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46章 恐怖童谣(八)
    封不觉照着黎若雨的话,走到墙边,对着墙上被涂黑的阴影图块举起了手中的【复合式反重力弹射器】。

    紧接着,他便启动了弹射器的“吸附”功能。

    一秒后,几许轻微的“嗡嗡”声,宣告了弹射器确是吸住了某个物件(对着空气开启吸附功能是不会有反应的)。

    “诶?还真有。”封不觉说着,已向后退了半步、曲臂回收。

    紧接着,一个带软木塞的酒瓶,便从那块被涂黑的墙壁阴影中被“抽”了出来……

    这物品就仿佛是穿越次元般从一个平面来到了三维世界。那墙上的黑影,也随之消失了。

    “哇!好厉害!”布欧瞪大了眼睛接道。

    欧布也道:“嗯……地狱前线的各位果然都不是等闲之辈啊……”

    他俩的惊叹也是自然的,但凡有点水平的玩家,皆可看出……这两个房间里的谜题全都很难;除了观察、计算、联想和推理能力之外,这些谜题对玩家的知识储备也有很高的要求。比如眼前这块墙面上的《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若没有一定的艺术品相关知识及绘画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将其揭示出来。就算是封不觉这种怪物级的解谜者,在缺乏特定知识的前提下,也无法看出其中端倪。

    “二位过奖了。”若雨可不会像觉哥那样嘚瑟,面对布欧和欧布的夸奖,她只是淡然回道,“因为系统生成剧本时会参考所有玩家脑中的信息,而这个谜题恰好是建立在一组只有我知道的信息之上的,所以才被我解开了。”

    她的表达方式很高明,其语气不卑不亢,话的内容也很客观、很有说服力;即使她是在否定别人的观点,对方不会有“被冒犯”的感觉。

    与之相比。惯用“逻辑强暴”让人无言以对的觉哥,显然是走在了另一个极端……

    “啊……反正能找到线索就是好事。”封不觉接了一句,并将瓶子拿起,向队友们展示了一下物品说明:

    【名称:瓶子】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破败】

    【功能:装盛液体】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没什么特别的玻璃酒瓶,瓶身上的标签早已被磨去,瓶口的软木塞子可任意取下。】

    “类型是剧情物品,又不能带出剧本,而且功能方面也写得很明确了……”小叹看到说明后,扶着下巴沉吟道,“也就是说……一会儿得用这个东西去装某种液体咯?”

    “嗯……应该不会让我们装尿吧。”封不觉立刻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低声念道,“毕竟这游戏里不能解手……”

    “提到液体时你想到的第一种东西就是那个吗……”若雨斜视着觉哥,一脸无奈地接道。

    “是啊。”封不觉很干脆地承认了,“说来奇怪啊……若是提到‘体液’的话,我反而会先想到血和……”

    “在我把你的体液揍出来以前,我建议你停止这个话题,并且把墙里的另外两样东西也抽出来。”若雨打断道。

    “呵呵……收到。”封不觉笑了笑,将瓶子随手递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欧布手中,并再度上前。来到了墙边。

    一分钟后,觉哥就取出了……

    【名称:玻璃杯】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装盛液体】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很普通的圆柱形玻璃杯,杯内还算干净。】

    以及……

    【名称:小提琴】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破败】

    【功能:演奏音乐】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虽然显得很陈旧,但仍然可以正常演奏。可惜琴弓已经不见了。】

    “看来这谜题还没完啊……”待队友们都看过物品说明后,觉哥又道,“仅是将这三件东西从墙壁里取出,并没有改变我们的现状。”

    封不觉一边说话。一边回过头,透过身后的大门望着隔壁的房间道:“我们姑且将那个有桌子和油灯的房间称为房间a,将我们此刻身处的这间称为房间b……”他略微停顿了一秒。似乎是在等队友们接受这个设定,“目前已知,房间a里有两把钥匙,其中一把已被消耗,用来打开连接房间a与b的这扇门;而剩下的那把【褪色的铜钥匙】,并不能打开房间a的另一扇门。”

    “而房间b里既没有通往其他区域的出入口,也没有找到其他的钥匙……”布欧接着觉哥的话道,“仅有的线索,让我们得到了三件道具——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只是……这三样东西,貌似没有一个可以用来开门的。”

    “没错。”说话间,封不觉已收好了弹射器(此时,连接两个房间的门是开着,隔壁的光线可以照进来,而且其他玩家手上也都拿着照明设备,所以他不用探灯也行),手持杯子和提琴,朝着房间a走去,“按照正常的思路……眼下我们应该回到房间a,并利用这三件在房间b里找到的道具,找出开启另一扇门的方……”

    砰——

    觉哥的话,被一记关门声给打断了。

    他一脸不悦地望着那块自行闭合(已经是第二次了)的门板,摇着头道:“有没有搞错……还来?”

