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85章 后宫篇 (二十一)
    “放肆!”两声娇喝几乎在同一秒响起,两股圣元力也几乎在同一秒绽开。

    且不说苏潇潇和林鹊本就对姬沨珑忠心不二、生死相随,就说她俩本身的脾气秉性,也容不得印楼兰这般张狂。

    因此,她们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分别为圣元无极九转和圣元无极八转的二人,无疑都是圣元世界中的一流高手,她们的攻击自然不同凡响。

    但见,林鹊指如莲开,单掌倏然一运,便朝前方轰出了一道黄色的鹊形虚影;而苏潇潇则是祭出一杆长枪,运力其上,挺枪一冲,放出了一道兽形的巨影。

    表面上看,这两招的声势似乎还不如火威的“流火追云剑”来得浩荡,但实际上,这才是将威力淬炼于一体后所呈现出上乘功法……比起那些散乱的剑气,这才是真正堪称恐怖的杀招。

    然而……面对这样的攻击,印楼兰却只是报以冷笑:“呵……雕虫小技……”说话间,他已翻手一扬……

    下一秒,那道笼罩在他周围的金光竟是骤然收束,成了一道半径一米左右、亮得晃眼的强光柱。

    当那两股来势汹汹的圣元力触碰到这根光柱时,便如泥牛入海……顷刻间化为乌有。

    “怎么可能!”林鹊见状,惊愕地叫出声来。

    苏潇潇也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言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印楼兰语气轻松地回道,并抬起一手指了指天上,“我只是让我的法宝……显现出了一部分的‘本相’而已。”

    闻得此言,苏潇潇和林雀皆是神情一变。她们都知道,印楼兰口中的法宝,应该就是“抑元金印”。但……此物本身就已经是一件上等的法宝了,若是它还隐藏着所谓的“本相”,那岂不是一件极品至宝?

    “你们猜得没错。”还没等那二人开口。印楼兰就通过察言观色洞悉了她们的疑问,并抢道,“这就是一件‘至宝’。”

    如今的印楼兰已无需再对自己的各种能力遮遮掩掩,他并不介意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实力。

    “此物名为……崆峒印!”印楼兰言至此处,抬头望天,喝了一声。

    喝声未尽,空中的金印上便爆出了五彩斑斓的宝光。

    当那光芒散去之时,那“抑元金印”已是面目全非,变成了一个金红色的大印:印玺之上有九龙交纽,印座四面有五方天帝圣容(东方天帝太昊伏羲、南方天底帝神农、西方天帝少昊玄嚣、北方天帝颛顼高阳、中央天帝黄帝轩辕)。印玺底面还刻有大道符箓“崆峒”二字。

    “崆峒在手,天下我有!”印楼兰颔狞笑,瞪着苏潇潇和林鹊道,“哼……凭你们这种修为,根本无法撼动神印的防御。”他背起双手,摆出一副任打的姿态,“我看……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等着进怜仙宫吧。”

    “白日做梦!”苏潇潇和林鹊又怎会就此弃战,她们就是战死。也不愿被对方抓去当泄欲工具的。

    两秒后,两人又是各出杀招,一番猛攻。然……正如印楼兰所说,这样的攻击。是破不了崆峒印那防御力场的。只要神印的光柱仍笼罩在印楼兰的身上,威力在一定级别之下的攻击便形同虚设。

    “小妹,你还在等什么呢?”另一边,姬轩宗也再度开口了。“莫非你在期待着……你那两名部下能打赢印兄,然后和你一起来对付我?”他的脸上绽开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哼……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就算我以一敌三,你们也绝无胜算。”他顿了一下,又问道,“又或者……你是在犹豫,要不要上去帮她们?”他摇了摇头,“那我这个当哥哥的可得提醒你一句了……”他眼神微变,接道,“印兄的修为……在我之上。”

    “什么……”姬沨珑的心中又是一惊,“不可能的……他和魔道剑尊一战后……”

