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84章 后宫篇 (二十)
    夜,似一杯卡普奇诺。

    朦胧的月色如浮在上层的泡沫。

    浓厚的芳香在空气中漂泊。

    人们心甘情愿的,沉溺于这**的漩涡……

    凰月十二,圣元世界的满月之日。

    是夜,亦是后宫城主姬沨珑巡城游赏之时。

    在夕阳西沉的那一刻,城中的莹树刹那间开花了,那清莹秀澈、披光挟霞的花茫……堪称绝景。

    同样是在这一刻,一道雍容绝逸的身形,自怜仙宫中行了出来。

    宫门前,一辆马车,早已静候在此。

    姬沨珑所乘坐的,自然不是普通的马车。

    马,是白泽圣马(圣元世界的马中之王,属高等神兽。高四米,重两吨;头生倒犄,背生双翼,蹄若坚钢;全身长满纯

    白云羽,胸前长有厚实的银鬃)。

    车,是夔龙御驾(夔骨为基,青铜所铸。车轨宽四米,重千斤;车身金玉交织、宝石点缀,连轮毂都是海底寒铁造就,

    极尽奢华)。

    而那驾车的马夫……便是后宫城督军,苏潇潇。

    此时,苏潇潇已坐在了驾车的位置。怜仙宫前的道路也早已清空,四十名铠甲加身的守卫分列在路的两旁,准备为城主

    的游城之旅开道。

    “城主,请。”在马车旁迎接姬沨珑的,是林鹊。

    夜色下的林鹊显得更美了,她投向姬沨珑的眼神中还含着一份略带怯意的情愫。

    姬沨珑走过她身边时,冲她微微一笑,趁势拉住了她的手,将其一同揽上了车……

    这马车并不是封闭式的,而是带敞篷的那种款式,宽敞的座椅如沙床一般舒适,开放式的设计可以让乘坐者舒畅地观

    赏周围的景色。

    当然了……也能让车外的围观群众,一堵那高高在上的后宫城主。

    “城主。”待姬沨珑和林鹊上车后,苏潇潇回头望了她们一眼,并用询问的语气朝前者点了点头。在得到了肯定的回应

    后,苏潇潇便抖起缰绳,驾着神兽出了。

    与此同时,在路两旁列队的士兵们也整齐地迈开步子,大踏步地向前行去。

    依照往年的惯例,他们要沿着城里的大路绕城一周,最后再顺着主干道,从城东一路回到怜仙宫。

    在这期间,城主要经过的道路上,是绝不允许有人阻挡的,谁挡就弄死谁……

    “呵……人生得意,莫过于此啊……”车才行了不久,姬沨珑便伸手拿起桌上早已备好的一杯美酒(是的,这车的空间

    足够在中间加一张桌子,事实上,这车的底面积几乎和巴士一样大,在上面打滚都行)一饮而尽,并将林鹊挽入怀中,在

    其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城主……这大庭广众的……”林鹊瞬间已面红耳赤,娇羞难当,但她却丝毫没有把对方推开的意思。

    “哈哈哈哈……”姬沨珑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后宫城上下,还有谁不知道你是我的人?”

    “城主……”林鹊用埋怨的口吻娇嗔了一句,随即将头埋在了姬沨珑的胸口,不再言语。

    她们两个女人,就这么在街上上演着如此不堪入目的戏码,着实让人忍无可忍,对于这种行为,我个人只想说四个字—

    —ninetbsp;   …………

    夜色已深,月色渐浓。

    姬沨珑怀抱着林鹊,一路饮酒赏景,月下畅游,只觉春风得意,时光飞逝。

    不知不觉,她们已来到了城东。来到了城中最长、最宽的一条主干道上。

    “快看!姬城主的马车来了!”

    “好大的气派!”

    “终于等到了,我终于可以一睹那绝世容颜了。”

    前文已经提过,城东乃酒家食居林立之地,亦是莹树最为繁盛的所在。每年,聚集在这里的人流都是最多的。

    此刻,随着马车的靠近,人们的情绪更是高涨到了极限。

    “大哥,姬沨珑……似乎快要经过了。”

    登元楼上,罡山四天王已收拾好了白天那不愉快的情绪,全神贯注地等待着马车到来。

    “嗯……”道正饮下杯中之酒,与几名兄弟一同凑到了窗边,“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到了这会儿,他反而有些冷静了。

    因为他明白,这世上的很多事,都是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就好比那些你等了很久、再三跳票、最后终于布出来的游戏大作,等你真正玩上手时往往会现……其实也就那样儿

