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13章 荒野求毒(九)
    “瞧,和我预料的一样,他们中招了。”躲藏在树丛里的封不觉望着远处的袋鼠四号小队说道。

    “虽然很奏效,但我仍觉得……你的主意有些疯狂。”蹲在他身旁的奥观海接道。

    “哼……或许吧……”封不觉冷笑一声,没有多言。

    面对奥观海这样的临时搭档,觉哥自然不会透露太多,所以他只是敷衍地回了这么一句。

    但实际上,熟悉觉哥作风的人都明白——那些看似莫名其妙的行为,其实都是很有目的性的。

    封不觉很清楚,除了贝尔以外,节目组还在岛上安排了许多潜伏人员(那些人行动后留下的蛛丝马迹早已落在了觉哥的眼里)。在这种前提下,做出“节目组一直在暗中实时干预着比赛”的推测,也是合情合理。

    对觉哥来说,这种被人掌控着的感觉……很不好。

    而且,除了主观上的不爽以外,客观上,他也面临着一项“威胁”。

    这一“威胁”的起因便是……他和奥观海合作了。

    前总统先生的观点很正确——即便只是相互利用,多人组队也比单独行动有利得多。别的不说,就说刚才吧……当觉哥爬上树去取摄像机时,奥观海就在负责看守伊斯特.古;而当觉哥用摄像机录制恐吓用的VcR时,奥观海则在一旁布置捕猎陷阱。这些事儿要是一个人去做,那还真不好办……两个人做便十分轻松。

    且不说他俩的合作关系能维系多久。其中又隐藏了多大的凶险。至少在短期内,封不觉和奥观海的竞争力比起其他选手要强得多。

    然而。也正因如此……他俩势必将成为节目组打压的目标。

    这是毫无疑问的……一个成熟的导演团队,绝不会允许一个真人秀在开场后不久便提前失去悬念。业内人士都懂,节目组在背地里“搞平衡”是常有的事。没有人喜欢看实力悬殊的较量,毫无悬念的胜负就意味着乏味,乏味就意味着收视率降低,收视率降低就意味着广告商来找你谈判……

    正是考虑到了这一“来自节目组的威胁”,封不觉才做出了先前的举动。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扰乱节目组掌控比赛的节奏”。

    这种搅乱别人思绪和计划的手段。是觉哥的拿手好戏……正所谓“一惊二诈三忽悠,四骗五哄六嘲讽”,栽在觉哥这“六式”之下的冤死鬼可多了,虚拟和现实中都有,《荒野求毒》节目组只不过是他坑人名单上的又一个条目而已……

    “他们好像快要把古给救下来了。”几分钟后,奥观海再度开口道。

    “无所谓,我已经切实地敲碎了他的膝盖。”封不觉接道。“淘汰是不可避免的,呵呵……准备捡肥皂去吧……”

    此处要说明一下,在摄像画面消失之后、工作人员赶来之前的那段时间里,觉哥已将伊斯特.古打至晕厥,并将其变成了捕猎陷阱的一部分(即重物)。不久后,袋鼠四号小队赶到。就在他们的小队长与海豚号游轮通讯时,另一名工作人员正巧踩中了陷阱。于是,他便与伊斯特.古一同弹起,被倒吊在了树上……

    “史蒂芬,我得提醒你一下……”奥观海又道。“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已经越界了……”他顿了两秒。再道,“虽然我们在录制前签过了免责条款,但你对伊斯特.古所实施的拷打和虐待,很可能会引来事后的民事诉讼……以他家的势力……”

    “哈哈哈……”封不觉笑着打断了对方,“到底是当过律师的人,那么快就想到了这方面……”觉哥可是有恃无恐的,剧本结束后的事与他无关,“行了,不劳您费心,我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再说……刚才我并没有将殴打他的画面拍下来啊,他说我打了就打了?我还说我是正当防卫呢。”

    “呵呵……原来如此。”奥观海也笑了笑,“其实我想说的重点是……假如他把我俩一块儿告了,我建议你也别请律师了,直接由我出马吧,我的律师执照还是有效的。”

    封不觉耸肩接道:“好,那就说定了。”

    他们二人就这么躲在林中轻声聊着,远远观察着袋鼠四号小队的行动……

    大约五分钟后,中陷阱的那名工作人员被救了下来。那人基本没有受伤,只是脚崴了而已,比起伊斯特.古所受的身心创伤,根本不算什么……

    又过了三分钟,行动自如的两名工作人员已拿出了随身背包中的担架(该世界的高科技产物,一种折叠后仅有一尺长、一掌宽的简易担架),将伊斯特.古放了上去。而那名崴了脚的工作人员则负责多拿一个背包,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

