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61章 上古守魔(二十三)
    “虽然我也很想摆出你那种严肃的神情来……”封不觉望着奠寉王,平静地说道道,“但你此刻的外貌和声线、再配合上这种语气和台词……怎么看都像个中二病晚期的熊孩子。”

    “哼……一开口想激怒我吗……”奠寉王冷笑一声,从棺材里跨步走了出来,“这是你惯用的伎俩吧……”

    “哦……我差点儿忘了,你已经听说过一些有关我的‘事迹’了。”封不觉说这话时,恶意地将探灯对准了对方的脸,“如此说来,你对我可能做出的各种恶劣行径……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不是吗?”

    “我本来也是这样认为的……”奠寉王对照在自己脸上的灯光不以为然,依旧用四平八稳的语气回道,“直到……你开始唱十八摸……”

    “呵呵……”封不觉笑道,“那时候就已经盯上我了么……”

    “不,比那更早。”奠寉王接道。

    “那就是在……”封不觉思绪飞转,顿了半秒后接道,“……我第一次遇到‘妈妈’的时候。”

    “正确。”奠寉王回道。

    “原来如此……”封不觉道,“难怪那时候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来了’,可又什么都没捕捉到……”他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道,“如今想来……那是你的‘意识’笼罩过来的感觉。”

    “起初……我还没有把你们当成太大的威胁。”奠寉王又道,“但不久后,我听到了篆颉尊和你交流的‘声音’。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要将你们尽快解决掉。”

    “于是……就出现了河道里的那一幕。”封不觉接着对方的话道。

    “看来你全都已经推测到了……”奠寉王阴沉地接道,“没错……你们通往河道的那扇门后,原本是有一艘小船的。不过……为了让你们分开行动,我把船给移走了。”它顿了一下。“我知道你们不会选择集体游泳的形式前进,因为那是很费力、也很慢的一种方法。结果不出我所料……你们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出了,因而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

    说到此处,奠寉王横移了两步,将脸从探灯的光圈中心移开:“见时机成熟,我便用黑玫瑰之毒笼罩了你们所在的那个区域,并且在你们的前后方各放出了一只强力的怪物进行堵截……”它摇了摇头,露出些许无奈之色,“我本以为……这个战术十拿九稳,至少能让你们死伤过半。可惜……”

    “可惜……你精心设计好的这场埋伏,却没能达到你预期的效果。”封不觉笑着接道。

    奠寉王冷哼一声:“哼……你们的实力的确在我的想象之上,尤其是你……”它看着觉哥道,“现在想来……那时的你……已经察觉到我的计划了吧?所以才会选择断后。”

    “我也只是隐隐察觉到了你想拉开我们彼此间的距离而已。”封不觉的语气和台词是比较谦虚的,但他的脸上却写满了得意,“呵呵……没想到我那断后之举,正好从战略上化解了你的计策。”

    听着觉老师的奠寉王的对话,布欧和欧布是越听越觉得后怕(若雨处变不惊、小灵紧跟思路、小叹比较呆萌,所以他们仨都显得比较淡定)。此刻回想起来……假如封不觉没有留在队伍的最后方,事情的展可能会截然不同……

    正是因为觉哥选择了断后,他才能在第一时间先把在后方追击的怪物给废掉,并一路奔袭而来。带上沿途的所有队友,让六人以最快的度会合。

    但如果……封不觉当时所处的方位是在队伍中间,他就只能选择一个方向先过去,带上那端的人以后。再折返到另一端去……这样不但加长了队友们与怪物接触的时间,还增加了大伙儿独自待在毒花粉中的时间。别的不说,就说小叹……他要是再晚一点和欧布碰头。就得开始呼吸有毒的空气了;而另一边……欧布则极有可能在封不觉赶来以前就被后方的怪物打成重伤。考虑到当时的战斗环境……欧布直接挂在那里也是很有可能的。而他一死,他身上的两套呼吸器材也就随其消失了……连锁反应之下,缺乏闭气手段的布欧和小叹即会陷入危机。

