可以吧。”封不觉应道,“要总结的话就是……你是个姐控,但你姐很不待见你。你的一生都在纠结于这段变态的畸恋,你做的一切其实充满了矛盾;作为一个骨子里极度理智的人,你却选择了疯狂,因为某种程度上的疯狂可以让你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减轻内心的痛苦。于是,你在给自己制造痛苦和自我满足的双重极端情绪下练就了一身装疯卖傻的本领,并酿成了一个又一个损人不利己的悲剧。”

    “疯不觉吗……”听至此处,狂龙一声笑露出了肃然之色,“好,我记住你的名字了。”说话间,他的手,已伸向了身后的“逆鳞”。

    “什么叫记住我的名字了?你当自己是弃天帝么?”封不觉用懒洋洋的语气回道,“像你这种货色,本大爷一秒钟能放倒二十五个,你趁现在认个错,顺便再认个输,没准我还能饶你一命。”

    “哈!”狂龙狞笑,欺身而上,“小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拖延时间么!”

    话音未落,寒芒已至。

    封不觉足下轻点,旋身避让。以零时差演算之能,闪过这一招,并不算难。

    “故弄玄虚是无用的。”狂龙的下一招,紧随而至,“你若真比我强许多,何须与我说这许多废话!”

    铃铃——

    锁链颤动之声,带出带出又一轮攻势。

    牙刃旋飞而来,刃势破风乘浪,呈弧形将觉哥周身大半的范围掩杀其中。

    “切……这样嘲讽他也没失去理智……”封不觉一边跃起,一边轻声嘀咕道,“果然……装疯之人,其实才是最清醒的。”

    “上去了是么……”狂龙见觉哥腾至半空,嘴角微微上扬,“那就好办了!”

    头戴锐感之缨(能加强五感,让思绪条理更加清晰的神器,不过带上后会让人心智大受影响)的狂龙,比起开着【鹰眼视界】的小叹有过之而无不及。战斗中,他可处处料敌机先。

    “惊龙狂斩!”

    面对跃起的封不觉,又疯又狂的刀式,如邪龙飞窜,冲天而起。

    “太天真了!”封不觉大喝出声,这场战斗中,他在挑衅方面可谓不遗余力,“!”

    与【岚脚】相同,封不觉通过反复实践,使【月步】也衍生出了各种用法,比如眼下这一招,就是通过连续三次的高折跃,使整个人沿着之字形轨道突进的技巧。

    “究竟是谁天真?”狂龙的实力和战斗才能也绝非等闲,他一看觉哥的动向,便知对方想以攻破攻、反杀下来,因此,他立刻挥袖一抖,操控天上的锁链扭动,布出一张链网,拦在了觉哥的推进路线上。

    “不让过是么……”封不觉见状及时收势,于空中再次折跳,“那我就不过来了,送你两件礼物玩玩儿!”并从怀中取出了两枚手雷,朝狂龙扔了过去。

    那两颗手雷穿过链网的空隙,坠向了狂龙的身畔,后者虽不知这俩是啥玩意儿,但大概也能猜出是某种攻击性的武器,故而……

    “喝——”狂龙纳元一吐,怒催凶招,“狂龙鬼啸!”

    无形威能,似斗笠状兜向半空,在接触手雷的瞬间,冲击之力将其轰然引爆。

    轰——轰——

    炸响,带出一片碎裂的铁片,扬起漫天迷濛的沙尘。

    这一瞬,两名阴险的狂者,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情……出暗器。

    叱叱叱……

    凌乱的异响,流窜的光华。

    狂龙一声笑低喝一声,身上的绿色鳞甲崩出数十道绿芒,朝上空飞掠而去。

    封不觉也是轻喝一声,祭出死亡扑克,【追魄】特效登时动,百道金芒向敌人冲袭而下。

    一时间,两种颜色的能量在空中交错相击……势如雷,奔如电,半天散落万点星。二人周围近百米的范围,都被卷入了一场混乱的光爆之中。

    “哈哈哈……你这小人!想暗算我?”狂龙疾退数丈,一边操链格挡,一边厚颜无耻地骂道,“你身上的暗器还真多啊,先是那两个会爆炸的玩意儿,后又有这些金色的流光……”

    “你说什么?我哪里用暗器了?”要比脸皮厚的程度,封不觉可不会输,“我刚才那招叫北斗手雷拳,现在这招叫追魄,全都是光明磊落的远程攻击,何来暗算一说?”他话锋一转,“倒是你……用那种拉出一橛子屎的声音闷哼一声,悄悄对我放出了那么多暗器,这种龌龊的行为实在是太难看了。”

    看着这两位在擂台上的表现,台下的其他参赛者们纷纷汗颜,正可谓一山更有一山高,一坑更有一坑深……这两个集疯、狂、阴、狠于一身,且恬不知耻的实力派选手,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还‘北斗手雷拳’……你跟贾基(北斗神拳门下排行老三,是一门中实力与人品都最烂的弟子)学的么……”就连小叹都忍不住在台下吐槽一句觉哥。

    “想用说话来试探我的位置吗?看来你的目力不行啊,疯不觉!”台上,狂龙又一次洞悉并揭穿了觉哥的意图,他说这话时,不断地移动着,使自己的声音忽左忽右,忽前忽后,飘忽不定。

    “你在跟我说话吗?”空中的觉哥则是拿出了变声器,将声音调成了练峨眉(狂龙一声笑的姐姐)的状态,模仿着霹雳口白的声调说道,“小龙龙?”

    光影烟尘之中,突然传来姐姐的声音,让狂龙心中一震。

    以往,从来都是狂龙在战斗中利用别人内心的弱点去扰乱、激怒、乃至玩弄对方,以操控战局。但今天,他遇到的是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人——疯不觉。

    情报层面上的优势,使觉哥成为了这场战斗的主控者,狂龙,反倒变成了被玩弄的人。

    “啊——”一息过后,狂龙怒了,真正的愤怒,他知道,那声音是对手模仿的,他的阿姐绝不会用那种语气和自己讲话,“你这可恶的小子!我要你死!”

    “哈哈哈哈……”封不觉那癫狂的笑声传来,而他所用的,依旧是练峨眉的声线,“我已经死了,小龙龙,是你害死的,还记得吗?”

    “给我去死!”狂龙暴喝一声,纵身而起,抓起逆鳞之刃,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怎么了?把至亲至爱之人害死的感受如何?”封不觉心知对方上钩,当即开启【】,月步连踏,只退不挡,口中言语,句句如刀,“遗憾吗?痛苦吗?悲伤吗?不甘吗?”

    “啊——”狂龙的度也跟着加快,其杀招【】已蓄势待,只能追近对手,极招便出。

    “哦,对了……”这一刻,封不觉忽然收起了变声器,用自己的声音问道,“你不觉得……自己有些冒进了吗?”

    他的这句话,貌似是一种善意的提醒。

    但这话传入狂龙耳中,却如同催命的恶言。

    当一个人在战斗中提醒他的对手时,很显然……他已胜券在握。r1152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