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41章 无双武斗会(十一)
    待王叹之捡回了【钛合金金华火腿】后,他与剑君、赵云三人,便跟着平清盛一同过桥了。/

    伊达虽是显得有些不快,但也没有再加阻拦,毕竟那怪僧是他的上司,而且……他也已经见识过小叹的实力了。

    就这样,该剧本中的六名玩家,已有四名,成功进入了古志城下的结界中,算是迈过了武斗会的门槛。还有一人,即【悲灵笑骨】,已然阵亡。

    剩下最后一个还在外面漂着的……就是封不觉了。

    …………

    十五分钟后,仍是在这座古志城正门的铁索桥前,又有一丛人影,浩浩荡荡而来。

    “嗯?”伊达遥望前方,口中念道,“又来了一批吗?”

    他口中的这“一批”,足有十余人,来自各个时空的强者都有。

    拳皇世界的有五人……

    其中四人分别为:“息吹之岚”高尼茨、“命运之炎”克里斯、“狂稻雷光”夏尔米以及“干枯大地”七枷社。这四位,皆是能够通过自身意志操控自然现象的强者,被称为“大蛇四天王”,即“大蛇八杰集”中较强的四人。

    还有一人,。他是kof系列登场次数最多的波ss,职业设定为黑市军火商人,同时也是天才格斗家。他拥有天才的格斗意识和格斗智慧,可将对手的格斗奥义吸取,并瞬间领悟,化为己用。作为该系列的元老波ss……他无疑是玩家们在街机厅时代的最初梦魇。

    然后,是来自无双世界的武将四人……

    他们分别为:“古之恶来”典韦,“东吴斗将”甘宁,“万人敌”张飞,以及“鬼之平八”本多忠胜。他们是分别来自无双四大势力的级猛将,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偶像派。武力上来说……也是越丑的越狠,像赵子龙那种帅哥和他们哥儿几个肛正面肯定是没什么胜算的。

    接着,还有来自霹雳宇宙的两人……

    一位,是享有“一骑当千”之称的东瀛无敌神话,“军神”源武藏;而跟在源武藏身旁的,乃是有着“东瀛第一美少年”之称,容貌姣好胜过女子的莫召奴。莫召奴的出现,可谓拉高了他们这队人马的“平均颜值”,还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凸显了旁边那四位无双猛将的凶恶程度。

    最后,在这群人之中……还混着一个奇怪的家伙。他身着一袭紫色长西装,脸上戴着一个【笑面】,双手插袋,不动声色地行在队伍中间。

    “切……让道让道。”待那帮人靠近后,伊达扫了他们一眼,便下令身后的士兵们放行了。

    那十几人也没有和伊达讲话,只是默默地过桥。

    伊达看着眼前的人6续走过,本来也没什么反应,但忽然……他看到了人群中的封不觉。

    “桥豆麻袋!”伊达当即高声爆了句日语。伸手指着觉哥道,“你给我站住!”

    封不觉闻言,身形一滞,转头应道:“你是在叫我吗?”

    “废话!当然是叫你了。”伊达径直朝觉哥走去。并在其面前一米处停下,“你是谁啊?”

    “哈?”封不觉回道,“连我你都不认识啦?”他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确是一绝,“我是魏延啊!”

    “嗯?原来你是魏延?”人群中的张飞听到这句。还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我说……大叔……”走在前方的克里斯捂脸摇头,对翼德叔念叨了一句,“您能别添乱了么……”

    “你当本少爷是白痴么?”伊达也不是好糊弄的。他立刻对着觉哥喝道,“我又不是没见过魏延,你全身上下除了戴面具这点以外,和魏延有半点相似么?而且你戴的面具和他的完全不一样啊!”

    “啊……其实是这样的。”封不觉很平静地回道,“前一阵子啊……主公吐槽我的型像黑人说唱歌手、穿着像兽人露底狂、体态像cos猩球崛起、招式像忍者神龟、说话像自闭症患者……我心想,自己怎么着都是个将军,有字有号的,就算不会吟诗作文,认识的字儿也不少,那就算是半个文化人了吧……老是以那种形象示人,确实不太好。于是,我就去理了个,换了身衣服,治好了罗圈儿腿,跟军师学了半个月rap,顺带减了个肥。”他顿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脸,“以前那个面具和现在的造型不太搭了,所以我就买了个新的。”

    “骗谁呢!”伊达都惊了,他还是头回见到有人能如此气定神闲、长篇大论地说谎,“你到底是谁?”

    “唉……疯兄,我看还是算了吧。”走在一行人最后方的莫召奴接道,“我早就说过,行不通的……”

    “疯兄?”伊达闻声,狐疑地看向了觉哥。

    “什么疯兄?”封不觉继续装傻,“请叫我魏将军,或者文长。”

    “你小子……”伊达头上青筋暴起,双拳紧握,“是故意想耍我么……”先前与小叹一战,他就已经积压了不少火气,这会儿被封不觉一瓢滚油浇上来,自然又燃烧了起来,“快说!你到底是谁?要不然本少爷现在就砍了你!”

