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69章 后宫篇 (五)
    “很好,那一言为定。”封不觉自信满满地笑道,并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出手吧。”

    “你说什么?”火威一听,又愣了一下,“你居然还让我先出手?”

    身为一名圣元无极三转的高手,火威自然可以很清楚地确定……眼前这位“封寮主”身上是半点内力/真元/圣元都没有的;在这种前提下,还让他先出手,那简直就是找死。

    “真是笑话!就凭你那凡体有极一转都不如的肉身,莫说是受我一招了,老夫就是运起一成功力推你一把,你也得当场毙命。”火威冷哼着回道。

    “未必吧……”封不觉有恃无恐地接道,“任不凡那一剑,不就被我接住了吗?”

    闻得此言,火威的神色当即一变。适才他身在城门内,虽是听到了外面的对话,但并没有亲眼目睹外面的情景(结界是双向的,里面也看不清外面)。他也只是凭着自己“听”到的内容,想当然地认为……封不觉是避开了任不凡的攻击,随后用了某种阴招偷袭得手。

    但此刻,经觉哥这么一说,火威便意识到了……这位封寮主方才是实实在在挡下过任不凡的攻击的。

    “哦?有这等事?”火威稍一思索,应道,“好!我倒要看看,你用那**凡胎,怎么接我这圣元之力。”

    说话间,他已将手中佩剑收回了鞘中,改为徒手对敌。

    “诶?”封不觉见状疑道,“前辈为何收剑?”

    “哼……”火将军冷笑一声,回道,“你身无内力、手无寸铁,还让老夫我先出手……我要是再用兵刃,那未免显得有些难看了。”

    他这言下之意就是:我火威好歹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名宿,为人一向光明磊落。所以不屑于占你这种宵小之辈的便宜。

    “好吧……怎样都好,动手吧。”封不觉表面淡定如故,暗地里却是松了口气……

    刚才那几秒,他真担心火将军是想舍弃近战,改用远程攻击什么的……那他可就玩儿砸了。还好,对方只是收起武器而已……

    “看好了!小子,第一招!”火威确是个磊落之人,即使徒手,他还是觉得自己在这场赌斗中处于一种过于强势的地位,显得不太公平;所以……他在出手的刹那。还特意喝了一声,提醒觉哥要注意。

    “多此一举了吧。”弹指间,封不觉的说话声,已出现在了火威的侧后方……

    这一瞬,火威脑中只闪过一个念头:“小看他了!”

    然,高手毕竟是高手,火威和任不凡可不是一个层次的,对于踏入圣元无极之境的人来说,什么“扮猪吃虎、突然袭击”。多半都是行不通的。

    但见……电光火石之间,火威便收势拧身、回拳为肘,用一个很简单的半回旋后撤步动作,改变了自己攻击的方向。

    “嚯……挺厉害啊……”封不觉心道。“若是让我在信息对等的前提下与这个级别的npc来一场公平对决,赢面可能只有七成吧……”

    当然了,以上这个念头,只是觉哥一时兴起的想法而已。现实是很残酷的……

    “很抱歉,前辈,你已没有机会打出第二招了。”封不觉迎着那击向自己胸口的手肘。微微侧身,堪堪避过;同时,他的左脚朝前方勾出了一记【熊孩子的下鞭腿】。

    在零时差演算和无节操神技的面前,火威的格斗经验显得十分无力……

    “啊——呀——”火威口中莫名其妙地出了这样一声叫喊,整个人横着朝地面栽去。

    按理说,他这个级别的高手,就算被绊倒了,也能在倒下之前那一两秒的时间内将身形调整过来。他应该有几十种办法可以让自己不要倒下去的,但此刻……他却连一种都用不出来。就仿佛有一种无形的、不可抗拒的力量,逼迫着他要倒下去。在倒地之前,无论他想做什么都做不了。

    这就是【熊孩子的下鞭腿】的可怕之处——“1oo%绊倒一切从理论上来说可以倒下的怪物,并激怒对方来攻击你”。

    火威永远不会明白,在技能动成功的刹那,就不是封不觉要他倒了,而是系统要他倒……因此,他不得不倒。

    “前辈,承让了。”当火威从地上爬起时,觉哥的胜利宣言已然出口;那根“凤尾翎”,也已握在了觉哥的手上。

    惊、怒、羞、愤……瞬息之间,多种情绪如烈酒上头。

    这一刻,火威好似失去了思考能力,其眼中只剩下了封不觉的身影。

    “啊——”他咆哮一声,抽出剑来,脚下一踏便跃至半空之中。接着,他运起全身圣元……欲付之一招之上!