    吧……

    不过,姬沨珑……不符合以上这个例子。

    她的美貌,并不会由于别人的期望值过高而失色。只要对方还是人类,且审美观正常,就绝对会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

    感受到震撼。

    “这……”

    “这……”

    “这就是……”

    “姬沨珑……”

    果然,当姬沨珑的身影逐渐清晰后,罡山四天王皆是瞠目结舌、口无完语。

    他们四个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这一刻,他们全都被征服了……那倾世的美貌,已让他们如痴如醉。纵是林鹊这样的

    绝色,在姬沨珑的身旁也显得黯然了几分,愣是被他们四个给无视了。

    “呵……潇潇。”同一时刻,马车上的姬沨珑也瞥见了登元楼上的四人,她开口问道,“今年包下登元楼的那几个,是

    谁啊?”

    “回城主。”苏潇潇侧过头来,回禀道,“是近几年江湖上风头正劲的四名结义兄弟,人称罡山四天王。”

    “哼……什么四天王……”姬沨珑又抬头看了眼那四张呆若木鸡的花痴脸,“虚有其表、四个草包……”

    “城主所言极是。”苏潇潇道,“据说他们四个贪杯好色,在江湖上素有风评,算不得什么英雄人物。”

    “唉……看来,我回去得再订几条规矩。”姬沨珑摇着头道,“这几年,登元楼老是被这种人占着,看着都让人恶心。

    我也不求那里年年都坐着英雄豪杰,但也不能太次了不是?就算是那封……”

    话至此处,她忽然不说了,并微蹙秀眉,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神色。

    “怎么了?城主。”林鹊察觉到了姬沨珑的表情变化,关切地问道。

    两秒后,姬沨珑便展眉摇头,苦笑一声:“呵呵……没事,我大概是醉了吧……”

    轰——

    恰在此刻,异变陡生。

    金光乍现,惊天一变。

    “姬城主,抱歉,你今夜的游赏,怕是到此为止了。”一个低沉、冷峻的声音自高空荡下。

    同一秒,一道擎天巨柱般的金光,沿着大道扫荡而来。

    在前方开路的守卫们可谓反应神,他们赶在街上的人群乱作一团之前,便已纷纷站好位置,绽开圣元力,布下一阵。

    但见,一个长方形的、厚实的防御力场顺势张开,将姬沨珑的马车及其周围的一块区域笼罩其中。

    很快,街上的人群便散到了两边的街巷中;而那道金光,也在马车阵前停下了。

    “嗷——”这时,白泽圣马一声嘶吼,高扬前蹄蹬了两脚。看起来……这神兽似乎是本能地感到了某种危险,故而在向

    它的主人示警。

    “印楼兰,你这是什么意思?”

    片刻后,姬沨珑用一种冰冷的、肃杀的语气开口问道。

    她自然听得出说话者是谁,她也明白……这绝不可能是有人在跟自己开玩笑。

    “我……有话要说。”说话间,印楼兰的身影已从那金光之中飘然落下。

    眼前的印楼兰,已和白天的时候大不相同。此时的他,身披金盔金甲,护手、战靴俱全;原本背在身后的双剑改配到了

    两侧腰间;一头金黄的长似雄狮之鬃,披散在肩。

    “呵……”姬沨珑抬眼与对方对视着,并悄然用手拍了拍身旁的林鹊,示意她退避,“你倒是说说看。”

    “从今日……不,从此刻起……”印楼兰道,“我,便是这后宫城的新城主。”

    “哈……哈哈哈哈……”姬沨珑当即大笑,但这笑声又突然中止,“放肆!”

    伴随着这声怒叱,一股圣元力自姬沨珑身上轰然绽出,席卷了整条街道。

    “简直是痴人说梦……”下一秒,姬沨珑缓缓站起,厉声接道,“你觉得……我会将城主之位让给你?”

    “不,你不会。”印楼兰回道,“所以,我现在自己来取。”

    “哼……”姬沨珑冷笑,“我倒要问问……怎么个取法?”

