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56章 上古守魔(十八)
    短短三秒之间,数十道充盈的半月形光芒无序地散射而出,若漫天花雨般轰向了蝎群。

    在扑克与岚脚的双重攻击之下,蝎群死伤惨重,绝大多数都已丧失了战斗能力。

    封不觉见攻击十分奏效,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还真担心这些怪物的强度可以顶住aoe的伤害。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普通难度就是普通难度,纵然有强力的“主宇宙波ss”客串,这剧本里的怪物也强不到哪儿去。

    “就这样而已吗……”觉哥落地至于,还不忘忙里偷闲地来了一【野球拳】,并说道,“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

    “是啊……比想象中弱多了……”后方的小灵也接道,“连掩护的必要都没有了……”

    “狂妄的人类……”奠寉王见自己放出的蝎子根本构不成威胁,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它那童音(由于寄生在剧本波ss的身上,现阶段他只能用这种嗓音说话)很快就再度响起,“解决了几只虫子就自以为是吗……真正的恐怖才刚刚开始呢!”

    其话音未止,玩家们前方的一个沙丘便已轰然爆开。

    本以为那沙中会窜出一头巨兽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出现的却是一个极小的黑影。

    由远及近后,玩家们便看清了那是一个人影。

    那个“人”的身高只有一米五出头,从外表上看。他只是个普通的、甚至可以说是“孱弱”的丧尸……他面无人色、皮肤溃烂、且行动缓慢……感觉上,随便找个钝器在他头上敲一下子……就能将其搞定了。

    但……封不觉却可看出……这只怪物非同小可。

    “哦……这个倒是挺厉害啊……”觉哥在对方现身的刹那便通过数据视角对其进行了观察,当即心道。“单从数据强度来看,和之前的‘爸爸’旗鼓相当……”

    “这什么呀?搞笑吗……”不过,布欧对此却是浑然不知的,在他看来,前方那怪物简直弱得掉渣。

    “这样的怪物,就算是我也能轻松解决吧。”欧布也自信满满地接道。

    “哼……你们都太天真了。”封不觉冷哼一声,回头对那两位言道。“不要被外表骗了,你们忘记大明湖畔的弗利萨了吗?”

    “与其说是大明湖畔不如说是那美克星吧……”小叹忍不住吐槽道,“话说这真的有可比性吗……”

    “呃”就在他们对话之际。那怪物口中出了一声低吟,并且……冲了上来。

    “总之……这家伙就由我来处理好了。”小叹道了一句,顺势对那怪物动了【画个叉叉诅咒你】,并手持军刺冲了上去。

    “小心!这货的攻击力……”封不觉做出提醒时。小叹已经冲上去了。

    下一秒。怪物的前臂已朝着小叹猛然挥下。

    王叹之身法高绝,自是不会被这种攻击轻易打到;他只是微做调整,便在不破坏自身体势的前提下便避过了攻击,一击砍中了怪物的脖子。

    【蓄能三棱军刺】此时是满能量状态,一刀斩下,便是2oo%的攻击力,而且还有诅咒技能的1o%伤害加成,其威力几乎抵得上一个主动技能了。

    小叹本以为……这一轮交锋便可将目标击杀。可惜……事情的展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先,他的军刺确实砍到了怪物的脖子。但那怪物……只是稍微破了点皮。

    是的,一只看似弱小的丧尸,被一把可蓄能的精良级武器砍中脖子……只破了点皮。

    其次,怪物那抡空的一击,虽然没有击中小叹,但……它那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拍到了沙地上。

    而这一巴掌造成的结果竟是……沙地上被打出了一个半径十余米的巨大凹坑;若导弹落地般的冲击力掀出层层沙浪,将所有玩家都逼退了几分。而其中最惨的自然就是小叹了……由于离得近,他被一股无形的冲击波震得五内翻腾、眼冒金星,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我还会回来哒!”飞向天际的小叹,不知为何说了这么一句台词。

    但他并没有化作星星消失在天边,因为……

    “回你个头啊!”小灵跳到了半空中,一把抓住了小叹的腰,将其拽了下来,“你个笨蛋!”

