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十七章 路遇俳圣!王叹之的日和世界探索之旅(上)
    “啊……两小节之前还在说着什么……‘身为主角容易么我’,结果换了一章就把烂摊子完全丢给我了呢……”

    下午四点,小叹背着书包,独自在街上走着,口中还念念有词。

    “说什么……‘反正距离深夜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看住熊吉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你正好可以在这个剧本世界里自由活动一下,说不定能接点隐藏任务或者拿到道具什么的’……呵呵……这根本就是撂挑子吧……”

    他一边念叨着,一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地图:“还有……这地图画得也是够草的啊……靠这个……真的可以找到喵美的家并与他们会合吗……”

    “嘿~那边那位同学。”

    就在小叹低头查看地图的时候,有一个颇为阴柔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嗯?”小叹的第一反应是,“推销员?”

    在现实世界,王叹之是那种经常在街上被人叫住的类型。因为他看上去就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所以……卖保险的、兜售健身卡的、推销各类三无产品的、自称星探的……都很喜欢找他。还有就是……电视台的随机街头采访、来自陌生女性的搭讪、来自陌生男性的搭讪、来自陌生的性别不明者的搭讪等等等等……

    小叹就是这么个人,让人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很暖、很安全。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虽然和外貌也有几分关系,但也并不是完全看脸的。要举反面例子的话……封不觉就是一个。

    觉哥的相貌绝不算丑,后宫城南门那位白衣女子对他的评价就很中肯——“恕我直言,相貌这关,公子怕是还差那么一点点”。既然是“差那么一点点”,也就是说……差得不多。考虑到后宫城那个世界没有欧巴什么的,他们的审美观应当还是比较靠谱的。

    然而。封不觉走在街上,就极少会被陌生人搭话……就连那种无差别向路人递传单的工作人员,在给觉哥递纸时……也会将视线移开,显出些许紧张之色。

    同样的情况下,若是小叹面带微笑在街上走着,别人看着就会感觉……这位帅哥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吧。而若是封不觉面带相同的微笑在街上走着,别人看到他就会觉得……这位帅哥刚刚搞定了一次密室谋杀吧……

    “你好啊,同学,能稍微耽搁你一点时间吗?”

    小叹回过头时,看到了两个男人的身影。

    这两位……都是“人”。名副其实的人类。而不是什么拟人化的动物。

    跟小叹搭话的那位,看上去四五十岁年纪,穿着一身浅绿色的和服。他长了一头浅棕色的头,下巴上胡子拉碴。

    而在他身边的一人,看上去二十出头,穿着米色和服。他一头黑,生得白白净净,瞪着一双死鱼眼,其胸前还背着一个拴在草绳上的木匣。

    “嗯……”小叹犹豫了两秒。回道,“可以。”

    他本就是在漫无目的地游荡,想找一些支线和隐藏任务什么的,时间方面宽裕得很。

    【支线任务已触】

    在小叹说出“可以”二字后。系统提示就来了。

    他即刻打开了游戏菜单,看向任务栏,【以裁判的身份见证芭蕉桑和曾良君的胜负】这行字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嗯?”小叹看到任务内容后,稍稍反应了两秒。心道,“从这两位的名字和造型来看……他们难道是‘松尾芭蕉’和‘河合曾良’(历史上的松尾芭蕉是具“俳圣”之名的江户时代著名俳谐师,河合曾良为同时代俳句诗人。曾以弟子身份与松尾芭蕉一同游历奥州和北6,即“奥之细道之旅”,他也是松尾芭蕉十大弟子即“蕉门十哲”之一)?”

    小叹对《日和》的熟悉程度远不如觉哥,但是他的历史常识还是比较过硬的,各国的历史名人他都知道一些,故而在心中疑道:“这两人不是师徒关系么……胜负是闹哪样啊?”念及此处,他眼神微变,“不过……在这个逗逼宇宙里,生什么都不会奇怪的,我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太好了,同学。哦……对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芭蕉见小叹答应了,便笑着接道,“我就是那位有名的松尾芭蕉。”

    “居然在初次见面的人面前自己说自己有名……”小叹可不知道日和世界的芭蕉是个什么德行,他闻言后便在心中吐槽道,“等等……就算在熟人面前也……啊……算了……”

    两秒后,小叹尴尬地一笑,装作有点吃惊的样子,回道:“诶~你就是那位有名的松尾芭蕉桑啊?”

