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20章 荒野求毒(十六)
    晚,七点二十分,海豚号游轮。

    一种凝重、诡异的气氛,降临在了监控船舱内。

    “那究竟是什么人?”一名工作人员看着屏幕,皱眉念道,“我们节目组里有个叫凯文的摄像师吗?”

    “不可能……”另一人回道,“第一季我就进组了,从来没见过这号人……”

    “那他是谁?”旁边的一人又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

    类似的对话此起彼伏地响起,但说白了……全是废话……

    “好了!”最终,仍是总导演还没聋的一声高喝,镇住了场面,“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有个男人,扛着摄像机,出现在了这座早已被封锁的荒岛上?”

    他说这句话时,语气可谓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而他说完后所产生的效果便是……全场立刻鸦雀无声。

    大约五秒后,还没聋叹了口气,再度打破了沉默:“唉……你们至少也可以去查一下洞口外以及周边地区的录像,看看他是从哪儿来的吧?”

    他就像是在教训小孩一样,教导着这群迟钝的下属们。

    “快!还等什么?”隔了几秒,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当即大喊道,“立即查看J区所有机位在之前十分钟内拍到的影像!”

    虽然这位喊话的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大伙儿也都照着他的话去做了。

    当然了……他们的举动终究是徒劳的,凯文毕竟是个召唤生物,他那“相对合理”的登场形式,也只是针对封不觉而言;在觉哥视线以外的地方,鬼才知道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

    同一时间,洞窟中……

    “哈!哈哈哈哈哈……”封不觉一边出得意的笑声,一边将自己放置在地上的东西一件一件又捡了回去,“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每捡起一件物品,他就这样淫荡地……呃……我是说……嘚瑟地笑上一阵。

    “咳……放开……咳……我!”罗汉仍未放弃挣扎。纵然被卡住脖子使不上劲儿,她也要不遗余力地用双手去攻击凯文。

    只是……她的捶打和撕扯对于凯文来说如同隔靴搔痒,毫无杀伤力。

    “放弃吧,你这是白费力气。”封不觉将大麻、手铐和手铐钥匙逐一装回了裤袋,然后左手握军铲、右手持手枪,收敛住了笑意,开始正常讲话。“就算你打到自己精疲力竭……凯文照样也是不痛不痒。”

    “其实挺痛的。”这时,凯文忽然回头看向觉哥,并说了句话……

    “乖乖隆地洞啊!”封不觉闻声之后,当即惊得叫出声来。

    觉哥可万万没想到,凯文的嗓音听上去尖锐无比,异常搞笑。简直就像是那种橡皮鸭子玩具出来的声音。

    “哈……咳咳……哈哈哈哈……”就连被压制在地的罗汉都笑了起来,足可见凯文的声音有多惊人。

    不过凯文本人对此倒是不以为意,一脸若无其事的神态。

    “好了,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封不觉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当然,这份平静中带有一丝蛋疼,“凯文。放开她。”

    指令下达后,凯文没有任何犹豫就照做了。

    罗汉坐了起来,用手抚了抚自己的脖子,并以一种敌视的目光瞪着觉哥,然而……此刻她的目光早已是毫无底气、其中还隐藏着些许畏怯。

    “别担心,罗汉小姐,我和你可不一样。”封不觉挥舞着手上的枪,冷冷道。“我对这玩意儿熟悉得很,保证不会打中你的要害,也不会打死你。”

    “废话少说,你想怎样?”罗汉没好气地问道。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把身上的东西全部交出来。”封不觉回道。他的思路和罗汉正好相反……罗汉之所以让觉哥慢慢地将东西掏出来,是因为她害怕对方突然暴起、进行武力反抗;而觉哥之所以让罗汉快点儿,则是因为他根本不怕罗汉会反抗。

    “哼……我要是不给呢?”罗汉冷哼道。

    “问得好。”封不觉接了一句。随即就朝凯文使了个眼色,“凯文,打碎她的膝盖,搜身。”

    “你……”罗汉只来得及说出这一个音节。半秒后,她的膝盖就碎了……

    砸碎她膝盖的不是别的,正是凯文扛在右肩上的那部摄像机(他始终把机器扛在肩上,包括之前用单手将罗汉摁在地上的时候,也没放下)。

    “啊——”罗汉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疼痛让她的表情变得扭曲,其身体也本能地蜷起。

    然而,凯文可不管那些,在执行完觉哥的命令以前,他不会停下。下一秒,他便抓住罗汉的肩膀,将她翻了个身、使其背面朝上,接着,他就开始搜索物品。

    罗汉身上也没有什么可以藏东西的地方,被雨水打湿的衣物已将其身体轮廓显现得一览无余,所以她的物品无疑都在那条热裤的口袋里。

    数秒后,凯文便顺利搜出了她仅有的两件东西:一个装着大麻的小塑胶袋,和一个指北针。

    “瞧,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没有珍惜。”封不觉道。

    “你这杂种!混蛋!”罗汉破口大骂,疼痛和悔恨让她流下了眼泪。

    “嗯……败者的叫嚣总是让人回味无穷。”封不觉神情愉悦地回应着对方的谩骂,同时,他将军铲夹在腋下,腾出一只手来,接过了凯文递来的物品。

    将两件东西拿在眼前查看一番(这个过程大约在两分钟左右)后,觉哥冷笑了一声:“哼……看来你已经淘汰掉‘某个人’了是吧?”