    这回,是六名玩家一同被困在房间b里面了。不过比起觉哥单独受困时,情况要好得多……这一次,周围的空间并没有出现任何扭曲,玩家们手中的照明设备也全都运转正常。

    “啊——”第一个出喊叫的是小叹。

    好吧……他也是最后一个,其他人都没喊。

    “喊什么喊……”连他身旁的小灵都觉得丢脸,她当即用手电筒照着小叹的脸道,“不就是被鬼关在房间里吗?你都四十几级了,怕什么?”

    “对啊!就是被鬼关在房间里才可怕啊!”小叹大声地、诚实地回道,“再说……害怕和等级根本没关系吧!”

    “没错,人的胆量。和游戏中的等级,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封不觉一本正经地转身,抬手指了指身旁的布欧和欧布,“你们看,他们俩也很害怕,只不过表现形式并非大叫而已。”

    他说得没错,此时的布欧和欧布,一个张大了嘴、呆若木鸡,另一个脸色铁青、神色骇然。

    “这就是所谓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吧……”若雨淡定地评论道。

    “哎~其实,你们也不用太紧张了。”封不觉看着那二人道。“这应该只是一个很正常的event而已,据我推测,其触条件八成就是‘六人全部身处房间b;且已经获得了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这两条。当我们达成了这两个条件后,只要试图返回房间a,就会遭遇……”

    “嘘——”突然,若雨冲觉哥嘘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并拍了拍他的肩膀。

    觉哥也是心领神会,立刻收声。侧耳倾听。

    不多时,六名玩家便全都听到了……从隔壁的房间中,传来了一阵低哑的歌声……

    【国王和他的走狗,

    将王后从床上抢走。

    将其束缚于她的骨头。

    海洋是属于我们的,

    依靠它的力量……

    心之所向,行之可往。

    yo~ho~一起拉呀~

    高升旗帜。

    heave~ho~

    盗贼们和乞丐们,

    我们永不死……】

    将这段歌词反复唱了三遍(用英语。不过玩家们都可以听懂)后,那声音戛然而止。

    接着,只听得“咔嗒”一声。

    那紧闭的房门。又一次自行开启了……

    【主线任务已触】系统提示顺势响起。

    玩家们打开游戏菜单,在任务栏中看到了一条新的主线:【从海盗的亡魂手上取得金钥匙。】

    “该死的!我的酒呢!”同一秒,一声咆哮从门后传来。

    伴随着逐渐开启的门扉,玩家们看到了……房间a的桌子旁,多了一个木凳,凳子上还坐着个半透明的幽灵。

    那幽灵一身锦衣华服,披金戴银,头上还戴了顶船长帽。不过,他的容貌却是极为邋遢的……他留着一头齐肩的散乱长、一把像扫帚般的大胡子;双眼凹陷、皮肤粗糙;鼻毛已从鼻子中长出,与唇上的胡须融为一体……

    “啊~终于来了。”幽灵海盗朝门这儿看了一眼,便高声言道,“快,把酒拿过来。”

    “酒?”封不觉神情微变,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只有一个空杯子和一把没琴弓的小提琴而已,哪里有酒?

    “呃……你是指这个吗?”这时,正探头朝门外张望的欧布说话了,他举起觉哥刚才交给他的【瓶子】,伸手朝那幽灵晃了晃。

    不知为何,那个原本空空如也的【瓶子】,这会儿竟已满了,里面装满了淡黄色的液体。

    “呃……觉老师,我该过去吗?”欧布望着觉哥,战战兢兢地问道。

    “去呗,这有什么好怕的。”封不觉说着,还将自己手上的玻璃杯也递给了欧布,并且侧身让出了一条路。

    说实话,眼前这景象……的确是没什么好怕的。房间a里的灯光和先前一样,颇为明亮;而那幽灵海盗的模样也不是很恐怖,只不过就是个灰白色的、半透明的幽灵而已,看上去很像是老电影里的那种鬼魂形象。

    “哦……好吧。”欧布几乎没有犹豫,应了一声后,便接过瓶子和玻璃杯……向着那张桌子去了。

    可能是觉哥的语气和神态给了他信心,欧布的惊吓值一下子就降了下来,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着:“觉老师说得对,这有什么好怕的?连这都怕的话,我干脆去玩《鬼马小精灵o1》(这个游戏是我虚构的,并不存在)好了。”

    他一边在心中给自己壮胆,一边来到了幽灵海盗的跟前:“嗯……这是你的酒……”说罢,欧布便将瓶子和杯子都放到了桌上,并迅后退了一步。戒备地望着对方。

    幽灵海盗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随后,这邋遢鬼就拔掉了瓶口的软木塞,开始自斟自饮。

