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60章 上古守魔(二十二)
    “这个……”封不觉看着那装备说明念道,“可是好东西啊……”

    “是啊,装备后绑定,而且几乎没有使用限制,任何人拿在手上都能获得很大的提升。。。”小灵接道,“就冲那7%额外生存值上限的加成,放到拍卖行里也能卖个三十万以上。”

    “像这种谁都能拿的东西……还是猜拳决定归属吧。”若雨建议道。

    “好啊,我没意见。”小灵接道。

    小叹耸肩道:“可以,无所谓。”

    封不觉则道:“我就不参与了,猜拳我稳赢,你们懂的。”

    看到这四位的态度,布欧和欧布的心中又是一惊。

    他俩也曾经遇到过和其他社团的人一起排剧本的情况,通常来说……人多的那一方都会想尽办法把在剧本中获得的利益揽到自己人这边,有什么亏都让外人去吃。就算是一些名声赫赫的顶尖社团,最多也就是做到表面上相对公平而已。

    然而,眼前地狱前线的这几人,对装备和技能的态度却是冷静得出奇。他们不管队友是不是社团外的人,也不管在物品获取过程中对方出了多少力……只要是同一团队、认真游戏的队友,他们都会将其视为物品的需求者之一。而且他们并不在意物品的品质,只看该物品最适合让谁去使用……可以说,这是真正做到了“视情况合理分配”。

    “呃……大姐头,你们真要和我们猜拳决定归属吗?”布欧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是啊……”欧布也接道,“像这种完美级、几乎无使用限制的装备,通常都是谁先拿到就归谁的……就算那人拿完了强退都很正常啊。”

    “啊……我知道,这种人我们也遇到过。”小叹接道。

    小灵也道:“我和小叹也曾在四名队友全属另一社团的团队中待过,结果……我俩冒了不少风险,可好处都被别人给拿了。”她顿了一下,“正是因为讨厌这种党同伐异的行为。我们自己是坚决不会这样做的。”

    “没错,作为社团领袖,我也认为我们的作风不该那么庸俗和低端。”封不觉在旁抱胸而立,一脸嚣张地点头接道,“不管物品品质如何,适合自己的就毫不客气地提出需求,不合适自己的就别瞎惦记着,至于模棱两可的状况……拼一下运气就是了,谁都不会有怨言。”

    “后半段话虽然有些道理,不过……”若雨虚着眼接道。“谁承认你是团队领袖了……你只是挂着个社团团长的名号而已吧……”

    “对~对~实际领导者是你,行了吧……”封不觉摊开双手,笑着说道,“行了,你们猜拳吧。”

    于是……众人当真进行了一番石头剪刀布的对决,最终……人品卓然的小叹顺利胜出,拿到了【先锋盾】。

    接着,小灵又6续拿出了五件精良级的装备,分别是:【栓狗绳】【黄金四角裤】【像素拳套】【钛合金金华火腿】和【笑面】。

    经过一番商议。【黄金四角裤】和【像素拳套】被分配给了布欧,【栓狗绳】交给了小灵,小叹拿到了【钛合金金华火腿】,而觉哥拿到了【笑面】。

    这些装备的说明暂且不表。且说眼前的故事……

    分完了装备和技能(封不觉理所当然一般将黑胡子的头骨纳入了囊中,旁人也都没有意见),四位男士便义不容辞地上前去搬箱子了。

    那金属箱的体积很大,搬起来和看上去一样重……好在队伍里这四位都是四十几级的男性玩家。齐心合力扛个箱子还是不难的。

    将金属箱挪开之后,一个通道的入口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入口下方两米处,即可看到一条向下延伸的石阶。

    封不觉拿出探灯朝下照了照。现在第一段石阶旁的墙壁上,还刻着一行文字。

    【躯体,终会以惹人厌烦而告终。除思想以外,没有什么优美和有意思的东西能留存下来,因为思想就是生命。】

    “啊……萧伯纳。”封不觉跃入通道,将那段话看了一遍后便念道,“我的偶像之一。”

    “看得出来……”紧随其后的若雨接道,“你的作品和言行中都已透露了这点……”

    “有这么明显吗?”封不觉回头问道。

    “‘我生下来时是很聪明的——教育把我给毁了’,《二流侦探和猫》第五章,第三节。”若雨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开始举例,“‘愚人总会现有更愚的人钦佩他’,《谋杀互联网》终章,第一节;‘知识不存在的地方,愚蠢便自命为科学’,同样是《谋杀互联网》,不过第几章我忘了。”她微微摇头,“总之……我早已注意到,你非常喜欢引用萧伯纳的名言,而且你对自身智慧的自恋程度显然已过了他……”

    “呃……好吧……”封不觉歪了下头,无耻地承认了。

    他们二人闲聊之时,小叹、小灵、布欧和欧布四人也6续下来了。

    数秒后,众人便纷纷拿出了照明设备,在封不觉的带领下……沿着通道向下行去。

    这条通道的入口不大,但内部还是很比较宽敞的,通道上方的斜坡高逾两米、石阶上同时可供五人并肩而行。因为奠寉王已经把所有潜在危险全都移除了,所以玩家们可以放心地快步前进。