    “魔道剑尊?”姬轩宗打断了她,并大笑一声,“哈!那就是个跳梁小丑罢了,他只是我和印兄计划中的一环……当年印兄年纪太轻、锋芒却太盛,引来了不少麻烦,我们觉得……这种情况会对未来的计划不利。于是我就提出,让他约战魔道剑尊,并上演了一出‘遭暗算、损根骨’的好戏……呵呵……反正事后魔道剑尊神形俱灭、死无对证,印兄怎么说都可以。”

    “你们……到底是从多久以前开始策划这些阴谋的……”此时的姬沨珑已无法再去揣测兄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姬轩宗城府之深,实非常人可及。

    “‘阴谋’吗……呵呵……随你怎么叫吧……”姬轩宗笑着回道,“若要问我们是何时开始计划的……应该是十二岁那年。”他挑眉看了看印楼兰那边,“其实,自成年之后,我和印兄的修为便一直是不相伯仲的。只是……我乃名门之后,完全不用去担心什么‘锋芒过盛’的问题;但印兄……是一个普通村夫的儿子,这种出身让他的江湖道路坎坷了不少。”他抚转身,娓娓言道,“哼……世人都说我是奇才,要我说……我也只是比世间的那些蠢人更聪明一点、也更努力一点而已。在我眼中,这世上能称为奇才的……唯有印楼兰。”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自小就生活在一个衣食无忧的环境里,学的是君子六艺,练的是上乘功法,服的是灵丹妙药……”他抬手指向印楼兰,语气显出一丝激动,“而印兄呢?自五岁起他就得在田里干活儿,从未有一天是吃饱了睡下的,也从未有一天是睡够了才起来的。他在十二岁以前连字都不识一个,就更别提什么修炼了。”

    说到这里,姬轩宗轻叹一声:“好在……老天有眼,十二岁那年,我们二人在因缘际会下,一同跌落山崖,遇到了一位高人。”他的眼中闪过欣然之色。“就是那次奇遇,让我们得到了天书和崆峒印。也是从那时起,我们约定……将来,要一同称霸天下,改变这生来便不平等的世界。”

    就在他们说话之时,印楼兰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此刻,后宫城最为宽阔和平整的一条大道……已被印楼兰的一掌之力击出了一个手掌形的巨坑。

    原本在马车前结阵的四十名禁卫……已全数死亡,这群平均修为在圣元无极三转以上的帅哥,竟无法在印楼兰的面前撑过一招。

    最终,碎石残砾之上……只剩下了圣元剧损、且身负重伤的苏潇潇和林鹊;而她们。也只能互相倚靠着……方能勉强站立。

    “看,意料之中的结果。你今天注定要败,这是我早在二十……不,二百年前就算到的。”姬轩宗道,“顺带一提,这里生的情景,以及一部分‘声音’(当然,姬轩宗有选择性地屏蔽了一些内容,比如他和印楼兰的过往之类)。都已被我用浮影传音之术传播出去了;而且……我的功法,是可以穿透结界和空间的。”他展开双臂,“也就是说……此时此刻,整个后宫城、包括你那怜仙宫里的妻子们在内的所有人……都在看着这里。”他忽地笑了起来。“呵呵……既然她们那么爱你……见你如此可怜……我想,你就算逃了,她们也会原谅你的吧……”

    “我跟你拼了!”姬沨珑终于忍无可忍,其心中的情绪如泰山倾崩。在一瞬间爆了出来。

    她怒吼一声,祭出自己的最强法宝天书竹简,并运起一名元圣所能施展出的最强功力。孤注于一击之上。

    姬沨珑深知眼前的男人究竟有多可怕,所以她明白……自己有、且只有这一击的机会去取胜。

    可惜……

    “小妹,你可真是不长记性。”姬轩宗那温和、轻松的说话声再度响起,“你忘了这天书是谁给你的吗?”这后半句话出口时,天书竹简已然出现在了姬轩宗的手里。

    姬沨珑的攻击尚未出手,便已化为泡影……只有她凝立的身影,僵在马车上,瑟瑟抖……

    “放弃吧,你是斗不过我的。”姬轩宗用冰冷的语气接道,“我们本就不是同一种人……我追求的是皇图霸业,而你却只想着风花雪月。我把天书给你时就知道……就算你拿着这件至宝,也只会用它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根本不会想着将其功效挥到极致。”他甩了一下衣袖,“这么多年,你都没有现我藏在天书中的‘认主符印’,便是最好的证据。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赢我?”

