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35章 无双武斗会(五)
    面对此人给出的莫名答案,赵云和剑君十二恨都有些难以接话。

    而蛟的反应竟是……当即解除了无双觉醒状态,并向后大跃一步:“可恶……今天算你们走运,这笔账我迟早会讨回来的!”搁下这句狠话后,他便回身疾走,朝远处遁去。

    蛟也是一个颇有头脑的人,眼下,他所带领的魔兵全部都被赵云给干掉了,而且他以一敌三,显然不利。不如乘着还没受伤,赶紧撤退,否则……再这样缠斗一会儿,说不定他想走都走不了了。

    “就这样让他走吗?”小叹好像有点想追上去,因为他觉得……此人不除,必成大患。

    “义士,常言道,穷寇莫追……”赵云回道,“还是由他去吧。”

    赵将军还是很会说话的,说什么“由他去吧”,好像是他们几个放了蛟一马似的。但事实上……以此刻的状况而言,他们不由他去也不行……

    且不说剑君的双手还没完全恢复,就说赵云自己……他在与魔兵的交战中,多少也有了一些损伤。

    如果蛟且战且退,与他们纠缠角力,这边也讨不了什么便宜。

    “呃……好吧。”小叹闻言后,也不好多说什么。在场的四人中,怎么看都是他最弱了;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也几乎没起到什么正面作用;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吵嚷着要去追击什么的。

    “对了,在下常山赵子龙……”赵云这时又看向了那个把蛟给吓退的男人,“还未请教……”

    “你没事吧?”没想到,那人完全无视赵云。径直走到了剑君十二恨的面前,保持着那副得意的、欠打的模样,闭着眼说道,“你没事吧?小姐。好了!你不要问我……你最好不要问我啊!你千万不要爱上我,因为浪子是不需要女人的。浪子都非常的孤独……”

    剑君听到“小姐”这个称呼的刹那,已经惊了,他实在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他本想出声说些什么,可是对方自顾自地在那儿讲着,完全不给他插话的机会。

    “好了……再会了,小姐。”那人继续说道。“诶?你似乎想说些什么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要走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就当我是穿过你的心的云朵……记住这个就好了……”话至此处,他转过身去,其长衣随风飘荡。留下了一道深藏功与名的背影,“唉……又一个女孩要为我哭泣,我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啊!哇哈哈哈哈……”

    还没走远,这货就发出了逗逼般的大笑,这使他刚才那几秒钟的强行耍酷显得更加low了……

    “剑君……你就不说些什么吗?”赵云横移了两步,来到剑君十二恨身旁,压低了声音问道。

    “没必要……”剑君一脸蛋疼地轻声回道,“既然他已经走了……就让他走吧……”

    剑君不愧是儒教传人。为人处世,风度不凡。此情此景之下,他若是出声来一句“兄台。我是男人”,那场面肯定变得无比尴尬。还不如就这样沉默不语,任由对方离去……

    俗话说得好,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远离中二。

    “不过……话说回来……”赵云接道,“剑君你这发型……”

    “容易让人误会吗……”剑君接道。

    “嗯……”赵云点点头。

    “二位!”这时。小叹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两人面前,“多谢二位出手相助。”

    “义士不必多礼。”赵云回道。“凡是远吕智的敌人,都是在下的朋友。”

    “还未请教……”另一边。剑君看着小叹,想要问他的称呼。

    “在下枉叹之。”小叹也看向了剑君,“不知大侠您尊姓大名啊?”

    “大侠不敢当,剑君十二恨……只是一问剑之人尔。”剑君回道。

    “原来是剑君大哥,失敬失敬……”小叹虽然不认识剑君,但从画风来看,他也知道对方应该是出自《霹雳布袋戏》的人物;而从其相貌、谈吐、诗号,大概也能推测出这是个怎样的人。

    “对了,不知二位……知不知道魔城怎么走啊?”一番寒暄过后,小叹问出了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

    “魔城?”赵云面露疑色。

    “呃……就是举办武斗会的地方。”王叹之补充道。

    “哦~就是古志城吧。”赵云接道。

    “啊,对对对,古志城。”小叹急忙应道。“魔城”二字,他说得确有些想当然了,经赵云一提醒,小叹才意识到,那座城池应该叫“古志城”才对。

    “枉小兄弟,你前往古志城……莫非也是要去参加那‘无双武斗会’?”剑君问道。

    “是的,我要去。”小叹很坚定地点了点头。

    剑君闻言,当即转头与赵云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人虽没有对话,但神色已表明了一切——他们都觉得小叹这是去送死。

    “唉……恕我直言……”剑君想了想,难听的话还是由自己来说算了,“小兄弟,吾并不质疑你挑战远吕智的决心,只是……那武斗会的门槛,你有自信能过得了吗?”

