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十四章 案件节奏的转变,忽然就宣告被捕?
    “啊——”熊吉惨叫一声,跌进了河里。

    这一瞬,封不觉和王叹之皆是倒抽一口冷气。他们生怕熊吉被水冲走或者淹死……这样主线可就没法儿完成了。

    “呼啊……哈啊……哈啊……”好在,熊吉的脑袋很快就探出了水面,并大口喘息起来。

    因为这条河不算很深,水流也并不湍急,所以熊吉稍微扑腾了两下,就重新浮了上来。

    “吓死我了……”小叹一边说着,一边抹了把汗。

    “呼……”觉哥也松了口气,并念道,“还好他起来得及时……刚才我差点儿就一脚把你给踹下去了……”

    “喂……这又是为了什么啊?”小叹愣道。

    “当然是为了送你下去救人咯。”封不觉回道。

    “且不说系统会不会让你踹我……”小叹虚着眼,看向觉哥道,“想救人的话……一般是自己跳下去吧!”

    “猫怕水你不知道么?”封不觉理直气壮地接道。

    “说得好像隼就可以游泳了一样……”小叹嘴角抽动着回道,“等等……话说回来,熊才是会游泳的动物吧!我们到底在担心什么啊!”

    “诶?对啊……”封不觉摸着下巴接道,“由于其变态属性过于抢眼,‘动物拟人化’的基本特征都已被我们忽视了吗……”

    两人对话间,远处的喵美也小跑着赶了过来,而这时,熊吉也已从河里爬上来了。

    “啊……好险,还以为自己要死了……”熊吉跪坐在草地上,河水从他的身上滴下,使其看上去狼狈不堪。

    下一秒,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啊!我的背包……”他又回头看向小河,“呃……已经被河水冲远了……”

    这时的熊吉。一脸委屈、眼角垂泪,看上去非常可怜。

    “算啦,熊吉君。”小叹还是天真善良的,他看着这一幕,觉得有些不忍心了,于是上前安慰道,“反正只是个黏糊糊的书包而已……人没事就好啦。”

    “兔美酱,你太过分啦。”就连喵美也对兔美道,“就算我家被盗了,小偷也未必肯定就是熊吉君啊。”

    “没关系的……喵美酱。”熊吉双手撑地。保持着标准的orz姿势,用苦涩的语气念道,“皆因我平日里行为不端,故而自作自受……”

    在这种气氛下,兔美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她看向熊吉的眼神也不再锐利,相反,还带上了继续愧疚之色。

    “嗯……”兔美犹豫了一下,说道。“是我做得太过火了。对不起,熊吉君。”说着,她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手帕,递了上去。“你的毛都湿透了,用这手帕擦一擦吧。”

    “诶?”然而,就在此刻,熊吉的神色毫无征兆地恢复了猥琐。语气也变得略有些嚣张,“啊,那个啊……不必了……”话音未落。他已站了起来,分别从裤子两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两只袜子,“擦水的话……我有更好的东西呢~呼呼呼呼~”

    沉默,降临了……

    在锐利的、惊异的、蛋疼的、死鱼般的四道目光注视下……熊吉若无其事地用一双粉红色的、绣有郁金香图案的、明显是别人穿过的袜子……为自己擦了脸。

    【主线任务进度变更】

    【三天后,学校。】

    觉哥和小叹尚未从那种无话可说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任务提示和转场便接踵而至。

    眨眼之间,两人便从郊区来到了教室中。

    他们打开任务栏一看,熊吉的被捕次数竟已然跳成了“2”。

    “这什么情况?”小叹又惊了,“兔美都还没报警呢……熊吉就算被捕了?”

    另一边……封不觉的反应和小叹可不一样,或者说……他的反应和绝大多数人都不一样。

    在遇到这种突的、出乎意料的变故时,他所做的第一件事通常不是“向别人提问”,而是“问自己”……

    接着,他会试着依靠自己的知识、推理、想象……竭尽全力去解答这个问题。就算得不出确切的结论,至少也能做出几个合理的、可能的推测来。

    而上述这个过程,在封不觉脑子里完成的时间,通常不会过三秒……

    因此,当小叹把问题问出口时,觉哥往往已经可以给出答复了。

    “这个案子……也是一个很好的实例。”封不觉向左转头,对着邻座的小叹道,“它向我们阐述了这个剧本中……‘熊吉的第二种被捕形式’。”说话间,他已抬头扫视四周,迅在教室的另一头找到了熊吉和兔美的身影,“嗯……确实不能大意呢……”

    “第二种被捕形式?”小叹将觉哥话中的关键部分重复了一遍,随即疑道,“就是像刚才那样……在熊吉拿出罪证的瞬间,直接将其视为被捕,然后立刻转场?”

    “没错,就是这样。”封不觉道。

    “这种形式是怎么触的啊?”小叹道,“难道跟支线任务有关?”他面露担忧之色,“如果接下来全都这么搞……我们可就难办了啊……”

    “和支线没什么关系。”封不觉道,“关键因素……还是在你我身上……”他思索了两秒,解释道,“要比喻的话……先前我们遇到的那几个主线事件,其实只能算是‘训练关卡’而已。那是系统为了让我们熟悉一下这个剧本的基本玩法而安排的……在那些事件中,直到警方把熊吉押上警车、带离现场之前……我们都可以设法去逆转局面。”他微顿半秒,“但从刚才那个事件开始,情况恐怕就不同了……现阶段,只要熊吉成功做出那种‘不打自招’的行为,系统就会宣告‘被捕’,案件也随之结束。”

    “也就是说……”小叹若有所思地接道,“从现在起,待兔美准备报警时再去改变她的想法……已经行不通了。我们必须在熊吉的作死意图转化为行动之前就先制熊,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一旦他做出来了,咱们想再去掩盖就来不及了。”

    “是的。”封不觉回道。

    “这也太难了吧!”小叹说道,“这家伙跟个定时炸弹似的,随时都可能自曝(是的,这里用了曝光的曝),我们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如何才能……”

    “有提示的。”封不觉打断了小叹的牢骚,给出了建设性的回应,“比如刚才那个案件……从转场完毕,到熊吉暴露罪证期间,我们得到过不止一次暗示。”他竖起猫指,念道,“先,他出场时穿着胸罩、说着糟糕的台词……这就已经是给我们敲响警钟了。其次,现在回想一下……他迟到的原因,八成就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出去偷东西,导致睡过头了。还有,在喵美说到自己的袜子被偷时,我们就该想到了……东西肯定就在熊吉身上,即使不在裤子口袋里,也在别的什么地方,比如塞在嘴里当作脸部的填充,或者夹在【哔——】门里。”他叹了口气,“唉……所以我说,咱们大意了……经过了之前那些事件,我们不该对熊吉抱有哪怕一丝幻想的……在这一点上,我们还不如兔美……”

    “嗯……经你这么一说……”小叹道,“我们确实是有机会在他掏出袜子之前阻止他的……”

    “总之,接下来的案件,都会是这种节奏了。”封不觉道,“我们得……”

    “喵——”此时,喵美酱那定番式的尖叫又一次响起,打断了他们的交流。

    封王二人面面相觑,双双叹了口气,然后朝喊声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