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八章 事有蹊跷!轻而易举的逆转,被触发的支线!
    【一周后,自习课上。】

    伴随着转场语音的到来,封不觉和王叹之身处的环境又一次改变。

    原本站立的他们,此时又变成了坐着的状态,回到了教室的座位上。

    两人都知道,在成功阻止熊吉被捕的情况下,留给他们交流的时间不会很多,所以转场结束后,他们赶紧交换了一下关于系统语音的情报,并做出了一些分析……

    【已成功扰乱“企鹅助之死”事件的调查】

    【特殊剧本额外技巧值奖励4oo】

    【熊吉对你的仇恨度+3%】

    以上这三句,是在猿吉被捕之时,王叹之所听到的系统提示。同一秒,封不觉也听到了相似的提示;不过这次,觉哥只获得了5o点技巧值,而熊吉对他的仇恨值,也只增加了1%……

    结合上一次的系统提示,便可以分析出两个规律:其一,扰乱事件调查时出力越多,做得越周密,所得的技巧值也就越多。其二,玩家在帮熊吉脱罪时出力越大,熊吉对其产生的仇恨值就越高。

    “最近都没有案件,好无聊啊~”

    正当觉哥和小叹准备就“熊吉仇恨值”展开一番讨论之际,兔美的说话声忽然从后方响起了。

    因为熊吉和兔美就坐在两名玩家的后面一排,所以他们的对话可以很清晰地传过来。

    “……你就稍微把自己的头给扳下来看看嘛,熊吉君。”兔美说这后半句话时,语气十分平缓,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才……才不要咧!”熊吉满脸是汗地吐槽道,“这算是哪门子的案件啊?”

    “那么……你去学校里随便找个角落白骨化一下吧。”兔美又道。

    “不要啦!会死的耶!”熊吉一脸哀怨地回道。

    “那就木乃伊化好了。”兔美似乎完全没get熊吉话中的重点,继而又道,“木乃伊应该没问题吧?只要上半身变一下就够了。”

    “那种木乃伊我从来没听说过啊!”熊吉吼道。

    “诶——各位同学,请注意一下。”就在此时。熊猫老师出现在了讲台上,并高声对全班同学说道,“据说最近学校附近有暴露狂出没,有谁遇到了的话要马上向老师报告哦。”

    “你……你看!兔美酱。”熊吉好似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即对兔美道,“案件生了哦!还是寡廉鲜耻的暴露狂案件呢!”

    “暴露狂啊……”兔美淡定地转头,看着熊吉,“该不会就是你吧?”

    “不是啦!”熊吉摆出一脸冤枉的神色,摆手否认道,“不要什么都推到我头上来啦~别这样啦。很失礼耶!”

    这一刻,觉哥和小叹的心中都在疾呼着同样的一句台词;“失礼个屁啊!本来就是你吧!”

    “昨天的被害人是喵美……”讲台那边,熊猫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朝右侧走了一步,抬手道,“喵美,你来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喵美不知何时已站在了讲台边上,也就是此刻老师所指的位置,得到了老师的授意后。她用略轻的声音说道:“昨天放学后,熊吉君一丝不挂地狞笑着,一直跟在我的后面,一路跟到了我的家门口。”

    话音未落。兔美的眼神就变得锐利起来了……

    而她视线的焦点,自然也又一次地移到了熊吉身上。

    “切……又是我啊。”熊吉那张天真的脸瞬间变得猥琐起来,“这没办法……”他居然还笑了,“请吧。”

    这句“请吧”。蕴含了太多的信息……

    当然了,就算他不说,兔美也会毫不客气地报警的。

    “慢着!”面对这种展开。封不觉岂能坐视不理,他猛然转头,对兔美道,“难道你又要贸然报警吗?兔美酱。”

    兔美停止了拨号,抬头看着觉哥道:“贸然?”她顿了一下,“难道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想说……熊吉是无辜的?”

    “没错。”封不觉表情肃然,沉声点头。

    “不是吧……”连一旁的小叹都觉得底气不足了,在心中念道,“其变态行为已经被人当场指证了……这样还能脱罪?”

    “那我倒要听听了……”兔美还真就放下了道,“你到底有着怎样的推理。”

    “老师!”这时,觉哥突然站了起来,一挥猫爪,指着老师道,“能否让我跟全班同学说几句呢?”

