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二十六章 圣德太子的学校体验日(下)
    “别冲动啊!太子!”妹子从后方钳制住了太子的双肩,将其拉住了,“对方只是小学生而已。”

    “这种小鬼……”太子执拗地说道,“就让我将其扼杀在小学阶段好了……”

    “这台词倒是似曾相识啊。”封不觉笑着接道,“我至少听过十次以上。”

    他此处所说的……自然是指在现实生活中“听过十次以上”。

    “这么不可爱的小鬼究竟是怎么活那么大的啊!”太子被妹子钳制得寸步难进,却依然毫不气馁地朝觉哥挥舞着双手。

    “嗯……这句至少听过百次以上啊……”封不觉淡定地接道。

    “我要宰了你!”太子的叫嚣仍在继续。

    “这句的话……不计其数啊……”觉哥‘摸’着下巴念道,“要是每次有人跟我说这个,我就能得到一美元的话,我现在已经是百万富翁了吧。”

    …………

    三分钟后……

    “哈啊……哈啊……”太子又跪了,“不行了……已经没有力气了。”

    “体力略差啊。”封不觉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

    小野妹子看上去倒是不怎么累,一副大气不喘的样子:“估计是肚子饿了的缘故吧。”

    “切……身为同伴,居然阻拦我……”太子回头瞪向妹子,“我吃不到学校午餐……怎么想都全怪妹子啊。”

    “原来全怪我吗……”妹子即刻吐了个槽。

    “既然如此……”太子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没办法了……我要在妹子的头上栽赃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判处终身监禁……”

    “好像忽然意识到自己摄政王的身份了啊……”妹子‘露’出了些许慌‘乱’的神‘色’。

    “有了……就以‘给别人家的狗‘乱’起名字’这个罪名来处置好了。”太子想了几秒后说道。

    “说起来……出使隋国时,我确实给太子起过‘最爱便便便便丸’这样的名字呢。”妹子应道。

    “嗯……”封不觉看着这关系如同逗捧伴侣(在《世界奇妙物语》之《逗捧人生》的故事中所存在的一种特殊关系。在该宇宙中,结成“逗捧组合”是比结婚更为重要的人生大事)般的二人组,心中念道,“事情比我想象中难办啊……太子平时被妹子虐得太惨了,想要对他的‘精’神造成严重打击促使其离开……我似乎得出点更狠的招才行啊。”

    …………

    第二节课……

    “哈哈~美术课啊~感觉会很有意思的样子呢。”因为是艺术类课程。太子的兴致又回来了,心情也变好了一些。

    “老师。”才刚上课,封不觉就举手打了个小报告,“太子没带颜料和画笔哦。”

    话音未落,全班同学都看了过来。

    “又是这个小鬼……”有些不知所措的太子愤然瞪了觉哥一眼。

    “啊~真没办法……”美术老师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太子。你就向其他同学借用一下吧。”

    “呃……好……”太子尴尬地应道。

    但……太子坐的位置是靠墙的,他的前方是空座,右手边是墙壁,左手边就是封不觉……

    “妹子,你有带吧?”太子回头对妹子说道。

    这时。妹子正好从熊吉手上接过了一些颜料和一支画笔:“带倒是没带,但邻座的熊吉君借给了一些。”

    “妹子……”太子表情微变,还想说些什么。

    妹子却直接打断道:“我自己都不够用了,你问别人去借吧,太子。”

    “什么!”太子神情一肃,厉声言道,“身为‘墨汁战队’的黑战士,你这样真的可以吗?”

    “我可不记得自己加入过那种奇怪的组织……”妹子冷冷接道。

    “红战士可是对你寄予厚望啊!”太子却仍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红战士又是谁啊!”妹子惊道。

    “红战士就是可以在墨汁中也能日游千里的fish竹中桑。”太子回道。

    “就算你东拉西扯的我也没有多余的画具借给你……”妹子已懒得吐槽了。

    于是。太子的眼神,很无奈地偏斜……移到了封不觉的身上。

    “嘿嘿嘿……”觉哥则用不怀好意的目光迎上了太子的注视,“……不借。”

    “这个‘混’蛋!”太子顺势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我不会放过你的!”

    妹子也又一次在第一时间将其钳制住了:“喂……老师还在教室里呢!”

    “不要拦我!”太子上身前倾,“我要用的必杀技‘飞翔摄政王‘波’塞冬攻击’结果了他!”

    “哦……听上去是个不错的技能呢……”封不觉道,“可能的话真想亲眼看一次啊。”

    “诶?你真这样认为吗?”太子神情一喜。

    “骗你的。”封不觉语气骤冷,“一听招式名就很逊。”

    “啊——岂有此理!”太子都快气疯了,“我要把你的血榨出来做墨汁!”

    封不觉耸肩回道:“是颜料吧……”

    …………

    第三节课……

    “呼呼呼……音乐可是我的强项啊……”太子来到音乐教室中,当即就抱起了一把吉他。

    “总觉得羞辱这家伙没什么用啊……这家伙绝对是个天生的白痴啊……”封不觉远远看着他。低声嘀咕道,“是不是我的策略从一开始就错了呢……”

    “啦啦啦~妹子和鱼刺是对好朋友~”那边的太子抱着吉他就唱了起来。“枕头的里面~全是鱼刺~啊——哈哈哈哈——”

    他的歌词傻得可爱,吉他也完全没发出正常的旋律。总之就是若无其事地干着槽点满满的事情……

    “喂,大叔。”觉哥沉思片刻,走了过去,“我觉得……你也该适可而止了吧……”

    “啊,又是你这小鬼。”太子低头看着觉哥,“这次又想干嘛?”

    “没什么。”封不觉接道,“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哼哼……小鬼毕竟还是小鬼。”太子得意地笑了笑,“说吧,有什么不懂的事情,请教身为大人……不……身为摄政王的我,那就对了。”

    “大叔你啊,心血来‘潮’地就跑到小学里来搞体验日什么的,好像很闲啊……”

    这一刻,封不觉使出了被嘲讽界引为禁断之技的究极奥义。

    如果这招还不成,他也只能放弃了……

    “你就没有别的事情要去做了吗?比如……见见‘女’朋友之类的?”q--29595+dsuaahhh+24585059-->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