    他们在出前重新与海豚号通讯了一次,汇报了一下眼前的情况。船上的团队稍稍商议了十几秒,便决定让他们先回去再说。

    接着,袋鼠四号小队的三人,便抬着已然神志不清的伊斯特.古,向着沙滩的方向进了……

    “好了……他们走了,现在呢?”待那些人的脚步声远去,奥观海开口问道。

    “回到那里,再布一个新的陷阱。”封不觉面无表情地回道。

    “这有什么意义?”奥观海疑道。

    “进一步制造恐慌。”封不觉一边回答,一边已走出了树丛。

    “哦?”奥观海也跟着他走了出去,“何以见得?”

    “其一,我们消失在监控画面中的时间越长,他们就越是不安。”封不觉说着,抬眼扫视了周围一圈,“这一路走来,我基本已经将他们架设摄像机的规律摸透了。那些镜头的监视面积的确很大、覆盖率很高,但有些地方,纵然有镜头也没用,比如树丛、草丛、地沟、水下……另外就是……”他指了指前方,“这里。”

    “嗯……这倒是,他们现在一定正通过附近几个区域的摄像机拼命寻找着我们的行踪。”奥观海接道,“应该不会马上就想到……我们又返回了此地。”

    “是啊……那三名工作人员这么一来一回,监视者们便会产生一种错觉——‘咱们的人刚刚才搜索过那里,但什么都没有现’。”封不觉接着对方的话道,“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搜索’这里,他们的精力都花在救人上了。不过这无所谓,因为这三人在这儿待了足够长的时间,所以连他们自己也会觉得‘我们什么都没遗漏’。”他顿了一下,“总而言之,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想到我们俩仍在此处。”

    “好吧,‘不出现在镜头内’是其一。”奥观海又问道,“那其二呢?”

    “其二,既然我们准备在此地再多待一会儿,那不妨就利用这些时间去做点儿什么……呵呵……布置陷阱就是个不错的选择。”封不觉笑道,“等他们后知后觉地想到我们的行踪时,肯定会再派人过来,到时候……”

    “等等,你怎么知道他们还会中一次陷阱?”奥观海道,“都已经有人中过一次了……”

    “很简单。”封不觉回道,“如果来的人知道先前有人在这儿中过陷阱了,那他就会想‘反正陷阱已经被踩掉了’,这儿已经安全了,于是中招。而如果来的人并不知道先前有人在这儿中过陷阱,那他也会中招。”

    “呃……”奥观海的脑子有些别不过来了。

    “说白了,知道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时刻警惕’。”封不觉道,“只有随时戒备着陷阱的人,才能避过陷阱,在这种人的眼中,整片丛林、乃至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雷区’。这种人不会关心闪电能否两次击中同一个地方,也不会关心是否曾有人站在这个地方被雷劈死过,他们只知道……雷雨天,尽量别出门。”

    “因为到哪儿都有可能被劈死么……”奥观海抹了把鬓角的冷汗,在这似是而非的谈话中,他越觉得眼前的史蒂芬.碳高深莫测,“好吧……所以‘双重陷阱’就是其二。”他抿了一下嘴唇,“嗯……听起来确实可以让节目组手忙脚乱一阵。”

    这时,封不觉已来到刚才的陷阱残骸旁,他停下说道:“好了,咱们迅地再弄一个吧。”

    奥观海走过来,看了眼地上断掉的藤条,接道,“这藤条已经不能用了,我去找几根新的;史蒂芬,你去找重物。”说罢,他已然转身行动起来。

    谁知……

    哐——

    在毫无征兆(至少在奥观海看来是如此)的情况下,觉哥竟突然扬起军铲,从后方突袭了奥观海……

    “你……”奥观海踉跄倒地,用难以置信的眼神回头望着觉哥,艰难地说道,“你竟然……”

    哐——又是迎面一击。

    觉哥毫不留情地补了一铲,将奥观海彻底打晕。

    “是你叫我找重物的,我这是就近取材。”封不觉说着,已蹲下身去,给奥观海戴上了手铐(打晕伊斯特.古以后,他便将手铐取了下来),“抱歉,光是目前所做的这些,还不足以让节目组乱了阵脚……”他的眼神渐冷,“伊斯特.古只是个开始,而你……将成为关键的一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