    眼看没有什么危险,其余五名玩家也6续穿门而过,走回了房间a中。

    进来之后,觉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凑到欧布的耳边,低声问道:“话说……那瓶子里忽然冒出来的液体……该不会你的……”

    “怎么可能呢……”欧布嘴角抽动着回道,“我也不知道瓶子里的液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反正在那门关上以前,瓶子里还是空的……我现瓶子里有液体,是任务提示响起之后的事了。”

    “哦~”封不觉应了一声,心中念道,“这是尊哥在帮我们的忙吧……”

    他猜得没错,瓶里的酒,确是篆颉尊变出来的。这里原剧情,应该是让玩家往酒瓶里装血……给那个幽灵海盗喝。好在有尊哥暗中相助,让他们省了不少事。

    当然了。就算没有尊哥帮忙,问题也不大。有欧布这“人形补给站”在,弄点儿血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他的行囊里就有种叫【万能血浆】的消耗品;若是那幽灵海盗想喝“新鲜”的,让布欧那胖子放个二两血就行。反正放完了还可以通过输液的方法补给他。

    “嗝儿~”约两分钟后,幽灵海盗已干掉了整整半瓶酒。他打了个酒嗝儿,抬眼扫视了玩家们一圈,最终将视线停在了觉哥身上。“光喝酒太没劲了……你!给我来段儿音乐。”

    “哈?”封不觉闻言后,愣了半秒,随即他就意识到……这情况显然是由于自己拿着小提琴造成的。

    于是。觉哥做了一下思想斗争,并转头看了看队友们。

    队友们的眼神有疑惑、有期待、也有幸灾乐祸……可惜就是没人自告奋勇地站出来替他。

    “唉……来就来呗。”思忖了片刻,封不觉叹了口气,摆出一副“哥豁出去了”的样子,走到了海盗身前,“想听什么?”

    “废话,来点儿咱们海盗常听的呗。”幽灵海盗用粗暴的语气回道,“难道你还想来段歌剧不成?”

    “了解。”封不觉神色平静地架起了提琴,有板有眼地摆好了姿势,将腮托抵在颈上,左手摁弦,右手抬起,“没有琴弓不能拉,我用弹的可以吗?”

    “行行~随便你。”幽灵海盗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封不觉耸耸肩,将头一歪,右手拨弦,还真就弹了起来。

    咚咚琅琅……一阵弦响,有声有律,有起有伏,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不愧是觉老师……弹得曲子都那么有深度……”布欧眼中再度亮起了崇拜的光芒。

    “不愧是觉老师……会的东西就是比一般人多那么一点点……”欧布也赞了一句。

    “切……不过就是很通俗的调子吧……”小灵接道。

    小叹则是面带疑惑地念道:“好奇怪……小提琴弹出了琵琶味儿。”

    “我倒也是第一次知道,他还有这手……”若雨亦是感到了些许惊奇。

    就在众人对封不觉的音乐造诣议论纷纷之时,可怕的事情生了……

    觉哥拨了一阵弦后,开口唱了起来:“一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头上边呀~一头青丝如墨染,好似那乌云遮满天!哎哎哟~好似那乌云遮满天~”

    “噗——”幽灵海盗当时就把一口酒给喷了出来。

    觉哥的五名队友皆因震惊而呆在原地,做不出任何反应,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种状态,那便是——石化。

    “这tmd是什么啊!”幽灵海盗惊怒交加地吼道。

    封不觉却是若无其事地回道:“十八摸啊。”

    “我让你来点儿‘海盗常听’的曲儿,你就给我来这个?”幽灵海盗接道。

    “那你想听什么?”觉哥道。

    “航海歌啊!这你都不会吗?你小子是怎么混上我的船的!”幽灵海盗嚷道,看来他认为自己还活着,并待在自己的船上,“我们海盗的曲子,理应象征着自由、无拘无束、坚定、无畏……”

    “好,好……明白了。”封不觉悠哉地调了调弦,重新起了个调,扯开嗓子唱到,“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嘿……参北斗啊……生死之交一碗酒啊……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哇!嘿……嘿……全都有哇……水里火里不回头哇……”

    “窝~嘚——法克?”幽灵海盗都惊了,他睁大眼睛瞪着觉哥,很认真地问道,“搁在几年前……我一刀捅死你信不信?”

    “那你想怎么样吧?”封不觉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回道,“你说……你想听啥,随便点!咱虽然会的不多,但脍炙人口的我还是能来的,什么《敢问路在何方》啦,《沧海一声笑》啦,《水手》啦……”

    砰——

    此时,连接房间a和房间b的那扇门又一次关上了。

    不过这回……它不是自己关上的,而是若雨摔起来的。她摔门前,还用冷冰冰的语气留下了一句:“等他完神经了,你们叫我一声……”(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