    仔细想想,奠寉王设下的这个埋伏确是相当高明的。换成一般的六人队……就算不团灭,也都褪层皮。

    可惜……它遇到了封不觉。

    若将那河道中的埋伏战视为一场博弈,那么……无论在战略选择还是实际执行上,觉哥都做到了极致。正是他的挥,才让奠寉王一无所获。

    “接下去的展,对我来说就越不利了……”奠寉王走到觉哥身前,继续说道,“你显然是读过那个童话故事的,所以……当我以‘麻雀’的形象在你面前出现过一次后,基本就等于是暴露了自己的‘宿体’。”

    “要怪就怪你过于自信。”封不觉回道,“现身太早了。”

    “是啊……是我大意了。”奠寉王摇头道,“后来在‘黑河’上的奇袭……也没能成功,毕竟有系统限制在那儿,我无法用莫名其妙的手段去秒杀你们,只能把惊吓值最高的那个暂时囚禁在水底。”

    “诶?我还以为那时惊吓值最高的人是我呢……”小叹闻言便接了一声。

    欧布转头对他道:“不不……小叹哥,你太高估我了,其实我胆子很小……表面上看着冷静,那是长相问题……”

    他这是实话……他那张“营养不良”的脸,的确给人一种莫名的淡定感。

    “总而言之……一步错,满盘输……”奠寉王道,“错误和劣势逐渐积累,使得局面从可控走向失控。”他抬眼看向觉哥,“以至于到最后……我不得不做出妥协。”

    “呵呵……听这意思,跟我合作真是委屈你了。”封不觉笑道。

    “哼……其实也无所谓……”奠寉王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一样的神色,“为了达到目的,这种程度的妥协根本就……”

    “……根本就不算什么。对吗?”

    忽然,一个低沉、睿智的嗓音响起,接过了奠寉王的话头。

    这一瞬,奠寉王神情陡变,急忙转身,循声望去。

    但见……一位手持法棍的白袍老者从石墓深处缓缓走来。此“人”白白须、器宇轩昂、面相虽是老迈,但眼中的烁烁光芒却似壮年之人。

    “我去……难道是甘道夫?”小叹望见那人影,便脱口而出。

    “不对,少年。”那老者笑眯眯地看着小叹回道,“……是篆颉尊。”

    “你居然可以自己进来?”封不觉奇道。

    “我当然可以进来。”篆颉尊接道。“只是比较费事罢了,而且得冒一定的风险。”

    “我明白了……类似我们人类在做自我催眠是吗?”封不觉念道。

    “疯不觉,你少跟我东拉西扯的。”篆颉尊没有让觉哥将话题继续下去,他用质问的语气接道,“我让你来毁掉奠寉王的宿体,将其从我体内驱逐出去……你倒好,在即将成功的关头,为了些装备技能就倒戈一击……”他顿了一下,“导致我不得不自己来这儿走一趟……”

    “你懂个屁。”封不觉神色如常地回了句粗口。“达成隐藏结局之后,我再动手解决它不就行了。”

    “喂!”奠寉王听了这话都快吓尿了。

    “【难知如阴】的资料我可以从你那里获取,而装备、技能、隐藏结局奖励,我可以通过与奠寉王的合作来轻松取得。”封不觉看着篆颉尊道。“我这一箭双雕、利益最大化之上上策,就因为你此刻的现身宣告破产了。”

    别说奠寉王,这下子连篆颉尊都听傻了,他木讷地望着觉哥。结结巴巴地应道:“呃……这……”

    “疯不觉!你这卑劣的家伙……”两秒后,奠寉王厉声喝道,“还真敢说啊!”

