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五章 信件的真意,名侦探的纠正分析!
    “怎……怎么了……”王叹之虚起眼,斜视着觉哥问道。

    “可以啊……”觉哥道,“几天不见,你这个鸟人都学会推理了啊?”

    “什么话呀~”小叹高声回道,但下一秒,他的声音又低了下去,“嗯……虽然你现在叫我鸟人我确实无法反驳……”

    “呵呵……”封不觉耸肩微笑,“其实我是想说……小灵好像教了你不少东西啊……”

    “嘿嘿……还好吧……”小叹偏过头,露出一个挺**的微笑,并用翅膀挠了挠脸。

    封不觉用死鱼眼瞅着小叹,接道:“你身上散出的那种恋爱的酸臭气息已经引动了我体内的真气,我建议你调整一下自己的表情,不然我就要使用喵派气功了。”

    “喵——”

    就在他俩说话之际,教室另一头忽又传来一声尖叫。

    “切……又来了吗?”封不觉循声望去。

    但见,喵美正一边哭着,一边朝后排跑了过来,其手上还拿了一封信。

    “兔美酱!”喵美跑到兔美的桌旁,抽抽搭搭地说道,“有个恶劣的跟踪狂写了封信给我!”

    “你说什么?”兔美目光炯炯地看着对方,用关切的口吻接道。

    “啊!”邻座的熊吉也凑了过来,同样用一脸关切的神态接道,“居然对我最喜欢的喵美酱做这种事!不可原谅!”

    “嗯……每一次,当这家伙义愤填膺地说出这种话时……我都会有一种‘难道这次真不是他干的?’的错觉……”封不觉望着熊吉,低声吐槽道,“但是……无情的现实却一次次地对我的【哔——】动重击,让我【哔——】疼无比。”

    “毕竟是搞笑漫画的世界嘛……”小叹也压低了声音接道,“熊吉的行为模式本身就是最大的槽点了吧……”

    二人话音未落,兔美已经接过了喵美手中的信纸,在眼前展开并念道:“给喵美……今晚我要潜入到你的房间里去哦~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熊吉。”

    看完信后。兔美默默地放下了信,掏出了手机……

    “且慢!”封不觉见状,当即暴喝一声,上前制止了兔美进一步的行动。

    “怎么了?猫三郎?”兔美问道。

    “我想确认一下……”觉哥道,“兔美酱……难道你是想报警么?”

    “对啊。”兔美回道,“我当然是要报警咯。”

    “在事情还没搞清楚之前,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报警……”封不觉神情一凛,直视着兔美的双眼道,气势十足地问道,“……真的好吗?”

    “哦?”兔美面露狐疑。接道,“难道这案子的真相还不够明显吗?”

    “哼哼哼哼……”封不觉等得就是这句话,他顺势从牙缝里挤出了一阵低沉的冷笑,并言道,“看来……‘名侦探兔美’也不过如此啊……”

    下一秒,兔美还没说话,熊吉就用他那种漫画旁白式的惯用口吻惊道:“什……什么!居然对兔美酱说出了这种挑衅的话……这个男人……究竟是……”

    “不过是个偷窥狂兼暴力男而已。”而兔美语气却是淡定如故,“态度倒是很嚣张嘛。”

    “呃……”对于这个称呼,封不觉无法反驳。毕竟“昨天”是他自己认罪的。

    还好,兔美没有将人(猫)身攻击无休止地进行下去,她继而便道:“那你倒是说说看,这案子还有什么问题?”

    “哼……”封不觉冷笑一声。竖起一根猫指,“疑点一……就是这封信的署名。”

    “署名怎了?不就是熊吉吗?”兔美连看都不看熊吉一眼,若无其事地说道,“他做这种变态行为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诶?”熊吉露出一脸委屈的表情。接道,“不是的……我不是变态……虽然我偶尔也觉得在公共场合露出下半身会莫名的兴奋,但我不是变态啊。就算我真是变态。也是一名冠有变态之名的绅士啊……”

    “喂……这边的案子还没搞定,你就不要再把公开裸露之类的罪名主动曝光出来了吧……”连小叹都忍不了了,“我们这边可是正在竭尽全力帮你开脱呢……”

    “行了,不要扯那些与本案无关的话题。”封不觉机智地打断了他们的话,并对小叹道,“隼太郎,熊吉再乱说话,你就糊他熊脸。”

    “是。”王叹之肃然应道,并立刻朝熊吉投去一道犀利的目光。

    在这“隼之凝视”下,熊吉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暂时不再作声。

    “听好了,兔美酱。”封不觉说话间,用一个很自然的动作接过了兔美手上的信,“身为侦探,在处理事件时,一定要考虑到所有的细节才是……被表面现象所蒙蔽是不行的。”他扬起信纸,笑道,“试问……这世界上会有那种蠢到把自己的真名写在骚扰信件上的跟踪狂吗?”