    “关你屁事!”罗汉咆哮着回道。此时,她的剧痛已有所缓解,虽然还是很疼,但不乱动的话,这种疼痛还在忍受的范围以内。

    “呵……你不说,我也能自己推测出来……”封不觉瞥了眼手中的大麻,笑道,“先,你看上去完全没有受到戒断反应的影响。这表明你至少已经用过一支大麻了。但是……你这包里仍有三支大麻。”

    “那又如何?”罗汉粗暴地回应道,“我成功找到了多个大麻藏匿点,不行吗?”

    “那是不可能的。”封不觉斩钉截铁地接道,“第一个藏匿点,属于特殊情况,那是节目组有意安排我们找到的。但其余的那些……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他看着罗汉,摇头道。“你自己都说了,你并非以‘生存和挑战’为目的在比赛,这样的你,怎么会去找藏匿点呢……”

    觉哥说到这儿,又掂了掂手上的指北针,并将其盖子打开:“再看这指北针……呵呵……里面的指针指向根本就不对。归零作业都没有做好。”他抬眼望着罗汉,“很显然,这是被某个不会使用的人摆弄过所造成的。”

    “哼……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用?”罗汉还在嘴硬。

    “你会吗?”封不觉微笑着问道,“那能否劳您为我解释一下,什么是‘定向线交会法’?”

    “法克鱿!”这就是罗汉的回答。

    “哈哈哈……”觉哥大笑几声,接道,“行了。接着刚才的话题……为什么一个不会用指北针的人,身上会带着指北针呢?”他停顿了两秒,自问自答道,“结合你身上大麻的数量,不难猜出……你已经掠夺过某一名选手了。而且,这事儿就生在比赛初期、对方刚刚找到大麻藏匿点的时候。”

    话至此处,觉哥将大麻和指北针一块儿塞进了裤袋,并重新拿好军铲:“我想……你是在找到了自己的那个大麻藏匿点后。便立即推理出了其他选手的开局形势和你是一样的,于是,你迅沿着岛的外围做弧形移动,企图去做些打劫的勾当。结果,你还真就找到了一个人——一个领取了指北针作为初始物品的人。”觉哥仰起头,舔了舔嘴唇,“会是谁呢……”

    他的思维飞运转。三秒间已用排除法将十名选手过滤了一遍:除了罗汉本人和我扮演的史蒂芬.碳之外……先可以排除的就是不勃,他领取的初始物品是武器、而且他的策略与罗汉类似,所以不会是他;而奥观海和伊斯特.古是被我淘汰的,也可以排除掉。那么剩下的、有可能被罗汉打劫过的人就是……盖帽、巴废特、螺丝柴二德、拉登以及裂脓这五个。

    罗汉还很年轻。体能绝对不差,她找到初始藏匿点的度肯定是优于平均水准的。减去她赶路所花的时间……那么……被她打劫的那位,行动一定很慢。只有这样,被打劫者才会在自己的藏匿点、且在尚未使用大麻的情况下,就被她给抢了。

    “嗯……果然是巴废特么?”想了一会儿,封不觉有意无意地轻声念了这么一句。

    罗汉闻言,眼神明显一变。

    这一细节,自是逃不过觉哥那猥琐……呃……凌厉的目光。

    “哈!还真是巴废特。”封不觉笑道。

    罗汉沉声道:“你怎么会知道……”

    “其实我只是随便猜猜而已。”封不觉回道,“不过你的反应让我确定了就是他。”

    这话……就有点儿扯了。

    觉哥的推理自然不可能是“随便猜猜”,他会这样说,主要还是不想泄露太多信息。

    事实上,封不觉最终锁定的目标只有两个,一个是巴废特,另一个是螺丝柴二德。这两位……由于年龄和身材的原因,难免要比别的选手慢一些。而且他俩都挺像是那种会选择指北针作为初始道具的人,因此……他们也是最有可能被罗汉抢劫过的受害者。

    “哼……好吧,告诉你也无妨。”罗汉回道,“没错,今天下午,我抢走了巴废特的大麻和指北针,逼迫他用石头砸碎了自己的膝盖,继而退出了比赛。”她歪过头,“原本你也会是这个下场,碳先生……”她又斜视了凯文一眼,“直到你的这位帮手来搅局。”

    “原来如此……”封不觉点点头,心道,“也就是说……我的对手……目前还剩下五人。”

    不知为何,这一刻……有一丝隐隐的不安在觉哥的心中萌芽。

    “不太对劲儿啊……”他抿着嘴唇,皱眉沉思道,“这个剧本看似有着高难度的双主线——【在卡纳比斯岛上生存七十二小时】和【至少完成六项节目组给出的挑战】,但是……眼下这淘汰度好像太快了点儿吧……按照这个形势,不出二十四小时,就能决出幸存……”

    想到这里,封不觉赫然一惊,他猛然意识到了……这个噩梦剧本“真正的难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