    “可以啊。”熊猫老师很平静地回道,“反正这是自习课,你上来说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封不觉闻言微笑,毫不畏怯地走上了讲台。

    只见,他往讲台后面一站,双手撑着桌面,二话不说,先用一双猫眼将整个教室里的“人”都扫视了一遍。

    那气场……比真老师还像老师。

    “各位同学!”片刻后,觉哥开口了,“试问……你们有没有过这样一种经历?”他目光灼灼地接道,“……当你全神贯注地去做某件事时,会忽略与之无关的一切细节。”

    “有!”教室里只有一只隼用最快最响亮的语气回应了他,其他的同学全都没作声。

    “很好。”封不觉回了一句,“我想说的就是……昨天,熊吉君经历的正是这种情况。”他抬手指向了熊吉,“就像罗丹、阿基米德、第欧根尼……当他们专注于一件事时,纵是死亡的威胁都会被忽视掉。”

    “也就是说……他全神贯注地进行跟踪行为,以至于忘了穿衣服么?”兔美在底下接了一句。

    “猫三郎。”熊猫老师接道,“就算如你所说,熊吉君是‘忘记穿衣服了’,但跟踪行为本身也是变态行为哦。”

    “非也~非也……”封不觉摇头回道,“老师,你们都误会熊吉君了……他并不是在跟踪喵美酱,而是在保护她。”

    “我勒个去……”坐在下面听着的小叹都惊了,“这种歪理……能站得住脚吗?”

    “正如老师您刚才所说的,最近学校附近有暴露狂出没。”讲台上,觉哥的邪说仍在继续,“这个传言早已是人尽皆知了,所以……女同学们独自放学回家时,必然都是提心吊胆的。”

    封不觉说着,转头看了眼喵美:“喵美同学,这点……我没说错吧?”

    “呃……没错。”喵美点头应道。

    “嗯,我们再来看熊吉君。”封不觉又指着熊吉道,“众所周知,他本人也是有暴露狂倾向的。”

    “我怎么觉得他不止是倾向而已呢……”兔美低声接道。

    “别打岔,兔美酱。”封不觉用很快的语阻止了对方的辩驳,抢道,“作为一个有暴露狂倾向的人,熊吉君……应该是最能理解暴露狂心态的。因此……他觉得,应该利用自己这份得天独厚的优势,为同学们做出一些贡献。”

    “也就是……一个具备社会责任感的变态吗……”小叹虚着眼,轻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这个槽他实在是不吐出来不舒服。

    “就是在这份责任感的驱使下,熊吉君决定……”封不觉慷慨激昂、正气凛然地接道,“主动承担起‘沿途保护单独步行回家的女同学’的重任。”他面向熊吉,高声道,“对吧?熊吉君!”

    “诶?”熊吉都被问愣了,“是……是的……吧?”

    “真相大白了!”封不觉道,“熊吉君跟随喵美回家的理由就是这个……他脸上的狞笑,想必只是单纯的笑容而已,因为身上没穿衣服,所以被误会成了邪恶的笑容。至于他一丝不挂……纯粹是因为脑海中不断思考着应该如何去对付暴露狂,不自觉间……自己也忘记穿衣服了。”

    “不可能吧……”王叹之的鸟脸都囧了,心道,“就算这是个充满槽点、逻辑荒谬异常的宇宙,也不至于被这样的一套说辞蒙混过关吧……”

    小叹的想法是没错,但……

    “熊吉君,原来是这样吗?”听完觉哥的话后,喵美表情微变,看向熊吉道,“对……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挺厉害的嘛,熊吉君,对你刮目相看了。”兔美也转头对熊吉跨赞了一句。

    数秒后,教室中还响起了阵阵掌声……看起来,全班同学都接受了这种设定。

    【已成功扰乱“暴露狂跟踪”事件的调查】

    【特殊剧本额外技巧值奖励2oo】

    【熊吉对你的仇恨度+5%】

    系统语音即刻就传入了两名玩家的耳中。

    这回,封不觉得到的技巧值和“跟踪狂信件”事件中所得的一致,不过熊吉对他的仇恨度却是大大地增加了。

    而小叹这边,完全没有获得技巧值,也没有累计仇恨度,他只听到了调查遭到扰乱的那条提示。

    “这样都行啊……”这是王叹之听到语音后的第一反应。

    “这样都行啊!”连封不觉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说辞槽点爆棚,暗忖道,“这帮家伙和《南方公园》里的那帮货半斤八两啊……”

    就在他俩以为即将再度转场时,忽然,又有一句次出现的系统语音传来:【因成功扰乱三次调查,支线任务已触】(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