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12章 荒野求毒(八)
    “我叫伊斯特.古,今年二十三岁。

    我每天都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除了今天),面对两百多名年轻、漂亮、性感的女仆。

    我用钻石打造的牙刷刷牙,用熊猫毛制的毛巾洗脸,用象牙制的梳子梳头……

    而且我有着令异性难以抗拒的英俊外表,以及让那些俗人望尘莫及的智慧。

    可是……我并没有因为这些而感到快乐。

    与那些庸俗的人活在同一个世界,呼吸着相同的空气,让我浑身不自在……”

    丛林深处,伊斯特.古先生正对着一台固定在树梢上的摄像机进行着以上这段自白。

    纵然是在这十分险恶的环境中,他仍然是保持着片头cg中的登场造型,型一丝不乱,在镜头前尽可能地表现出完美的一面。

    悉悉——索索——

    突然,一阵林草攒动之声自数米外响起。

    “嗯?什么人?”伊斯特.古听到了响动,便迅回头喝道。

    数秒后,两道人影先后从那片草丛中走了出来。走在前面的是个提着西装的黑人男子,而走在后面的是个手持军铲的白人男性。

    看清来人后,伊斯特.古神情一松:“哦~原来是你们啊。”

    封不觉闻言转头,将对方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开口道:“你在干嘛呢?”

    “啊?”伊斯特.古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这你都看不出来吗?我正在给自己录vcr(video_netg,泛指录像视频)呢。”他说着,还抬手指了指树上的摄像机,“等这期节目播出的时候,节目组肯定会需要很多我的个人镜头,所以我这会儿先在镜头前说一点儿,免得事后那些剪辑师自己乱剪。”

    “你好像很悠闲啊……”封不觉虚着眼道。

    “哈!那是啊~我有得是时间。”伊斯特.古昂笑道。“只是偶尔吸过几次大麻的我,和你们这群滥用毒品的瘾君子可是不同的。即使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我的体能也足够我存活下去……而且我根本不用去找什么大麻藏匿点来缓解毒瘾。”他略一甩头,用手指扫开额前的刘海,再道,“所以说,这比赛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悬念,我劝你们还是早点放弃吧,坚持下去也只会丑态毕露而已……”

    “哦……”觉哥闻言,转头看了看奥观海。“观海兄,你怎么看?”

    “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奥观海沉吟道,“大麻产生的生理性依赖较轻,小量吸入或间歇使用大剂量,都不会产生戒断症状。如果他真的只吸过大麻这一种毒品,那他的确是有一定优势的。”

    “呵呵……不愧是前总统,还是蛮有文化的嘛。”伊斯特.古得意地接道。

    “嗯……”封不觉摸着下巴,接道,“那……就从他开始吧?”

    “可以。”奥观海回道。“我也正有此意。”

    “诶?”伊斯特.古听到这儿时,才觉气氛好像有点儿不对,他连忙后退几步,瞪着那两人道。“你……你们想干嘛?”

    “想干嘛?呵呵……”封不觉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当然给比赛制造点‘悬念’啊……”

    …………

    十分钟后,卡纳比斯岛以东。

    海面上。停泊着一艘游轮,节目组的所有人员和绝大部分物资(包括两架直升机)都放置在这艘船上。

    在游轮的中层,有一个体积巨大的船舱。其内部已被改装成了一个设备齐全的监控室。

    此刻,《荒野求毒》的主创团队正在这个船舱内忙碌地工作着。

    这里有多名出色的导演和剪辑师,一同盯着眼前的画面,密切留意着十名选手和裁判贝尔的动态。

    他们目光如炬,他们才思敏捷,他们知道观众想看什么,也知道怎样去创造那样的情节……

    这些人会时不时地通过手边的对讲机向隐藏在岛上的工作人员号施令,以此调控比赛的局面;或是根据节目的需要,即时地去改变、引导选手们接下来的行为,增加节目的观赏性和戏剧性。

    是的……不止是赛前布置,就在这比赛的过程中,也会有人暗中干预的……这就是“真人秀”,重点是“秀”,而不是“真”,所以在多数情况下,这类节目都假得很……

    当然了,《荒野求毒》的主创团队确实非常辛苦,他们与那十名选手一样,也面临着长达七十二小时(不过他们可以轮流去休息室里眯瞪一会儿)的挑战。比赛一刻没有结束,他们就一刻不能放松精神。

    另外,他们还负有监管职责。

    这毕竟还是个娱乐节目,哪怕选手们在赛前已签过了一些奇怪的免责文件,但基本原则还是有的……至少,在节目录制期间绝不能出现杀人或者强暴这种恶性案件。但凡有一点点这种苗头,节目组就会立即派人前去阻止。

    说到这个……眼下就有一件挺棘手的事情正在生……

    “嘿!伙计们,你们快过来看看这个!”船舱内,一名导演忽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高声说道。

