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54章 恐怖童谣(十六)
    “呼……终于可以正常呼吸了。”这是小叹摘下呼吸面罩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此时,觉哥他们一行人已来到了河道的尽头处。这里不再有黑玫瑰和毒花粉,有的只是一个向上逆流的瀑布。

    “又是这种瀑布……”望着前方那逆行而上的水流,封不觉当即就联想到了上次来推理俱乐部时的遭遇,“莫非又要搞那种奇怪的脑内穿越设定吗……”

    虽是有所顾忌,但他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毕竟这河道没有岔路,怎么也不可能原路折返回去。

    “各位,咱们直接乘着水流上去吧。”来到瀑布边缘之时,封不觉减缓了度,并收起了烟斗、回头对队友们说道。

    “我是没意见,反正只是改变一下体重而已……”布欧接道。

    “啊……我也无所谓啦,反正已经下过水了。”小叹接道。

    “我也没意见。”欧布也表示同意。

    不过……两位尚未落过水的女士,似乎还不太愿意跳下河。

    “不觉,我在你肩上站一会儿你不介意吧。”若雨问道。

    “哈?”封不觉愣了一下,回道,“不介意是不介意……但……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啦!”若雨还没回话,小灵便抢道,“泡在水里虽然不会损失什么数值,但离水后湿掉的衣裤黏在身上会不爽的。”她顿了一下,“再说,我俩一路过来都没沾过水,到这儿了再跳下河,总有种前功尽弃的感觉。”

    “好吧……”封不觉接道,“那……似雨站我肩上,悲灵的话……小叹你来扛吧。”

    “呃……怎么扛啊……”小叹道,“虽说我会游泳。但我可不保证有个人站在我肩上时我还能保持身体不摇晃。”

    封不觉笑了笑:“呵呵……很简单,让她骑你脖子上不就……”

    …………

    三十秒后,玩家们便进入了瀑布的水流中。这里的引力作用方向与刚才的区域不同,所以众人不必担心离开水流后会往“下”掉。对他们来说,刚才的“下方”,现在已是“后方”了。而刚才的“前”,才是现在的“下”。

    “嗯……真的不会掉下去呢……”觉哥蹲在水面上,朝两侧伸直了手臂、绷紧肌肉,用一脸便秘般的表情念道,“明明承担了三个人的重量。仍旧没有掉下去呢……”

    此刻,小叹、布欧和欧布都是各自浮在水面上漂流的;只有封不觉……像是杂耍一般蹲在水面上,且左右肩膀上还各站了一个人……

    “我俩是女生,。”站在觉哥左肩上的小灵接道。

    “那要看情况了……”封不觉回道,“假如那个‘人’指的是布欧,。”

    “觉老师,我可以变得很轻的哦。”正好从觉哥旁边漂过的布欧适时地接(补)了一句(刀)。

    “唉……”封不觉长叹一声,即兴吟道,“莫叹黄连苦。谈笑亦生悲。”

    “呃……什么意思?”在不远处踩水的欧布转头问道。

    “核心思想就是……”站在觉哥右肩上若雨接道,“他深刻认识到了……自己此刻的处境完全是嘴贱造成的。”

    布欧闻言后,竟还露出佩服的神色:“嗯……不愧是觉老师,吟的诗也如此有深度……”

    欧布也道:“不愧是觉老师……做反省时都比一般人要文艺一点点……”

    “这俩货真的不是作者专门派出来凑字数的吗……相同的句式要用多少遍才满意啊……”封不觉表面上不好说出来。但心里却已在连番吐槽了。

    …………

    众人乘着水流快前行,不多时,“背后”那条金光灿烂的河便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光源。

    这条“瀑布”的底下是没有金银珠宝的。也没有光线从河底照上来。玩家们不得不再度拿出照明设备,自行照亮眼前的道路。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玩家们就好似从黄昏“漂”到了黑夜里。而且还是那种不开灯就伸手不见五指的夜。

    当然了,仔细想想……他们正在前往的方向,不就是不久前那片位于头顶的“黑暗”吗……

    后知后觉之时,一股浓重的、若有实质的阴影已将他们包围,纵是觉哥手中的探灯,也只能照出五米不到的范围。

    湍急的水流将他们不断向前推送,未知的黑暗似一头猛兽般朝他们迫近。

    在这种情景下,玩家们的惊吓值自然是水涨船高……

    小叹、布欧和欧布三人都不约而同地游到了觉哥的附近,并相互拉住了对方。在他们心中,都隐隐升腾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只要被水流冲散到黑暗中,就再也找不回队友们了……

    “呃……你们有没有现……周围好像变冷了。”数分钟后,小叹忽然开口道。

    “是不是因为长时间泡在冷水里,所以咱们的体温都降低了?”布欧接道。

    “不,确实是变冷了。”若雨用坚定的语气接道,“气温从二十摄氏度降到了五度左右。”

    作为一个没下过水的人,她的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而且……两侧的石墙都已经不见了……”小灵接道。说着,她还将自己手中的手电往两旁扫了一下。