    “就算没有天书……”姬沨珑咬牙切齿地念道,“我也要……”

    一声利响打断了她的话,那是姬轩宗的飞剑划破空气的声音。

    当姬沨珑回过神来时,那柄飞剑已不深不浅地插在了她的脐侧三分之处,正好封住了她的罩门。

    “你要不是我的亲生妹妹,眼下你已是个死人了。”姬轩宗沉声道,“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快走吧……”他遥望远方,吁了口气,“回姬家去,那里……永远都是你的容身之所。”

    “我不走!”姬沨珑的声音已带上了哭腔,“除非你放了……”

    “要我说几遍你才懂?”姬轩宗都不让她把话说完,“我可不会因为你的几句话就去更改我的计划,我也不会因为亲情、或是同情,去满足你的任何要求。”他冷哼道,“你以为赖在这里不走,以命相逼,我就会听你的?哼……我们已不是孩童了,小妹,你这套早就不管用了。”他举起天书竹简,接道,“你若不走,那我就将你收入天书之中,免得你捣乱。”

    话音未落,他已催动天书,准备动手。

    然……接下来生的事情,却是出乎了姬轩宗的意料。

    但见,四道光芒忽从天书中爆散飞出……眨眼间,便化作一男三女四道人影,分立在了姬沨珑的四周。

    “嗯?”姬轩宗神情微变,“你还在天书里关了人?”

    “不是‘关’~是‘请’~”封不觉步态地晃到了姬轩宗面前,面带微笑地纠正道,“说‘关’多难听啊,好像我被抓住了似的。”

    “哼……”姬轩宗冷笑一声,用鄙夷的眼神望着觉哥道,“你是什么人?”

    “好说。”封不觉背着双手,昂傲然道,“本大爷乃破剑茶寮寮主,封不觉。”

    “本……大爷?”姬轩宗闻言,简直哭笑不得,他的视线在觉哥身上扫了一遍,“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凡夫俗子,口气倒是不小……”他冷笑一声,“呵……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封不觉一边回答,一边抬起右手,摇晃着食指指向了姬轩宗的脸,“你,是一个同性恋。”说着,他又转过上半身,指了指远处的印楼兰,“他,是你的好基友。”

    说罢,他顿了两秒,回头看向姬轩宗,接道:“刚才的事情,我在天书世界里都看到、也听到了。”他摊开双手,“说实话,我对你们的性取向,以及9o%的作为……都表示认同。”他摇了摇头,“不过……你们的计划中有一部分,令我和我同伴们感到了反感。我虽然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但也不能放任二位这种逼良为娼的行为。”他耸耸肩,“当然了……最关键的一点是,就在一分钟前,我已得到了非常明确的系统提示。”

    他说的是实话,当他从天书中出来的刹那,【主线任务已触】的系统语音便响起了,任务栏中的主线任务就是【阻止印楼兰和姬轩宗的计划】。

    而且,同时被触的还有一条隐藏任务:【杀死印楼兰和姬轩宗】。

    “总而言之……”封不觉露出一个贱贱的笑容,看着姬轩宗道,“你们今天是死定了。”

    “哈……哈哈哈哈……”姬轩宗大笑出声,笑了将近十秒才停下,“呵……这位……封寮主……”他看着觉哥,语含嘲讽地念道,“不自量力也要有个限度,你这疯言疯语的……究竟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怎么?你好像不信啊?”封不觉应道,“好吧……可能你的理解能力比较差吧,放心,我不会歧视你的智商的。”他举起右手,伸出三跟手指,说道,“那我就跟你说明一下好了……”他微顿半秒,笑道,“……干掉你们,只需要三个步骤。”(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