    “好吧好吧……”封不觉眼看“蒙混过关”之计失败,便启动了“b计划”。

    这个计划呢……简略点说是“b计划”,完整点说,就是“装b计划”。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觉哥说着,向后大跳一步,挺直腰板,摆好姿势,念道,“我就大慈悲地回答你!”

    “我们可以先走吗……”走在最前方的高尼茨头都没回,就已经知道觉哥要干嘛了,所以他只是闭着眼睛,沉声问道。

    “唉……”源武藏长叹一声,“罢了……反正已经听过一遍了,再听一遍也无妨……”他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反正我们已经受过一次精神污染了,再来一次也不会掉san值了。

    “让你报个名字而已……你究竟想说什么……”伊达也觉得情况不对,看觉哥那架势。仿佛是要来一段儿评书的样子……

    “听好了……我乃是!”封不觉摘下面具,口若悬河,激流急泻,“泰山顶上一青松,挺然屹立傲苍穹。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

    他才开了个头,就把在场的所有魔兵魔将都给镇住了,很显然,远吕智麾下的这些家伙,全都没看过《沙家浜》。

    “有道是……笑望沧溟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觉哥的叙述还远远没完,“三界之内,六道之中,威名赫赫,妇孺皆知……”

    “你是……疯不觉?”

    万万没想到,觉哥的贯口才开了个头,伊达就打断了他,并用一种蛋疼的神色、试探的语气。问了这个问题。

    “诶?”觉哥也是愣了一下,“原来你认识我啊?”

    “呼……”伊达长出了一口气,“还真是你啊……”他朝天翻了翻白眼,“我以前没见过你。但……我曾在远吕智的口中……听说过你的名字、诗号、和一些事迹……”

    “什么?”封不觉奇道,“我都这么有名了啊?”

    “这就是所谓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吧……”

    “果然是恶名远扬,妇孺皆知啊……”

    “话说……我们为什么会答应帮这家伙混入武斗会的?”

    “不知道……但总觉得和这种人成为敌人会很糟糕……呃……想想就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伊达还没回答觉哥的问题。他周围的那帮“同伴”却已做了这样的一番交流……于是,连那些在桥头打酱油的魔兵们都纷纷向觉哥投来了鄙视、厌恶的目光。

    “总之……”伊达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他退后了半步。才道,“既然你是疯不觉,那……你就进去吧……”他还是个挺实诚的人,不忘补上一句,“我可不想和你交手……”

    作为一个可以被魔王无限复活的、连死都不怕的人,他却不愿意和觉哥有过多的瓜葛,可见……疯不觉在多元宇宙中的名声……确实很有问题。

    “哦,那好吧。”而觉哥本人却是对身旁所有人的反应都不以为意,只是耸耸肩,接道,“早知道我在这儿也那么有名,我就不用装成别人了,亏我还谋划了那种足以乱真的伪装。”

    “乱个毛线的真啊!谁会上当啊!”伊达很想这样吼上一句,但他还是忍住了,比起和觉哥扯上关系……他觉得,还是压制住吐槽的比较理智。

    …………

    同一时刻,古志城下,武斗会擂台处。

    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一个宽阔的擂台上上演着。

    其实……远吕智所举办的这次“无双武斗会”,早在几天之前就已经开打了。

    擂台只有一个,没有所谓“预赛、复赛、决赛”之分。比赛的形式很简单,每一场,由“报场雕像”随机通报两个名字,然后被叫到的人就上台一战,战斗没有时间限制,战至一方死亡、认输或失去战斗能力便会结束。分出胜负后,胜利者可以下台休息,等待下一次被叫到名字;而失败者,不会再被叫到,不过他们仍可留在此地观战。

    以此类推……直到剩下最后十人时,远吕智便会亲自驾临,然后来一场1v1o的大决战。

    至于报场雕像通报名字的原则、规律等等……没有人知道;那个狮子头铜雕的功能就是在每场战斗过后,宣读一下结果,随后就会报出下一场的对战者,并宣布开始。

    在这场大会中,每一个通过桥梁、来到擂台旁的人,都至少会被叫到一次。如果自觉实力不济,迟早会被淘汰的,可以在被叫到时直接认输。

    当然了,大多数来到这个会场的人,都不会那样做的。作为各自时空中的顶尖强者,哪个没有几分傲气?虽然大家的最终目的都是打败远吕智,但孰强孰弱,不试一下……怎会知晓?