    “很简单。”印楼兰说这句时,已然双脚落地,站在了大路中央,“先,我会控制住全城的军士,为我所用。”

    他话音未落,周遭便有一阵嘈杂之声响起,那是诸多黑影在夜色中徐徐涌动的声音……

    不多时,在路人们惊讶的目光中,这条街及其周围的建筑物上,就已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守城士兵。

    “怎么?你们这是要造反吗?”姬沨珑的视线扫过那些士兵,口中冷冷言道。

    “他们不想,只是……”印楼兰接道,“他们全都中了我的蛊术,身不由己。”

    “你能给全城所有的士兵下蛊?”听姬沨珑说这话时的口气,她好像是不信。

    “当然可以,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一个一个来就是了。”印楼兰平静地回道,“我在这里做了十几年治安长官,我认识

    他们每一个人,能叫出他们每一个的名字,和他们每个人都出去喝过酒;想要对他们下蛊……易如反掌。”他顿了一下,

    “可惜这种蛊对修为较高的人无效,否则……你的那些禁卫,我也一并给下了。”

    听见这话,就是姬沨珑也不由得对印楼兰这种可怕的毅力感到钦佩,不过,她嘴上是不会说出来的:“哼……好吧,全

    城士兵都被你控制了,但那又如何呢?”她的态度依旧从容,“就算他们一拥而上,也不是我这四十名禁卫的对手。”

    “我的话还没完。”印楼兰道,“控制他们,只是第一步。”他不紧不慢地接道,“第二步……是制伏苏潇潇和林鹊。

    “哼!”苏潇潇早就按捺不住了,她跃至马前,指着印楼兰的鼻子便道,“姓印的!本帅忍你很久了,想制伏我?哼!

    有本事你就试试!”

    “不着急动手。”面对挑衅,印楼兰还是像温吞水一样,四平八稳地接道,“等我说完第三步再动手也不迟。”

    “让我猜猜?”姬沨珑笑道,“你那第三步,该不会是把我也给制住吧?”

    “就是。”突然,另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而且说话之人,已经悄然出现在了马车后方。

    闻得此声,姬沨珑神情陡变,她猛然回头,看到了一张久未谋面的面孔……

    “哥哥!你……”

    “抱歉了,小妹。”姬轩宗背着双手,面带微笑地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你建下的这份基业,为兄和你印大哥

    ……会好好利用的。”

    “你要帮外人来对付我?”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姬沨珑惊怒交加,花容色变。

    “呵呵……这话从何说起啊……”姬轩宗道,“应该说,我只是来收回当初我给你的东西。”他昂接道,“若不是我

    指点你修行法门,你何来今天的修为?若不是我赠你天书竹简,你如何建成这后宫城?”他笑了笑,“还有……若不是我

    当初以家主身份暗中支持你……公布你那嗜好,你又如何能成为今天的后宫城主姬沨珑呢?”

    “你利用我……”姬沨珑的眼睛都快要瞪出血来了,其心中涌上来的不止是愤怒,还有惊惧和震惊,“我是你的亲妹妹

    ……你竟在那么多年前便精心算计,控制我的人生……将我当做你的棋子……”

    “好了,叙旧的话,以后再说吧。”姬轩宗道,“小妹,你也应该清楚,虽然同为元圣,但你绝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

    还是将城池交出,乖乖离去吧。”

    姬沨珑脸色煞白、身形颤抖,她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冲动,因为她确实不是姬轩宗的对手:“我的妻子们呢……”近

    乎绝望的她,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准备怎么处置她们?”

    “哦?她们啊……”姬轩宗笑道,“这一点上,我还真得谢谢小妹你呢……听说这些年来,你在那怜仙宫中收罗了成百

    上千的绝色美人。”他摇头晃脑地笑道,“呵呵……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可比任何法宝或金钱都有价值……”他展开双

    臂,“我和印兄要成就一番大业,正好需要大量的能人异士相助,若我们将你那闻名天下的怜仙宫作为‘犒赏’之所,还

    愁天下名士不来投奔吗?哈哈哈……”

    “你……你这衣冠禽兽!”姬沨珑生平第一次破口大骂,骂得还是自己的亲哥哥,“你竟要让我的妻子们去做……去做

    ……”这话她都说不出口。

    “苏将军、林鹊,眼前的局势,你们也看到了。”印楼兰这时再度开口了,“姬城主……”他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改

    口道,“……姬沨珑败局已定,你们再为她拼命,也已毫无意义。念在相识一场,我让你们自己选吧……我和姬兄求才若

    渴,二位若是想归于我们帐下,我必奉为上宾;二位若是想离去,我也不加阻拦。”说到此处,他话锋一转,“不过……

    你们若是执迷不悟,就莫怪印某无情了……”

    “无情又如何?”林鹊此时已站到了苏潇潇身旁,怒视着印楼兰道。

    “哼……”印楼兰冷哼一声,“二位生得如花似玉,杀了着实可惜。我看……就把你们的根基毁去,一并送入那怜仙宫

    吧……”他的眼神扫过了那两人的脸,“到时候……你们也算是以另一种方式……为我效命了。”r1152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