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714章 戴夫的世界(十三)
    射手提出的规则,自然和正规的飞镖比赛不同。

    对于这点,封不觉早有心理准备,他本就不认为这种酒吧里的飞镖比赛还会有人来计分什么的。

    可是……觉哥却也没想到,对方想出的比赛形式竟是……

    “射苹果?”当射手说出这三个字时,封不觉立即将其重复了一遍,似是想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听错。

    “对,射苹果。”射手给自己卷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后,悠然地回道。

    “用飞镖射?”封不觉又问道。

    “用飞镖射。”射手回道。

    “哦……”封不觉点点头,他“哦”这一声,并不代表他理解了什么,他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觉哥知道,如果射手真是个飞镖高手,那别说是射苹果了,射樱桃都可以……所以,眼下这种展,一定有阴谋……

    “那个……苹果,放在哪儿?”想了几秒后,封不觉又问出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问题。

    “放在杨的头上。”射手吐着烟圈,淡定地回道。

    “哈?”封不觉看了杨一眼,“这样也可以吗?”

    “当然可以。”杨绷着脸,给出了一个确定的答案。

    “那个……我确认一下啊……”封不觉对杨道,“假如我不小心把飞镖扔到了你的头上或脸上,你会怎样?”

    “弄死你。”杨很淡定地回道。

    “ok~ok~”封不觉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转过头去,看着射手道,“您接着说吧……”

    射手边抽烟边回道:“比试时。杨头会顶苹果,站在那面墙前……”他指了指酒吧另一侧的一面墙壁,“而我们俩就待在吧台这边,轮流投镖去射苹果。”

    “且慢……”封不觉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他插嘴问道。“在我们投镖的过程中,杨会移动吗?”

    射手笑了笑:“呵呵……你很聪明,戴夫。”他又吐了口烟,“呋——他当然会动,在保证苹果不从头顶掉落的前提下,他想怎么动就怎么动。”

    “这恐怕……不太公平吧……”封不觉道。“只要你们俩稍微配合一下,我就输定了不是吗?”

    “哈哈哈……”射手大笑,“戴夫……我的伙计,你想太多了。”他一手搭上觉哥的肩膀,笑道。“我有什么理由作弊呢?为了赢走你的临时工作证吗?如果我真的很想要那玩意儿,我直接用枪逼你交出来不就行了?”

    “嗯……这倒是……”封不觉想了想,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再退一步讲,这并不是什么正式的比赛,甚至连观众都没有。撇开赌注因素,我有任何作弊的动机么?”射手又问道。

    “似乎没有。”封不觉回道。

    “所以说……”射手站了起来,在吧台边踱步道,“……你大可不必担心公平的问题。我可以保证。面对每一枚飞镖,杨都会竭尽所能地进行躲闪……不管那枚飞镖是由谁掷出的。”

    “明白了。”封不觉沉声道,“你只是希望找一名与自己旗鼓相当的高手较量一下。但又怕我敷衍了事。”他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就摸清了对方的意图,“于是,你提出了这样一个赌注……”他指了指自己的临时工作证,“这张证件,对你来说一文不值;但对我来说,却是不可获取的。所以你才要将它作为赌注。让我全力以赴。”

    “呵……正如我所说的,你是聪明人。”射手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觉哥。露出一个微笑。

    “好吧,说说其他规则吧。”封不觉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基本表明他已应下这场胜负了。

    “总共二十一局。”射手接道,“无论最后的比分如何,都要玩到底。”

    封不觉一手抱胸,一手托腮,挑眉道:“也就是说,即使你在前十局全胜,赢走了我的临时工作证……在剩下的十一局里,我仍有机会去问你问题。”

    “没错。”射手接道,“相对的……即使你在前十二局全胜,杜绝了我获胜了可能,我一样会跟你赛完全部的二十一局。”

    “这种对我而言有优势的规则,我没有理由拒绝。”封不觉应道。

    “很好。”射手点点头,接着解说道,“每一局,每人各持三支镖,轮流投掷,谁先命中苹果,便视为胜利。假如六支镖投完后无人命中,这轮就视为平手。”

    “平手又当如何?”封不觉问道。

    “平手就是平手。”射手道,“我的胜利局数不累计,而你也不能问问题。”

    “好的,很公平。”封不觉接道。

    “呋——规则差不多就这些了,没什么问题,咱们就开始吧。”射手说这话时,抽了最后的一口烟,随后他就将烟头掐灭,站了起来。

    “可以。”封不觉也站了起来。他一边说话,一边已抬起了双手,并将十指交叉、手掌向外推,貌似这就算是热身了。

    “先等我一下。”杨见他们二人已经说定了,便从吧台里走了出来,走进了酒吧角落的一个房间。

    一分钟后,他就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一整篮苹果。

    “我准备好了。”数秒后,杨就把一个苹果顶在了自己的光头上,泰然自若地站在了远端的那面墙前。

    “你要先攻吗?”射手从吧台上拿出了六支飞镖,并递给了觉哥三支。

    “我还可以选择先攻后攻?”觉哥疑道。

    “可以。”射手道,“不过只有这第一局而已,接下来就采用轮流先攻制。”

    “那我肯定要先攻啊。”封不觉回道。

    这是非常好算的一笔账……先,先攻一定是有优势的,只要第一镖能中,后攻者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输掉该局。其次,在单数回合选择先攻的人,可以比对方多一次先手的机会,因为这场飞镖游戏总共是二十一局。