    “呵呵……是的,正是我本人没错,要不要我在你的衣服上签名啊?”芭蕉神情愉悦地问道。

    “呃……”小叹虚着眼回道,“那……那倒不必了……请问,叫住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呢?”小叹赶紧把话题往正事儿上引,想要尽快完成任务。

    “哦!对了,是这样的……”芭蕉指了指身旁的曾良,“那边那个眼神很差的男人,是我的弟子曾良君。”

    “糊你熊脸!”芭蕉话音刚落,曾良就从侧后方赏了他一耳光。

    “啊——”芭蕉惨叫一声,将脖子转了九十几度,不过,两秒间,他就恢复过来,重新看向小叹,用一种类似恐吓的眼神和语气道,“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

    “不……我有点远视,什么都没看见……”小叹两眼望天,违心地回道。

    “那就好。”芭蕉眼角挂着泪痕,肃然道,“这块土地上的芭蕉传说还要靠你来颂扬呢,有劳你了哦!”

    “靠我吗……”小叹嘴角抽动着回道,“说起来……‘芭蕉传说’什么的……那到底是啥玩意儿啊?”

    “啊,这就是我叫住你的原因了。”芭蕉说着,便开始解释道,“其实啊……刚才曾良君和我各作了一段俳句(日本的一种古典短诗,由“五-七-五”共十七字音组成,对格式要求严格,受“季语”的限制)……”

    曾良这时用很快的语对小叹道:“我作的是——壮哉松之岛,杜宇安翔借雀袍,休使景徒消。”

    他说完后,芭蕉便道:“而我作的是——虽然到刚刚,都还痒得不得了,现在却已好。”

    “喂……”小叹听完都惊了,“后面那段是什么呀?这应该不是系统翻译的问题吧?就算我没学过日语,也能听出两段有天壤之别啊……”

    “同学,我就是想找个旁观者来评判一下,究竟哪句比较好啊。”芭蕉的话还没完,他得意地念道,“不过要我说呢……如果我的俳句是‘1oo’的话,曾良君那句大概就是‘2’……哦不……是呕吐物,呵呵……呕吐物,啊哈……啊哈……啊哈哈哈……”他说着说着,还恬着脸傻笑起来。

    “再糊你熊脸!”下一秒,曾良君又用一记掌掴停止了芭蕉的愚行……

    “我勒个去……这俩货一攻一受的属性还能再明显点儿么……”小叹在旁看着都觉得亚历山大,暗忖道,“还有……这两人之间的胜负真的还需要‘裁判’这种存在来评判吗……”

    “同学……”芭蕉很快就捂着肿起的左脸,若无其事地凑到小叹面前,“大体的情况就是如此……撒~说罢……你认为我和曾良君谁的俳句比较好?说出来吧……然后将芭蕉传说颂……”

    “曾良君。”小叹都没等芭蕉把话说完,就果断地给出了答案。

    “噗呃——”话音未落,芭蕉便瞬间吐出一口老血,orz在了路边。

    “这样你应该死心了吧,芭蕉桑。”曾良站在芭蕉身后冷冷言道。

    “那个……这位同学……虽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芭蕉好像还没有放弃,他又一次来到小叹面前道,“拜托你了……再重新、慎重地考虑一下……”

    “这家伙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啊……”小叹满脸冷汗,望着芭蕉,心道,“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是因为你根本没问过我、也没给我自报家门的机会吧……而且……你那种俳句,越是反复、慎重地考虑,越会感到1o得不行吧……”

    “啊!有了!”忽然,芭蕉两眼一亮,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块挺厚实的纸板,递向了小叹,“如果你好好考虑一下的话,我可以把这个送给你哦~”

    “想贿赂我吗……”小叹轻声念道,接过了对方递来的东西,“嗯……假如真是很好的道具,我倒是可以考……”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现……那块纸板上,有的只是芭蕉桑的签名而已,比较离谱的是……签名旁居然还有一个鲜红的唇印。

    “请你把这种东西收起来……”这一瞬,小叹的黑化状态突然上线了,“就算你跪下求我,我也不会收的……”

    “适可而止吧,芭蕉桑。”事到如今,曾良好像有点看不下去了,他上前抓住芭蕉的领口,“快走吧,芭蕉桑,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慢……慢着!曾良君……”这时,芭蕉翻身站直,“不……曾良!”

    啪——

    “不……曾良大人……”又一次强有力的糊脸让芭蕉改变了对弟子的称呼,“……决斗吧!跟我决斗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