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29章 荒野求毒(二十五)
    上午,七点二十分,海豚号监控船舱内。

    “瞧瞧……这是谁啊。”灰胡子一瘸一拐地走进了舱内,径直向着还没聋走去。

    此时,这个船舱里已是一片狼藉。在多名副导和工作人员的努力下,舱内所有的监控屏幕全都于海盗入侵前被砸碎了。

    “好久不见了。”还没聋淡定地坐在一张椅子上,望着灰胡子道,“衰德华。”

    “呵呵……彼此彼此,詹姆斯。”灰胡子笑道。

    两人的目光对上以后,便双双笑了起来,但……他们的嘴里虽是在出笑声,眼中却毫无笑意。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没聋越笑越大声。

    灰胡子也不甘示弱,那破锣嗓子笑得比他还大声。

    一时间,舱内的船员、工作人员和海盗(五分钟前,海盗们就已占领了整艘船,并将所有人都集中到了这个最大的船舱内),以及约瑟夫船长、奥观海、古、罗汉、螺丝柴二德、巴废特……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喝!”

    突然,灰胡子的笑声戛然而止,同一秒,他暴喝出声,一拳打向了还没聋的脸颊。

    还没聋如今已沦为阶下囚,自然没有还手的余地,他只能硬扛了这一下。

    “呸……”挨完拳头的还没聋面无惧色,平静地朝地上吐了口血沫子,昂道,“你问候老朋友的方式,还真是热情呢。”

    “哼……你知道这是‘问候’就好……”灰胡子狞笑道,“真正的‘主菜’还没上呢。”

    “无所谓,反正你出拳像个娘儿们。”还没聋毫不示弱地以挑衅回应。

    “你……”灰胡子瞪大了眼睛,重新扬起了拳头。

    但两秒后,他又把拳头放下了,并冷笑一声,说道:“呵……想激怒我?我不会上当的。”他挥舞了一下右手上的钩子。“你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蒙混过去了吗?”他转过脸去,朝船舱内扫视了一圈,接道,“你们知道……这个男人此刻在干什么吗?”他顿了一下,“呵呵……他正在引我对其施暴。他想用这种方式,让你们认为……我是个暴力狂、一个疯子……以此来降低我的可信度。”

    “难道你不是吗?”还没聋冷冷插嘴道。

    “哈!我和你比还差得远呢。”灰胡子应道。

    说话间,灰胡子又朝后退了两步,并张开双臂,提高嗓门儿道:“各位!容我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曾经纵横海上、所向睥睨的男人……詹姆斯.弗朗西斯.还没聋。又称——‘加勒比狂鲨’。”

    此言一出,周围的海盗们纷纷闻之色变(作为业内人士,他们都听过这名号),而海豚号的乘客们则都是一脸莫名的神色。

    “论资历,他无疑是我的前辈。”灰胡子的叙述还在继续,“我十七岁出海的那一年,他就已经是成名已久的青年才俊了。”

    “用‘青年才俊’这种词去形容一个海盗合适吗?”旁人没有讲话,还没聋自己却开口了。

    “别打岔!你这杂种!”灰胡子狂怒地喊了一嗓子,并用他的假腿跺了还没聋的脚面一下。

    “啊!”后者的脚掌当时就骨折了。不禁疼得叫出声来,并滚倒在地。

    “其实……他的本名,不是‘还没聋’,而是‘咖梅隆’。”灰胡子无视还没聋的惨叫。接着刚才的话道,“直到某一天……他从那位‘割耳朵罗杰’的手中成功逃生了一次,从此以后,他便被人们称为‘还没聋’船长。”他冷笑一声。“但凡做我们这行的都知道……‘毒枭王’罗杰想杀的人,还没有一个不死的,而每一个死在罗杰手上的人。都被割去了耳朵。

    这么多年以来,只有一个人是例外,而他……就是你们眼前的这个‘还没聋’!”

