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二十二章 惊变,兔美酱的圈套!
    入室盗窃,是一种十分常见的犯罪形式。

    但要在屋中有人的情况下,完成得天衣无缝、来去无踪,还是有难度的。

    如果这事儿让封不觉一个人办,成功率应该很高。即使算上王叹之,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可问题是……这次盗窃行动真正的主角,并不是他俩,而是“怪盗bears_eye”,也就是熊吉……

    封不觉认为,眼下的这个主线事件,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他希望在自己的辅助下,熊吉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完成一次相对比较困难的、有技术含量的犯罪活动,并掌握住一定的脱罪技巧。这样,在这之后的主线中,熊吉的作死率就会大大降低,整个剧本的难度都会下降。

    因此,不管有多难,觉哥还是愿意承担这风险的。

    “嗯……嗯嗯……”将二人引进屋子后,封不觉便打着手势,口中哼哼唧唧地念叨了两声。

    这回小叹和熊吉可都看懂了,觉哥是想让他们打开手电筒。

    下一秒,他俩纷纷拿起了觉哥事先准备好的手电,一手抵住开关,另一手遮在手电前端,将其打开了。

    这两个手电的开关都是无声的,其前端射出的光柱很小,光线也不算太明亮。很显然,封不觉在购买时(除了书包内的教科书和文具外,猫三郎的口袋里还有一些零花钱,既然系统给了货币,封不觉自然是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起来),就已经考虑到了使用时需要注意的各种情况。

    “嗯嗯……”待那两位打开手电,并将光圈稳定住之后,封不觉便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跟上。

    不料,他们刚在走廊上走了两米不到,便听得……

    吱——咿——

    他们脚下的地板出了两声不算太大的响动,但在这漆黑的环境中……听起来格外明显。

    这一刻,三人的动作全都停止了。

    小叹和熊吉是被那声音给吓愣了,他们僵在原地,动都不敢动;封不觉也惊出了些许冷汗,不过……他并没有感到慌乱。在觉哥看来,这种程度的失误,完全是可以接收的……就算惊动了喵美或是她的父母也无妨,只要没有被当场抓住,他随时都可以终止行动。

    “嗯……”屏息凝神地倾听了近两分钟后,封不觉基本确定——楼上的人(猫)并没有对刚才的声音做出反应。

    于是,他缓慢地转过头去,匍匐在了地上,朝两名同伴挤眉弄眼一番。

    小叹很快就领会了觉哥的意思,把手电筒叼在嘴里,也趴到了地上。而熊吉……他虽然没看懂指示,但见小叹趴下了,便也有样学样,咬住手电,四肢着地。

    接着,他们就这么排成一排,一路爬着上了二楼……

    “唉……”在最前面负责带路的封不觉默默在心中叹道,“往好的地方想……至少我是猫。”

    “为了教只熊偷东西……”在中间爬着的小叹则是心道,“做到这个地步……也是蛮拼的嘛……”

    平心而论,觉哥会这么“拼”……也实属无奈。

    喵美家这种上了年头的木质地板,一旦受到压力,就很容易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先前封不觉一个人行动时,这个问题还不明显,因为他的身体轻、四肢着地、脚底有肉垫、且行动迅疾……

    但熊吉和小叹进来后,三人一同直立着走了几步,声音就被“压”出来了。

    好在……这次意外,并没产生什么后果。

    …………

    五分钟后,三人终于上了二楼。

    王叹之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爬个楼梯是那么累的一件事。

    在觉哥的带领下,他们仨爬出的每一步,都要用一种类似慢动作的步调去完成,务求不出任何响声。

    这对猫来说可能还比较容易,但隼和熊做起来可不轻松。

    “嗯……嗯……”来到二楼的走廊后,封不觉回头朝那两位打了个手势,哼唧了两声,让他们原地休息一会儿。

    小叹和熊吉见状,顺势就趴在了地上。

    当然了,他们也都明白……休息归休息,大口喘气可不行;任何会出明显声响的行为全都是不允许的,有屁都得给憋回去。

    就这样……又歇了三分钟,小叹和熊吉总算是缓过来了。

    这时,封不觉便抬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再次示意他们跟上。

    不消片刻,三人就来到了浴室的门前。

    浴室里没人的时候,自然是不会锁起来的,所以,封不觉直接就伸爪打开了那扇门。

    在浴室外间的盥洗室里,放着一台洗衣机,一些清洗过的、并不大件的衣物也都挂在这个房间里。

    没错……我说的就是内衣裤。

    门打开后,三个夜贼鱼贯而入。

    因为盥洗室的地上铺的是瓷砖,只要不跺脚,是踩不出多大动静的,所以,他们仨进去后,6续地站了起来。

    “嗯嗯……”紧接着,封不觉便回头看向熊吉,嘟哝了两声,抬手指了指上方。

    其实不用他指,熊吉的视线也早就被吸引过去了。他用手电筒照着上方衣架上那些小衣小裤,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

