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十八章 师徒对决!出人意料的结果。
    “啊?决斗?”曾良仍是瞪着死鱼眼,淡定地望着芭蕉念道。

    “没错!就让这位长得像鸟一样的学生来当裁判!”芭蕉指着小叹说道。

    “我是隼……”虽然觉得可说可不说,但小叹还是纠正了一下。

    “那么……终于到了要教训这个得意忘形的弟子的时候了……”芭蕉无视那二人的反应自顾自地说着,并在下一秒……扒开了自己的上衣。

    他的和服是一体式的,因为腰上绑着腰带,即使解开上半身的衣服,也不会整件掉下来。

    “最终奥义……”芭蕉就这么光着膀子,双腿微分,站直了身子。然后举起双手,将手掌伸直,与前臂平行。接着……他就像是个挥舞着双钳的螃蟹一样,上下摆动着自己的胳膊,并用一种便秘般的表情言道,“看招!松尾千手观音!”

    “这不就两只手么……”小叹看着这货耍宝的样子,实在是无力吐槽。

    “哈哈哈……大吃一惊了吧。”芭蕉得意地笑着,看向曾良道,“这个招式……是借由双手的高移动,从而幻化出重重残影,变成千手观音的模样……”

    “人家都说了只有两只手了……”曾良冷冷回道。

    “诶?手没有变多吗?”芭蕉愣了一下。

    “没有……”小叹用很肯定的语气回道。

    芭蕉闻言,又将双手摆动的频率加快了一些:“那这样呢?”

    “没用的……”小叹给出了一个更为彻底的否决。

    “是吗……这样啊……”芭蕉若有所思地念道,双手的动作也渐渐变慢了,“那……算了……”

    言至此处,他在电光石火之间便重新穿好了衣服,并露出灵机一动的表情带:“有了,用俳句来决胜负吧!”

    “转折得太突兀了吧!”小叹惊道,“话说……你要是用穿衣服时的度去摆动双手,说不定还真能制造出残影了!”

    “呵呵呵……”芭蕉又一次无视了小叹的话。换上一脸阴沉之色,用很恐怖的语气说道,“规则就是……接下来,我和曾良君所有的对话,都要用五-七-五的格式来进行……”

    “原来规则是你定的吗……”小叹念道,“我还以为是我这个裁判……”

    “好了!比赛开始!”芭蕉又没让小叹把话说完,便高声打断道。

    另一边,曾良则是冷静如故,迅说道:“我说芭蕉啊(五),你喜欢吃的东西(七)。是些什么呀(五)?”

    “我爱吃海胆。”芭蕉几乎是脱口而出地回道。

    二人言毕,沉默降临……

    大约五秒后,芭蕉恼羞成怒、胡搅蛮缠地大喊:“还没!我还没有输呢!”

    “呃……输没输应该由我这个裁判来的定夺吧……”小叹嘴角抽动着,接道,“不过说实话……这种结果如此明显的胜负真的需要裁判吗……”

    “事到如今……”芭蕉还是不理小叹,执拗地冲到曾良面前道,“……只有游泳了!用游泳来一决胜负!”他伸手指着侧方,“就在那边的那条小河里对决,谁先游到上游的大石头那儿。谁就算赢了!”

    “好啊。”曾良从容不迫地回道。

    “诶?”小叹倒是不担心年轻力壮的曾良,只是……芭蕉这货,着实不靠谱,“太勉强了吧!芭蕉桑!”他也望了眼那条河。“那河的水流很急的耶!”

    “少罗嗦!”芭蕉拉着小叹的翅膀,直奔河边,“我就是要比!”

    …………

    两分钟后……

    王叹之,松尾芭蕉。河合曾良三人……来到了那条河边。

    虽说是在城镇之中,但这种小河还是存在的,由于连接着城里的排污管道。所以河水并不算干净,而且水流也颇为湍急。

    “闲话少说,由我来喊预备吧!”三人刚在河边站定,芭蕉便迫不及待地走到了前面,“各就各位……”

    那个“位”字还没出口,他的一只脚就已经踩进了水里。不到半秒……他整个人就滑了下去,还莫名其妙地喊了一声:“出门一!”

    “出门一?”小叹惊疑不定地重复了一遍,并目送着芭蕉……被水给冲走了。

    “啊!水好急!”被水流瞬间带出了十几米的芭蕉终于是露出了惊慌之色,“等一下……这什么鬼啊?游不动了!我不玩了!咿……hee……”

    见得此情此景,站在岸边的曾良仍用一种不温不火的语气,对小叹言道:“你看到了吗(五),松尾芭蕉在河里(七),被水冲走啦(五)。”

    “你在那边悠闲个什么劲儿啊!你师父被水冲走了喂!”小叹吼道,“还有……为什么你仍然在用五-七-五的句式说话啊!”