    话音落地,海豚号的乘客们纷纷向还没聋投去了“不明觉厉”的目光。

    “他比海盗更凶残,比毒枭更歹毒,他的绰号‘加勒比狂鲨’就是他‘吃人不吐骨头’的写照。”灰胡子接着说道,“可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人,多年后竟成功洗干净了案底,将他之前三十余年的人生抹去,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导演。”

    “呼……我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这时,还没聋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重新坐定,“刚才在甲板上望见你时,我还以为是见鬼了呢……”

    “哈!我怎么会死呢?”灰胡子假惺惺地笑了声,“我留着这条命,就是在等着今天……等着向你复仇的这一天。”他开始绕着还没聋踱步,“十年前的那次交手,我至今还记忆犹新……你登上了我的船,杀光了我的船员,砍掉了我左腿,剁掉了我的右手,把我的妻子扔进了大海……”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脸上的神情变得狰狞无比,“还tmd枪杀了我鹦鹉!”

    灰胡子这时绕到了还没聋的背后,恶狠狠地瞪着仇人道:“噢……天哪,我太想念我的鹦鹉了,比起那个唠叨的婆娘……”说到这句,他特意停下,对几米外麦克斯道,“抱歉,孩子。”

    “我能理解。”麦克斯快应了一句,没有进一步打断老爸的意思。

    “总之……我很怀念斯隆(鹦鹉的名字),怀念我的船员们,更怀念我手和脚……”灰胡子绕回了还没聋的面前,“是你……夺走了这一切!而今天,我就要你加倍奉还!”

    因疼痛而满头大汗的还没聋,却依然没有放下他的高傲,他迎上对方那暴虐的目光,沉声道:“哼……我倒也有些好奇,衰德华……当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哈!哈哈哈哈……”灰胡子狂笑起来,“这就是天意!”他一脸自豪地走向了麦克斯,“你做梦也想不到吧……我的儿子……是个神童!”他的手摁在了麦克斯的肩上,“十年前的那天,当你们屠船的时候,两岁的他躲在了厨房的柜子里逃过一劫。”他用钩子指了指自己的脸。“待你们离开后,麦克斯立刻就呼叫了救援,并拖着比他体重还重的药箱……帮我止了血。”他脸上的得意溢于言表,“还没聋……让我躺在甲板上慢慢等死,就是你此生犯下的最大错误!”

    “原来……是这样……”还没聋垂目念道,“不过,这也不能说是我的‘失算’或者‘错误’……”他的视线移到了麦克斯身上,“两岁就能够做到那种地步的孩子,在全人类中又能有几个呢……”

    “哼……”灰胡子没有理会对方这话,而是接着说道。“还没聋,你以为……将自己改头换面,就能摆脱过去,从此去过所谓上流社会的日子?”他忽地咆哮一声,“你以为这样就不必为过去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吗!”

    “要杀就杀,何必啰嗦。”还没聋回道,“像你这种人……想毁了我,也只有用暴力这一种方法了。”他转过头,扫了眼船舱内的其他人。“出了这个船舱,就没人会相信你所说的这些事情。即使这一船人都来为你作证、即使我本人也开个记者布会说‘我曾经是个杀人如麻的海盗’……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他冷笑道,“我完全可以预见到……待我死后,一定会被媒体描述为‘受害者’、甚至是‘英雄’;人们会为了纪念我而大规模播放我所指导的作品。他们会颂扬我生前的成就……没准还会给我颁个诺贝尔和平奖什么的……呵呵……而你,你算什么?衰德华?你拥有的,只是一船和你一样的……粗鲁的、愚蠢的毒贩!你们一辈子都只能当毒贩、当海盗,因为你只配干这个。你们活着的时候被人恐惧。死后则遭人唾弃、被人遗忘,这就是你们这种人的命运……”他扭头看向麦克斯,“小子。你要真是个神童,就该清楚,我说的都是对的。我劝你趁早离开你那蠢货父亲,找个正常的家庭,多读点书,没准以后还可以……”