    盗衣,出门,撤退……

    他们离开的过程比潜入时更慢,因为封不觉明白,绝大多数侵财类案件的实施者,在完成犯罪后,其集中力都会有所下降……在撤离案现场的过程中,他们的注意力往往已经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比如“战利品怎么分配”、“我的同伴会不会黑吃黑”、“我怎么才能把我的同伴给黑吃黑了”、“拿了这些钱以后我该去哪里逍遥”或者“呼呼呼呼呼呼~”等念头,都有可能出现在他们的脑中。

    因此,觉哥有意放慢了撤离的节奏,落脚时比进来的时候更为小心谨慎。

    整整十分钟后,他们才回到了前门处……

    只要打开并跨出眼前的那道门,这次盗窃行动基本就算是成功了。

    在封不觉的指导下,熊吉没有被抓现行,也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这就给事后的脱罪提供了良好的条件。接下来……觉哥要做的就是跟着熊吉回家,连夜对其展开洗脑……他的心中已然有了好几套方案,可以去矫正熊吉的“自曝”行为。只要过了今晚,该剧本后面所有的主线事件,都将不在话下……

    然而,正当他们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时,令人匪夷所思的意外生了……

    吱——

    前门开启,三道人影快行出。

    不料!

    哐——哐——哐——

    三声重型机械开启的响动,带出三道半径一米多的光柱。

    黑夜,被这声响和光线所撕裂。

    “啊……什么东西?”小叹被那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睁不开眼,本能地念道,“探照灯?”

    待他的眼睛稍稍适应了光线后,再往前看,只见……除了巨大的探照灯之外,还有一片红、蓝、白相间的灯光在街道上闪烁着,目测一下……应该有几十辆警车停在那儿。

    【请注意,当熊吉以怪盗bears_eye的身份被捕时,主线将直接失败。】

    警察们亮相的一瞬间,这句系统提示也在两名玩家的耳边响起了。

    “这他【哔——】的是在逗我么……”封不觉看着眼前的情况,“这种事情就不能在我们行动以前说吗?”

    “不妙啊……觉哥……”小叹扫视四周,“咱们好像被包……”

    他的话还没说完,犬之助警官的声音便透过扩音喇叭传了过来:“怪盗bears_eye,我们是警察!你和你的同伙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放弃无谓的抵抗,举起双手,走出来!”

    “回屋。”对方刚把话说完,封不觉就说了这么两个字。

    他的口吻听上更像是命令而非建议,不过小叹和熊吉并不介意这句话究竟是什么语境,他们只知道……这种时刻,还是按照觉哥所说的去做比较好。

    砰——

    两秒后,他们仨就闪电般退回了屋里,并把门给关上了。

    “完了完了完了……”熊吉双手抱着脑袋,满头大汗,急得来回跑,“这回闹大了……不知道会不会被送去马戏团之类的地方。”

    “去了也挺好的。”封不觉却显得很悠然,“你这个造型,直接就可以开始表演了,他们连服装都无需帮你准备。”

    “猫三郎老师!”熊吉激动地抓住觉哥的双肩,“事到如今……你怎么还能如此冷静地跟我开玩笑啊!”他说着,又松开觉哥,退后了两步,“我可不能被捕啊!”他拿起了头上的白帽子,露出了塞在里面的内衣裤,“我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些珍贵的财宝,再失去它们的话,我一定会因承受不了精神打击而死掉的!”

    “死就死吧……”封不觉根本不理会熊吉的变态言论,他还是我行我素地用淡定的语气道,“我可以将你的死亡变成传说……嗯……就这么说好了……内衣、内裤、袜子、拥有变态绅士界梦寐以求的一切的怪盗bears_eye,在临死前的一番话,让无数变态趋之若鹜地奔向了日和市。”他扯淡之时,已蹲下身子,重新穿好了鞋子(先前他一直将两只鞋子的鞋带绑在一起,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就去取吧……我把一切都放在了那里’这样的遗言你觉得如何呢?”

    “你这套路……”熊吉还没回答,小叹先吐槽了,“让我不由得想起了《芭蕉传说》啊……”

    “老师!你不能这样!”另一边,熊吉惊慌地回道,“快想想办法啊?”

    “我正在想呢。”封不觉说话间,便已走向了厨房,从砧板旁的刀架上取下了一把菜刀。

    “呃……觉哥。”小叹也顾不得在熊吉面前改变对封不觉的称呼了,他直接说道,“你该不会准备拿把菜刀出去和他们拼了吧?”

