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75章 后宫篇 (十一)
    城西,某食居雅间之内。  章节更新最快

    “潇潇,这是什么呀?”花间指着桌上的一道菜,好奇地问道。

    “哦~”苏潇潇笑着回道,“这个叫‘雪猿献果’,乃是万猿山当地的名菜。其做法极其考究,须以雪山巨猿的脑浆,配上秘制酱汁,涂抹在这些雪果的表面,再加以精细的火候进行烘焙……”

    “苏姑娘……”若雨听到脑浆这两个字时,就放下了筷子,“我们萍水相逢,你愿向我们讲解这后宫城中诸多事宜,已是帮了大忙了。而今……又请我们吃这么……”她想了两秒,选了个形容词,“……这么奢侈的饭菜……我们恐怕受之有愧……”

    “哎~雨姐姐这是哪里话~”苏潇潇摆手回道,“莫说是一桌饭菜,就是十桌百桌,对本……”她好像又差点儿说漏嘴,赶紧改口道,“……对本姑娘来说,也是九牛一毛。”

    “苏姑娘……”凭若雨的观察力,自然早已意识到了对方身上的种种异常,她也不怕破坏气氛,挑明了言道,“我还是直说了吧……根据你告诉我们的那些事,再加上我的观察,我觉得……你并不是什么‘一般人’……”她顿了一下,“你……应该是城主的部下吧?”

    苏潇潇闻言明显一怔,纵是狗皮膏药也掩饰不了她脸上的表情变化。

    两秒后,她微微一笑,看着若雨回道:“雨姐姐果然是秀外慧中、冰雪聪明……”说着,她便抬起手来,揭掉了脸上的膏药。

    苏潇潇的面容娇柔清丽、玲珑有致;单论这容貌,比起怜仙宫前的林鹊亦是毫不逊色。只是……她的脸上生了三块红色的胎记,分别就在她贴膏药的那三块地方,这不免使其皎如秋月的脸上添了几许瑕疵。

    “不错……本帅乃是后宫城督军——苏潇潇。”苏潇潇接道,“先前隐瞒身份,实是情非得已。望二位姑娘见谅……”

    这位苏姑娘,便是姬沨珑座下三大高手中的最后一人,实力比林鹊还略高一筹,堪堪是那圣元无极九转的境界。

    “情非得已?”花间闻言,疑道,“难道你接到了命令,要对付我们俩?”

    “不不不……这话从何说起……”苏潇潇赶紧摆手否认道,“本帅确是有公务在身,但绝没有对二位不利的意思。”

    “那就请你解释一下吧。”若雨直视对方的双眼,冷静地接道。

    “嗯……是这样……”苏潇潇回道。“二位适才也听我说过了,每年凰月十二,城主都会游城赏花、物色佳人。”她扫了若雨和花间一眼,“然而……这后宫城甚大,城主一夜之间,是不可能看尽的……”

    “明白了。”花间领会得很快,“表面上只有凰月十二才出门纳妾的姬城主,其实一年到头都有派人在暗中物色后宫,而你就是她的密探之一。”

    “也可以这么说吧……”苏潇潇尴尬地笑了笑。花间的措辞虽然有些不中听,但大概的意思没错,“其实这差事我也是偶尔才做,还经常被人认出来……所以今天干脆就换了男装……”

    “那现在……你想如何?”若雨问道。

    苏潇潇讪讪一笑:“呵呵……既然话都说开了。本帅也不妨直接一问……”她整了整神色,接道,“二位姑娘,是否有意与我们城主一见呢?”

    …………

    同一时刻。怜仙宫前。

    半空中凝滞的圣元力已逐渐开始沉淀,两名圣元无极高手间的战斗……也已接近尾声。

    此时,莫如秋已是遍体鳞伤、气力殆尽;而林鹊。只是稍有损耗,气息丝毫未乱。

    正如前文中鲁特所言,同一境界、同一层次下,每多一转,功力的量就要多出一倍。所以……这场胜负只是个很简单的数学问题而已。七转的人和八转的人打,就好比是ar3当中开5o%血量打1oo%,对面无脑a过来你都未必能赢……

    “莫少爷,适可而止吧。”林鹊站在怜仙宫的台阶上,俯视着莫如秋道,“再战下去,你便不是求战,而是求死了……”

    林鹊的耐心差不多也到极限了,若不是城主有令,尽量不要伤了莫如秋的性命,林鹊早就将这家伙给打死了。

    “呼……死又何妨……”莫如秋面若死灰,强行催动仅有的圣元,又一次向前行来,“我本就是求死……你又何须再劝?”

    “哼……”林鹊娇嗔一声,“真是不知好歹……若非我手下留情,你现在还能站得起来?”她一甩衣袖,叱道,“莫如秋!你再不走,别怪我毁了你的根基,然后找人把你给抬走!”