    噗——

    灰胡子对着还没聋的腹部结结实实地来了一拳,打断了他的话。

    “你这杂种,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灰胡子念道,“你等着……等我把岛上清理干净,我就用你们设备,将处决你的过程向全世界现场直播。”

    “唔……”还没聋喘上气来,抬头冷哼道,“哼……走着瞧……我倒要看看是谁清理谁……”

    …………

    上午八时,卡纳比斯岛中心区域。

    此时,对海豚号上的一切一无所知的封不觉,正蹲在一条小溪边漱口。

    就在刚才那一个小时中,他已经完成了两条支线任务。

    分别是:【徒手活捉一只昆士兰毛鼻袋熊】和【生吃一个完整的芋头】。

    因此,相应的挑战“捕猎一只昆士兰毛鼻袋熊”和“找出并吃下一种块茎”也都完成了。

    不得不说,这些支线任务还真是有点难度的。昆士兰毛鼻袋熊(一种已经灭绝的食草动物,原分布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等地。由于栖息地遭破坏和人为捕杀等原因,昆士兰毛鼻袋熊于19oo年左右灭绝)虽然是种食草动物,但五十斤左右的体重、强壮的身躯、锋利的爪子……这些都给捕猎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觉哥凭借着正常人的身体素质,在“徒手”和“活捉”这两项条件的限定下,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擒住了一只。当任务完成的系统提示响起时,他的一股子气力也正好用尽。好在这挑战是“死活都行”,所以觉哥也就顺手把小袋熊给放了。

    至于“生吃芋头”这条,倒也方便……因为觉哥抓熊的地点,恰好就在几株芋头的旁边(昆士兰毛鼻袋熊会挖掘植物根茎食用,且喜欢在地洞的入口附近觅食)。

    于是,在搞定了“活捉任务”后,他便掏出军铲挖了一株芋头,直接开始了“生吃任务”。

    由于生芋头有些许毒性,生芋汁还易引起皮肤过敏,这个任务同样是具有一定难度的。就算撇开这些因素,单说体积和重量好了……“一个完整的芋头”也包含了几片巨大的叶片;狭长的叶柄;粗糙、坚硬的球茎皮;和一个分量相当实在的球茎本身。

    以上这些东西中的任何一样,生吃起来都是难以下咽的,要把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全部吃干净,那真是又撑又恶心,对口腔也是一种折磨。

    当然……觉哥挺过来了。

    不过他还是需要漱口、洗手,将芋头的汁水涮干净(留在皮肤上会感到燥痒),才可以重新上路。

    “噶啦噶啦噶啦……呸!”觉哥漱完了口喉,当即长吁一口气,“呼……很好,还差三项挑战,第二条主线就算是搞定了。”他在水中搓洗着双手,“今天日落以前,我应该就能把剩下的三条做完,哼……之后就是个生存的活儿了……小意思。”

    此时的封不觉绝对想不到……就在他做任务的这一个小时里,已有众多海盗登上了卡纳比斯岛,对岛上的“漏网之鱼”展开了搜捕。

    而且,此刻就有两名海盗,来到了他背后的林子里……

    悉悉——索索——

    终于,当那两人靠近到十米左右的距离时,他们行动的声音,传入了觉哥的耳中。

    “嗯?”时刻保持着警觉的觉哥,自是察觉到了后方的异动,“这声音……是人类!”

    封不觉的第一反应是……有某一名对手想偷袭自己。

    “虽然我身上有枪,但不能保证别人就没有……”这一刻,觉哥心思电闪,“既然罗汉可以带枪作为道具,那其他人无疑也可以……嗯……不能托大……”念及此处,他当机立断,拔腿就跑。

    溪边的地势较为开阔,敌暗我明、显然不利,所以觉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自己正前方的林子里冲去。

    谁知……这不跑不打紧,一跑……人家就开枪了。

    突突突突——

    子弹紧追着觉哥的步伐在地面上绽开,溅起了杂驳的泥石碎片。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封不觉心里就已经本能地吐槽起来:“他喵的这是ak啊!听声音还是双持啊!来的是拉登吧!一定是拉登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