    “我怎么知道一只长得像弱鸡一样的丧尸会这么厉害啊……”小叹委屈地回道。

    “呸……我都说了……不要被外表给骗了……”此时,稳住身形的封不觉吐掉了口中的沙子,说道,“这只怪物的基本形态和度都和一般的丧尸一样,但是它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高得离谱,比起刚才那些蝎子……这家伙级别要高得多。”

    “那怎么办……”小叹落地之后(因为是在沙地上,从高处落下也没有什么损伤),即刻接道,“难道要在这种怪身上使出【魔贯光杀炮】那个级别的技能吗?”

    “不……我有个很简单的办法……”封不觉神情微变,“那就是……”

    …………

    五分钟后,玩家们便顺利地来到了篆颉尊所说的“下一个剧情触地”一栋椭圆形的石造建筑前。

    他们……哦,对了,对于刚才那只怪物,觉哥想出的办法就是绕过去,别理它。

    事实证明……非常奏效。

    “疯不觉!我劝你立刻停下,否则你会后悔的!”奠寉王的声音又一次从空中传来,从语气不难听出,它已有些着急了,“我会让你死无葬身……”

    “葬你个【哔】啊!”觉哥又用一句脏话打断了对方,“你还敢跟我提什么葬身之地?老子从进剧本到现在。一直就是在找你的尸骨有木有?有本事你来个器官捐献加火化加骨灰洒海一条龙啊!”他仰头叫嚣道,“你再跟我啰嗦一句试试?信不信哥把你的尸体当夜宵一样吃掉?”

    也不知为何,他这一阵喝骂过后。奠寉王还真就不说话了……

    “呃……觉老师,吃尸体什么的……你应该只是说说而已吧?”半响后,布欧斜视着觉哥,战战兢兢地问道。

    “呵呵……”封不觉笑而不语,随即就走向了前方的那栋石建筑。

    这建筑的外形就像半个橄榄球,高逾十米,宽五米左右;其整体都是白色的石料所构成。石头表面坑洼不平,布满粗犷的横纹;而在这建筑背光的那一面上,还并列着三个高两米、宽半米左右的黑窟窿……

    “对。就是那里!那就是通往海盗宝藏的通道入口!”此时,篆颉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被奠寉王寄生的尸骨就在……”

    他的话戛然而止,好似是突然中断的电话一样。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嘿!尊哥?”封不觉朝天喊道。“怎么了?说话啊!在哪儿啊?这三个哪个才是入口啊?”

    “呃……莫非尊哥用的是‘喂喂操(即小灵通)’?”小叹接道。

    对于小叹用的老梗,五名队友皆未回应……

    他们就这么等了两分钟,篆颉尊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看起来,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辨识那入口了。

    “怎么办?分头走吗?”小灵提出了一个建设性意见。

    “或者……我们也可以留几个人在外面,先让一到两个人下去探路。”布欧也想出了一个办法。

    “不用那么麻烦。”封不觉却用一种胸有成竹的语气,直接否定了他俩的提议,“交给我就行了。”

    “你要干嘛?”若雨虚眼望着觉哥念道。

    “呵呵……”封不觉得意地一笑,“我要……”他蹲下身。随手抓了一把沙子,“……算一卦。”

    “嗯……分头走的话。果然还是两两一组吧。”

    “也可以留三个人在上面,让另外三人分别从三个入口下去……”

    在觉哥将他的计划说出来以后,队友们就把他当成空气一般晾在了一旁,继续讨论刚才的话题……

    “喂!什么意思啊!”封不觉嚷道,“无视我啊!”

