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24章 说来就来
    【剧本已完成,正在结算奖励。】

    【获得经验值:12ooooo,游戏币:1ooooo】

    【获得物品/装备:无】

    【完成/接受任务:1】

    【特殊、隐藏任务完成:4,破解世界观:生存权测试】

    【惊吓值激增:o次,最高惊吓值:o%,平均惊吓值:o%】

    【您的恐惧评级为浑身是胆,可获得一项额外奖励,请稍后选取。】

    【获得技巧值:2681】

    【技巧值加成经验:2681o,游戏币:1ooooo】

    【剧本通关奖励:拼图牌*2。】

    【支线任务奖励:被封印者的右足。】

    【隐藏任务奖励:被封印者的左足,被封印者的右腕,被封印者的左腕。】

    【结算已完成,请继续。】

    结束了与伍迪的交流后,封不觉便回到了登6空间。

    同时,剧本通关后的奖励也在屏幕上被一一列出。

    “这家伙告诉我‘这些事’……肯定是有什么阴谋吧……”觉哥一边浏览屏幕上内容,一边喃喃念道。

    很显然,在封不觉离开剧本前,伍迪给了他一些情报,而且是颇为重要的情报……

    “嗯……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觉哥盯着结算画面看了五秒后,便转身走向了储藏室,口中则还在自言自语着,“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就得早作准备啊……”

    说话之间,他已穿过了电梯门,并快步走领取奖励的那根玻璃柱前。

    【请选择您的额外奖励:一、随机抽取一件与等级相应的装备,二、5oooo点游戏币,三、192ooooo点经验值】

    熟悉的系统提示再度响起,封不觉不假思索地领了经验值。他本就是上线冲级来的。而且在他传送回来之前,伍迪还特地提醒了他要领取经验。因此……觉哥也就照办了。

    【您已经升到了49级,体能值上限增加,当前为49oo/49oo】

    领完了这当前等级上限的4o%经验,觉哥堪堪升到了49级,距离满级……仅剩一级之遥。

    ,“通过排名推测经验获取度”这种事已经不存在了,所以……觉哥可以肆无忌惮地领经验升级,度快的话……明天凌晨,他就能把最后那级给升了。

    当然了。他也没有着急到那个地步。毕竟伍迪给了他“三天”的时间,那可是整整七十二小时;从今天早上八点算起,要到八月七日早晨八点左右才截止。哪怕他在这三天里……每天只通关一个剧本,照样能靠着“额外奖励”妥妥儿地升级。

    “ok……再来看看别的……”经验到手后,封不觉便向着另外几根玻璃柱行去了。

    先是拼图牌,这回……他抽到的牌是【拼图牌-剑】和【拼图牌-毛衣】,这两张显然与他计划中的十二星座组合无关,所以他暂时将其收了起来。

    接着,他就一口气把支线任务和隐藏任务的奖励全给领了。单从名称来看。这些物品好像是某个人(也可能是生物)的四肢。但实际上,这只是四张卡片而已。

    这些卡的基本造型是一致的……正面是金黄的底色,周围镶着黑边;背面则是一个咖啡色的旋涡状图案,镶着黄边。

    “这是闹哪样……”封不觉把那四张卡从玻璃柱中取出来。拿在手中念道,“这不就是很普通的游戏王(集换式卡片游戏)的卡片么……”吐槽之余,他的视线已移到了第一张卡片上。

    其实,这卡和游戏王的决斗怪兽卡还是有区别的。因为这卡上只有图案,而没有种族、星级和攻防数值,也没有注解……

    第一张卡片上的图案是一只金色的、如同铠甲般的右足。其脚踝上,还栓了一条金色的脚链。

    【名称:被封印者的右足】

    【类型:其他】

    【品质:普通】

    【特效:未知(拾取后绑定)】

    【备注:封印解开后将得到无限的力量】

    第二张卡上印的是“左足”,其物品说明与第一张是一样的,不同的只有名称;而那“被封印者的右腕,被封印者的左腕”亦是如此。

    “嗯……又拿到了奇怪的玩意儿……”封不觉看完说明,便把卡片收入了行囊,沉吟道,“而且……比先前的‘风林火山阴雷’系列还要坑爹……”

    他会这么说,是因为他对这个“被封印者”系列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知道……想要“解开封印”,还需要一张卡——【被封印的艾克佐迪亚】,可他的奖励却偏偏五缺一……这就好比是你玩梭哈的时候拿到了1o、j、q、k,但独缺一张anetbsp;   “总感觉……自从我升级了行囊后,老是拿到类似的物品……”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已走出了储藏室,回到了电梯中,“这该不会是系统迫使玩家进一步升级行囊的手段吧……”