    “哈?”小叹也是挺老实的,“门槛?”

    “原来你不知道吗?那就难怪了……”赵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枉义士……参加武斗会,是需要通过一道考验的。”

    “哦?”小叹即刻问道,“什么考验?”

    …………

    同一时刻,古志城外,无双原。

    此地原本是没有地名的,因为这儿是远吕智扭曲时空后才出现的一块地界。

    也不知是从何时起,人们都已开始这样叫它……

    阴郁的云层中,有一座魔城浮空而立。城下……是黄土、枯岩、凄风、残骨……

    岩浆汇成的河流在这片荒原上交织。一些由巨大锁链和铁条构成的大桥跨过那条条火河,构成了一道道交通枢纽。

    折断的兵器、车骑辎重留下的残骸、被风干的白骨等等……装点了这块肃杀之地。

    “蛇魔城池下,无双豪杰冢。”

    无双原,见证了太多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激斗,见证了太多的死亡和离别……

    是日。一道孑然冷影,出现在了一座火河吊桥之前。

    此桥是通往古志城下“无双武斗会擂台”的四条路径之一,桥头自有重兵把守……除了五百余名魔兵、五名拠点兵长外,还有魔将三人,他们分别为——【百百目鬼】,【牛鬼】。以及【铁鼠】。

    这三位的名字,皆取自于日本鬼怪传说,他们的原型也都在百鬼夜行中亮过相,不过身为大众脸魔将的这三人,造型方面。显然还是遵照了《无双orochi》游戏的形态。

    首先来看百百目鬼,虽然他名叫“百百目鬼”,但的脸上其实只有一只眼睛。

    他的头部……远看起来很像是eva初号机,但还是有些区别的……他的皮肤和铠甲都是灰色,而eva是紫色调;还有,eva的头部装甲是和头嵌在一起的,而他是戴着一个可脱卸式的独角头盔;另外就是……百百目鬼的头盔边缘有一圈帽檐,呈扇形一直延展到脑后。帽檐下还留着革制的下摆。

    体型方面,百百目鬼可比蛟要“苗条”多了,他有着瘦长型的忍者体态。长腿细腰,身姿妖娆,基本就是个饥民版的风魔小太郎。他身上的装备也比较轻盈,除了右肩上的大号儿金属护肩外,他身上几乎没有什么特别厚实的甲胄,主要都以布料、绷带为主。腰间还有一条残破的绛紫色腰带随风飘荡,煞是。

    接着。再来看牛鬼。

    他也是个“名不副实”的家伙,因为他的头部。完全就是个硕大的野猪头……非要说他和牛有什么关系,就是他嘴两侧的獠牙和正常的野猪牙不同,是按照牛角那样朝上逆长的。

    他的体型描述起来很简单,四个字——“虎背熊腰”。这家伙是个典型的力量型魔将,高大似巨人一般,目测身高在三米以上,粗壮的上肢堪比树干,手上拿着根比人还粗的狼牙棒。除了两个带利齿的护手和腰上的一条锁链外,他身上就没有什么称得上是护甲的东西了,很显然……以他那厚如城墙的皮肉,根本不需要什么装甲来保护。

    最后,来看铁鼠。

    他……和蛟长得一模一样。

    没办法,大众脸嘛……前文也提到过了,人物模型并非唯一,连声优用得都是同一个人,他俩要是不自报家门,估计也只有妖魔军内部的人知道该怎么分辨了……

    好了,介绍完了魔将们,咱们可以来看看那位闯桥之人了……

    一袭束身得体的飒爽装束,一把配在腰间的古朴长剑,一道矫健轻盈的亭亭倩影,一身冷如冰雪的凌厉杀气。

    横风扫过,卷起淡淡沙尘,那人好似从烟中雾里行来,但其气势……却让人挪不开视线。

    “来者何人?”待她走近时,站在桥头的一名拠点兵长便持盾迎上(拠点兵长都配有盾牌,小兵则通常只拿武器),高声一喝。

    “我要去参加武斗会。”若雨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她的语气冰冷,眼神亦是冰冷,一时间,那拠点兵长竟觉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接话。

    “又来一个吗……”这时,铁鼠的声音响起了,他从桥上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我瞧瞧……”他一边行来,一边讲若雨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我不认识你。”

    “那又如何?”若雨接道。

    “远吕智大人已传下话来……”铁鼠的态度也挺淡定,“来参加武斗会的人,一对一的战力决不能太差,要不然就太煞风景了……所以,我们得负责把那些杂鱼们挡在外面。”他顿了一下,“如果我认识你。并对你的实力有所了解,我自然可以立刻决定是否让你过桥。可惜……我不认识你……”他回过头,望了眼远处的百百目鬼和牛鬼,“兄弟们,你们见过这个家伙吗?”