    在这个时空里,角色的强弱本就是很难讲的,按理说。像【蛟】那样的大众脸魔将,怎么可能是剑君十二恨的对手?霹雳世界随便来个三流龙套都能秒了蛟才对。然而……在这里,一些不起眼的龙套,却很可能和那些人气角色不相上下。

    所以说……与会的强者们,多半是抱着“切磋,论武”的心态来的。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能不能留到最后……每一场战斗的胜负,都是未知数。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抱着上述这种心态来参赛的。人群中,也有许多心高气傲、唯我独尊的人物……他们在自己的宇宙里,就担当着和远吕智差不多的角色。这帮家伙可不管什么时空错乱、生灵涂炭……他们之中。有些是看不惯远吕智的嚣张行径,准备过来教魔王做人的;还有些是单纯的嗜血嗜战,为战而生,为战而来;另有一些是只顾追求自身修为境界的武痴,世界变成怎样都好,他们只想着找高手来试自己的器量……

    简而言之,这场武斗会……正如魔王所预期的那样,很有看头。

    “那个就是武斗会的擂台了吧?”来到擂台外数百米的范围时,小叹指着远处的高台问了一句。

    “没错。”走在小叹、剑君和赵云前方的平清盛回道。“此乃本座亲手打造之……无双演武台。”

    他口中这“无双演武台”所处的平面略高于无双原的地面,整体呈正圆形,半径达到两百米。擂台本身的材质和荒原上的石头并无区别,不过每场战斗打完。擂台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自动复原,那些打斗所造成痕迹都会被填平。另外,整个擂台都被一个球形的结界包裹着,结界的下半部分像个埋在地下的碗。上半部分则像是罩住擂台的穹顶。这个结界比古志城周边的火河结界更为强大,无论是物理还是精神上的干扰(一定强度以下)都无法穿透。它既保证了擂台下的人不能暗中干涉上面的胜负,也较为有效地防止了下面的人被台上的打斗者误伤。

    “好了。三位,我就送到这儿吧。”过了几秒后,平清盛又道,“再往前,人就比较多了,让别人看到你们和本座走在一起,怕是会引起误会。”

    “身正不怕影斜。”剑君沉声回道,“不过是与你同行而已,我三人问心无愧,不怕被误会成远吕智的爪牙。”

    “呵呵……”平清盛用他那宛若闷雷般的嗓音低声一笑,“好吧,那就当是本座多心了,再会!”言毕,其整个人便化作一道庞然魔气,直窜天际,奔着天涡中的古志城去了。

    “那么……”待平清盛远去后,小叹看向了擂台的方向,念道,“……咱这就去擂台边上瞅瞅?”

    “嗯。”赵云点头应道,“我已经看到几位熟悉的大人了,正想过去拜会一下。”

    “我也见到了几位前辈,要过去打声招呼。”剑君道。

    “哦……那我就……自己找个位置随便看看呗?”小叹接道。

    三人又寒暄了几句,便各自朝着一个方向去了。

    演武台周边数百米的范围内,都有“观众”,或者说……参赛者。这些人大部分都目力极佳,他们可不需要像咱们看露天演唱会那样围在台边人挤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三五成群、比较松散地站在荒原上,从远处观看台上的战斗。只有少部分人立在台边,隐隐围出了一圈不算紧密的人墙。

    “嗯……雨姐果然已经进来了吗……”很快,小叹就在观众中现了黎若雨的身影。

    几乎在同一秒,黎若雨好似是感受到了别人的注视一般,倏然转头,朝小叹投去了一道冰冷的目光。

    “呃……”小叹被瞪得一个哆嗦,“怎么现我的呀……直觉吗……好可怕……”

    他不知道,可怕的事情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嘿,枉叹之。”忽然,有人从后面叫了小叹一声,并拍上了他的肩膀。

    “啊!”小叹还未从若雨那杀手般的凝视中回过神来,就被人毫无征兆地一拍,吓得都炸毛了,“什么?干嘛?谁?”他一边语无伦次地问着问题,一边已甩脱了对方的手,猛然转身疾退。

    “呵呵……别紧张,是我。”七杀看着小叹的反应,只觉好笑,“你怎么了?弄得像惊弓之鸟一样?”

    “哦……是你啊……”小叹松了口气,但半秒后他又把那口气提了起来,“不对啊!是你我才应该紧张吧!你想干什么?还没上台就准备跟我动手吗?”

    七杀摇头笑着:“说什么呢?我要是想在台下干掉你,趁你刚才走神的时候直接偷袭就是了,何必跟你打招呼?”

    “嗯……”由于对方说得很有道理,小叹无言以对。

    “放心吧。”七杀用很直率的语气说道,“武斗会有规定——不许在台下打斗,违者会被取消资格并赶出去的。”他伸手指了指天上,“此处毕竟是古志城下,成千上万的魔兵魔将就在我们的头顶上,随时都可以从天而降。周围那帮神一样的家伙都不敢私斗,我怎么敢在台下动手?”

    “哦……”这回,小叹是真松了一口气,“诶?对了,不许私斗的规则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啊?”

    “规则就在那边的石碑上。”七杀说着,便抬手指了指擂台边缘之外,大约五十米处的一块巨石,“走吧,我陪你过去看看,顺便……我也想跟你聊聊。”(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