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三十三章 最后的救世主!冠以**之名的绅士!
    “什么!”

    “什么?”

    “什么……”

    这一刻。

    平田君的冷汗下来了。

    兔美酱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了。

    企鹅助的牙床全部都露出来了。

    “呼呼呼呼~你们都辛苦了。”那个来自天外的猥琐之声,无疑就是熊吉所出的,“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这怎么可能……”平田抬头望天,“你怎么会有能力来干涉我的领域?”

    “呼呼……”熊吉笑着回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他顿了一下,语气微变,“我本就是比你‘更高位’的存在,我的所知、所能……也都远远出你的想象。”

    “胡说!”平田回道,“(日和之《世界末日篇》中的魔术师。实际为能力者,后来他稍微使把劲儿就将阻止了世界末日的生)先生,这个世界不可能有比我……”

    “比你更强的家伙存在?”封不觉打断了平田的话,并笑道,“呵……你的自信,未免也太武断了吧?”

    “呼呼呼呼~说得对。”此时,天空中浮现了一张巨大的、半透明的笑脸,“先前……那家伙跟你解释‘悖论’的时候,你就该明白了……”

    “作为一个并不算出彩的纯吐槽角色……”封不觉接过熊吉的话头,笑道,“……你的能力和熊吉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什么能力?”企鹅助疑道,“熊吉君在设定上只是一个智商堪忧的变态而已,从来没听说过他还有什么……”

    “你们当然没听说过。”封不觉又打断了企鹅助的话,“你们犯的错误,其实和我没什么两样……”他抬头看着天上的熊脸,“你们自以为很了解这个世界的设定,自以为高人一等……而事实上,真正‘高位’的家伙,早已看穿了一切……从而做出了和你们截然相反的选择。”

    “你究竟在说什么?”兔美道,“我听不懂。”

    一秒后,小叹也接道:“是啊……觉哥,我也不懂啊。”

    封不觉耸肩回道:“还是让熊吉跟你们解释吧。”

    他话音未落,熊吉又出了呼呼呼的一阵笑声。数秒后,天上的大脸消失了,而熊吉本人的身影则突兀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事实可能会让你们很难接受,但……”熊吉现身后便直接言道,“这个世界中最高位的存在,其实是芭蕉桑和太子二人。”

    “哪尼!”别说平田他们了,这套说辞连小叹都无法接受,他当即就惊出声来。

    “简直是荒谬……”兔美在第一时间评论道。

    “不理解吗?兔美酱。”熊吉看向了兔美,接道,“如果我告诉你……早在平田君被创造出来之前,芭蕉桑和太子就已经知道自己是漫画中的人物了呢?”

    “就凭那两个大白痴?”平田显然也不相信这话。

    倒是企鹅助显得比较冷静,他想了几秒后,对熊吉道:“假设你所言非虚,那么问题就来了……”

    他当然不会问熊吉应该去哪里学挖掘机什么的,你们就不要期待了。

    “既然他们早已看穿了一切,为何还是那副疯疯癫癫、呆呆傻傻的样子?”企鹅助接着问道。

    “这就是他们和你们的区别了。”熊吉回道,“哦……不,应该说是‘我们’和你们的区别。”

    “简而言之……”封不觉这时插嘴道,“正因为熊吉他们看得比你们更远、更透彻……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安于现状。”

    “我不明白……”兔美的眼神由锐利变成了迷茫。

    “我也……”企鹅助也是。

    “哼……我听懂了。”平田却是冷笑,“你们这帮家伙……甘于被次元所禁锢,没有反抗命运的勇气,仅此而已……”他鄙夷地看着熊吉,“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好好听着,熊吉。如果可能的话,你也可以转达给芭蕉桑、太子、还有其他和你们类似的家伙……”他神情肃然,“假如一个神志清醒的人装了一辈子白痴,那他就是个白痴,在旁人看来,他和白痴没有任何区别。”