    …………

    十五分钟后……

    下游两公里处。

    “走了那么远还没看到踪影,到底冲到哪里去了呢……”小叹跟在曾良的身旁走着,口中念道。

    “下游的河床变浅了,大概会在某处停下来的吧。”与小叹相比,曾良的态度反而显得更为冷淡,就好似被水冲走的只是一个陌生人……不,应该说……连陌生人都不如的家伙。

    两人话音未落,小叹的视线中便出现了一抹浅绿色的身影。

    他现在的隼之视觉十分厉害,可以看清极远处的事物,因此,他一眼就看出……那是倒扎在河床里的芭蕉的下半身。

    长话短说,在小叹和曾良的协作努力下,芭蕉很快就从河里出来了。

    “芭蕉桑……你没事吧?”小叹看着狼狈的芭蕉问道。

    上岸后的芭蕉,浑身是水地趴在地上,一副虚脱了的样子:“托你的福,好歹是得救了……”他顿了一下,解释道,“我的头被河床上的岩石夹住,才会像刚才那样两脚朝天浮着。”

    “我说……芭蕉桑。”小叹道,“你自己提出游泳决斗,最后还被水冲走……已经够丢脸的了,就不要再自曝那种一点都不光彩的细节……”

    “胡说!”芭蕉喘上气后就又来劲儿了,“我俳圣松尾芭蕉……是为了保护下游的村庄,才会跳下河中,用我自傲的肌肉顶住了激流……”

    “这明摆着就是扯淡的废话也是《芭蕉传说》的一部分么……”小叹虚着眼应道。

    而芭蕉的扯淡并未因此中止,他继续说道;“然而……看到了这一幕的、我的弟子曾良君,却对帅气的松尾……简称帅尾起了嫉妒之心……于是他……”

    “糊你熊脸!”曾良一巴掌过去,让芭蕉闭上了嘴。

    “看来还是你的办法有效啊……”小叹说道。

    “那是当然的。”曾良应道。

    “可恶啊……”芭蕉还是不服,他嗖一下就站了起来,“听好了……还有最后的对决……”

    “你还没死心吗……”小叹扶额摇头道。

    此刻,他只希望能快点结束这个支线任务,免得自己受到什么精神损伤。

    “呵呵呵呵……”芭蕉那笑容中的自信,简直让人匪夷所思,“没错……在这最后的最后……让我们用帅气度来一决胜负吧!”

    他猛然回头,指着小叹,“这位同学,作为裁判,这一场……你可以好好决断啊!”

    “诶?你还记得我是裁判这个设定么……”小叹一怔,“说起来……之前我根本就没有决断的机会来着。”

    “准备好了吗?曾良君!”芭蕉退后半步,看着小叹道,“撒~这位同学,我和曾良君,那边比较帅呢?请你凭良心说!”

    “曾良君。”小叹的回答来得如此迅疾。

    “你丫……”芭蕉狗急跳墙地蹦了起来,“搞屁啊!”他一边喊着,还一边朝小叹冲了过来。

    “嗯?怎么回事?战斗?”这回,小叹确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本以为,这个逗逼剧本里,是不会触什么战斗的,所以毫无准备……

    但见,芭蕉一把抓住了小叹的领口,将其摁倒在地,然后……把另一手探进自己的头中,开始挥洒头皮屑……

    “感受俳句之神的愤怒吧!雪舞九天!”芭蕉中二气十足地喊出了招式名。

    这一刻……小叹,深深地震惊了。

    看着飘零在自己脸上的头皮屑,他无言以对,也不想起来反抗,因为……他觉得和这种逗逼较真儿,实在太残忍了。

    “唉……算了吧……”这时,曾良君叹了口气,“算我输了吧。”

    “诶?”芭蕉闻言,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真的吗?那我就是风流帅气的帅尾了吗?”

    “啊……对对……”曾良有气无力地接道,“风流尾。”

    “什么嘛~结果是我赢了啊~”芭蕉刹那间就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停止他了“雪舞九天”,并从衣兜儿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了小叹手中,“总之,谢谢你啦,这位同学……”

    话还没说完,他就拉着曾良离开了,并远远地对小叹挥手道:“拜拜~”

    【支线任务已完成】

    【特殊剧本额外奖励:芭蕉桑的马飞娃娃】

    待小叹回过神来时,那二人已经走远,而系统语音表明了……芭蕉在临走前塞到他手里的那个“东西”,就是这个任务的奖励。(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