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92章 后宫篇 (完)
    其实……不需要二十三和鲁特操心。

    若雨本人,也已看出了战局的走势。她明白……自己必须出手了。

    就在两位衍生者准备开口叫她的时候,她已是魂意骤开,踏空疾上。

    一时间,又一道闪耀着浅蓝色斗气的身影加入了那金红交缠的能量漩涡之中……

    “来得好……你们统统都得死!”印楼兰这会儿已是杀红了眼,他没有战略、不计消耗、无惧无畏……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眼前的敌人杀得死无全尸、片甲不留。

    一般人在进入这种状态后,多半都会做出单调、鲁莽的攻击,极易露出破绽。

    可印楼兰却不同……凭着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和与生俱来的战斗天赋,抛开一切理智与算计的他,成了一台名副其实的杀戮机器。可以说……他此刻的状态,与若雨的魂意“极限效率”是极为接近的。

    “不觉,他的罩门就是左侧心口。”激战之中,若雨冷静如故,刚加入战团的她,便已迅找到对方的致命弱点,并告诉了队友。

    “了解……”封不觉即刻应了一声,若雨的加入让他的压力骤然减轻,只是……他仍然没有解除灵识聚神术-改,因为这场战斗……不容他这样做,“问题是……怎么才能破他的双剑……”

    就在他们说话之间,印楼兰手中的双剑忽又快了几分,而且力道也再度加沉……

    招至极限,招中无招,变至极限,变中不变。

    印楼兰一代奇才,直至今时今日、此时此刻,他终于领会到了自身剑法的极境——最强的剑法,无章可循,不着痕迹。剑随心动,无坚不摧。

    觉哥和若雨虽是身手卓绝,但比起眼前这名活了几百岁的剑者,他们在招式方面几乎是毫无优势可言的。因此……纵然是二人联手。也未能占得分毫上风。

    “这么打下去不行。”又战了十余秒,封不觉说道,“他有崆峒印护体,毫无伤不说……圣元力和体力的消耗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说得没错……撇开体力不谈,【灵识聚神术-改】可是每秒都要消耗1%生存值的,就算在恢复类药剂的支持下,也坚持不了几分钟。

    “你有办法了吗?”若雨问道。

    “事到如今……”封不觉接道,“用‘赤’和‘青’教我们的那招吧……”

    若雨闻言,神情微变,不过她考虑了几秒后便道:“好!拼一拼!”

    “你们这对狗男女……说完了没有?”印楼兰怒涛般的攻势未停。口中还恶语相向,“你们是赢不了我的!赶紧领死吧!”

    “少废话!”这一瞬,封不觉和若雨异口同声地朝对方喝了一句。

    两人对视了一眼,似是达成了某种默契,接着……他们便动一个自衍生者那里习得的招式。

    请注意……这是“招式”。而非“技能”。

    这招是觉哥和若雨在里世界直接学习到的,它并不是系统所生成的“技能”,而是衍生者“赤”和“青”自行明的双人组合技。

    因此,这个“招式”并不存在什么“技能说明”,系统也无法将其功效准确地量化并表达出来。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招很强。

    眼前的封不觉和黎若雨,已不是第一次使出这个组合技了。自从那次拜访里世界之后……他们两人一同排过不少剧本,在那些剧本里。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他们就会将该招式演练一下。

    各位看官应该很清楚,他俩皆是天赋异禀的怪咖,悟性也都不差;更何况,在游戏世界中,封不觉有“零时差演算”的辅佐。修炼时可以事半功倍……因此,修习此招的过程,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顺利得多。

    综上所述,他们此刻的决定……无疑是有一定把握的。

    “动手!”五秒后,觉哥和若雨又一次、几乎在同一秒开口说了同一句话。

    很显然。他们对战局的把握也是一致,知道什么时候是最佳的出手时机。

    “哈!”印楼兰听到后,狰狞一笑,“出手前还用言语交流,怕我不知道么?”

    “不是怕你不知道……”封不觉冷冷接道。

    “是不怕你知道……”若雨亦是冷冷接道。

    话音未落,二人身形丕变,交错旋展……

    乍然间,双刃凝,双式同出。

    交击的刹那,似有两道闪影浮现……一道圣洁如玉,渊渟岳峙;一道恶煞凶神,魔气滔天。

    圣,魔,在那一瞬间交汇,将夹杂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万物……摧毁。

    【圣魔闪煌斩】

    这是觉哥和若雨目前所掌握的,最强的一击……他们各自所拥有的所有单体技能,没有一个能与这招的威力相提并论。

    当然,此招的消耗,也是极为惊人的……除了全部的灵力值(施展时灵力越多,招式威力越大)外,对体能的消耗也很惊人(没有定数,但通常都会耗去一半以上)。

    在这里使出这一击,无疑是一种赌博。封不觉是冒着体能值透支的危险而出手的,好在……最终的结果是,他还剩下了那么几十点体能值,没有因体能耗尽而失去行动能力。

    “这家伙……”看着眼前弥漫的光影,封不觉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还没死吗……”若雨也是神情肃然地望着印楼兰的所在。

    不多时,游离在空气中的能量散去,印楼兰身形再现。

    此时的他,双剑已断,盔甲已毁……就连崆峒印的印光,也已荡然无存。

    但,他确实还没死。

    “我……我要……”印楼兰浑身浴血,伤势可怖,不过他完全没有要倒下的迹象,仍是浮于空中、傲然而立,“……我要杀了你们……”他的双眼已失去了焦点,可神色还是十分坚定。“……我要替姬兄报仇!”