    “觉老师……我们这儿在说正经的呢,玩笑话说过就算了吧……”欧布转头回道。

    “谁开玩笑了?”封不觉一脸不悦地回道,“我就是要算一卦……”说着,他便走到了那三个洞口的前方,将右臂伸平,“看好了……”

    封不觉撒手一挥,其手中的那把沙子就随风飘散了出去,飘向了三个洞口中靠右的那一个。

    “好了,我算完了。”觉哥说的是实话,就在他撒沙子的时候,他已动了【料事如神】,并在心中问卜道“真正的入口是哪个”。

    “怎么了?都看着我干嘛?”封不觉见队友们都没有反应,便接道,“有什么问题吗?”

    “有啊。”小灵接道,“先……通过‘算一卦’这种方式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比较扯淡。”她掰着手指头念道,“其次呢……如果团长你真能算出点名堂来也就罢了,可你那是什么呀……毫无说服力好不好?”

    小叹也在旁撬边(上海方言,意思类似北方所说的“托儿”)道:“是啊……觉哥,哪怕你摆个噱头、测个字什么的呢……你上高中时不是靠这手坑过好多人了么……”

    “我这是技能!技能!”封不觉吼道,“少废话!跟我下!”他也懒得多解释,转身就往那入口里一钻,一副“你们爱来不来”的样子。

    看着觉哥消失的身影,五人面面相觑。片刻后,还是若雨第一个说道:“我相信他。”说罢,她也跃进了石窟中。

    见表姐下去了,小灵也无奈地道了一句:“算啦……走吧,也许团长真是神机妙算呢。”

    于是,小灵、小叹、布欧和欧布四人,也先后跟了进去……

    …………

    同一时刻,混沌焦土,魔城。

    “大人,奥因克已将spc762送到了。”咒神官塔利欧姆单膝跪地,拜服在魔王的王座前言道。

    “他去哪儿了?”众魔之单手托腮,慵懒的坐姿同样透出无比的威严和压力,“为什么是你在跟我禀报?”

    “呵呵……那猪头……似乎是害怕再见魔,他送完了东西后,给我留了个口信便遁去了。”塔利欧姆笑着回道。

    “哼……莫名其妙的杂碎。”众魔之脸上的数个眼睛一同闭上,并长吁了一口气,“难道本王在他的眼里……就是个弑杀的狂魔吗?”他稍稍歪了一下头,“他竟连到我这里领赏的胆量都没有?”

    “非也非也……”塔利欧姆用他那一贯的、阴冷的语气接道,“吾王魔气鼎盛,像奥因克那等戾气缠身之徒,一旦欺近,便会本能地生出几分惧意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魔气鼎盛……吗……”众魔之放下了手,直起上半身,眼神微变道,“哼……塔利欧姆……在见识过‘那个家伙’的力量之前,你的奉承听上去还只是‘无聊’罢了,可如今……”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你这话听起来,却更像是‘讽刺’了……”

    “小人不敢!”塔利欧姆赶紧高呼了一声,改单膝跪地为五体投地,连头都不敢再抬起来。

    适才那些微的杀意,已然让塔利欧姆的全身抖如糠筛。因为他明白……这几天,魔的心情很不好(我知道你们想到了什么,所以我想插一句,心情不好的原因并不是大姨夫来了)。而魔心情不好时,就喜欢随意杀人……就算是塔利欧姆这一魔之下、万魔之上的咒神官,也可能因为一言不慎而被抹杀……

    “你不用害怕,我不会杀你的。”短暂的沉默后,众魔之再度开口道,“我不会再滥杀任何人了……”

    塔利欧姆闻言,缓缓抬头道:“大人……您这是……”

    “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塔利欧姆。”众魔之接道,“或许……奠寉王离开‘虚无之门’……是命运的选择吧。”他顿了一下,眼神变得深远、怅然,“我曾说过,若我能遇到比我更强的‘魔’,我便会臣服于他……呵……”

    魔竟然笑了,而且是苦笑。

    这可能是他诞生以来……第一次露出这种笑容。

    “……如今,我已见到了这样一个存在。”他接着说道,“即使我们把奠寉王装进scp762,重塑虚无之门的封印又如何呢?”他摇着头道,“我的‘心境’已经变了,因为我知道……在那门内,有一个比我更强的存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