    他并不是个阴谋论者,他只是根据以前玩其他网游的经验……做出了一个合理的推测。

    2o55年的游戏光脑可以完成很多复杂的运算和应变,觉哥所说的那种情况要实现起来也并不难。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游戏运营商早就这么干了……在某些储物空间本就比较吃紧的“免费网游”中,当玩家的背包、仓库空栏不多时,他们打怪时的掉宝率就会生变化……玩家越是没地方放东西的时候,怪物爆出的东西就越是多元化。请注意,是“多元化”,不是“加爆率”,虽然掉出的东西种类变多了,但依然是同级别的垃圾……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玩家因储物空间不足而膈应,然后一怒之下去充值。

    “嗯……下次遇到伍迪或者高位的衍生者时我得找机会问问……”封不觉思索之际,已然切换了登6空间的出口设置。转到了商城选项。

    “【拼图牌-毛衣】可以先留一留,只要我把‘黄道十二宫系列’凑出来,储藏室基本就空了,搁那儿就行。至于这张【拼图牌-剑】……显然是一张比较百搭的好牌,用它做交易……我可以开开条件。”觉哥一出电梯,就直奔了拼图牌交易所,“一换二吧……”还没走到门口,他就已经考虑好了,“换一张任意卡,加一张指定卡。指定卡的内容只要和‘处女座’相关即可……”

    …………

    离开交易所后,封不觉又回储藏室稍微整理了一下东西,接着,他便登出了游戏。

    他估计……到自己下一次上线时,那张卡很可能就已经被人还换掉了。

    “呼……”从游戏舱中起身的封不觉长吁一口气,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到底是豪华版啊……这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痛了,感觉比躺在床上还舒服。”

    “那你接上进食管和导尿管,在里面躺一辈子好了。”沙上的阿萨斯见觉哥起身。顺势吐了个槽。

    封不觉冷笑一声:“哼……你要嚣张也只有趁现在了,等本大爷练成了遁甲天书……”

    “你就把我打回原形,然后蹂躏我?”阿萨斯打断了他,并回以冷笑。“呵……古尘给你的资料你没好好儿看吗喵?知道一般的狩鬼者要战胜我这个级别的恶魔,至少要修炼到什么境界吗喵?”

    “我看了啊。”封不觉回道,“老古他还特意在资料上特意注明了……他以一种‘马马虎虎’的态度修炼了五年,就到达那个境界。”觉哥很嚣张地接道。“那像我这资质、这勤奋、这长相……五个月差不多了吧。”

    “撇开你那基本毫无根据、且散着无耻气息的自信不谈……”阿萨斯虚着她的猫眼接道,“修行和‘长相’有关系吗喵?”她顿了一下,“还有……那个古尘也有病吧?他干嘛要做那种无聊的注释……”

    “其实……他几乎在所有的资料后面都加了这样的注释。而且都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做讲解实例。说是……给我参考一下……”封不觉耸肩说道,“另外,他还在资料最后留了一段话,大概的意思是……‘你的修炼进度要是比我快,那是因为我没认真,要是比我慢,那是因为你蠢’。”

    “喂喂……”阿萨斯的猫嘴角,居然也抽动了起来,“莫非……你这半个月来的努力,全是由于这段嘲讽吗……”

    “怎么~可能~”封不觉歪着头回道,“我像是那么幼稚的人吗?”

    “当然很像。”忽然,另一个人的说话声自客厅中响起。

    “我说……”封不觉瞬间就听出了那是谁,他的表情陡变,缓缓转头,“你就不能先敲个门再进来吗……”

    “抱歉。”黎若雨回话时,顺手将肩上的旅行包扔到了沙上,并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箱,“我是你厨房的窗户进来的。”

    “这儿可是十三楼啊……女侠。”不知为何……觉哥的额头已然渗出了冷汗,“话说……你带那么多行李干嘛?”

    “搬家。”若雨的回答言简意赅。

    “‘哦吼吼~和若雨粉红色的**生活啊~’”此时,沙上的阿萨斯忽然插嘴,用猥琐的语气笑着念了一句。下一秒,她又恢复了平时那慵懒中带有一丝暴躁的神态接道,“这是刚才封不觉脑海中所闪过的念头。”

    话音落地,这二人一“猫”,便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三秒后……

    “嗯……你也看到了……”封不觉一本正经地开始了胡说八道,“她是个性别和种族都已生扭曲的变态,在生理状态异常的同时,其精神状态也极度不稳定,可能和小时候受到父母的虐待有关,也可能是长期在工作中积累的压力所致,具体原因我还在研究中……所以她说的话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哦。”若雨面无表情地看着觉哥应了一声,随即便转头看向阿萨斯道,“我住进来,你没什么意见吧?”