    见此情景,若雨倏然落地、收剑入鞘,默默地转过了头。

    而封不觉,则是继续站在天上。瞪着死鱼眼,看着对方道:“我觉得……不必了吧。”他叹了口气,“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的姬兄了。”

    “是吗……”印楼兰的意识,显然已经模糊了;当他被【圣魔闪煌斩】击中的刹那,他就该死去的……但,他那强烈的意念已越了**的极限,使他继续留在了这个世界上,“……太好了……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是啊。”封不觉看着他,眼神变得颇为复杂,“你们以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呵……”这时。印楼兰笑了,那是种安详的、温柔的笑容。这一生,他只在一个人面前这样笑过,“姬兄……有劳你来接我了……”他忽地又说了这么一句话,接着。其失神双眼终于瞑目……他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分崩离析,化为了漫天的血雾,飘落在月下的莹树之上。

    没有人知道,印楼兰在临终前的最后一刻看到了什么……但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愿意相信……他确是看到了自己想见的那个人。

    …………

    片刻后,封不觉飘然落地,而他的手中,又多了一件东西——崆峒印。

    【隐藏任务已完成】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全部完成】

    紧接着,连续的两条系统提示便传入了玩家们的耳中。

    但是……理应随之而来的那一句:“您已完成该剧本,18o秒后自动传送。”却是迟迟没有响起。

    “我说……咱们可以出去了吧?”闷声不响将天书竹简和崆峒印纳入怀中的觉哥,在落地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那两位衍生者把自己送出沙盒。

    “沙盒的基本设定你知道的,得走‘后门’出去。”鲁特从建筑顶上跃下,一边走向觉哥。一边说道,“强退是无用的……另外,现在被杀的话,你们的角色数据会清零。”

    二十三也从那儿跳了下来,轻盈落地:“当然了。因为这个沙盒的创建者是鲁特,你不必像上次和棱风一起那样……千辛万苦去找后门了。”

    “行~”封不觉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就招手队友们聚过来,“破剑茶寮的诸位,来来,准备传送了。”

    “且慢!”此时,伤势初愈(花间的治疗技能比圣元世界中的医术有效率得多)的姬沨珑上前几步,走到封不觉面前,“封寮主……”她不禁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作了一揖,“我……”她那绝美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沨珑……受封寮主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姬城主不必客气。”封不觉道,“今日之事……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目的,不足言谢;至于你先前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也没放在心上,你也不必道歉什么的了。”觉哥这话两头堵,就是不想和对方多啰嗦,“总之……我等这就要告辞了,姬城主不必留我们……”

    “封寮主!”突然,姬沨珑抓住了封不觉的手腕,“你先等等!”

    这个举动,可是惊煞了跟随城主多年的苏潇潇和林鹊……因为她们还从没有见过城主主动(其实被动也没有)去触碰男人的身体。

    “沨珑……还有一事相求。”姬沨珑直视着觉哥的双眼,紧紧攥着觉哥的手腕,那架势,仿佛在说——“今天你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

    “喂喂……这该不是要纳不觉为妾的节奏吧……”为人比较八卦的花间立刻就想到了那个方面,并轻声(其实也不算很轻,因为站在街上的几人全都听见了)对自己身边的絮怀殇说道。

    “哦?”絮怀殇一听,也来了兴致,似笑非笑地将目光投向了觉哥那边,“别说……还真有这可能……”

    “呵……看起来……”正巧朝这边走来的若雨听到了她们的话,也是酸溜溜地接了一句,“某人是走不了了啊。”

    “嗯……我就看看不说话……”废柴叔扶了扶墨镜,用一句废话刷了下存在感。

    “你们这帮人啊~就知道胡思乱想、胡说八道。”封不觉倒是面不改色,“人家姬城主怎么会提这种要求呢?”他看向姬沨珑道,“是吧?”

    对方没有回应,并低下了头。

    “喂……你倒是说声‘是’啊……”封不觉虚起眼,冷汗刷刷就下来了。

    几秒后,姬沨珑放开了封不觉的手、整了整神色,方才抬起头来,说道:“封寮主……天书竹简乃后宫城奠基之宝,若将其带离此地,城中结界将尽数失效,还望寮主能将其留下……”

    “哦……原来是这事儿啊……”封不觉松了口气,摆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念道,“这个……有点难办啊……”

    “沨珑自知绝非寮主敌手,如若封寮主执意要取走天书,沨珑也无能为力。”姬沨珑很恳切地接道,“只是……如今城中禁卫全数阵亡,卫兵们身中蛊术;我、潇潇和鹊儿又都有伤在身……假如失了天书,我只怕……”她没有说下去,而是顿了一下,再道,“求封寮主看在我那一家妻室的份儿上,至少再将天书借我用上一段时日……待我安顿好了……”

    “姬城主。”听到此处,若雨直接打断了对方,“你不必说了……”她走到姬沨珑跟前,和声细语地说道,“天书,本就是城主你的东西,我们并无霸占之意……”说话间,她头也不回地伸手抓住了觉哥的后脖子、将其提了过来,并转头瞪着觉哥冷冷言道,“还给人家。”

    “呃……”封不觉很不想还,但这话又不太好说出口。

    “怎么?”若雨又道,“不想留东西……想留人是吧……”

    “唉……”觉哥长叹一声,老大不情愿地将天书竹简递还给了姬沨珑。

    接着,他也没再多话,扭头就朝鲁特那边行去:“好吧……门弄得怎么样了?”

    “问得好。”鲁特转头回道,“刚好完成。”

    话音刚落,一个蓝色的,椭圆形的光圈便在其身旁凭空浮现出来。

    “那么……各位就请……”鲁特本来想让玩家们离开沙盒的,但她的这句话没能说完。

    因为……就在这一刻,一件出乎所有人(包括鲁特和二十三)的事情生了。

    但见,那扇传送门里……竟然探出了一条粗壮的胳膊。

    “哼……你们……”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想去哪儿?”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