    她这话既是威吓,也是劝阻。对修炼者来说,根基极为重要,一旦根基有损,哪怕你资质再高,修行的度和极限也都会受到影响……林鹊放下这句狠话,无疑是想让莫如秋知难而返。

    可惜……正如她刚才所说,莫如秋就是这么“不知好歹”的。这些年来,莫少爷受挫太多,早已成痴成狂。现在的他,完全就是在钻牛角尖了……所以他根本不会考虑什么退路。

    “随你的便!”莫如秋高喝一声,圣元骤提。

    下一秒,半空中便惶惶然凝出一道土黄色的龙形能量,向着阶上直扑而去。

    “唉……”林鹊叹道,“何苦呢……”

    就连门口那两名圣元无极三转的守卫都能看出,莫如秋的攻击看似威势不凡,实则是外强中干,连强弩之末都算不上……

    林鹊只是轻扬柔荑,圣元微吐,便将那龙形打散得无影无踪。

    “还没完呢!”莫如秋不依不饶,任由嘴角的鲜血溢出,还想强催圣元……

    不过这次,有人将他的行动扼杀在了构思阶段。

    “收手吧,莫少爷。”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

    伴随着话音,一道金光自空中笼下,罩住了莫如秋,将其功体给完完全全地压制住了。

    “抑元金印?”毕竟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大少。莫如秋还是挺识货的,中招之后,他立刻就知道压制住自己的法宝名称。

    “看来莫少爷识得这件法宝……”印楼兰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那你应该也清楚……此刻你圣元几尽,在抑元金印之下,是绝无可能提功出招的。”

    “印楼兰……”莫如秋转过头去,喃喃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莫少爷在很久以前就知道印楼兰的名号了,后者在拜入姬沨珑门下之前,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人说“一印掌乾坤。双剑覆楼兰”,指得就是他。

    不幸的是……这名被正道寄予厚望的天才剑客,在多年前与魔道剑尊的决斗中遭了暗算。虽然他还是成功地将对方给杀得形神俱灭了,但其自身的根基也遭到了重创。

    这一段插曲,彻底改变了印楼兰今后的人生。若不是因为这场决斗,恐怕他早已位列元圣……也不会屈居人下,在这后宫城里当个治安长官了……

    “印大哥,你来得正是时候。”林鹊见了印楼兰,顿时松了口气。“你若再晚来一步,恐怕……”她看了看莫如秋,“不用我出手……他也会自毁根基。”

    “唉……”印楼兰闻言,也是深沉一叹。“这又是何苦呢……”

    “诶?这二位是?”对话之间,林鹊已看到了跟在印楼兰身后的封不觉和絮怀殇,故而问道。

    “哦,这两位就是城主要见的客人。”印楼兰抬回道。“我这就带他们到殿前……”

    “什么!”一旁的莫如秋一听,立刻惊怒道,“她连这种内力全无的凡夫俗子都肯见。却不肯见我?”

    他说这句话时,封不觉刚好路过其身边……觉哥当即挥自己的嘲讽天赋,顺势转过上半身,伸出两根手指,对着莫如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口中还十分**地道出一声:“yeah~”

    那表情,那姿态……简直就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得到了一颗小星星……

    走在觉哥身旁的絮怀殇见状,也只能扶额摇头,心中念道:“大白痴……”

    “你究竟是谁?为何沨儿愿意见你!”虽然莫如秋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对着自己说一个“液”字,但这不妨碍他高声抛出心中的疑问。

    这种场合下,若让受邀前来的封不觉去回应莫如秋这样的不之客,那是很不妥当的,这样会显得主人这边失了礼数。因此,印楼兰急忙上前一步,拦在莫如秋身前道:“这位封寮主,乃是世外高人。他和他的夫人皆是城主的贵客,望莫少爷不要烦扰他们……”

    “什么?他是世外高人?”莫如秋又将封不觉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但没感觉到半点高人气质……

    而印楼兰这时已转过身,对觉哥和絮怀殇道:“呃……这位莫少爷与我们城主有些……”他考虑了一下合适的措辞,才道,“……恩怨未了。”他顿了一下,“让二位见笑了……”他抬手朝向怜仙宫大门,“二位不用理会,请吧……”

    “等一等!”莫如秋又是大喝一声,“我不服!这不可能!”他高声叫嚷道,“他们都能进去,我却不行?一定是你们这帮下人从中作梗!一定是的!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见沨儿!为什……”

    “住口!”忽然,一声蕴含着圣元力的厉喝自怜仙宫中传来。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纵然她只说了两个字,而且还是用一种呼喝的语气说的,但那声音依然让人觉得动听、觉得美妙。

    “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吗……”莫如秋面色苍白、眼神痴痴地望着高处,仿佛她的沨儿已走到了自己的眼前。

    但姬沨珑根本不想理他,所以只现其声,不见其人:“印兄,劳你把莫少爷扔到海里去,让他冷静冷静……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遵命。”印楼兰朝着宫门抱拳一拜,随即就转过身,收起了半空的抑元金印。

    莫如秋刚刚恢复行动能力,还没来得及干什么,印楼兰就凭空祭出一柄飞剑,把他给扥走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莫如秋鬼哭狼嚎一般,风度全失,狼狈不堪,“快放开我!为什么要拆散我们……”不过他也没能嚎上几句,就已被拽着飞向了远处……

    “嗯……这是个跟踪狂吧……”封不觉望着天空中远去的黑影念道。

    “这一幕似曾相识啊……”絮怀殇也轻声念道,“不过我看到的版本是被保安拖走……”

    “你也不容易啊……”封不觉接道。

    “还好吧……”絮怀殇应道。

    “封寮主,鲁姑娘。”另一边,姬沨珑的声音很快便再度响起,“二位……请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