    “喂!屋主在这儿呢!”封不觉吼道。

    但另外两位都没理他,只是自顾自地对话。

    “你随意吧喵~”阿萨斯也看着若雨,回道。“只要不影响我的工作就行。”

    “好的。”若雨道,“那就打搅了。”

    “自说自话就决定了啊!”封不觉都惊了。

    “那么……”若雨和阿萨斯打完招呼,就朝卧室的方向瞥了一眼,“今晚开始,我就睡那间了……”

    “呃……这进展略快了吧……”封不觉斜视着若雨念道。

    “卧室以外的地方你随便睡,随意点。”没想到,人家还有后半句话。

    “随意点是闹哪样……”封不觉头上青筋都爆出来了,“这是我家吧?就算是租的也是我家吧喂!”

    “哦,对了……我的游戏舱大概会在明天上午运到。本来我想让搬运公司今天送来的,但由于那种大型电子仪器要拆分之后才能运。今天是来不及了。”若雨道,“我明天早上要去画廊忙点事情,你在家看一下,有事打我电话。”

    “你这女主人一般的口吻……我行我素的态度……”封不觉瞪着死鱼眼,吐槽之力全开,“……是准备强行跟我试婚吗?你就不觉这当中跳过了什么重要的步骤吗?要不然你再等几天,我酝酿个几千字的情书传真给你,我们从……”

    “你想多了。”若雨用她一贯的冰冷语气打断了觉哥,“我搬过来。主要是为了监督和保护你。”

    “哈?”封不觉愣了一下,“那个……若雨啊,我知道你也有灵能力,但‘监督和保护’的工作……”他指了指阿萨斯。“她已经在做了啊,你就不必……”

    “我们的立场稍有区别。”若雨接道,“不可一概而论。”

    听到“立场”二字,封不觉神情微变:“若雨……难道你也是……”

    “有什么话等吃饭时再说吧。”若雨没有让觉哥说下去。“我去房间里放一下行李,你先做饭吧。”

    “等等……”封不觉见若雨扭头就奔卧室去了,赶紧迈步上前。“……我来帮你!”

    这一瞬,一道冰冷的目光投来,杀气凌然,且暗蕴灵力。

    “做饭去。”

    “遵命。”

    …………

    一小时后,若雨拎着一个大背包和一个被撑得硕大的垃圾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而封不觉做的那顿晚饭也差不多好了,就等摆碗筷了。

    “这包,是你平时会经常用到的,我都帮你理出来了,省得你老是往我房间里跑。”若雨走到客厅当中,放下了右手上的背包,并提高了声音对厨房那儿的觉哥说道。

    “毫无违和感地说出了‘我房间’这种话呢……”封不觉虚着眼,低声念道,“一小时前分明还是我的房间来着……”

    数秒后,若雨又拖着那个垃圾袋,走向了门口:“这包……你现在就下楼去扔了,我永远不想再看见里面的东西。”

    “我能打开检查一下吗……万一有什么我想留下的……”

    “我数三声……”

    “行~行~扔了扔了……我换双鞋就去……”

    …………

    傍晚,六点二十分,觉哥和若雨已坐在了餐桌旁。

    桌上摆着三菜一汤,皆是家常菜。

    “真不错。”若雨的吃相很好,她只会在嘴里没食物的状态下才会开口说话,“比我爸做的好多了。”

    “过奖了……”封不觉随口应了一句,他就没那么讲究了,说话的同时还在往嘴里塞东西呢。

    “嗯……既然说起了令尊……”微顿半秒后,觉哥就借坡下驴,顺势接道,“你搬到我这儿来住……你父母没意见的吗?”

    “一开始我跟他们提起这事儿的时候,他们是有点意见……”若雨回道。

    “对嘛……我就说嘛……”封不觉拉长了声调接道。

    “他们觉得我们还是先领证再住一起比较好。”若雨的后半句话总是有那么一两秒的延迟。

    “噗——”封不觉当时就把嘴里没嚼干净的饭喷了出来,“咳咳咳……”他咳出了呛进气管的米粒儿,艰难地问道,“我都不知道该说他们太开明还是太保守……”

    “后来,我跟他们解释了一下我搬过来的原因和目的。”若雨倒是神色淡定,接着说道,“他们就明白了,并表示……对你很放心。”

    “咳……放心是什么意思?”封不觉的呼吸渐渐恢复了平稳。

    “大概有两重含义。”若雨回道,“其一,他们认为你这人不错,信得过你。其二,反正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呃……”觉哥张口后,才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那么……现在来说说你先前想问我的问题吧。”若雨将话题引向了正规,“你放心,我不是九科的人,也不属于任何政府机构。”言至此处,她话锋一转,“不过……我确是和九科有些关联。”

    “嗯……”封不觉沉声接道,“……你也是他们的监视目标之一?”

    “不。”若雨否定了他的推测,并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简单地说……古尘,是我外公的姐夫。”(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