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25章 猫都看不下去了
    八月四日,对封不觉来说,这是非常纠结的一天。

    不知是巧合还是算计,他得到了一台免费的豪华游戏舱,却失去了自己的房间……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和一位大美女住在了同一屋檐下,但他却不是人家的对手……

    当天晚上,他坐在电脑前,打开文档,敲下的第一行字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你在卧室,我在客厅。”

    敲完以后,他还颇为得意地将这句话保存了下来,估计是准备以后写到小说里去。

    “我要洗个澡。”九点半时,若雨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跟坐在客厅里的觉哥打了声招呼。

    “哦。”封不觉随口应了一声,其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了两秒,看了若雨一眼。

    此时,若雨已换上了一件很宽松的短袖t恤,下身则是一条纯棉的短裤,脚上也已经换上了拖鞋。看这打扮……还真是把这儿当家了一样,非常随意。

    “我带了一些洗漱用品过来。”若雨抱着个装满东西的脸盆走向了浴室,边走边道,“除了毛巾、牙刷和浴袍之外……其他的你想用就用吧。”

    “洗水和肥皂我自己有。”封不觉的视线很快又回到了屏幕上,“不需要。”

    “我知道。”若雨回头道,“我就是看你用的那些太差了,才提出这个建议的。”说罢,她便进了浴室、关上门,并从里面把门给闩上了。

    “切……”封不觉歪了下头,低声念道,“洗着干净舒适就行,那么讲究干嘛……”

    “女人的身体是需要细致地保养和呵护的喵~”沙上的阿萨斯这时又插了个嘴,“咱们哪儿能跟你一样……常年用那种劣等货喵~”

    “哦……这就是你前一阵子盗用我的市民id,在网上订购顶尖品牌的护毛素的理由是吧?”封不觉转头瞪着阿萨斯道。

    “我没让你送我去做美甲已经是客气的了喵。”阿萨斯泰然自若地回应着。

    “你知道吗……你那瓶东西的价格。够我买一年份的洗水和肥皂了。”觉哥接道,“要不是怕得皮肤病,我都想用点儿试试……”

    “不是我买的东西太好,是你自己用的太差……”阿萨斯说到这儿时,语气微变,欲言又止。

    两秒后,她叹了口气,“唉……不说了,你这人就这样儿。有些事……或许你永远都意识不到,就算再聪明也没用。”

    “哈?”封不觉愣了一秒。“什么意思?什么事啊?”

    “没什么,我随口说说的喵……”阿萨斯说着,便把头转向了别处,“我要再睡会儿,别来烦我喵。”

    封不觉盯着那猫看了几秒,随即耸耸肩,念叨了一句:“莫名其妙……”然后,他就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电脑上。

    其实,阿萨斯刚才想对觉哥说的是——“你这人平日里太苛待自己了。但是对待身边的朋友,反倒是很厚道。”

    然……她终究没把这话说出口。

    她的任务只是监视和保护这个人类而已,如果她和对方建立起类似友谊甚至亲情这样的羁绊,对任务的执行是极为不利的。所以……这些话。不该由她来讲。

    …………

    二十分钟后,若雨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她的头上包着毛巾,身上穿着浴袍,一出门就望着觉哥道:“不觉。你一会儿要登录游戏吗?”

    “登啊。”封不觉头也不抬地应道:“反正我得在游戏舱里过夜(通常来讲,觉哥前半夜玩游戏,后半夜离舱上个厕所。然后回床上睡觉),不登白不登啊。”

    “哦,好。你帮我给絮怀殇带个话,就说我今天有事不能和她一起排本了。”若雨说罢,便转身朝卧室去了。

    “诶?”封不觉转头看向若雨道,“你们俩什么时候混一块儿去的啊?”

    “离开沙盒后,我们互加了好友。”若雨回道,“你afk(aay_from_key波ard,直译为“离开键盘”,一般理解为“暂时离开游戏”的意思)的这半月里,我们一起玩了几个剧本,感觉还挺合得来的。”

    “呃……那你又为什么要我带话?”封不觉又问道,他的神色看上去竟有几分紧张,“我跟她可合不来……”

    “因为你和她也互加了好友啊。”若雨道,“而且,你就在我面前,我有必要再特地再去联系别人吗?”

    “哦……原来如此。”封不觉好似松了口气,“我知道了,你要我几点带话过去?”

    “不急。”若雨接道,“她得先完成了工作室的指标才能自由活动,所以我们约在了凌晨两点见面。”她顿了一下,“你只要在两点前登录……方便的话就和她通讯一下,不方便的话给她个邮件也行。她已经在登录空间里设置了‘好友邮件提醒’,肯定能收到消息。”

    “明白。”封不觉回道,我最多再过一小时就睡了,“午夜就上线。”

    “那么……”若雨的语忽然慢了下来道,“我回房间去了……”

    “嗯,你也早点休息,明天上午还有事呢。”封不觉回道。

    “晚安……”

    “晚安。”

    数秒后,卧室的门关上了。

    客厅中恢复了宁静,只有电脑主机箱的风扇声,还在出轻微的呼呼声。

    “上帝……”阿萨斯甩了甩尾巴,打破了短暂的沉默,“我在一旁看着……都替你们着急……”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封不觉虚着眼接道。

    阿萨斯无视觉哥的狡辩,接道:“既然你们俩都他喵的想和对方在一起多待一会儿,为什么还要各走各的?”

    “感觉暂时没什么好说的了……难道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吗?”封不觉问道。

    “不行吗?”阿萨斯反问道,“有谁规定,你们两个不可以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的?”

    “你不觉得这样有点儿傻么……”觉哥毫无底气地应道。

    “哼……傻?”阿萨斯怅然接道,“你是个‘人’,封不觉,你生来就是‘傻’的……这世间不傻的家伙……只有那么几个,而他们……才是最可怜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