    “警察可是有枪的啊!老师!”熊吉倒并未对“觉哥”这个称呼有什么反应,他只是保持着慌张的状态,并提醒了这么一句。

    “就算他们没有枪,我也不可能出去跟他们生直接武力冲突的。”封不觉面无表情地回应着,并从厨房走了回来,“再怎么说……猫三郎(此处他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意指‘我扮演的这个角色’)也只是个小学生而已。即便我拿着刀,并且有着远这个年龄段人的心狠手辣和战斗经验……”

    “战斗经验不谈,你的心狠手辣肯定是过各个年龄段和各个种族的……”小叹还适时插了句嘴。

    “啊,过奖。”封不觉还很平静地承认了,并接着刚才的话道,“但是……让我对付成年人,而且还是受过训练的警察,那显然是非常困难的。即使一对一肉搏,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那你拿刀是要……”小叹微微一怔,神情陡变,“喂……你该不会是想……”他快地朝熊吉那里瞥了一眼。

    “想什么呢……”封不觉耸肩道,“虽然那确实是方案的一种,但目前还没到必须干掉他的地步。”

    “哈?”他们的这两句话,熊吉完全没听懂,故而疑惑道,“什么?干掉谁啊?”

    “没什么。”封不觉迅将话题转移开,已防止对方回过味儿来,“其实……我拿菜刀的意图很明显……”他举刀指了指楼梯,“二楼有三个人质……哦不……猫质。”他笑了笑,“他们,以及这栋屋子,就是我们和警方周旋的筹码。”

    从他们关上门,到说完这些对话,总共只花了两分钟不到(日和世界的npc普遍语快,觉哥的叙述和小叹的吐槽度也挺快)。

    就在封不觉那“筹码”二字余音未落之际,屋外,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怪盗bears_eye,猫三郎,还有隼太郎……快放弃抵抗吧!”这个声音也是屋内这三位盗贼所熟悉的……兔美的声音。

    “是……是兔美酱!”熊吉瞪大了眼睛,惊慌地言道,“她……她竟然也在外面,而且……她已经把老师和隼太郎前辈给认出来了!”

    “意料之中。”封不觉的语气表明,他确是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探照灯亮起的刹那,我就知道……我们被兔美给算计了。”说着,他便不紧不慢地走向了二楼。

    “我知道,你们大概想着……可以通过劫持猫质来和我们对峙。”这时,兔美又道,“别做梦了!喵美她们一家,早就离开那栋房子了!”

    此言一出,封不觉的脚步忽然僵住了:“什么?”

    下一秒,他箭步冲出,直奔二楼喵美的房间。他没有急着踹门(因为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踹开)什么的,而是先试着转动了一下门把手,结果……门没锁。

    封不觉推门而入,看到了……一张空床。

    “切……被算计了吗……”他不快啐了一声。

    屋外,兔美还在用扩音器说着:“猫三郎,你的一举一动,早已在我们的监视之中。”她顿了一下,用颇为得意的语气道,“你装作丢失了课堂笔记,借故去侦查喵美家的地形之后,警方就派人进去,将他们全家悄悄转移了。”

    “喂,觉哥……你……”小叹很快追上了觉哥的步伐,出现在了房间的门口。

    “啊,我都听到了。”封不觉长吁一口气,接着,竟露出了一个笑容,“呵……有趣。”

    看到封不觉的反应,王叹之顿时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很熟悉觉哥,所以他知道,当封不觉露出这样的表情,评价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有趣”的时候,往往就是他被逼入绝境的时候……

    如果单纯是在武力上被人压制,觉哥倒是不会很在意的。但是……在智谋层面遭人算计,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像眼前这种时刻,一般人多半都已经崩溃了……

    行动执行到了最后一步,眼看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却被瞬间逆转,逼至绝地……这种境遇给人带来的懊丧、恐惧和动摇是难以言喻的。

    换做别人,即使没有崩溃,也会陷入不知所措的慌乱境地,很难再扭转局面。

    可封不觉……不一样。越是遇到这种翻无可翻的局面,他的思维运转起来就越快……就好像,他的大脑中有那么一块区域,平时是不用的,但在某些时刻……会被激活,让他进入一种特殊的思维状态。

    如果非要命名的话……“丧心病狂”状态,应该是比较合适的。

    “快出来投降吧!猫三郎,隼太郎,还有怪盗bears_eye!”兔美还在外面施压,“你们手上没有人质,这座屋子也已被团团围住,对峙和逃跑都是不可能的……”她停顿了两秒,“至于武力反抗什么的……我劝你们还是想想清楚再说。”她语气骤冷道,“比起‘死’来……还是被送进卫生所比较好吧?”

    哐啷啷——

    下一秒,二楼的玻璃窗被砸开了。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窗前。

    但见……r1152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