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二十四章 两位特殊的客人?
    【三天后,学校中。】

    在一系列的系统语音过后,转场到来了。

    前一秒还坐在警车上的封不觉和王叹之,此时又出现在了动物小学四年一班的教室里。

    “哈!原来还有这手!”坐定后,小叹稍稍愣了两秒,便笑着对封不觉说道。

    “没错。”封不觉知道,小叹已领悟了自己的策略,因此,他直接回道,“重点就是……不能让熊吉以怪盗bears_eye的身份被逮捕。”他摊开双手,“让他以自己的身份被捕……虽然会导致主线事件的失败,但这总好过通关失败。”

    “嗯……”王叹之点点头,“于是……你就在npc们的面前扛下了bears_eye的头衔,并带着我们卖了个萌,自投罗网……这样事件就算完毕了,我们也就安全了。”

    “是的,但……”封不觉话锋一转,“这样的完成方式,其实是比较糟糕的……我只是勉强将局面从‘剧本失败’变成了‘事件失败’而已。本质上来说,我刚才的行为,和‘代替熊吉自首’是差不多的。”

    “诶?那你又被判定为消极游戏了?”小叹问道。

    “那倒没有。”觉哥回道,“相对先前的‘偷窥事件’而言,我的这次行动还是有点技术含量的;而且这次主线事件本身也失败了……在这种情况下,系统不会判定我‘消极’的。不过……在‘熊吉的仇恨值’方面,我还是受到了一定的惩罚。”

    “嗯……我这次也加了好多,有7%呢。”小叹应道,“算上先前加加减减的。已经是9%了。”

    “哦。”封不觉淡定地接道,“比起我的41%来,还是比较乐观的嘛。”

    “什么什么?你说多少?”小叹瞪大了眼睛,用不可置信的表情问道。

    “别紧张。”觉哥道,“这不还没过50%嘛……”作为当事人。他倒是冷静得很,“这种程度,我早有心理准备了……”他还悠然地解释说明道,“在被捕后,熊吉势必会失去偷来的那些内衣裤……由此而产生的强大怨念,无疑会有一部分转移到我身上。”

    “其实我一直很在意啊……”小叹接道。“这个数值高了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

    “很难说……”封不觉的眼神变得很怪异,他瞥了一眼正在教室另一边聊天的熊吉和兔美,沉声道,“我总觉得……这个剧本……不。应该说这个‘宇宙’……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那些npc的智商和情商似乎并不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么低下;就以熊吉为例,他的部分行为、乃至性格,都存在着矛盾的地方……”

    “对啊,我也想说这个来着。”王叹之接道,“先前由我扰乱的那个案件……仔细想想的话,很异常啊……熊吉这家伙竟然有胆量和魄力去砍掉企鹅助的脑袋吗?”

    “嗯……我想……”封不觉接过话头,若有所思道,“等到熊吉对我们某个人的仇恨度到达一定程度时……这些疑点。便会逐渐显出端倪来……”

    “喵——”

    尖叫,定番尖叫,喵美酱的定番尖叫。

    事件。犯罪事件,熊吉君的犯罪事件。

    当那一声“喵”传入耳中,打断思绪之时,封不觉脑中闪现的便是这样两句话。

    “啊——”觉哥懒洋洋地吟了一声,看着小叹道,“老规矩。咱过去看看呗。”

    “行~”小叹耸耸肩,和觉哥一同站了起来。

    …………

    在接下来的数个小时中。兔美酱的名推理和熊吉君的自曝还在进行着。

    事件一个接一个地发生,其形式多半都与“怪盗bears_eye”的犯罪预告事件类似。

    只不过。这些事件的解决时间都不算长,像什么“丢失的笛子前端”、“偷拍裙底”、“盗窃运动短裤”、“老师的三角板不见了”之类的……全都是已经完成的、或是现行犯罪。

    在与名侦探兔美酱的斗智斗勇中,封王二人并没有占到绝对的上风……因为熊吉的自曝属性摆在那里,加上事件的难度已经从“被带上警车前成功扰乱”,改为了“暴露明显罪证前成功扰乱”,难免会出现一些防不胜防的情形。

    纵是两名玩家已经很努力了……熊吉的“被逮捕次数”还是不可避免地上升着。

    当然了,相比之下,还是“成功脱罪”的情况更多一些。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熊吉的被捕次数累积到了“9”,而熊吉对封不觉和王叹之的仇恨值,也分别到了95%和72%……

    …………

    【第二天,早晨第一节课。】

    觉哥和小叹完成了又一次扰乱后,转场到来。

    此时,他俩的精神和体力,都已到了一个很差的状态。

    “呼……这个剧本……已经耗掉我们多少游戏时间了?”小叹道,“我感觉都快七十二小时了吧?”

    “比你想象中要短。”封不觉回道,“五十六个小时而已。”

    “啊……同样是长线剧本……我忽然感觉‘苍灵论剑’简直就跟旅游一样惬意了……”小叹接道。

    “嗯,‘体能值不会随着转场而恢复’这点,着实是个问题。”封不觉道,“再加上这个剧本的主线需要我们的集中力始终维持在一定水准之上……带来的精神负担也是不小。”他说归说,脸上可是没表现出半点倦意或者不耐烦的样子,“看起来……这剧本后期的最大难度,是‘耐力’啊……呵呵……”他还莫名其妙地笑了,“起初我俩还觉得熊吉那‘逮捕次数十次(含第十次)’的限额很宽裕,转眼就只剩下一次机会了……这种在几尽精疲力竭的状态下,绷紧神经、不容失败的状况,还真是刺激呢……”

    “刺激个【哔——】啊……”小叹是真累了,人的大脑在疲惫或麻痹的状态下,很容易口不择言,脏话变多也属正常现象,“熊吉再被抓两次,咱们可就前功尽弃了,这种巨大的‘压力’有什么刺激的啊?”

    “你上手术台的时候,不是每分每秒都在承受这种压力么?”封不觉反问道。

    “呃……”小叹还真被问得怔住了,但他稍稍回过神来便道,“喂……时间不同好不好?这个剧本的持续时间已经是大型手术的五倍了好吧?”

    “你可以将这当做一种集中力的训练。”封不觉用很轻松的语气道,“这个剧本不是也有休息时间的吗?”他歪了一下,“撇开剧本初期的情况不谈,在主线事件的难度提升后,每次转场结束,我们不都有这样几分钟的时间来喘口气么。”

    他话音未落,便听得……

    “各位同学,请注意了。”熊猫老师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

    两秒之间,全班同学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哈啊……”小叹呼了口气,轻声念道,“又来了……这次会是什么呢……老师家的内衣被偷了吗……”他扭头瞥了眼熊吉,“嗯……我先确认一下……好的……没有直接穿在衣服的外面或者戴在头上……”

    他会这么吐槽,是因为熊吉还真就这么干过。

    “同学们,今天,有两位特殊的客人要到我们班上来做客。”熊猫老师的话还在继续,“他们会陪你们一同度过一天的学习生活。”

    “两位……”小叹心中的第一反应是,“该不会是芭蕉桑和曾良君吧?”

    “他们就是……”熊猫老师抬手朝门口指了一下。

    她刚要开口,一个身影便从门外闪了进来,用很娘的声音插嘴道:“呀嚯~同学们,大家好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