    “少罗嗦,林赛正要在溪边洗脚,我可不想错过这个。”船舱另一角的一人回道。

    “该死!我是认真的,都给我过来!”那导演又喊了一声。

    这回,屋里的人都换上了一种将信将疑的神色,纷纷靠了过来。

    “这是五分钟前录到的画面。”那导演一脸肃然,指着屏幕,点开了一段刚刚才截取的视频录像。

    屏幕上,很快便出现了史蒂芬.碳的特写。

    “怎么回事?我们有这种机位的摄像机吗?”立即有人插嘴道。

    “他把树上的摄像机拆了下来,拿在了手里。”喊话的那名导演接道,“别插嘴,看下去。”

    他话音未落,视频画面中的史蒂芬.碳便开始行动了……

    先,他将手中的摄像镜头对准了另一个人……那个人的双手被手铐铐住,双脚也已被藤条缠绑在一起;他靠坐在一棵大树边。脸上布满惊惧的神情;他的左边脸颊和右侧嘴角分别有一块明显的淤青,应该是被人用拳头揍出来的。

    “告诉大家,你的名字。”史蒂芬.碳(封不觉)的声音从镜头外传来,仅仅是他的声音和语气,便足已让人不寒而栗。

    “伊斯特.古。”镜头中的伊斯特.古唯唯诺诺地回答,他甚至不敢朝镜头的方向看……这显然不是因为他担心自己不够上镜,而是因为他深深地畏惧着镜头后面的那个男人。

    “你是吸毒者吗?”封不觉接着问道。

    “是……是的。”古回道。

    “是的?是的!”觉哥语气渐高,镜头也晃动起来,“那你为什么表现得像个无辜者一样?”

    “因……因为……”古吞吞吐吐地接道,“我想表现得……比你们……比你们……”

    “比我们高贵?还是比我们清白?”封不觉笑道。“呵呵……你就仿佛是个站在街上的婊子,在那儿嘲笑着几名正被押入警车的妓女。你自以为和我们不同……实则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说到这儿,觉哥还顿了一下,伸出一手去抹了抹伊斯特.古脸上的汗水:“看起来……你觉得和我们一同被送到岛上来,是委屈你了?”

    伊斯特.古的身体不自由自主地颤抖着,眼神中的惊恐呼之欲出,嘴里已吐不出半个字来。

    “看着我!”觉哥一声咆哮。

    古被他吓得一惊,转头看了眼镜头,但很快又将视线移开了。

    “你们瞧。总是有这种令人扫兴的家伙存在……”下一秒,封不觉便将摄像机转过来,对准了自己的脸,“想要让节目更精彩、更火爆……你们就得放宽尺度……”他的语气和眼神皆是狂热无比。他那粗重的喘息好似能透过画面直接传到船舱内,“假如你们不愿意,没关系……我会帮你们的。”他顿了一下,露出一个狞笑。“我说到做到……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疯狂的笑声,镜头剧烈地颤抖、旋转起来,接着……便传来了伊斯特.古的惨叫声。

    数秒后。屏幕一黑,一切戛然而止……

    那名播放视频的导演,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同事们,沉声道:“我看到一半时,已经找距离他们最近的工作人员过去了……但事情生得太快,而且那个区域只有这一部摄像机……我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也不知道工作人员能不能及时抵达……”

    “这……这是什么情况……史蒂芬.碳疯了吗?”

    “怎么可能……他特意取下了树上的摄像机,然后拍摄了这样一组画面。他显然知道我们在看,最后那些话就是对我们说的,这表明他的神智很清醒。”

    “会不会是毒瘾让他精神失常了?比如……精神分裂?”

    “这倒有可能!他本人并不是这样的人啊……”

    这一刻,节目组的主创们议论纷纷、不知所措……

    这帮扮演着上帝的家伙,竟陷入了慌乱之中……这在过去的录制过程中是从未生过的。

    “呼叫海豚(游轮的名字),呼叫海豚,这里是袋鼠四号(岛上行动队的代号,每个都编号代表了一个由三名工作人员组成的小组),听得到吗?完毕。”恰在此时,先前被派遣出去的小队来了回报。

    坐在那儿的导演赶紧抄起对讲机,语极快地应道:“这里是海豚号,情况怎么样了?完毕。”

    “呃……我们抵达了你指定的地点,但这儿根本没人……”袋鼠四号回道,“树上的摄像机确实被拆掉了,可以看到攀爬和拆卸的痕迹。完毕。”

    “袋鼠四号!能再仔细看看那儿的情况吗?”那位导演又接道,“比如地上有没有血迹、足迹,或者……尸体被拖动的……”

    “噢!上帝!”突然,对讲机另一头的人出了一声惊呼。

    “怎么了?袋鼠四号?袋鼠四号!快回报你们那里的状况!”

    “天哪!这混蛋!”对面传来了一声叫骂,然后是,“这里出了点儿状况,我得过去帮忙,稍后联……”

    负责小组通讯的那名工作人员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扔下通讯器离开了。

    顷刻间……船舱内陷入了一片死寂。一种名为恐惧的气氛已在悄然蔓延。

    没有人知道现场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敢去想象。

    只有一阵疯狂的笑声,还萦绕在每个人的耳旁……(未完待续。。)
龙8国际