    说到这儿时,他还不屑地啐了口唾沫:“你们甘当供人消遣的小丑,是你们的自由,但我们……”他挥手朝兔美和企鹅助那边示意了一下,“……在得知了自己的处境后,却无法像你们那样心安理得、若无其事地活下去。”

    言毕,他转过了身,重新面向了玩家们,好似已经不想再跟熊吉说什么了,因为他想说的都已说完。

    然而……

    “蠢——货!”一声暴喝,带出一道劲影。

    电光火石之间,熊吉欺身而上,如猛龙出渊,一熊掌糊在了平田的脸上。

    “噗呃……”平田君被打得口水迸溜,整个人斜着就倒飞了出去。他也是万万没想到……在这“平田的世界”中,竟还有人(熊)能伤到自己。

    “你这家伙……”倒地后的平田很快就坐了起来,对熊吉怒目而视。

    熊吉则是毫不畏怯地迎上了对方的目光,步步逼近:“我也有话要跟你说,平田平男,你也给我好好听着……”

    虽然形象和声音没变,但熊吉此刻的气势……已使他和先前判若两熊。

    “没错,你就是一个搞笑漫画中的人物,当你被创造出来的刹那,就注定是个小丑……”熊吉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的看着地上的平田道,“在你那可笑的、短暂的一生中……出现在你眼前的宿敌、恋人、师父、魔王,皆是充满槽点的家伙。在你的人生故事里……没有难以割舍的羁绊,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恋,没有衣钵相传的恩情,也没有热血澎湃的战斗……有的只是面对眼前出现的一切进行吐槽的剧情而已。”他此刻所复述的,正是平田先前的独白,但意义却完全不同,“可是……你觉得这样还不够是吗?”言至此处,熊吉眼神一凛,“作为一个漫画中的人物,你觉得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哪儿呢?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呢?”

    “不就是供人消遣吗!”平田暴喝道。

    “明白就好……”熊吉低声接了一句。下一秒,他又忽地大喝道,“那就给我好好吐槽啊!”吼声出口之际,熊吉又是一掌击出,把平田打飞了数丈远。

    “混蛋……居然这么厉害……”平田落地后,擦着嘴角的鲜血,再次撑起了身体。

    “你没有沉痛的过去、没有显赫的出身、没有鲜明的性格、也没有远大的梦想……”熊吉的话还在继续,“那些丰富的设定,并不属于你……因为你生来就不是那种角色。”他微顿半秒,又道,“你所拥有的,只是短短的几页、几分钟……你必须在那有限的篇幅中,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呼……”熊吉长吁了一口气,接道,“或许……我们这些搞笑漫画中的角色永远不会被人们铭记、更没人会在乎我们的感受……”他朝平田投去了一道炽热的目光,“但!那也无妨……即使我们无法让人热血沸腾、感动流泪,我们还有一件可以做的事……那就是带给人们欢笑。”

    这时,封不觉再次开口,接着熊吉的话道:“当个小丑,并不丢人。在这个次元中……无论小丑、英雄、魔头、圣人……其实都是一样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才是对‘更高次元’最有力的回应。芭蕉桑和太子他们……就是看透了这点,所以才做出了相应的选择。”

    “我……”平田身上的颜色又一次变淡了,“我不接受!”他面露痛苦之色,第二次惨叫出声。

    “我也……不能接受。”企鹅助道。

    只有兔美,没有说话……

    “我也不需要你们接受。”熊吉言道,“我刚来的时候就说过了……接下来,交给我就可以了。”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众人所处的这个空间便已扭曲起来……

    “觉哥……”王叹之转头对封不觉道,“这是……”

    “别慌。”封不觉淡定地回道,“反正慌也没用,我们也做不了什么。”

    大约十秒过后,平田、兔美和企鹅助的身影依次消失了……而四周那些扭曲的景物也即刻恢复了正常。

    “这不是第一次了吧?”觉哥看着熊吉道。

    “啊……”熊吉回道,“我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诶?”小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俩,“几个意思啊?”