    “那就请吧。”射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十分轻松地站在一边。作围观状。

    “呵呵呵……”封不觉在心中冷笑,“孙贼……自以为有两把刷子,就轻敌了是吧……哼……爷我好歹也是射击专精c级的男人,就算在现实世界……我拿飞镖飞个苹果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此时的觉哥可谓自信满满,胸有成竹,他至少有八成把握可以命中目标。

    虽然杨“可以移动身体”这点。似乎是一种变数,但考虑到其前提“保证苹果不从头顶掉落”……便也不足为患了。在头顶苹果的前提下,他又能做出多大幅度的移动呢?最多就是缩一下脖子、或横移个几公分罢了。

    “好!看我第一镖!”封不觉手肘高抬,手腕力,一镖掷出……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已经拿下了一局。

    然而……

    “喝!”就在觉哥掷出飞镖的刹那,头顶苹果的杨暴喝一声,将颈部一伸一缩。

    霎时间……但见那苹果垂直向上飞了起来,而杨的身体则随着脖子的收势沉了下去,扎了个四平大马。

    一秒后,封不觉的飞镖从苹果和杨的头部之间飞过,什么都没扎到。

    待飞镖掠过后,杨又直起了身子。用其头顶接住了苹果。

    当然了,我们都知道……苹果的表面是凹凸不平的,而人的头顶也不是一个平面。所以当这两个物体的表面接触时,苹果势必会朝着某个方向颠滚而出。正常来说……苹果还是会跌落到地上。

    但……杨却可以用他那弹簧般的脖子,配合诡异的身法、凌厉的头部微调动作……在两秒之内,让苹果重新稳定下来。

    “哼,就这种程度,也想射中我头上的苹果?”杨站稳后。朝封不觉投去了一个鄙视的眼神,用颇为不屑的语气念叨了这么一句。

    “喂……”觉哥深深的震惊了。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和伤害,“有没有搞错啊?开玩喜呢!这不科学吧……”

    “这的确不是科学。”杨露出高深莫测的神色。肃然接道,“这是一种技术,一种经过千锤百炼的、不断钻研磨砺的技术。”

    “你这是专注顶苹果三十年啊!”封不觉喊道,“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何在啊!”

    “呵……知道镖果界的深奥了吧,少年。”这时,射手从旁边走了过来,仰起头、俯视着觉哥念道。

    “为什么对我的称呼突然变成日系的感觉了啊……之前不是还叫我年轻人的嘛……”封不觉实在是压抑不了吐槽的*,“话说‘镖果界’是什么玩意儿啊?只有你们两个人所知道的禁断领域么……”

    “也罢……”射手无视了觉哥的话,拿起了自己的第一枚镖,“就让你看看好了……真正的‘镖者’,和你有什么不同。”

    封不觉又听到一个中二气息十足的名词,他虚着眼应道:“这种乱七八糟的设定确定不是你临时瞎编的吗……”

    “看镖!”射手疾呼一声,用一组老太太扭秧歌儿的步法,虚踏一步,甩腕出击。

    唰——叱叱叱——

    那一瞬,小小的一枚飞镖,仿佛化作了一条灵动的毒蛇,其周围隐约绽出了铜色的光芒。

    伴随着破风之声,飞镖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飞向了杨头顶的苹果。

    而杨那边……也是不甘示弱。只见他以高原地自转一圈,让苹果本身带上旋劲,随即身形一收,单手撑地,在苹果因引力开始下坠的刹那,再将其反顶上去。

    于是……那苹果也飞出了一道弧线,而且是很高的抛物线,就好似在上空画了个“o”,最后还是飞往杨的头顶。

    啪——

    两秒后,飞镖,扎在了墙上。而苹果,仍没有落地。

    原来……虽然这一镖没有正中苹果,但是镖针已蹭到了果皮,这使苹果自转的频率和角度都生了变化,因此,其下坠轨迹也相应地改变了。

    见此变故,杨的反应可谓神……

    他当即双手撑地,使出一个利落的托马斯回旋,强行将身体重心给转移了。在横向折返了半米距离后,他又一次成功地用头顶接住了苹果。

    不过……这一次,他的光头上,流下了一缕冷汗。

    “呵呵呵……”射手一击未中,却并未表现出什么失望,相反,他露出了笑容,“老伙计,如今的你,面对我的‘回旋蛇镖’,竟也如此游刃有余了吗……”

    杨用一种惺惺相惜的眼神回应对方,绷着脸回道:“彼此彼此,能逼我使出‘托马斯折返接果技’的人,也只有你了……”

    “这俩货他喵的是在逗我吧……”封不觉嘴角抽动,心中吼道,“‘回旋蛇镖’是闹哪样啊……麻烦你还是回网王的片场去吧!‘托马斯折返接果技’什么的就不要说出来了吧……这种名词简直是对所有必杀技名称的侮辱啊……精神污染啊有木有?”

    “好了,戴夫,又轮到你了。”射手投完一镖,又坐回了吧台边的凳子上,“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这比赛的玩法了吧?那就亮点儿真功夫给我们看看吧。”

    “亮你老母啊……”封不觉心里正在骂街,“我真他妈想找十八个光头壮汉拿折凳来抽你丫的……”

    郁闷归郁闷,游戏已经开始,他必须玩儿完才行。

    因此,他还是默默地举起了自己的第二支镖……(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