    “废话。计划都已经无法实施了,我还藏着掖着干嘛?”觉哥理直气壮地回道,好似自己这种双面间谍式的无节操利己行为是光明正大的。

    “唉……”封不觉继而又踱了两步,看着奠寉王,叹息道,“其实……我最想说的台词还是……‘对不起,我是卧底’。”

    “你这是立志为贼啊!到底是有多想当二五仔啊!为什么把这种卑鄙的行为描绘得很酷炫一样啊!”奠寉王内心的震惊无以复加,但它表面上还是要保有一点神祗风度的,不能这么吐槽。

    “好……很好……”奠寉王面露狰狞地瞪着觉哥,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等我解决了篆颉尊……我再来慢慢收拾你……”

    它的这份自信还是有些依据的:其一,眼前这个篆颉尊只是个“脑内投影”,应该挥不出全部的实力;其二,就算尊哥能挥全力也无妨,因为他的力量如今已经十分衰弱,未必是奠寉王的对手;其三嘛……由于主线任务的限制,玩家们是不会去攻击奠寉王宿体的,因为这是明显有悖于通关条件的行为,强制执行会被系统判定为消极游戏的一种,严重者将被踢出剧本。

    “哈!白日做梦!”封不觉冷笑一声,立即转头对篆颉尊道,“尊哥,快把完成主线任务的方法说出来。”

    篆颉尊稍一愣神,便明白了觉哥的意思,他当即回道:“那边的那块石墙……”他举起法棍一指,“解开上面的符文谜题就能过……”

    “住口!”奠寉王也迅意识到了情况不对,身形一晃,便已杀到了篆颉尊身前。

    尊哥早有防备,他一边避退格挡,一边接着说道,“谜题是根据数独原理设置,上面的每个符号都指代一个数字,你们代入罗马字符,再简化一下就能解读出来……”

    “我让你闭嘴!”奠寉王虽在宿体之中,但战力依旧不俗,只是普通的体术攻击,亦有千钧之力、雷霆之。若不是有系统保护,这个石墓早就被它泄出的力量给轰塌了。

    不过……常言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作为与四柱神几乎平起平坐的高位存在,篆颉尊的战斗力再怎么削弱也差不到哪儿去。当他专注于防御之时,奠寉王在短时间内是很难分出胜负来的。

    因此,尊哥还是边打边说:“那面墙的后面,有一条藏有死灵生物的甬道,穿过之后,你们就能抵达一个栽满黑玫瑰的花园。进了花园大门,沿着‘己’字形路线走,路上见到柱式雕塑就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不要接近……这样很快就能找到‘杜松树’了……”

    篆颉尊说到这儿时,封不觉已然冲到了那面石墙那边。

    对觉哥来说,一旦掌握了揭秘方式,这种障碍便毫无难度,他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数独之谜,开启了石墙。

    “我就不过去了……”封不觉站在墙边,没有进入,而是对队友们说道。你们照着尊哥的指示前进,尽快完成主线任务。完成之后也不用等我,直接传送就是。”

    “觉哥,你这是要干嘛?”小叹有些担忧地问道。

    “这还用说吗……”封不觉回道,“只要你们达成了通关条件,我就不再受到主线任务的限制,可以和尊哥一起对付奠寉王了。”

    “明白了。”若雨闻言,立刻言道,“各位,走吧。”说罢,她就率先冲入了甬道,几秒间便已不见身影。

    若雨的思路很清晰,这种时候就该当机立断,雷厉风行。即使这样的反应看上去有些冷漠和现实,但实际上……这才是真正在帮队友的忙。

    相反,影视剧中常见的——“你走,我留下……不,要走一起走……别傻了,会一起死的……不要,死也要死在一起……”等类似的情节和对白,看上去是“有情有义”,实际上却是十分脑残的行为。一般来说,只要出现这种桥段,留下的一方就已经是立了死亡f1ag了,你再怎么扭扭捏捏、啰里啰嗦……他还是得死。这种戏码唯一的作用就是浪费时间,让对方的牺牲白白浪费……

    “都愣着干什么,快跟上啊。”封不觉见其他人都没动,又提高嗓门儿催了一句,“有什么话等剧本完了再说。”

    “好吧,觉哥,你自己小心。”

    “要加油啊,团长。”

    见觉哥态度坚决,小叹和小灵稍微交换了一下神色,便也跟进了甬道中。

    “觉老师,后会有期了!”布欧和欧布很快也达成了共识,双双离去。

    待五名队友全都进入甬道后,封不觉便将石墙重新关了起来,并转过身去,看向了那两个正在肉搏的神祗……(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