    “火老将军!不可!”那白衣女子顿时急了,赶紧高声劝道。

    她会显出这份惊慌,自然不是怕封不觉会有什么意外,她只是担心伤势未愈的火将军会伤上加伤。另外……她也怕自己和两名守卫会受到攻击的波及(经过一轮交锋,封不觉和火威的方位已经对调,这会儿觉哥是背对城门的状态)。

    “嗯……这个强度……用岚脚怕是抗不下来啊……”而觉哥则是一脸淡定地用数据视角观望着对手,心中念道,“用【燚】的话……手边也没有合适的弹药……”

    一个闪念的工夫,觉哥便想了许多,并已做出了对策。

    “马孙!”下一秒,封不觉亦是厉叱一声。

    喝声未尽,一员紫金巨将的虚影,便骤然在其背后凝成。

    “元神化形!”白衣女子一见马孙的巨影,立刻惊得花容失色,几乎是脱口而出地说了这么一句。

    站在不远处冷眼旁观的鲁特明白……这位npc肯定是错把觉哥的召唤技能,当成了圣元世界中一种极其高绝的功法了。

    “流火追云剑!”另一边,经过几秒的酝酿,火威的招式已蓄。伴随着一声大吼,他那强悍的杀招自半空压来。

    “黄金中华斩舞!”以封不觉的中二程度,人家喊了招式名,他岂能不予回应。于是,他也是气势十足地声招并出,操控着马孙,挺起关刀砍了过去。

    霎时,只见……

    流火金芒随风起,圣元灵力破云升。

    流火追云剑荡下百道赤炎剑气,而黄金中华斩舞挺起千重金色刀芒。

    金红之色漫天绽开,激荡的能量直上九霄。

    尘埃落地之时,火威从半空落下,倚剑而立,其嘴角……已是挂了一丝鲜血。

    而封不觉,仍是面不改色,从容地将马孙这召唤物给解散了。

    “封寮主。”这时,火威已经恢复了理智(下鞭腿的技能效果差不多结束了),神色凝重地言道,“恕老夫眼拙……刚才多有得罪……”

    “前辈言重了。”封不觉摆了摆手道,“您有伤在身,且处处手下留情,在下感激不尽。”他也精明得很,知道得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嗯……”火威好像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犹豫了几秒后,他抬头对城门口的白衣女子道,“白丫头,让封寮主进城吧。”

    “可是……他还未通过那‘智’的考……”白衣女子的后半句话噎了回去,因为火威朝她使了个眼色、并摇了摇头。

    “呼……”两秒后,白衣女子吁了口气,整了整脸上的表情,然后看向觉哥道,“封寮主……”她又看向了鲁特,“还有这位……”

    “我姓鲁。”鲁特应道。

    “鲁姑娘。”白衣女子接着说道,“看来二位已符合进城的条件了……”她抬起一手,指向城内,“请。”

    “呵呵……多谢。”封不觉朝她笑了笑,大踏步地穿过了城门。

    鲁特则是不声不响地跟着觉哥,快步行入。

    待那二人进入了结界之中并走远后,火威突然单膝跪地,吐出一口老血来……

    “将军!”两名守卫见状大惊,忙跑上前去。

    “火老将军!”白衣女子也跟着两名守卫跑了过去。

    “噗——我没事。”火威吐掉了嘴里的血沫子,稳定了一下呼吸,很快就自己站了起来,“别大惊小怪的。”他又一次把剑收回了剑鞘,“只是方才催动招式的时候,不慎牵动了内伤……容我调息一下就好。”

    “将军,刚才那个封不觉……”白衣女子迫不及待地追问道,“……究竟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他?也没听过破剑茶寮这个门派……”

    “呵……老夫要知道他的来路,也不会吃这哑巴亏了。”火威自嘲地一笑。

    白衣女子喃喃接道:“难道……这世上还真有圣元之外的修炼法门?”

    “谁知道呢……”火威神情复杂地应道,“老夫原本也不信他那套歪理,但……你们也都看到了……‘元神化形’这只有圣元无极七转以上的高手才能办到的事……他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人,同样能办到……”说到这儿时,火威抬眼望了眼后宫城,“无论如何,必须得尽快将此事禀报城主才行……”(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