    那两位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

    “嗯……”铁鼠又看向若雨,说道,“那就没办法了……你得先证明自己的实力,才可以过去。”

    “把你砍了,算是一种证明吗?”若雨用平静的语气,不假思索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呵呵……”铁鼠冷笑。“别着急……我还没说完……”他抬手朝身后指了指,“你可以在我……和他们两位之中选择一人做对手,只要你能和我们中的任意一人打上十招还不落败,你就可以过桥了。”说这话时,他仍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当然了……如果你真能砍了我,那更好,其他人绝不会为难你,他们会立即放你过桥的。因为……远吕智大王最喜欢的就是强者。”

    远吕智手下的魔将们并不怕死,只要远吕智还活着,他们就可以借由魔王的力量复活,所以他们都有点儿视死如归的意思。

    “那就选你吧。”若雨听完了对方的话,用颇为不耐烦的口吻回道。“我现在可以砍了吗?”

    “呵呵……选得不错,我是咱们这三人中最弱的一个。”铁鼠笑道,并举起了手中的长矛。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叱嘤——

    回应他的,是一声剑吟。

    魂意动,剑锋至。

    若雨一开始就使出了【极限效率】的进阶运用——【限制爆发】,解放了自己的右手。

    这一剑,快、准、沉。

    剑锋从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落了下去,简单直接。大巧不工。

    没有多余的技巧,也没有外放的剑气。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剑身之中。

    乓——

    一声金鸣,长矛起。魔影退。

    一招过后,铁鼠便神色陡变,疾退数丈。他颤抖的双手、额上的冷汗,都在宣告着刚才那一剑的强横。

    原本在远处兴致索然的百百目鬼和牛鬼,也瞬间打起了精神,警惕地望向了那个持剑的女子。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重整态势后的铁鼠,惊魂未定地暗忖道,“要不是我的本能地用矛挡了一下,刚才那一剑……已经把我一斩为二了……”

    在这个剧本中,远吕智手下的魔将们大都见多识广,他们与许许多多来自不同宇宙和位面的高手交过手,也曾不止一次地死在那些人的手上;但凡厉害一点的角色,魔将们都会有印象。所以,在接了若雨一招后,铁鼠显得分外讶异……这名女剑客起码也有准一线高手的实力,自己居然会不认识?

    “原来如此……”若雨的说话声打断了铁鼠的思绪,“比我想象中要强……十招之内未必砍得了你。”

    “你这家伙……别得意忘形了!”若雨的态度,让铁鼠心生一股无名之火,“刚才我只是大意了而已,只要我认真起来……”

    “别嘴硬了~”忽然,另一个声音加入了他们的对话,并嬉笑道,“连我都能看出你怕得要死啊~”

    “什么人?”那声音是从铁鼠侧方传来的,这会儿的铁鼠好似惊弓之鸟一般,一点风吹草动都让他紧张无比。

    “宁宁忍法!”但闻一声娇吟,带出两点寒芒。

    铁鼠的反应也是不慢,立刻挥矛连舞,打掉了那两支射来的手里剑。

    “切……来了个讨厌的家伙。”当对方的身影自光影中闪现时,铁鼠已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下一秒,一名穿着白色束身短衣、手脚都套着丝网的女忍者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她开口便对若雨说道:“唷~这位姑娘,身手真不错啊,和我一起同行怎么样?”

    若雨看了对方一眼,稍稍考虑了两秒:“可以。”给出了言简意赅的答复。

    “呵呵……这孩子,好像不太喜欢说话呢。”宁宁笑着接道。

    道完这句,她又回头看向铁鼠:“喂,那边的讨厌鬼,你可以让路了吗?我们的实力,应该都足以去参加武斗会了吧?”

    话是没错,但……铁鼠已然被他们激怒了,不找回点面子可不行。

    “哼……你倒是很有自信啊。”铁鼠冷冷言道,“区区一个细作,搞搞暗杀和窃听还行,武斗会可是正面角力……你凑什么热闹?”

    “关你什么事?”宁宁回道,“你到底让不让开?”

    “不让又如何?”铁鼠说着,挥手朝后方打了个手势。那数百名魔兵会以,顺势展开阵型,逼了过来……

    “怎么?你要违抗你们大王的命令吗?”宁宁问道。

    “哈……”铁鼠笑了,他学着对方那御姐口吻回道,“关你什么事?”

    “你……”宁宁虽是恼怒,但面对这么多魔兵,她却也不敢力敌。

    正当她考虑着是否要喊上若雨一同撤退时……天边,传来了诗号……

    “你……”宁宁虽是恼怒,但面对这么多魔兵,她却也不敢力敌。

    正当她考虑着是否要喊上若雨一同撤退时……天边,传来了诗号……

    “昂首千丘远,啸傲风间;堪寻敌手共论剑,高处不胜寒。”(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