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45章 恐怖童谣(七)
    “嗯嗯,看到了。”小叹连连点头,接道,“是什么意思啊?”

    “不知道。”小灵立即回了一句。

    “呃……好吧……”小叹应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把谜题解开了呢……”

    “解开的话,我就不会说‘过来看看’了。”小灵虚着眼,望着身旁的小叹道,“我会直接把线索的谜底揭晓,然后在你们讶异的眼神中将解谜过程娓娓道来,并在心中沾沾自喜。”

    “喂喂……这听上去像是在说我啊……”一旁封不觉自然听出了这话中的讽刺意味,故而接了一句。

    “啊……不愧是觉老师,还是蛮有自知之明的。”小灵斜视着觉哥回道。

    她这指桑骂槐之举,无疑是在回击先前布欧和欧布对自己的评价。

    “行啦……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个自恋狂,没什么好吐槽的。”若雨这时接道,“还是把注意力放到解谜上吧。”

    “欸——”小灵朝着若雨吐了下舌头,做了个鬼脸,“表姐你胳膊肘往外拐。”

    “你从哪儿看出她的胳膊肘往外拐了啊……”封不觉嘴角抽动着接道,“她只是顺着你的意思,用更加露骨的方式嘲讽了我一次,并盖棺定论般结束了这个话题而已……”

    “哦!我知道了!”就在他们几个闲扯之际,一直在端详墙壁的布欧,似乎又看出了什么,他高声说道,“这是星座图吧?”听语气,他也不能完全确定,所以他继而又道,“你们仔细看……这些斑点的大小是不一样的,有些像芝麻那么大,有些像绿豆那么大,还有些小到肉眼堪堪可见……说不定。把相同大小的一组斑点单独撇出来观察,就能看出星图之类的……”

    “不对……”封不觉一脸正经地打断道,“虽然我的天文学知识一般,但对于星座构图什么的……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因为小时候追过一阵子圣斗士嘛。”小叹适时接道。

    “少啰嗦!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觉哥刚想卖弄一下学识、耍个帅,结果瞬间就被小叹给揭穿了,他也只能吼上一句解解尴尬。

    “诶~”小叹闻言后,只是耸耸肩,做了个不置可否的表情。而他身旁的小灵则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其眼神仿佛在说……“干得好”。

    “嗯哼!”觉哥清了清嗓子,“总之。根据我的观察,就算把这些斑点分成多组,分别观察,也无法和某个星座对应。”

    “等一下。”此时,若雨上前一步,若有所思地盯着墙面道,“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种构图……”说着,她已朝后退了两步,“你们都让一下。让我从远处看看整体……”

    众人也没有多言,立刻就按照她说的做了。

    接着,若雨便站到了离墙三米左右的距离上,蹙眉凝思……

    足足三分钟后。她的眼中忽地闪过了什么,其神情骤然一松:“我明白了!”

    “我去……真的假的?”听到若雨的话,封不觉都愣了,他不禁心道。“我用远常人的脑对那些斑点进行了各种分析,甚至连数据层面上的点阵图、几何坐标等因素全都考虑进去了……可仍然没有什么头绪。而你只是站那儿看了三分钟,居然说已经‘明白了’?”

    “小灵。给我几有火药填充的子弹。”若雨道了一句,当即开始行动。

    她接过小灵递来的子弹,走到了墙壁前。

    噼噼——几声轻响传来,这是若雨用手指撬开子弹的声音……

    接着,她便用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沾了一些弹壳中的火药,在墙壁上涂抹起来。

    “这些大小各异的斑点,的确有各自不同的作用。”若雨一边涂抹,一边讲解道,“比如这种,标出的是一个较大图案周边的框架线;而这种,表示用颜色填充;还有这种……表示单一的线段。”

    随着她的解说,墙上的图形越丰富和明晰起来,不多时,所有的斑点均已被黑色的火药所覆盖,墙上展现出了一幅完整的“画作”。

    然而……其余五人,依然没看懂这是个啥。

    “这是……某种拼图吗?”看着墙上那六块黑色的、形态各异的图案(有两块接近几何图形,另外四块似乎是什么物件的剪影,但形状并不规则),觉哥试探着问道。

    “都看不出来吗?”若雨接道,“这是《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啊。”

    “哈?”队友们的反应出奇得一致。

    “唉……”黎若雨深深叹了口气,解释道,“《瓶子、玻璃杯和小提琴》是毕加索在1912年画的一幅炭笔色粉画。”她指了指墙壁,“我自己临摹的话,达不到这么高的精确度,不过依靠着那些斑点,就有了我们眼前的这幅……”

    “放心,我估计这屋里也只有你一个人看过原作品……即使有很大区别,我们也看不出来。”封不觉接道。

    “所以……我们现在得到的线索就是……‘瓶子’、‘玻璃杯’、还有‘小提琴’咯?”小灵接道。

    “唔……应该还有‘毕加索’和‘1912’?”布欧补充道。

    “拓展一下思维,也可以将这线索衍生为‘酒’和‘音乐’吧……”封不觉摸着下巴沉思道。

    “都想得太浅显了吧……”说话间,若雨已来到了封不觉的身边,并抓起后者的衣襟、开始擦手……她一边擦着,一边念道,“从‘综合立体主义’的角度来看,这幅画并未以现实物象为起点,将物象朝着基本原素去分解,而是以基本原素为起点,将基本的形状及块面转化为客观物象的图形。通过对涂绘及笔触的舍弃,这个图案获得了一种更为客观的真实。这些块面……一方面显示着画以外的那个世界,另一方面则以其有机的组合而显示出画的自身世界的统一性和独立性。”

    “敢不敢说点儿我们能听懂的?”在五位不明觉厉的听众中,也只有觉哥在听完这段话后,敢这么回上一句。

    “行~”若雨一脸嫌弃地看了觉哥一眼,举臂指墙道:“现在,拿起你的弹射器,去试试能不能把墙上图形‘吸’出来。”(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