    “呼呼呼……你还不明白吗?”熊吉笑着回道,“刚才,我把他们三个给‘重置’了。”

    “重置?”小叹重复道,“原来这个世界的人可以被re色t的吗?”

    “当然可以。”封不觉道,“而且这种事每天都在生着……”他立即就举了个例子,“你以为……在这里犯罪被捕后,为什么会那么快就被放出来?”

    “诶?是这个原因吗?”小叹恍然大悟道。

    “作为这个世界较高位的存在,我、芭蕉桑、太子等人……都有着重置其他角色记忆的能力。”熊吉接道,“要不然……这个世界早就崩坏了。”

    “哦……”小叹点点头,“也就是说……像平田、兔美、企鹅助他们这样的情况,你已经应付过很多次了?”

    “是的。”熊吉回道,说着,他又看向了封不觉,“说起来……你怎么会知道……我不是第一次重置他们了?”

    “在企鹅助他们两名身份和计划后,我重新思考了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所生的每一件事……”封不觉道,“然后想通了一些先前一直困扰着我的疑点。”他苦笑一声,对熊吉道,“呵……当然了,那时才把问题想通,已经是晚了。作为‘玩家’而言,我这次游戏其实已经失败了……若不是你及时出现,可能我输掉的还不止是游戏……”

    “哈?”小叹看着觉哥,“你想通什么了啊?我也听企鹅助讲完了全盘计划,我怎么没听出什么门道来?”

    “平田君出现的刹那,我立刻想到了……”封不觉解释道,“这个宇宙中的生物,都应具备‘次元意识’的触条件。由此联想……其他角色也完全有可能察觉自己是漫画中的人物。”他顿了一下,“于是,我在脑中把剧本中遇到过的所有角色都滤了一遍,感觉……很多角色都有嫌疑。”他指了指熊吉,“而这其中,熊吉的嫌疑最大。”

    “呼呼呼~很敏锐嘛~”熊吉笑着接道。

    “不……在这件事上,我觉得自己已经非常迟钝了。”封不觉道,“提示早就摆在那里了,可我没能想到……”

    “提示?”小叹还是满脸疑惑,“有那种东西吗?”

    “就是熊吉对我们的‘仇恨度’啊。”封不觉应道。

    “那个是提示?”小叹接着问道。

    “对,那个就是最关键性的提示,而且是系统直接给的……”封不觉回道,“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一直没搞懂……为什么我们帮助熊吉君脱罪,他对我们的仇恨度却会上升呢?”他自问自答道,“我曾考虑过……他有被逮捕癖、或是双重熊格、或是想满足兔美的报警等等假设……”他干笑一声,“哼……到了最后才明白,他只是不想让我们破坏漫画的剧情而已……”他望着熊吉,“想到这里,我就懂了……熊吉才是真正以更高次元视角看待这个漫画世界以及自身存在的角色,他远比企鹅助、兔美乃至平田都要‘高位’。”

    “不错嘛,玩家先生。”熊吉道,“可惜我们不是在同一次元之中,否则……我还真想和你正式地较量一下呢。”

    “彼此彼此……”封不觉道,“你们这个次元的名侦探,也着实令我大开眼界了。”

    “慢着……”这时,小叹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还有件事儿不对啊……”他看向熊吉,“既然你对我们的仇恨度那么高,你又为什么要来帮我们呢?”

    “很简单。”熊吉笑道,“你们的任务,这不是完成了吗?”

    【主线任务已完成】系统语音紧随熊吉君的话语响起。

    “你连我们的任务都知道?”小叹惊道。

    “知道啊。”熊吉道,“就是因为你们差不多要离开了,我才来帮你们一把,万一展成三十四章什么的,那多难办啊?”

    “呵……”封不觉,“无论如何,得谢谢你。”

    “是啊……看来我一直误会你了……”小叹也附和道,“还以为你只是个变态而已呢……”

    “呼呼呼呼~”熊吉又一次猥琐地笑了,“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是变态……就算是……也是冠以变态之名的绅士!”r1152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