    “嗯……”兔美若有所思地念道,“如果有的话……那也就是熊吉了吧。”

    “啧啧啧——”封不觉摇摆着手指,口中出了贱贱的啧啧声,“兔美酱,不要优先考虑个别案例……在这种时刻,我们至少也该思考一下……那些概率更高的假设。”

    噗叽——

    说着,觉哥便把那封信重重地拍在了桌上,但由于猫爪上有肉垫,他拍桌子也没什么动静:“就拿我昨天犯下的偷窥案为例,既然我可以模仿狗叫来扰乱搜查,那这次的犯人……为什么就不能在信上追加熊吉的名字……栽赃嫁祸呢?”

    “原来是你干的吗。”兔美听完觉哥的话,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句,并再度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喂——我只是拿自己举例给你分析问题而已!你这结论是怎么下的啊?”封不觉赶紧喝止了对方,“还有……你这单手拨号手法也太娴熟了吧?你就那么喜欢报警吗?”

    “是的。”兔美毫不避讳地承认了,“我当侦探的理由之一,就是因为我很喜欢报案。”

    “还是先把事件搞清楚了再叫警察吧!”封不觉吼道。

    “好吧。”兔美又合上了手机,“你接着说。”

    “疑点二……”封不觉又看向了那封信,“说起来……这封真的是跟踪狂寄出的吗?”他用猫爪在信纸上戳了几下,“像‘今晚我要潜入到你的房间里去’这样的内容,也有可能是小偷写的吧?”

    “哈?”闻言,连小叹都愣了。

    “这种事也是很常见的吧。”封不觉摊开双爪道,“像怪盗鸡德,猫颜三姐妹等……大家不都很喜欢在动手前预告函的吗?”

    “你说得那两拨人到底是哪个次元的怪盗啊……”流淌于小叹血液中的吐槽之魂显然又在蠢蠢欲动了。

    反倒是兔美,似乎是接受了这种设定:“好像是有点道理……但在预告里写上‘呼呼呼’的奸笑又怎么回事呢?”

    “志在必得的意思吧。”封不觉不假思索地回道。

    “原来如此。”兔美点头念道。

    “居然相信了!”这一瞬,王叹之心中的王叹之已经栽倒在地上了。

    “哼……没错吧?”封不觉笑道,“比起……‘由熊吉所写的性骚扰信件’来,‘由怪盗冒充熊吉所写的伪装成性骚扰信件的盗窃预告’显然更合乎逻辑不是俺么?”

    “这是被拿去喂狗以后又被狗拉出来再吃下去两遍的逻辑吧?”小叹在精神上猛烈吐槽着,“干脆简称‘二狗一逻’吧!”

    “明白了……”兔美看着觉哥,说道,“看来你不止是个单纯的偷窥狂兼暴力男呢,禽兽小学的名侦探猫三郎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呵呵……过奖。”封不觉微微一笑,揉了揉头上的毛。

    “那么,就当做是盗窃案件来处理好了。”兔美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喵美,“喵美酱,今晚要好好配合警方一同抓捕怪盗呀。”说着,她又一次拿起了手机,开始报警。

    “诶?”喵美已经被他们弄晕了,“就算你这么说……我的房间里也没有什么会被怪盗给盯上的东西吧?”

    “喵美酱。”封不觉绷着脸,快闪到了喵美面前,“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制裁那些卑鄙的盗贼……你就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了。”

    “啊……呃……好吧。”喵美有些茫然地应了一句。

    【已成功扰乱“跟踪狂信件”事件的调查】

    【特殊剧本额外技巧值奖励2oo】

    【熊吉对你的仇恨度+2%】

    这一刻,连续三句系统语音传入了两名玩家的耳中。不过,他们俩听到的内容有些区别,小叹的技巧值奖励是5o点,而熊吉对他的仇恨度也只增加了1%……

    封不觉还在脑中琢磨“熊吉的仇恨度”是怎么个设定时,他眼前的景物却已经在变了。

    【三天后,下午。】

    又是一次突兀地转场,让觉哥和小叹并肩出现在了学校的操场上。

    “真他喵的累啊……”封不觉即刻喘了口气,“比正经推理累好几倍啊有没有……”

    “我怎么觉得这就是很随意的扯淡呢……”小叹接道。

    “哦?”封不觉斜视过去,露出一个奸笑,“那好啊……下一个事件我不说话,由你来‘扯’。”(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