    当然了,觉哥是不会完全信赖奠寉王的,纵然对方已承诺了会帮他们清除障碍,觉哥还是保持着应有的警觉。他很清楚……对奠寉王来说,找个机会将他们六人一网打尽,一样可以达到目的。

    …………

    同一时刻,推理俱乐部。

    “尊哥,刚才是不是有客人来过了?”比尔回到了篆颉尊所在的那个区域,环顾四周,并高声说道,“我好像看到了二师兄的影子啊。”

    说话间,他已来到了篆颉尊(此时是一个可乐瓶子)的跟前。

    “尊哥?尊哥?”比尔看着瓶子叫了两声,但篆颉尊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比尔瞥见……瓶子旁边还放了一张小纸片,他挠了挠头,露出( ̄3 ̄)a这样一个表情,捡起纸片念道:“情况紧急,我得到自己的脑子里走一趟。你看好大门,在我出来以前,要保证我的安全。”

    …………

    二十分钟过去,在经历了一段单调、但安全的旅程后,玩家们来到了一扇拱形的铜门前。

    “用你口袋里那把钥匙,就能打开这个石墓的大门了。”这一刻。奠寉王的说话声再度于玩家们耳边响起。

    “嚯?我还以为你掉线了呢。”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已将手伸到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取出了【褪色的铜钥匙】。

    随着钥匙在锁眼中化为白光消失,石墓的大门……打开了。

    谁又能想到,这把藏在初始房间油灯下的钥匙,竟会是这个剧本最后一道门的钥匙。

    “我只是去忙了一些别的事情而已……”奠寉王回道。

    “是去应付尊哥了吧。”封不觉推门时,用一种很随意的语气接道。

    “你……怎么会知道……”奠寉王的语气却显得沉凝、又充满疑虑。

    “我也只是随便猜猜而已,从你的反应来看……似乎是猜对了。”封不觉应道。

    其实……熟悉觉哥的人都明白,他绝对不是“随便”猜出来的。

    早在篆颉尊那最后一次言被迫中断之时。封不觉就已经意识到了……尊哥那边一定生了什么状况。而那“状况”十有八九就是——奠寉王用某种手法阻断了篆颉尊与玩家们的交流。

    要推理到这一点,并不算太困难。因为在尊哥“失声”后的那段时间里,奠寉王的声音也一直没有响起,这表明它当时在忙别的事情……

    直到玩家们进入了海盗宝藏的洞窟。奠寉王才又一次开始讲话。而这次……它的态度明显生了转变。觉哥推测……奠寉王在与尊哥的对抗中可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虽然它成功地让尊哥无法再言了,但它本身肯定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而奠寉王刚才的那段沉默,显然也是有原因的。除了不想再让觉哥占自己的便宜外,恐怕还有一个因由。那就是……它需要转移注意力,去应付一场“玩家们看不到的战斗”。

    以上这些,都是早已在封不觉脑中被过了很多遍的内容。对于这些结论。他有大约六成的把握……考虑到没有什么切实的依据,所以他并没有将这些推理讲出来。

    而眼下,既然有机会通过语言对奠寉王进行试探,那觉哥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你着实是个令人厌恶的人,疯不觉。”奠寉王在听完了觉哥的回应后,语气微变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能替你回答吗?”若雨转过头,看着觉哥低声道。

    “别闹……人家那是设问句……”觉哥虚着眼,低声回了一句。

    他说得没错,奠寉王立即就接道:“因为你太聪明了……”它微顿半秒,沉声道,“从表面上看,你和绝大多数卖弄学识和小聪明的人没什么不同。可实际情况却是,你已经聪明到……能够将自己伪装成那类人;能够将一份卓越的大智慧……隐藏在肤浅的小聪明之下……”

    “你不用拍我马屁,我们现在是同一阵线不是吗?”封不觉笑着回道,并抬手示意队友们跟上。

    片刻后,六人便尽数进入了那个存放“我”的尸骨的石墓之中。

    这墓穴是十字形的,里面的墙、地、天花板全都由银灰色的、平整的巨石所砌成,而摆放在墓穴正中的巨棺,也同样是由石头雕刻而成。

    “同一阵线?呵呵……”奠寉王笑了,“你这话连自欺欺人都算不上吧?你我都很清楚……只要条件允许、利益使然,我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对方置于死地。”

    “你是想说……我们是同一种人?”封不觉拿着探灯、带着队友,一步步靠近了前方的石棺。

    “不……你是人。”奠寉王回道,“而我……”

    话至此处,石棺上忽地出“嘶”一声响。

    随着一层灰沉漫天而起,那厚如墙面的棺盖缓缓横移,最后“砰”地落到了地上。

    “……不是。”这一瞬,那稚嫩的童音直接从棺中响起,接着自己的上一句话言道。

    下一秒,一个皮肤雪白(且白里透红)的小男孩儿从棺中站了起来。“他”穿着一套朴实的童装(十九世纪的风格),有着一头栗色的卷。他看上去毫无伤,甚至给人一种可爱、健康的感觉。

    “我,是神。”奠寉王直视着封不觉,肃然接道,“来自上古之神。”(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