    的确,原本相距三米的两面石墙,此时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只有黑绒般厚实的黑暗。

    “这些……我都注意到了。”能够淡定地回应这些问题的人,眼下也只有封不觉了,“而且早就注意到了。”

    “那你干嘛不早说?”若雨问道。

    “我以为你们都知道啊……”封不觉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黑暗渐浓、石墙间的距离渐宽、空气渐冷,这些都是凭视觉和体感便可知晓的事情。咱这一路上又没遇到什么怪物或者特别的东西,你们理应意识到这些才对吧……”

    “嗯……我们意识到的时候,好像已经太晚了……”小叹接道。

    “都一样……”封不觉用懒洋洋的语气地道,“就算我在第一时间就现了那些变化。也没能改变什么不是吗?最多就是精神上会比你们更淡定一些,不会萌生那种后知后觉的恐慌感。”

    “鉴于你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产生什么恐慌感。”若雨接道,“下次你再现什么情况……还是尽早说出来吧。”

    封不觉有气无力地接道:“行……下次我……”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突然,一阵诡异的童音响起,打断了觉哥的话。

    【敬个礼呀握握手……】唱到此处,那声音又忽然停顿了……

    “啊!”就在此时,欧布大叫一声,沉入了水中。

    “怎么回事?他不是抓着你们的吗?”封不觉当即转头看着布欧和小叹问道。

    “我……我不知道……”布欧整个人都吓傻了,他神情木讷地看着觉哥,吞吞吐吐地回道。“他……歌声响起时……他好像……自己松手了……”

    这时,那童音诡异地笑了起来,并接着唱道:【嘻嘻……找到一个好朋友……】

    “找你【哔】……”封不觉直接就骂了出来,“别跟我来这套,快把人给我交出来!”

    觉哥很清楚,在普通难度的剧本中,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毫无征兆的瞬杀剧情。而且他在第一时间就打开游戏菜单确认过了……团队栏中,欧布现在的状态仍是“生存中”。因此……眼前生的这一幕,极有可能只是一段惊吓剧情。从先前的气氛铺垫、到这歌词内容……都是心理战的一部分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在气势上压到对方,破坏对方营造出的恐怖氛围,这样……敌人便会露出破绽。

    【找呀找呀找朋友~】隔了数秒,那童音又一次唱了起来。看来“它”是想无视觉哥,将刚才的事情重复一遍。

    但……封不觉又岂会让他如愿……

    “唱你【哔】啊!”觉哥立刻就用比对方响亮两倍的嗓门儿,朝着前方的黑暗中大吼,“哥跟你说话呢!”

    这回……那声音没能顺利唱下去。它不得不停顿了几秒,再继续道:【找到一个好朋……】

    “你他喵的是耳聋星人啊!”封不觉喊道,“有种你再唱一句试试?”

    短暂的沉默后……【敬个礼呀……】

    “少林功夫醒~好好嘢~少林功夫劲~系好劲!我系铁头功~无敌铁头功!你系金刚腿……金刚腿!”封不觉就用这样的一歌。把“它”的下一句唱词扼在了喉中。

    终于,在觉哥唱到“少林功夫好嘢”这句的时候,“它”忍无可忍了……

    “停下!”那童音暴喝道,“难听死了!”

    这声咆哮,宣告着……“它”已被带入了觉哥的吐槽节奏。某种意义上来说……胜负已分。

    “呵呵……原来你听得到我说话啊?”封不觉停下了他那无节操的演唱,笑道,“那好说啊,想跟我谈条件……先把我的同伴交回来。”

    “不交又如何?”它问道。

    “我系金刚腿!金刚腿!呜喔~呜噢”一句声嘶力竭的高音唱词回应了它的问题。

    “好……算你狠……”它那震惊中透出无奈的语气,让人可以很直观地体会到,它此刻的心情是蛋疼。

    哗哗哗

    下一秒,欧布的身影便猛然从玩家们附近的水中冒了出来。

    “哈啊……哈啊……”他一探头出水,便大口喘息起来,“哈啊……刚……刚才……生什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我觉得……你还应该庆幸,自己刚才不在这里。”若雨对欧布说这话时,目光却是落在觉哥的身上,其眼中尽显鄙视之色。

    “疯不觉……我本以为……那些关于你的传闻,有些言过其实……”片刻后,它又开口了,“如今看来……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我们还没有正式‘见面’吧?”封不觉道,“至少……我还没有见到你的本尊不是吗?”他不动声色地试探道,“你可别告诉我,你的本体就是一只麻雀啊……”

    他话音未落,篆颉尊的声音便在其脑中响起:“疯不觉,别做傻事……若你和‘它’正面冲突,那是必死无疑的,连我也帮不了你……”尊哥很严肃地说道,“眼下,‘它’已和剧本中的‘我’合为一体了,你只要找到那个小男孩儿的尸……”

    “闭嘴!篆颉尊!”

    这一瞬,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生了……“它”竟是高喝一声,打断了觉哥脑海中的声音。(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