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96章 逮捕
    封不觉猛然转头,看向了门的方向。

    这一刻,他心思电闪:“这么晚了……会是谁?是阿萨斯已经回来了吗?还是楼下的邻居因为听到了那声爆响而上来询问?如果是后一种情况,我开门后,对方必然会注意到我身上的血迹和屋里的血腥味……但是,我要是不开门,他们就会善罢甘休了么……”

    就在觉哥犹豫之际,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觉,开门,是我。”

    “包青?”封不觉一听就听出了这是包大人的声音,但他心中疑虑,反而因此增加了,“这情况不太对劲儿吧……他一个家庭美满、事业有成的公务员,为什么会在凌晨两点多出现在我家门口……”他眼神一动,“莫非是和老婆吵架被赶出来了?不对……就算他真是被老婆赶出家门、准备来我这儿凑合一宿……也应该先打一个电话过来才是。而且……我家的对讲机都没响,他是怎么进入大楼的?”

    念及此处,觉哥朝门的方向走了几步,开口应道:“哦……老包啊,这么晚了,什么事儿啊?”

    “我是来帮你的。”包青用十分严肃的口气回道。

    “哈?”觉哥一边装傻拖延时间,一边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门后,透过猫眼朝外看去,“你在说什么啊?”

    “不觉,我知道你在门后看着我们。”包青回话时,他、和他背后的十几个人影。已一同进入了封不觉的视线,“我也知道……刚才有个‘能天使’死在了你的屋里。”他顿了一下,“总之……你先开门让我们进去,有话慢慢说。”

    咔哒——

    话音未落,封不觉就把门打开了。

    “诶?”包青也是愣了一下,他本以为还要多费些口舌才能说动觉哥开门,没想到两句话还没讲完,对方就照办了,“你怎么……”

    “怎么这么干脆就开门了?”封不觉接着包大人的话,笑道。“呵……主要原因有两个……”说着。他已顺手将门敞开,并无所顾忌地背对着大门,走回了客厅,“其一。你们兵强马壮。如果真要硬闯。我家这破门……恐怕是挡不住你们的。眼下你先礼后兵,也算是给我面子了。其二嘛……我这个人朋友不多,你我相识多年。我相信你不会害我。”

    “哼……”包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笑中包含着一丝欣慰、一丝苦涩、还有几许敬佩,“好一个封不觉啊。”

    说话间,他已带着身后的十几个壮汉鱼贯而入,并带上了门。

    “那么……我们该从何说起呢?”封不觉走回客厅后,便转身看着包青问道。

    “从我的身份开始吧……”包青回道,“我,包青,中尉军衔,隶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事务管理监督局……即‘九科’。近年来的任务内容是……监视特定目标,并定期分析、汇报其威胁程度。”

    “哈哈哈哈哈哈……”闻言,封不觉大笑起来,也不知这笑是什么意思。

    “你是难以置信,还是难以接受呢?”包青沉声问道。

    “不不不……”封不觉止住笑意,摆了摆手,“我只是现……最近……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太多颠覆性的变化,让我感到非常之有趣。”他又笑了笑,“你接着说……”

    “好吧……”包青道,“起初……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王叹之……”

    “你先等等……”封不觉立马又打断了对方,“你有没有搞错啊?”他抽了几张茶几上的纸巾,边擦脸(他脸上还是有好多血,不过包青和九科的特工们都对此视若无睹)边道,“我记得你最初和我们混在一起那会儿……才幼儿园有没有?你丫五岁就是特务啊?”

    “起初……我的确只是你们的玩伴而已。”包青解释道,“我是在小学五年级时被征召的,初中时,我才成为了正式探员,开始执行任务。考虑到我和小叹的关系,我便被委派了一项长期的监视任务。”

    “五年级吗……你出道够早的啊……”觉哥不禁吐槽道。

    “不算早了。”包青淡定地回道,“我国的特工都是从9-14岁的孩子中开始培养的。我们可不是cia在那种喜欢在常青藤(美国名校联盟)里秘密招人的脑残组织。我们是那种……让特工考入常青藤,等待被cia征召并打入其内部的组织。”

    “喂喂……不对啊!”封不觉忽然又提高了声音,“照你这么说,像我这种人……九岁的时候就该被国家安全局叫去面试了吧?”

    “我看过你的档案……在你八岁的时候,他们就想面试你了……”包青的苦瓜脸上,浮现了一个古怪的表情,“不过在一年后,你就被列入了另一份……呃……我至今都无法查看的‘名单’,并被监视了起来。”

    “哈?你不是说你到初中时,监视目标还只有小叹一个吗?”封不觉又问道。

    “起初,你不归我监视。”包青道,“不知为何……你的监视级别比小叹还要高……一直是成年特工在监视你。”

    “啊?谁啊?”觉哥瞪大了眼睛问道,他是真没感觉到被人监视了。

    “到高中为止,你所有的班主任……都是国安局的人。”包青回道,“高中毕业后,我就接手了……因为我成年了。”

    “卧槽?”封不觉的眼中闪过了自己历代班主任的脸孔,“到底是专业的,竟然能瞒我那么久!”

    “事实上……”包青吞了口唾沫,“他们在执行完监视你的任务后……纷纷以压力过大为由,申请调离了岗位……再也不做外勤工作了……顺带一提,我们初中的班主任在你毕业后第二年就去五台山出家了……”

    “你那种……‘都是你害的’的口气是闹哪样啊?”封不觉喝道,“不关我的事吧!还有……你至今都无法查看的‘名单’到底是什么啊!”

    “我听过一些风言风语……”包青回道,“传说……那份名单上记录的是一些‘极度危险,但在必要的时候似乎还用得上的人’。”

    “嗯……”封不觉压低嗓子,“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无法反驳。

    “行了……”这时,包青正了正神色,“要叙旧的话,以后有的是时间,眼下……我还有任务在身。”他的眼神变得锋锐起来,“封不觉,我得请你跟我走一趟。”

    “去哪儿?”封不觉问道。

    “当然是……九科。”包青回道。

    “呃……你留个地址给我,我洗个澡,然后自己打的过去怎么样?”封不觉抱着“试试又不会怀孕”的态度问道。

    “地址……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包青面无表情地回道。

    此言一出,封不觉心中一惊,两秒后,他苦笑道:“呵……你们一直就知道……我在调查你们?”

    “是的。”包青直言不讳。

    “那为什么不早点儿来逮捕我?”封不觉歪过头,问道,“难道想是看看我能做到什么程度吗?”

    “这些问题……”包青道,“我回答不了你。”他说完这句,便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副手铐,和一个黑色的头套,“一切都是上头的意思……此时此地,我来到你面前,跟你说出这些话,也都是经过上面安排的……”

    “看来,我是别无选择了?”封不觉望着老友的双眼,微笑着问道。

    “对不起。”包青这三字,包含了太多。

    他是一个远比看上去要复杂得多的人,他与封不觉、王叹之的友情并非虚假,那是最纯真的、不含任何杂质的情感,是在成年人的世界中极难建立的一种羁绊。但他的三观,以及对国家的忠诚,却让他不得不担当一个令自己都厌恶的角色……

    “好吧,我跟你走就是了。”这一刻,觉哥倒显得很轻松,而且很合作。他快将屋里的九科特工们扫视了一遍,笑道,“呵……抓我一个普通人,何必劳师动众呢。”

    包青走上前,给封不觉戴上了手铐:“别误会了,他们……是来清理现场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